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体制内资产阶级与体制外资产阶级这样的分类好得很喔!

2020-01-27 09:50:5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体制内资产阶级与体制外资产阶级这样的分类好得很喔!

  俗话说:好的分类是正确认识的基础,更是指导实践的利器。读温铁军教授的《正在进行中的中国新生资产阶级革命》一文深受启发,好得很喔!温铁军教授将21世纪以来的中国资产阶级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两大细类,并且直言资产阶级内部这两大细类的内部矛盾已经成为当前政治矛盾的焦点,更指出资产阶级内部矛盾目前所呈现状态,也即:【中国进入的资产阶级革命阶段,早期主要表现在体制外的资产阶级向体制内的资产阶级要财产权利。当前,已经升级为争取政治权利的斗争,从一般要国有部门让出经济空间,到近年来不再满足于得到人大政协席位当配角,而是提出宪政民主,反对一党制,要争取掌握国家政治权利】

  温铁军教授本人亦是技术型学者,有图、有文、有数据,极具说服力和证明力。比如所说私营和外资实体的数量、覆盖人口数量、所占比例,“体制内的财富总量某种程度上大于体制外”等,亦有方法告知,比如如何推算、基数确定等。

  当然文中并未确切定义“体制内资产阶级”和“体制外资产阶级”的概念,是否“体制内(体制外)”+“资产阶级”就是“体制内资产阶级”或“体制外资产阶级”?我不得而知,我想大概够了,不影响理解吧?温教授还特意关照,“体制内资产阶级”就是吴敬琏所称“权贵资本主义”,然而为避免敏感,建议用“体制内的财富阶级”更好听些。

  多么小心翼翼!

  梁漱溟早年曾认为中国社会的集团化生活弱于西方,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阶级斗争”不发达,然而阶级论是1949年的革命纲领,梁漱溟的这个说法当然要遭受批判。后来研究公认,梁漱溟的这个说法并非空穴来风,而是略有实证:【西方是以19世纪阶级斗争作为经验基础才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但在中国的20世纪却一直没有条件“落地”,主要是因为我们事实上并没有发生西方19世纪阶级政治的经验基础】。温教授文中引梁漱溟讲话不无感慨:整个二十世纪中国资产阶级非常少,那时的革命叫做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然而到了二十一世纪中国有了庞大的资产阶级,并且正在发动资产阶级革命,但却没有任何意识形态动静!

  【任何书,任何高校都不会告诉你现在正在发生资产阶级革命,年轻人脑子现在混乱,满大街的这些所谓的媒体,包括网络舆论,更大范围的在制造着或着在放大着混乱。人们理不清头绪,根本原因在哪呢?在于对这个社会变化的最本质变化是什么?始终没有哪一个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还是什么企业家愿意把这个事情说清楚】

  这或许就是温铁军教授小心翼翼的原因吧?大家都在做梦时,吵醒梦的人成为最大罪人,温教授也许避免成为这样的罪人吧?说的也是,这篇文章挂出没多久就被“和谐”了!还算我有先见之明,第一时间就下载保存了起来,今天又写一篇读后感。

  末了我对温教授有个小小建议,建议继续深入研究下去,对资产阶级内部这两个细部进一步分析,比如分析他们占据的行业及其比重,比如坊间所称“权贵资本主义”主要占据银行、保险金融以及房地产垄断领域,IT行业占据民营经济半壁江山等,是否可以验证。

  应该指出:一直以来学术界有“民营经济”或“私营经济”这类模糊说法,社会各界各势力围绕这俩概念笔战不休,包括自帖“左翼”标签的那些人;然而全都在暗中默契似帮着隐藏什么,假装在争论――辩者或借“伪左翼”批吴敬琏,因为他首倡“市场经济”,其实意在他揭出了“权贵资本主义”发财的秘密;或借“伪右翼”骚扰马克思主义者,因为他们坚持“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是社会的主要矛盾”信念,这两拨人联手倒更象《皇帝的新装》中的成人们那样起哄“皇帝的新衣真漂亮”,今天温铁军教授象那个小男孩一样说了出来:皇帝光屁股,没穿衣服。

  应该说温铁军的这个细分具有认识意义,但是体制内资产阶级与体制外资产阶级所占比重究竟几何几成,恐怕很难估量,目前也很难进行,是以也鼓励温铁军教授继续下去。我的一个判断:处于体制内与体制外模糊边缘地带的资产阶级群体可能占据更大比重,或者趋势如此。事实上体制内资产阶级为避免今后清算,一直在做铺陈工作――最大的工具类似于“洗钱”,他们看得很远,似乎也很着急。据一份研究,2010年后行业渗透投资加剧,比如房地产、金融领域加速向IT领域投资,IT资金也加速向房地产、金融和电影娱乐领域投资;不仅相互投资控股,而且人员相互渗透――这在网络发达的今天已不算秘密。这种跨行业投资和人员流动并不仅仅“商业动机”,正是观察体制内资产阶级与体制外资产阶级相互渗透联合的最好窗口。他们更借“官产学媒”体制制造混乱、营造假象、掩盖这类投资的真实动机,夸大其商业意义,甚至高大上“向实体经济投资”、“拉动就业”诸如此类。

  其实今天我借温教授的这个分类更强调自己一贯看法:体制内资产阶级与体制外资产阶级客观现状并未逃出中国治乱循环“周期律”樊篱,被统治阶级向统治阶级革命,革命后被统治阶级未能继续革命,革命者(或者其后代们)掌权后滑向了革命的反面;无论1949年前的“官僚资本主义与民族资本主义”之分,抑或今天“体制内资产阶级与体制外资产阶级”争斗,他们遵从同一规律。这是值得思考的,这不仅有助于我们深化思考1949年革命的意义,更有助于认识当下中国错综复杂的政治局面,乱麻一团中理清头绪――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这对矛盾始终贯穿于整个社会主义阶段,而当前资产阶级内部体制内与体制外两个细部斗争亦是一根矛盾主线,两对矛盾孰轻数重?马克思主义经典并无现成答案,不同阶段有不同表现,需要我们具体分析、实事求是。无产阶级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不正是社会主义取得最后胜利的根本法宝?1949年革命我们团结民族资产阶级,今天我们团结体制外资产阶级,不正遵循同一原理?于是我们需要更多温铁军这样的教授,与“官产学媒”争夺话语权,他今天封我们的言路,明天我们就更大声呼出!

  于是我也借此机会正告那些“伪左翼”们:1949年革命的胜利正是得益于对资产阶级的正确分类,1949年革命将资产阶级分为“官僚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将“官僚资本主义”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并列直指为革命对象,团结了民族资产阶级,缩小了打击对象和打击范围。1949年革命至今仍有指导意义。“伪左翼”们刻意模糊资产阶级内部细分,模糊体制内资产阶级与体制外资产阶级界限,实际上在附和体制内资产阶级几十年来的“洗钱”活动,为他们逃避今后清算制造舆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