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从文章逻辑分析,看方方是如何带节奏的?

2020-03-18 14:41:5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苗方地
点击:    评论: (查看)

  武汉作家方方的《封城日记》,在网上引起了不小波澜,有人说,方方作为民国权贵后裔,从《软埋》到《封城日记》,处处可见其对新中国的幽恨;有人说,她是推墙党;有人说,她是社会的良心,美国之音说,她是正直的中国公共知识分子。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孔子说:“不知其子,视其父;不知其人,视其友”,我们分析一下她的文章就明白了。可以说,她的文章里处处可见逻辑谬误,最后推导出了错误的结论。这对一个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的作家,是致命的,至于她的立场,读完此文后,留给读者自己判断把。

  一、记录真相,但不一定结论是真

  有人总爱说,方方的《封城日记》在表达情绪的同时,写出了一些真相,是很宝贵的,借此为方方开脱。方方也是藉此搪塞铺天盖地的网民质疑,树立自己的正面形象。不可否认,方方的确写出了一些真相,但是,写出真相,就代表得出的结论是真的吗?譬如,看到一家的房屋被野火波及,失火了,个别成员被火烧伤了,这是真相,说出来,无可厚非,是在记录事实。但由此得出这家的家长该上断头台,这个结论就不是真相。因为记录者有意无意地忽略了火不是家长放的这个事实,少写或不写家长知道后及时有效的全力组织灭火和全家人舍死忘生地救援,以及家长对失察成员的快速处分,那么,这种推理前提本身就是不全面的、失真的,得出的结论自然不具备保真性,属于无效推理,犯了以偏概全,混淆视听的逻辑错误。而方方恰恰正是这样做的。

  纵观方方日记,几乎篇篇都有这样的逻辑错误,甚至,短短千字左右有五六个逻辑硬伤,以记录部分事实而不是全部事实,甚至夸大、疑似虚构部分事实的方式,得出失真结论,把矛头指向体制,指向国家,指向她想指向的方向。

  我们就结合方方的具体文章,简单地对文章的逻辑谬误做一分析,就明白她是如何带节奏了。

  二、是战疫胜利,还是结束?

  譬如,在全国各地响应党中央号召,驰援武汉,全国人民付出巨大的代价取得全面抗疫胜利,举国欢欣鼓舞时,方方却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在日记中阴阳怪气地说:记住,这不是胜利,是结束。这里方方犯了一个很大的逻辑错误,名词选用失真。

  什么叫胜利?汉语词典中说:1、在斗争或竞赛中战胜对方;2、事业、工作中获得成功或达到预期目的;什么叫结束?汉语词典中说:1、完毕,不再继续;2、装束、打扮;3、收拾处置;4、拘束。

  在全国人民与疫情斗争取得决定性成功,达到全面控制瘟疫传播、保护人民健康的预期目的时,用哪个词汇更妥当,以专业作家,擅长逻辑思维,善于写文章自诩的方方,不该不知道吧?

  为什么她还要执意这样说呢?奥秘就在胜利是褒义词,具有鼓励人民,褒扬人民的意义,而结束是中性词,胜利者可用,失败者亦可用。譬如二次世界大战,同盟国中苏美英法等是庆祝胜利,而轴心国日本则酸溜溜地用了一个词汇:终战。

  所以,一些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个结果对人民来说,是胜利,对方方来说,是结束。

  为避免被方方无端地扣上极左、脑残等帽子,个人不愿意去主观判定。但选用失真的名词,只能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方方逻辑学不过关,更不懂名词的内涵和外延,对这两个连小学生都应该掌握的名词,没有掌握;一是方方屁股坐歪了,自觉地坐在了全国人民的对立面。

  至于有人说,斗争中有失误和牺牲,就不叫胜利,更是不值一哂。人类上千年大大小小的斗争中,哪次没有失误和牺牲?这个是庆祝胜利大会后应该总结的经验教训,不是界定斗争结果的理由。

  是学识不行,还是屁股坐歪了,方方女士自己自己选吧。

  三、要感恩,还是要谢罪?方方用系列逻辑错误,推出奇奇怪怪的结论

  方方在《3月7日:谁能想到次生灾害会落到汉语上?》一文中,通过滥用权威、偷换概念、简化主义、推理绝对化等一系列逻辑硬伤,成功地抹杀了党和政府为保护武汉和全国人民做出的巨大努力,号召读者不要向党和政府感恩,要党和政府谢罪,过于偏颇的言论,激起了全网反对,也成功忽悠住了部分网民,撕裂了群体。她是如何做到的呢?我们摘录部分篇章以作分析。

  3月7日《封城日记》片段一:

  方方说:“今天频繁地出现在人们聊天中的一个词,叫“感恩”。武汉的领导要求人民向党和国家感恩。真是奇怪的思路。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它的存在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公务员是人民的公仆,而不是相反。不明白领导们天天学习,怎么学反了向?武大教授冯天瑜先生说:“在谢恩问题上,切勿颠倒人民与当权者的关系。把当权者视作恩主,要求人民跪伏谢恩的论者,请听听马克思1875年的言说:马克思痛恶拉萨尔的国家至上论,指出‘需要人民对国家进行极严厉的教育’(《哥达纲领批判》)。”武汉乃至湖北,哪一届领导人都会尊重冯先生,他所讲的这番话,新来的领导,如有文化,应该会听进去吧?”

  这一段里,方方犯了三个逻辑错误:

  1、引用马克思的这段话,存在两处断章取义。

  ⑴、方方引用马克思的这段话时,漏掉了一个定语。马克思的原话是:“在普鲁士德意志帝国,倒是需要由人民对国家进行极严厉的教育。”马克思认为,出身犹太富商家庭的哲学博士、德国早期工人运动活动家拉萨尔粗暴地歪曲《共产党宣言》,粉饰他同专制主义者和封建主义者这些敌人结成的反资产阶级联盟,既不谈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也不谈未来共产主义社会的国家制度,主张无条件拥护由德意志皇帝领导的融国家君主主义、容克主义和军国主义为一体的普鲁士德意志帝国推出的虚伪的国民教育,想用全民的税收,暗暗输送利益给权贵阶级的子女,造成实际上的不平等,因此,马克思提出人民要对普鲁士德意志帝国进行极严厉教育。方方忽略了“在普鲁士德意志帝国”这个定语,把马克思射向专制的帝国主义政府的箭,转头射向马克思提倡的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政府。犹如把射向虎狼的箭,掉头射向带领人民走出黑暗的英雄丹柯,犯了滥用权威的逻辑错误。

  ⑵、这段话是马克思对专制的半封建半资本主义国家——普鲁士德意志帝国虚伪的国民教育的定向批判,方方却用它来批判社会主义中国的整体体制,故意扩大名句的外延,犯了偷换核心概念的逻辑错误。

  譬如,一个医生指出,爱嫖娼的张先生阴茎包皮上长了个梅毒疮,得赶紧治疗。到方方这里,却变成了,看,医生说了,你这个淑女李女士就是个梅毒疮,得赶紧治疗,这对吗?李女士就没这“设备”,对吧?

  2、方方把武汉疫情早期个别政府人员的不当行为,等同于政府整体和中央政府。犯了偷换概念、以偏概全和合成谬误的逻辑错误。

  譬如,某个家庭是个医生家庭,所有成员一起努力,在疫情中历经千辛万苦,治好了一个村子的病人,但是有个成员出现了失误,经过法庭调查,最后以渎职罪被处理了,别人就断言,这个家庭所有人都是罪犯,一个也不要感恩,要株连九族!这显然是很荒唐可笑的。

  和国外政府抗疫相比,中国共产党、人民政府从整体上看,是名副其实为人民服务的,疫情面前无数党员干部冲锋在前,不畏牺牲,普遍表现出了令人感动的公仆情怀,全国援助武汉的医疗队,均在火线上成立了临时党支部,随时听从中央指挥,全国在战疫中牺牲的321名公职人员中,90%以上是党员,其中很多是党的干部。

  而国外呢?君不见,目前国外是有钱就治,没钱拉倒,甚至撒手不管,不惜全民80%都感染,死掉许多人,形成所谓的“群体免疫”。这个鲜明对比,从本质上已经证实了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它的存在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公务员是人民的公仆的这个本质。中间有失误,当然要反思,但是,对整个国家可圈可点的疫情防控,连世界卫生组织都大加赞赏,方方却提出不要感恩。不是很荒唐可笑吗?

  难道方方的医生朋友、同学等等,没有告诉她吗?天天趴在网上的方方,没有看到吗?

  3月7日《封城日记》片段二:

  方方接下来说:“是的,疫情到今天,基本得到控制,这真的是需要感恩的。但是,站出来的感恩者应该是政府。政府首先要向武汉几千个死者家属感恩,他们在亲人枉遭横祸,连送终和办丧事机会都没有的情况下,强忍悲痛,克制自己,几乎无人吵闹;政府要向躺在医院里苦苦与死神抗争的五千多重症病人感恩,是他们的顽强坚持,让死亡名单数字增长很慢;政府要向本地所有的医护人员和外援的四万多白衣天使感恩……接下来,政府还要尽快向人民谢罪。现在,是最应该反思和追责的时候。”

  说句实话,对方方的言论,我都不想再一一评论,因为逻辑谬误比比皆是。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生、堂堂的前省作协主席就这水平?难怪她的武汉大学的老师公开发文,认为方方是武汉大学的耻辱了。我认为,暂且不论其观点,起码从学识上,的确是耻辱。

  这短短的几百字内,方方又犯了一连串逻辑错误。

  1、我们用符号表达这个逻辑关系,就一目了然了。方方承认,这次疫情得到了基本控制,是谁控制的呢?世界卫生组织和国内公认的要素有这么几个:A(党中央和中央政府号召)+B(全国人民的物资支持、各省派医疗队驰援)+C(湖北和武汉政府迅速处理掉不力的相关人员,全力抗疫+武汉人民的坚守+全国人民的闭关和守望相助)→D(抗疫胜利)。A+B+C→D。

  在这里,党中央和中央政府、各级政府是起了决定性的核心作用,湖北和武汉政府迅速处理掉害群之马,全力抗疫,虽然早期个别人员有失误,但整体上也功不可没。方方却提出,感恩B、C,不要感恩A,这是犯了简化主义的逻辑错误,何等可笑。

  2、更可笑的是,方方提出“政府要向躺在医院里苦苦与死神抗争的五千多重症病人感恩,是他们的顽强坚持,让死亡名单数字增长很慢”,已经不仅仅是逻辑错误了,已经是口不择言的唯心主义错误了。

  得重病能够不死亡,是靠医务人员、医疗技术、药物等全力投入才能实现的,病人个体的意志,只是一个辅助因素。方方只强调辅助因素,忽略医务人员、医疗技术、药物等全力投入这个根本的决定性因素,是犯了严重的简化主义的逻辑错误,已经本末倒置,强词夺理了。为何会这样?大概是因为医务人员、医疗技术和药物的全力投入,正是她想批评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努力的结果吧。她要是强调这个,自己的结论就站不住脚了,可见其鸡贼。

  更何况,说句诛心的话,病毒是中央和地方政府放的吗?不是。根源是自然界来的,是天灾。为什么不出现在河南、湖南、四川,偏偏出现在了武汉?并且给全国带来了这么大麻烦?即使是有外来的“生化武器”等等猜测,但是,武汉一些人贪食野味的习惯,是不是其中一个重要的环节之一?这是她口中的人祸的根本起点。因为病毒的传播,有原点,有传播链条,有最终中标人,才能作乱。所以毛泽东同志提出,开展全民爱国卫生运动,预防美帝生物战争;中央最近提出:“爱国卫生运动,不是简单的清扫卫生,更多应该从人居环境改善、饮食习惯、社会心理健康、公共卫生设施等多个方面开展工作,特别是要坚决杜绝食用野生动物的陋习,提倡文明健康、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意思?方方没有阅读过吗?

  更何况,对于一个刚刚露头的人类未知的病毒,前期的失措在所难免。君不见,中国已经抗疫胜利了,国外观摩两个月了,当疫情临头,他们不还是慌作一团吗?不少网友说,把武汉原来最烂的F4派过去,都吊打美欧等政府。

  开启上帝视角,事后诸葛亮,谁都会。但是做具体工作,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里,方方全然不顾这些,把这场天灾,武断地判定为是政府带来的人祸,号召读者,谢绝感恩,要求谢罪,就有失公允了,是犯了推理绝对化的逻辑错误了。

  当然,对个别人员的追责,要求犯错的个体站出来谢罪,反思疫情防控机制的不合理之处,都是有必要的,也是总结过去以利未来的理性思维。但是面对抗疫的全面胜利,总结,不仅仅是总结失误,更要总结胜利的经验,正确的要肯定,要表彰,对党和各级政府带领人民全力抗疫的艰辛付出要懂得感恩,对害群之马要清理,这才是真正的不偏不倚、客观理性的态度,对国家的发展才有利。按方方总爱标榜的常识论来讲,这是个基本常识。常识都弄错了,方方还有必要和人时时炫耀她懂常识吗?

  四、诉诸情感,诉诸虚妄,是方方带节奏的重要方法

  什么是诉诸情感呢?

  试图通过操作别人的感情来取代客观现实,弱化人们的逻辑思辨能力就叫诉诸情感。最常见、最有力的操作感情包括大肆渲染恐惧、嫉妒、怜悯、骄傲等等。一个逻辑严谨的论述可能激起别人的情感波动,但是如果只用情感操作而不用逻辑论述,那就犯了诉诸感情的逻辑谬误。每个心智健康的人都会受感情影响,所以这种谬误很有效,但这也是为什么这种谬误是低级和不诚实的手段的原因。

  很多邪教包括一神教、国外的白头盔组织等,都非常擅长用这种方法,譬如邪教爱宣传世界末日论,一宣布,人们一慌,钱就蹭蹭蹭跑教主腰包里了,或者听从教主的诱导,让干啥干啥,放弃了自己的理性思维。

  方方也常用这种手法,如她说:见朋友传来一张火葬场的照片,“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方方的描述,读起来多么“悲天悯人”,多么“感人肺腑”!如方方3月7日《封城日记》中宣传的“疫情之后,武汉将有几千人家同时办丧事,集体情感应激障碍,这是武汉人过不去的槛”等,把情况描述得跟世界末日似的,带动读者情绪,走向她想要的方向,比如,分裂群体,向政府施压,抹杀政府的努力等。

  火葬场一地手机的漏洞已经被网友揭穿,不断呼吁她交出照片自证清白,她却王顾左右而言他,后来,网友在美国人北美吹歌的推特和法轮功网站上找到了国内营销号上给方方文章配图的这张照片,方方矢口否认,说不是她看到的那张,那么,还是那句话,方方女士,请交出原照,以证明你的清白。

  至于集体情感障碍一说,她低估了中国人所拥有的视死如生、乐天知命的中国文化的自净力,要知道,五千年来,中国人靠这种文化,度过了无数次群体性危机,成为世界上精神病最少的群族。据一位心理学家介绍,他们开通心理热线一个多月,咨询的民众不过千人。

  这里,方方不仅诉诸情感,还罔顾客观实事,随便带节奏,用上了诉诸虚伪的逻辑谬误的手法。

  什么叫诉诸虚伪?

  不正面回应别人对你的批评,面对别人的质疑,用批评质疑人、暗示对方是个虚伪的人作为回复,从而免去你为自己辩护的责任。但是从逻辑上说,质疑人的品质与他所质疑的问题是两码事。所以法庭上有污点证人一说。这同样是常识。

  方方就是这样,对她制造出的一地手机、美国药物瑞德西韦是目前可能唯一有效的药物等谣言和疑似谣言,以及文章中无处不在的硬伤等热点问题,网友一旦质疑,方方通通扣上“极左、脑残、不懂常识、小学生、不懂文学、有组织集体迫害自己”等大帽,来回避问题。宛然成了开足马力的帽子工厂,同时,她还炫耀自己懂逻辑,有常识,真是双标逻辑。

  糟点太多,再写下去,就是一本书了,读者自己鉴别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