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莫言是什么立场、什么观点?——评莫言《讲故事的人》之十九

2020-02-14 17:25:2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后,真是超群出众了,“创造”的新词不断。在说了“燃烧的激情和愤怒会让政治压倒文学”之后说:“小说家是社会中人,他自然有自己的立场和观点,但小说家在写作时,必须站在人的立场上,把所有的人都当做人来写”。

  “只有这样,文学才能发端事件但超越事件,关心政治但大于政治”

  这两段文字,是四点高论:一,作家有自己的立场和观点;二,站在人的立场上,把所有的人都当做人来写;三,文学发端事件但超越事件;四。关心政治但大于政治。

  其实这四点高论,只是一个立场问题,立场决定观点。把莫言的立场弄清楚了,其他问题也就明确了。

  莫言对社会上发生的事件,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表示的是什么观点?别的暂且不论,就说“蒜苔事件”,莫言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表示的是什么观点?

  为了说明问题,我们不得不把引用过的资料,再摘录部分。

  对“蒜苔事件”《苍山县志》的记载——

  1987年5月苍山县种植大蒜6200公顷,产蒜薹4500万公斤,一度严重滞销,蒜农强烈不满。5月27日县城卞庄大集,挤满卖蒜薹的各种车辆,收购点已停止收购。三合乡一蒜农将1车蒜薹拉进县政府院内,到处抛撤,引起群众围观,多达千人。

  极少数不法分子从中煽动群众冲进办公楼,将一楼4个单位的门窗玻璃全部砸碎,抢走档案资料、办公用具、印章等,直接经济损失6万多元。与此同时,神山镇的青竹、和庄一带过路汽车10多辆被砸,有的司机、干部被打。

  事件发生后,省地派工作组赴苍山调查处理。认为这次事件主要是由于县委、县政府主要负责人思想上、作风上严重官僚主义和失职造成的。据此,中共临沂地委决定:撤销对“蒜薹事件”"负有主要责任的李常存苍山县委副书记职务,并建议撤销其县长职务;县委书记杨国胜停职检查,视检查情况另行处理。对借机煽动打砸抢的少数违法分子,苍山县司法部门进行了收审,经审理逮捕9人,对29人分别作罚款、赔偿、教育释放处理。

  ——志书的记载,必须是具体事,具体人,不允许夸张或缩小,更不允许虚构。《苍山县志》记载的“蒜苔事件”,是真实的事件。

  朱伟同志披露——

  以天堂县瞎子张扣鸣不平的《天堂蒜薹之歌》为每一章的引子,小说开头,唱词描写农民将改变命运的期望都寄托在大蒜上。小说结尾,唱词是 :“十路警察齐出动,逮捕了百姓九十三。死的死,判的判,老百姓何日见青天。”唱完,他就横尸街头了。

  莫言对“蒜苔事件”,写了小说,又在美国发表了演讲。

  据360网介绍:在小说中写的是——

  高马是高度自觉的暴民,是那场暴动的煽动者之一。在蒜民围着县政府抗议时,他跳到车上大喊“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官僚主义”等口号,然后带头把自己卖不出去的大蒜都抛到县政府院里。冲进县政府大楼后,他砸碎了两部电话机,放火焚烧了一批档案,还打伤了一名打字员。

  莫言在美国的演讲中说——

  我写这本书是1987年,这年的初夏,某省的一个县发生了一件很大的事情,那个地方盛产蒜苔,因为官员的渎职和腐败,农民收获的大量蒜苔卖不出去,成千上万斤蒜苔都烂在家里。愤怒的农民烧了县政府大楼。这件事引起很大反响,报纸连篇累牍地做了报道。最后的结果是:那些官员们被撤职,而带头造反的农民被逮捕法办。

  ——看看《苍山县志》的记载,朱伟同志披露,再看看莫言写的、讲的,莫言是什么立场?什么观点?就清楚了。

  《苍山县志》的记载:极少数不法分子从中煽动群众冲进办公楼。

  这极少数打砸抢烧的不法分子,是暴徒!莫言在小说中称其是“暴民”!

  暴徒们的打砸抢烧的行为,是暴乱,莫言在小说中称其是“暴动”!暴动是造反!莫言在美国的演讲中,把打砸抢烧的暴徒,称为“造反的农民”!

  莫言让天堂县瞎子张扣鸣不平:“十路警察齐出动,逮捕了百姓九十三。死的死,判的判,老百姓何日见青天。”

  最后莫言让真正的说书人横尸街头,表达的是“造反的决心”!

  从莫言的小说和演讲中,我看到:他对“蒜苔事件”,是站在造反的立场上,表示的是支持造反、煽动造反的观点!

  造谁的反?造共产党的反!造社会主义制度的反!

  “发端事件”的小说,小说中的人和事,必须是“发端事件”中的人和事,不能胡编滥造人和事。《天堂蒜薹之歌》中的人和事,全是莫言捏造的。

  请问莫言:“蒜苔事件”中的人,有三次喝尿的吗?有被乡党委书记的汽车撞死的吗?有“换亲”、“结阴亲”的事件吗?如此捏造是“发端事件但超越事件”吗?这是借“蒜苔事件”抹黑社会主义社会!

  莫言把苍山发生的事件,挪到高密,但书名却定为《天堂蒜薹之歌》,这“天堂”指的就是社会主义社会!

  莫言在小说结尾大叫:“老百姓何日见青天”?

  《苍山县志》记载:“事件发生后,省地派工作组赴苍山调查处理。认为这次事件主要是由于县委、县政府主要负责人思想上、作风上严重官僚主义和失职造成的。据此,中共临沂地委决定:撤销对‘蒜薹事件’负有主要责任的李常存苍山县委副书记职务,并建议撤销其县长职务;县委书记杨国胜停职检查”。

  请问莫言:事件发生后立即查处,这不是青天之举吗?你在小说中,为什么一个字不写?

  包拯惩治贪官污吏,被称为包青天。惩治贪官污吏,中国共产党是最大的青天,古今中外找不到中国共产党这样的青天。从建党、建国起,对贪官污吏就严惩不贷,百年如一日,而且一天比一天更严厉,对贪官污吏严惩不贷永远在路上。

  莫言对中国共产党的青天,视而不见,是“关心政治”吗?!

  莫言让真正的说书人横尸街头,表达“造反的决心”!是“大于政治”吗?!

  莫言是站在政治的对立面,写小说、发表演讲的。

  什么是政治?政治就是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莫言的立场与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是对立的,他的小说、演讲所表达的观点,都是攻击、诽谤、否定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观点。

  立场问题是根本问题。立场错了,一切皆错!

  2020年2月12日星期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