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申鹏:傅聪死在英国,是谁的责任?

2020-12-31 09:34:52  来源: 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12月28日,钢琴家傅聪因感染新冠病毒于当日在英国逝世,享年86岁。

  傅聪先生死于新冠病毒,死于英国政府的不负责任。

  因为昨天得知他消息的时候,他都没有上呼吸机,都没有进ICU。

  傅聪感染新冠,一个86岁的老人在英国住院两周,连呼吸机都没有上,最后病逝,可见英国医疗的荒唐无稽,可以说,是英国杀死了傅聪先生,这一切都是英国的责任。

1.png

  傅聪先生去世后,各路人马都在哀悼、纪念,有人搬出了《傅雷家书》,有人搬出了那个年代所谓的“苦难”,搞得大家很懂傅聪先生一样。

  如果你是傅聪的亲戚、弟子和友人,如果你是古典音乐圈子的里的人,你可以表示哀悼和怀念,那是你们的事情,但如果有人不哀悼、不怀念,那也是人家的自由,因为傅聪先生除了是傅雷先生的儿子,姓傅之外,和大多数人并没有关系。

  傅聪先生58年就去了当时的敌对势力资本主义英国,64年就改了国籍,当然我们都知道这是“误会”,不是“叛逃”。但在那个时候,傅雷先生夫妇的自杀,和傅聪的“误会”有很大的关系。

  一个选择在两大阵营尖锐对立的时候,移民英国,改变国籍的人,内心一定也是坚定的,我们不会苛责一个在历史中做出选择的个人,那都是作为一个人的自由。

2.png

  傅雷先生不只有一个儿子,傅敏先生是傅雷的次子,从小傅雷先生只让傅聪学音乐,不让傅敏学音乐,他只能学英语,教书,《傅雷家书》是他整理的;傅敏先生经历了更多的人生坎坷和苦难,但他一生都留在国内,数十年如一日做一个中学人民教师,教书育人,为社会主义做贡献。

  今年有太多人需要被纪念,被哀悼,因为在2020年,我们失去了36位院士,其中包括核物理专家、雷达专家、水利专家、工业科学家、农业专家,他们有的是共和国的“执剑人”,有的是建设社会主义的先驱,每一个都是新中国的栋梁,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今天的世界第一大工业国,就没有我们今天安全、繁荣的社会环境,他们更值得被我们所有人纪念。

3.jpg

  所以,今天,我们同样不会苛责所有悼念、或者不悼念的每一个普通人,这也是大家的自由。

  对于我来说,我们这边所谓的纪念、尊敬、悼念,都没有太大意义,傅聪先生的死,英国才应该负责任,英国才是罪魁祸首,让英国失去了一个优秀的古典音乐家。

  如果傅聪先生在中国,我不敢保证一定会被很快治愈,但在中国,绝对不会让一个86岁的老人患病两周都不能上呼吸机,白白等死。在抗击新冠疫情的过程中,哪怕是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刻,我们都有无数案例证明,无论患者是80岁,还是90岁,都有极大的可能被治愈。

4.png

  其实被治愈的年纪最大的新冠患者不是98岁,而是108岁,使用了上百天的ECMO,最后痊愈出院,中国的临床医学在抗疫一线创造了无数奇迹,曾经8名医生和48名护士组成的救护小组苦战3个月硬生生从死神手里抢回了一名66岁的危重病人性命——傅先生的病情,在中国一定是可以治的。

  现在,中国早就控制了新冠疫情,有着充足的医疗资源去应对每一个病例,根本不会出现医疗资源被挤兑、老人被放弃这样的惨状,更有可能的是——在中国,傅聪先生根本不会感染新冠。

  我认为傅聪先生和任何一个在美国、英国因为新冠疫情去世的海外华人没有区别,我们表示同情,表示痛惜,英国的情况还不清楚,但在美国纽约,已经有确切的数据证明,华裔的死亡率比其他种族更高。如果纽约的这个统计数据为真,可以说这是“种族主义对华裔的残害”了,华人“河山硕”先生在美国被放弃治疗,在“医疗等待区”死去,也证明了这一点。

  根据今年3月1日至5月31日纽约市公立医院内COVID19患者的数据,华裔患者的死亡率是所有族裔中最高的,死亡率是白人的近1.5倍,甚至比黑人还要高。据悉,该报告是同类研究中首个提供有关亚裔美国人Covid19患者分类数据的研究,它对疫情爆发后的前三个月期间,在纽约市公立医院系统中85328例感染COVID19的患者进行了回顾性分析。数据显示,在亚裔中,南亚人的阳性率和住院率最高,仅次于西语裔和非裔。华裔患者的死亡率是所有人群中最高的。华裔纽约人的死亡率为35.7%,而亚裔纽约人的死亡率为25.5%,非裔纽约人的死亡率为23.7%。此外,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地区的南亚裔,是纽约市受新冠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族裔之一,他们在确诊率以及住院率上都高居第二。

  我们同情、尊重傅雷先生,我们敬重傅敏先生,但我们一定要尊敬傅聪先生吗?同情是应该的,上升到尊重大可不必。

  我们不回避历史,但我们应当全面深刻地去了解历史,了解那段历史中每一个人的立场和选择,而不是简简单单靠着“文化人的共情”就随便站队;特别是在2020年的今天,真相和真理是越来越清晰了,历史的车轮正在走到它正确的位置上,所有历史都是当代史,“你只能说你不懂,不能说你没看见”。

  那些口口声声“艺术无国界”的人,都应当去好好读一读傅雷先生翻译的艺术哲学著作,再问一问他老人家,到底什么是艺术,什么是国家。

  所以说,某些连傅雷一家都不了解,连他们有什么成就都不知道,对那段历史一无所知的人们,就不要假装对傅聪先生有什么“共情”了,更不要试图按着大众的脑袋逼着大众和你们一样装模做样“悼念”了,你们这才是对死者最大的不尊重。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