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武汉正反面:一个要求高干病房的退休厅官和一车折腾了一夜的老年危重病患

2020-02-21 17:05:25  来源: 微信  作者:咸阳府誌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夜,武汉风雨交加,气温骤降。

  即使不降温,冬季的长江沿线,也不是“人待的地方”。气温虽然不低,但阴冷潮湿,尤其是晚上,床铺冰冷,如果没有电热毯,简直就是冰窖,一个东北人在那过个冬,大概率给你整出个冻疮来。

  《环球时报》报道的那场让中央赴湖北指导组震怒的病患转移,就是在这样的低温下进行的。

  深夜中的四五个小时;

  多半是老年人,有些人情况危急;

  一辆公交车,坐满30多位老人,有些老人没有座位只能站着,还有些老人只能坐在过道里;

  车子走走停停,病患疲惫不堪;

  ......

  一路无人负责、无人照料。

  这批老人,即使没有感染新冠病毒,也都有心脑血管、高血压、糖尿病、呼吸道、关节炎等疾病,在低温下长时间折腾,没有当场犯病都应该是万幸。

  他们为何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在深夜转移?一是政府的统一安排,二是他们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有了进驻危重症病人救治定点医院的机会,一床难求,他们珍惜这个机会,甘愿冒险。

  但是有人却对这样的机会不屑一顾,因为他们的机会实在太多太多。

  说的就是湖北省司法厅退休副厅长陈北洋一家三口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拒不配合社区人员,执意居家隔离,引发邻里公愤的事。

  《香港文汇报》报道了这起传奇事件的详细经过。

  非厅级病房不住——

  陈北洋是湖北省司法厅退休副厅长,春节前后陈北洋夫妇及儿子出现新冠肺炎症状,经医院核酸检测确诊感染。

  因当时医疗资源极度紧张,医院无法提供厅级干部对应的单人或双人病房,陈认为就诊条件达不到厅级干部标准,拒绝在院治疗,开了药后返回家中。

  私自流窜——

  陈北洋原本居住在武昌区张家湾省直机关小区,2月4日前,陈北洋夫妇及儿子从张家湾搬至湖北省委对面的桃山村省直机关小区居住,至12日,陈还多次出门在小区内走动,其间知情居民将三人确诊情况告知邻里,令大家人心惶惶。

  拒不就医——

  2月12日下午至晚上,省司法厅、桃山村所在茶港社区、警方及医护人员等上门劝导5个小时,当事人先是拒不开门,僵持至晚九点,陈提出三个要求:

  一是本人是厅级干部要住好医院并且单间;

  二是要与儿子在同一个医院,便于照顾;

  三是同意当晚由医院上门取样本做病毒核酸检测,如阳性就走,阴性不走。

  撕毁封条——

  医院派专人上门检测后,社区于12日晚间将陈家贴封条封门。2月13日上午,邻居竟发现陈家大门封条断裂,社区确认当事人又出门后,再次上门贴封条。

  公车接送——

  忍无可忍的居民在媒体协助下,将情况直接举报至在武汉督战疫情防控的中央指导组。

  13日下午,社区、警方及医护工作组再次上门劝导,经过近一个半小时的拉锯,陈北洋同意前往医院,但是拒绝乘坐医院的救护车,小区居民拍摄到的一段视频显示,他们一家三口乘坐一辆标注有“公务用车”的私家车被送往医院治疗。

  看到陈北洋的表现,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这是在疫情风暴眼中的武汉吗?

  这是经过党和政府长期培养的高级干部吗?

  这是在司法系统长期担当领导职务的干部的所作作为吗?

  在整个过程中,陈北洋如同《水浒传》的牛二,大耍无赖,众人却无可奈何,他的各项无理要求均一一满足,始终没有“杨志”出现。

  除去陈北洋的恶劣表现不说,说说涉及他的一众武汉干部们。

  物业:

  自疫情爆发以来,全国各地的社区、乡村相继封闭,至少要排查本社区的四类人员,进出社区要有出门证、要测体温,没有上班证明不准私家车出入。

  武昌区张家湾省直机关小区、湖北省委对面的桃山村省直机关小区应该都是管理相当规范的小区,这样的小区,为何没有阻挡陈北洋三人(且是确诊病人)自由进出?

  社区:

  茶港社区在居民微信群中通报,桃山村小区有三名发热人员,但未如实告知居民陈家三口是确诊病例。

  这是否符合武汉市的相关规定?

  疫情发生以来,社区工作人员是最繁忙的人群,但是他们一群人的辛苦都成了无用功,花费了大量的人力、时间和口舌,均不能将陈北洋送医。

  警方:

  我们见惯了全国各地警方将拒不遵守抗疫规定者(如不戴口罩、拒不测温、拒不报告行踪、擅闯卡点等)当场拿下的视频,为何武昌警方不将违反武汉封城、违反就医规定的陈北洋当场拘留?

  社区、警方及医护工作组本身就人力不足、工作超载,为了一个陈北洋,花费数天时间,是否涉嫌不作为、慢作为?

  武昌警方在疫情前及时惩戒了李文亮等“造谣者”,在疫情后,却对三个违规违法人员束手无策。

  武昌区:

  武昌区对一车老年危重病患不理不问,却对陈北洋格外关爱,他的各项无理要求几乎全部满足。

  同样是武昌居民,难道在疫情面前也有高低贵贱之分?

  还有,那辆标注有“公务用车”的私家车是怎么回事?

  时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

  物业、社区、警方、武昌惹不起陈北洋,2月11日,该情况直接上报给蒋超良,蒋超良在疫情防控会上专门提起陈北洋案例,责成武昌区委书记刘洁督办。

  这是典型的官僚处理模式:武昌区本来就办不了,才上报到你这来,结果你来一个责成督办,武昌区能怎么办?

  对蒋超良来说,我指示了,至于事情怎么办、办成什么样,那不是我的责任。

  对陈北洋来说,省委书记都不能把我怎么样,你们算个啥?!

  对武昌区来说,陈北洋惹不起,蒋超良要交代,那只有满足陈北洋的所有无理要求,只求赶紧把这个瘟神送出自己地界。

  在各个环节、各个部门的不愿担当、不愿负责、不愿当恶人的心态下,陈北洋一家人有恃无恐,漫天要价。

  毕竟曾是高级干部,放在平时,陈北洋的确能有这样耍二的资本,但是现在,在新冠疫情最为胶着的时期,任何一点疏漏,都可能使前面的巨大付出前功尽弃。

  武汉封城之后,钟南山接受采访,忽然哽咽,眼中含泪:“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

  为什么这么说?

  武汉有多少医护人员,为了抗击疫情战斗在一线,乃至自己都被感染?

  武汉有多少病患无法及时入院、一床难求?

  武汉许多工作在一线的人员,警察、环卫工人、社区工作人员、保安,都是高危人群,许多人周围都有被感染者,处在危险之中,却无法隔离——这座千万人口级别的城市,还需要运转。

  而一些非蠢即坏的卑劣之徒,扛着旗子摆拍的、追着领导屁股谄媚的、偷着倒卖捐赠物资的、在疫情危机之际仍大耍特权,危及族群性命的,也如同魑魅魍魉纷纷现形。

  陈北洋之徒已经不是冠状干部,而是冠状肿瘤。

  但愿不论有多少冠状肿瘤,武汉都应痛下决心,及早切割,不要辜负那上千个逝去的生命,不要辜负拿自己的性命来保卫全国的千万武汉市民。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