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林之辛:市场拜物教在中国的破产

2020-01-05 14:35:4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林之辛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进入以改革为大旗的年代以来,一直有一些大理论家,大经济学家,向百姓大众们传播一个美妙的福音:解决中国经济问题、社会问题、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已经找到了,那就是“市场化”。只要市场“化”了, “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 ,一切都会好的。于是,市场化就在整个中国大地上“化”开了,不仅经济领域要“化”,什么领域都要“化”,教育要市场化,医疗卫生也要市场化,等等等等。

  几十年过去了,“市场化”给中国带来了什么呢?奇迹有没有发生?奇迹真的是发生了,中国的GDP连续多少年以世界各国罕见的速度攀升,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然而,一个更令人没有想到的“奇迹”也发生了,就在中国经济总量有如此快速增长的情况下,反映贫富分化的基尼系数达到了世界各国少有的高峰。一系列违背常理的现象折射出社会的极端扭曲:一方面学校在拼命扩招,另一方面老百姓天天在骂上学贵上学难;一方面空置房堆积如山,另一方面许多人却不得不过着蜗居的生活;一方面医院越来越大、越来越漂亮,另一方面多少家庭看不起病或者因为生病就医而倾家荡产。

  最最可怕的是,市场化一直“化”进了执政党内部和公务员队伍,“化”进了各级国家政府机关的政治生态。结果是哪个领域市场化得厉害,哪个领域的管理部门就变成腐败的重灾区。不仅如此,市场化还“化”进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官场成了权钱交易的场所,医患关系,师生关系都成了买卖关系,就连婚姻、家庭、亲友这些最富人情温暖的人际关系也被淹没在“一切向钱看”的冰水之中。直到如今,医患之间的扭曲关系竟以血淋淋的仇杀画面呈现在人们眼前,难道还不引起深刻的反思吗?!

  “市场化”导致如此病态的社会现象,却不见那些曾经做过天堂许诺的理论家们出来讲讲清楚。一位勇敢的医疗卫生领域的学者,点出了问题的症结:“我们曾经笃信市场,以为市场真的能搞定一切,然而,市场却往往失灵,特别是在民生领域与社会建设上。”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医疗是一个市场完全失灵的领域——所有的市场手段在医疗领域都是起的反作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仅从医疗领域就可以看到,市场万能的神话已经在中国的实践中破灭。

  其实,共产党的老祖宗早就说得清清楚楚,作为资本主义基本经济形态的市场经济,确实具有解放生产力的巨大动能,但其激活经济的基本方法是调动人们追求个人财富的积极性,而资本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本性决不会顾及公共利益,因而必然给社会带来一系列负面影响,包括贫富分化,社会不公,以及道德沦丧,风气败坏等等(见《共产党宣言》)。

  那些还挂着共产党员称号的理论家们难道不懂得这个基本常识吗?难道连老祖宗的话也忘得一干二净了吗?不,他们的智商不至于那么低,原因还是利益所在。屁股决定脑袋,且不说其中利用市场化大发不义之财的腐败分子,就他们所处的社会阶层而言,是属于市场化中先富起来的一批人,是市场化的既得利益者。他们鼓吹的理论无非是维护自身的既得利益。他们对普通百姓的疾苦不闻不问毫不在乎,其共产党员的称号恐怕只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招牌而已。

  在事实面前,有些理论家还在为市场万能的理论辩护,说市场失灵的那些领域是因为市场化“化”得还不够彻底。就医疗卫生领域而言,至今仍有人主张彻底市场化。不管他们说得如何头头是道,老百姓只凭自己的切身体验来评判。说什么“市场化给消费者更多的选择”,所谓“你吃你的山珍海味,我吃我的粗茶淡饭”,可是得了大病重病怎么办?谁都可能得,富人自然可以选择高档的医院和专家,穷人就只能选择等死了。又说什么“市场化可以激励医生的积极性”,可它激励着甚或逼迫着医生积极地想方设法掏患者的腰包,这样的医患关系怎么可能和谐?又有什么样的制度能够管住这种激励机制下的“良心”?

  市场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机制当然应该利用,特别是放开市场激发千万群众创业的积极性确实具有积极意义,但是把市场的作用无限夸大,以致到无所不“化”的地步,那就是极其危险的。如果发展市场经济不是着眼于公平前提下的改善民生,不是最终落实于共同富裕,那与资本主义有什么区别?还有什么社会主义?把这称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岂不是自欺欺人?实际上,资本主义的一些发达国家也承认医疗卫生等公共民生领域中的市场失灵问题而实行某些社会福利政策。可见中国今天的那些市场拜物教的信徒们还只是停留在资本主义的早期野蛮阶段。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他们一再宣称 “与国际接轨”,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回避发达国家在治理市场失灵方面的经验,专门去找为追逐利润不惜牺牲民生的“轨”来接。

  人们总是要从正反两个方面得到教育才会变得聪明起来。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当初毛泽东对市场经济的抵制和警惕,自有其良苦用心。毛泽东未必不懂得市场的作用,但是他非常担心市场化以后会使中国重新回到旧社会贫富分化、百姓受苦的状况,所以不断地提醒人们市场化后可能出现的社会不公与腐败。对比今天的社会现实,我们就更加体会到毛泽东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他想探索出一条中国自己的道路,能够在保证社会公平的前提下发展生产力。他取得了无可否认的伟大成就,但也付出了探索中的代价。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误,毛泽东都给后人留下了极其宝贵的政治遗产。

  进入新时代的中国人,只有珍惜毛泽东留下的政治遗产,又能从改革开放几十年的经验教训中,形成新的认识,才能真正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这条道路,说到底,就是要在保证和追求社会公平最大化的前提下发展生产力,实现共同富裕。共产党搞市场经济,这在世界共产党经典理论与实践中可说是没有先例,确实具有中国特色,但无论如何“特”,只要还把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写在自己的党旗上,就不能违背为大多数人服务的宗旨。只有做到既充分利用和正确驾驭市场经济,又能最大限度地限制其消极作用,防止它对社会公平的冲击和对政府权力的侵蚀,保证全体人民,特别是广大普通百姓公平享受到经济发展的成果,才能证明共产党存在的价值,也才是共产党继续长期执政的合法性所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