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道一人:不忘镰刀和榔头就是不忘初心——谈苏联老电影与中国老电影的片头有何不同?

2020-03-29 09:59:1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喜欢老电影的朋友是否发觉,苏联老电影与中国老电影的片头似曾相识但又异趣。苏联与中国都曾是社会主义国家,劳动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因此以各种文化形式表现出来,突出他,电影只是形式之一。但又异趣:苏联老电影的片头是一男一女,象征工农,中国则多了一个男的,两男一女,象征工农兵。

  再细细看还有些差别:苏联一男一女工农象征一成不变,男左女右,男的左手高举榔头,女的右手高擎镰刀,榔头和镰刀正好组成共产主义的标识;中国的工农兵象征则“灵性”多了,我们就从站位、手握道具、姿势这三点来看一看:

  1、站位:农民总是女的,但是站位并不固定,有时战士在中间,有时工人站中间,有时农民站中间。

  2、手握道具:战士手握道具总是步枪,那是不变的,但农民有时手握镰刀,有时手捧麦穗,工人有时手握炼钢用的长钩,有时是榔头;

  3、姿势:战士的步枪有时是肩背,有时双手直刺式端着,同样工人和农民手中的道具的姿势也是不固定的。

  ×××××××××××××××××××××××××××××××××××××××

  这两天“禁足令”在家呆着,出去就“犯法”,好没趣,把老电影拿出来翻翻,忽地感觉这也蛮有趣。因为中国大大小小电影制片厂比如珠江电影制片厂、上海电影制片厂、长春电影制片厂、峨嵋电影制片厂、西安电影制片厂等他们各有自己的风格,“灵性”就这么来了。毕竟老电影、资料片,网上找他也不容易了,况且苏联片子是外国的,更是凤毛麟角,因此我这比也是瞎比比,不全的,也许错了。不过中国片头的“灵性”与苏联片头的“固执”倒是说得过去。

  想说些什么呢?

  照理说中苏都是工农联盟的国家,中国为何还要突出一下“兵”呢?这可能与两个文化的历史传统差别有关。就近看:中国1949年工农政权是打出来的,伟大导师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更是妇孺皆知、家喻户晓,突出一下“兵”也就可以理解;就历史看:中国文化中的“兵”一直是作为一种独立实体存在的,不仅是作为实体的存在,也还是根深蒂固的观念存在――与工人农民一样作为实体和观念的存在。有维护皇权的军队,封建家族有家丁,一般民俗意义上的子弟兵,黑社会还有“匪”;实体随着制度变迁也经常在变,而观念很难改变,既使到了1949年新政权,他也会以相应的形式继承下来。

  而苏联:他的文化主体似乎来自斯拉夫,但也有很大一块来自草原。草原与欧洲或中国有很大不同,他没有“雇佣兵”、“义务兵”、“家丁”、“子弟兵”、“匪”等这杂七杂八的概念,草原永远是“兵民一体”、“全民皆兵”,上马则兵下马则耕、扬鞭则牧持剑则兵,内部的阶级形态也不明显。

  这种形态有文字三千年来没变过,从最东边的东胡系,再到鲜卑系、突厥系、乌拉尔、高加索他们都这样。有说他们经常作为沙皇、可汗或苏丹的“雇佣兵”,但我总以为这种说法不确切,他可能与欧洲人拿钱卖命的“雇佣兵”混为一谈。其实他们的区别太大了,他们的第一身份不是“兵”,他们有土地和牧场,他们与沙皇、可汗或苏丹按协议,拥有一块自治土地,他们不需要缴费,但有事需要出力卖命。除了这张协议外,他们的身份几千年不变――兵民一体、全民皆兵、上马则兵下马则耕、扬鞭则牧持剑则兵,内部的阶级分裂不显著。苏联时期经常突出这个群体的“爱国主义”形象,但历史上这个群体经常游移在沙皇、可汗或苏丹间,唯一不变的就是对土地的热爱,谁要侵犯他就对谁翻脸。

  汤因比不认为他是一种文明,或者委婉的说法是“未发育完成的文明”,然而真正改变草原的是列宁,真正改变草原三千年的形态,将他们都编入现代国家,没收他们的土地和牧场,因此有些人恨列宁,有些人喜列宁――我们读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可以理解这一点。

  苏联(或俄罗斯)既是欧洲文明,又受草原的强烈影响,换成我们今天的说法,他们突出或不突出“兵”无所谓,甚至也许没有我们关于“兵”的观念,甚至不需要――你要夺我的土地牧场,我们全都是兵,我们随时随地在耕作、放牧、打仗,这三者之间是没有界限的,界限是模糊的。列宁要改造他们,将他们变成现代人,但又尊重他们的历史和文化传统,于是那个片头只需工人和农民就可以了,“兵”只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这是我的理解,也许胡扯。今天的俄罗斯开始慢慢西化,也学欧洲出现“雇佣兵”了,经常有打着“哥萨克”的旗号各地出现,但是战力与草原时期是完全不能比的,“雇佣兵”是有钱出力,有多少钱出多少力,而草原时期那是整个体制和社会兜底,一旦战败,那就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举族灭顶之灾,或者被迫迁移、部落解体。当然都是打过去光荣的旗帜赚今天的钱,真的是否有人愿意回到过去生活?我看过许多采访和纪录片,访问草原的后代愿不愿意,他们都说很留恋祖先的生活方式,可真的要他们回到那种生活状态,没有一个愿意的。

  传统的消解是要有个过程的。苏联虽然解体二十多年,但镰刀斧头标志依然到处可见,不仅在老的建筑物上,军兵旗帜上,倒下毁烂的废墟,依然是那样的“固执”,依然不需要“兵”,那种画蛇添足,其实不堪一击。

  工人和农民才是真正的战士,懂吗?一个有真正的信念,有社会主义信念,知道为什么要捍卫自己工农利益,他的战力是无穷的,不在于某种“兵”的形态。既使纳粹举全欧洲资源和力量洪水般泄向东方,工农国家苏联也可击而退之;如果缺乏这种信念,那么“哥萨克”迟早会异化成“雇佣兵”,“子弟兵”迟早会异化为“土匪”,只会为钱卖命,举枪向平民射击。

  列宁缔造的国家决不允许这种异化的产生,列宁的理论早就预见到,片头只需工农,或许某种隐喻吧?

  ×××××××××××××××××××××××××××××××××××××××

  另外,过于“灵性”是否也反映出“工农”观念在那代人中国人中并不深入,把“工农”当作个符号,甚至可资利用的工具――当然在领袖级人物中还是很深入执著的,否则怎么领导政权,领导革命呢?但整个社会又当别论呀。前苏联在文化或制度的各个领域和层面都突出“镰刀和榔头”标志形象,不仅美学上、形式上、精神上的意义,而且宗教般的执著和专一,他本身就将“工农”的观念注入神圣的意义;相比中国的过于“灵性”,我一般只是笼统说他是文化习惯,但其实复杂,话题其实很严肃――当你今天举手向党旗宣誓时是否想过这个问题呢?

  耶!耶!耶!我今天本来讲电影,关在屋里来点趣味,怎么又“严肃”了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