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湖北作协应该讨论方方问题

2020-04-18 17:02:47  来源: 对北美留学网文章评论   作者:大海
点击:    评论: (查看)

  转发一篇北美留学网上《写给方方的一份信》。方方以道听途说和想想写成以记录事实为名号的所谓《日记》,仓促以《武汉封城》为题出版,隐射和呼应了国外反中国势力“武汉病毒”阴阳怪气的险恶论调,造成了严重的国际影响,湖北作协、中国作协应该迅速认真严肃讨论方方的作为造成的严重影响,给广大读者以情况说明和作协的态度。

  以下转发北美留学生网文章。

  尊敬的方方女士

  您好

  我是一名普通的留学生,和绝大多数海外留学生一样,“留守”在异国他乡。我既不敢回国,因为担心路程中被感染,或给祖国添乱;也不能回国,因为路途遥远,航班不便。

  前几天看到您的日记即将在国外出版,并已在亚马逊预售的消息,迅速引发海内外铺天盖地的评论和撕裂,我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在深夜,我通过微博@您一条情绪激烈的博文。

  现在几天过去了,我的心绪稍微平静了些,但对您的日记海外出版一事,尤其英文名称《Wuhan Diary》和德语封面令我不适,我依然耿耿于怀。但考虑我的博文情绪过于激烈,我删掉了,重新给您写这封公开信,尝试从一个留学生的角度,以冷静、理性的方式,和您坦诚地沟通,希望能得到您的回应。

  首先,我想向您致敬。您在武汉的这场灾难中,记录了一些故事,给我们关注武汉、关注国内的海外朋友,一扇观察、关注武汉的窗户,和武汉人民共呼吸。据说,您为此还经受了很大的压力,依然大义凛然,为民请命。我也看过您的一些日记,我因此时而悲痛,时而欣慰,时而低落,时而兴奋。

  其实不仅仅是我,我的一些留学生朋友,也是您日记的读者。我们通过官媒了解国家的政策方针,抗疫号召;我们也想通过您以及像您一样的记录者们,比如俞敏洪先生的疫情日记,从个体、微观的角度看这个世界、叙述各类故事、做有建设性的呼吁,尤其是替无法发声、又很需要帮助的小老百姓们发声,并呼吁社会的关注和支持,也切实帮助了很多人。

  然而,当听闻您的日记即将在海外出版,竟然在武汉解封的同一天通过亚马逊预售,出版的方式和内容,令人不适、担忧。尤其是我,一名在海外的留学生,既关心国家形象和利益,又切实关切个人的日常生活和安危,我认为,您的这个做法是欠妥当的,而且支持您在海外出版的人,可能不仅仅在追逐经济利益,希望您能谨慎对待。

  并且,我担心接下来会引发无法控制的排华潮,有损国家利益,有害华人安危,望您三思!当然了,单凭您这本书,不至于有如此能量。但若疫情持续爆发,各国政客若要制造出一个假想敌、替罪羊,中国必然是他们的选择之一。新的“八国联军”,已然在集结,开始骚扰中国,以及海外华人,而您,恰到好处,给他们奉上了“方方制造”的号角。

  您的《方方日记》,英文名称却变更为《Wuhan Diary》。亚马逊预售《Wuhan Diary》,简介赫然列出,Yet the stark reality of this devastating situation drives Fang Fang to courageously speak out against social injustice, corruption, abuse, and the systemic political problems which impeded the response to the epidemic.(中文译文:然而,这种严峻的现实状况促使方方勇敢地说出了社会的不公、腐败、虐待以及阻碍抗击疫情的体制性政治问题。)德国版简介更加简单粗暴,《武汉日记》是一个独特的证据,证明了这场在短时间内蔓延到世界各地的灾难的起源。

  您在日记中,并不仅仅记录了武汉初期存在的问题和引发的医疗挤兑,还有在党和政府坚强领导下的阶段性抗疫成果,及众多令人感动的好人好事。然而,在海外媒体对《Wuhan Diary》的宣传中,聚焦点大都是社会的不公、腐败、虐待以及阻碍抗击疫情的体制性政治问题,尤其是强化了这场灾难起源于武汉的“概念”和“印象”。

  您在采访中提及:“英文封面征求过我的意见,但我因为并不懂英文,所以没有想到过标题会改动。而白睿文先生也忽略了小字(也有人说那是一个中性的词)。后来发现问题,白睿文先生也向我表示了歉意,然后立即要求所有的出版社必须尊重我的原标题。德文的封面,我当然没有看到过”。

  海外出版这么大的事情,您不懂英文,所以没有想到过标题会改动;而德文版,您当然没有看到过!您是作家,曾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享受正厅级待遇;亚马逊预售的第一句话是这样描述您的“one of China’s most acclaimed and decorated writers”(中国最著名的作家之一)。您的书都在海外大卖了,您竟然连书的标题都看不懂,甚至没有看到过?!

  图 |方方日记德文版,熟悉的红色背景,意有所指。亚马逊显示,德文版由霍夫曼坎普出版社Hoffmann und Campe出版,这是德国最大最成功且历史悠久的出版社之一

  亚马逊预售《Wuhan Diary》,Kindle电子版价格12.99美元,纸质版26.99美元。我估计普通老百姓,一般是不会买的。尤其是纸质版将近30美元不是一笔小钱了,我算了下,在我附近的超市里,可以买200多个鸡蛋或20磅猪肉/20升牛奶/20加仑汽油。

  在当下宏观经济惨淡,美国大面积失业的当口,很多老百姓靠领救济金过活,既没钱、也没心情买书。但是,他们需要一个假想敌、一个宣泄口,一句话、甚至一个词,足矣。假如,有人说,方方日记显示,“疫情起源于武汉,中国阻碍抗击疫情的体制,导致了全世界泛滥”,被国际社会的舆论反复传播和强化,无论多么有违事实、多么荒诞不经,对中国及全球华人的杀伤力,将是我们所不能承受之重。

  我们必须承认,当今世界的主流话语权、主流媒体掌握在西方人手里。某国领导人展示一小筒洗衣粉,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灭掉一个主权国家。我们的大中国,自1949年站起来了,挺立在世界的东方,经历了几十年风风雨雨,越挫越强,不会因为谁的洗衣粉、谁的舆论攻击、甚至军事攻击,我们会被打趴下。

  但是,这种跳梁小丑式的指责,一再发生,会聚合成民众的洗脑效应。这次全球疫情,特朗普从不正面讨论中国的贡献,反而一口咬定是“中国病毒”,以逃避抗疫不力的骂名,将锅甩给中国,这种行为在美国乃至全世界,引发强烈抵制,不得已公开表示,以后不再提了。然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立即又在G7会议提议“Wuhan Virus”,当场被抵制。可是,民间舆论已然发酵,敌视中国、仇视华人的言行,不绝于耳。

  纽约时报文章《辱骂、骚扰和暴力:疫情中美国华人面临双重危险》,仅仅是冰山一角。美国《纽约邮报》报道,纽约一名39岁华裔女子出门倒垃圾时遭歹徒袭击。一名不法分子向这名女子身上泼硫酸,导致该女子脸部和脚部严重灼伤。

  意大利媒体《Il Mattino》报道,华人女子因病毒受歧视被殴打。这并不是说,因为您是著名作家,您在海外出了本书,您就给国家和海外华人带来了危险。但是,因为疫情确实先在中国爆发,虽然没有科学结论显示病毒源于何处,国外老百姓很多是没有判断力的,而很多的国家,为了掩盖抗疫不力,向中国泼脏水,树立假想敌,老百姓也会对中国、对华人怀恨在心,赤裸裸歧视、甚至直接进行人身攻击。

  另外,您日记中的一些言论,在我看来有待商榷。比如您的完结篇提到“在武汉疫情紧张时,华人扫空货架上的口罩,捐赠回国,而此刻的美国医生,却遭遇到口罩和其他防护物资的缺乏。有华人朋友说,我心里觉得好对不起他们。”我想知道您这位“华人朋友”,是否真的存在。因为我所认识海外华人,不会产生“对不起他们”的想法。

  事实上,我所认识的“前期扫空货架上的口罩”的华人,是最可敬可爱的一群人,他们关心武汉、爱护中国,出钱出力,尽他们一切所能为祖国抗疫做贡献。现在,美国疫情持续爆发,还是这群人,最可敬可爱的一群人,再次联起手来,为美国募集口罩和防护用品。他们当时在美国买的口罩,是用真金白银买的;现在,他们还回来的是当时扫货的十倍甚至百倍,而且,是无偿捐献的。

  其实不仅仅是海外的华人自发这么做,中国政府以及国民,为世界抗疫慷慨解囊,献计献策。我们没有对不起谁。我们在尽其所能,为世界抗疫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然而,我们为世界付出的同时,还被歧视,被拒绝。

  当然了,我们的努力,也在国际上、在美国,获得认可和尊敬。纽约市长白思豪公开发表讲话,感谢华人对抗击疫情作出的贡献,特别提到纽约市绝不容忍针对华裔的歧视和仇恨。其实,从白思豪的讲话中可以看出,我们海外华人,目前的处境是尴尬的,矛盾的。

  因此,能否请您高抬贵手,别在海外炒作武汉日记,尽量避免口水战,也减轻我们海外华人的心理压力,可以吗?

  近期,在日本政府即将推出的总额高达108万亿日元的救灾经济方案中,专门中列出了2435亿日元资助日本制造商撤离中国大陆。美国白宫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建议,通过“报销全部费用”的方式,吸引美国企业从中国迁回美国。类似的“撤离中国”论调,此起彼伏。在我看来,锣鼓喧天式的呼喊,往往显示对方的黔驴技穷。我记得有一次参加清华老师李稻葵组织的讲座课,他在演讲中提及“有些国家对中国的发展得了红眼病”,由于与会者不乏外国政要及专家学者(包括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我想他不便从国家博弈的角度进行深层次解读,因此轻描淡写。

  无论我们是否能理解或感受到,这次新冠疫情,将深远改变世界的格局,直接影响中国的发展。您的方方日记,能被他国媒体利用的,早已被吃干榨尽了。但现在利用武汉解封的新闻,通过您的《Wuhan Dairy》再发起一次抹黑中国的狂欢。您有注意到吗?

  我非常理解您向世界发行您的著作,展示成就的愿望,也尊重您自由表达的权利。但是,对此,我想向您提两点请求:

  一、请您重新考虑您这本书的标题,拜请您不要用《Wuhan Diary》;

  二、请不要再在海外疯狂炒作方方日记和您本尊了。尤其是您本尊,已经被海外媒体封为“中国最著名的作家之一”,“民主斗士”,“英雄”,您已经“实至名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