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侵权金龙鱼?不要再搞这种“牛头不对马嘴”的投诉了!

2020-12-30 15:53:16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12月17日,笔者发出了一篇题为《再谈转基因:写于金龙鱼市值暴涨之际》的文章;21日下午,笔者便收到了“益海嘉里食品营销有限公司”的侵权投诉:

  投诉描述:据金龙鱼招股书,2017年、2018年、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为15076628万元、16707352万元及17074342万元。文中“年赚1600亿/4000亿”“每天赚11亿”模糊营收与年赚的概念,脱离事实。金龙鱼是中国诞生、中国注册的国产品牌,此文严重误导大众,请删除

  这个投诉描述“文不对题”、“牛头不对马嘴”,显然是益海嘉里营销公司的通用投诉文稿。

  笔者文章引用的数据都是来源于正规财经媒体的报道,根本没有所谓的“年赚1600亿/4000亿”“每天赚11亿”之类的描述。恰恰相反,笔者在文章中指出,“财报显示,2019年金龙鱼营业收入1707.43亿元,净利润55.64亿元,净利率只有3.26%。显然,这还无法满足这家外资出身的粮企‘一哥’的胃口。”所以,金龙鱼才要登陆创业板,到中国股市圈钱。

  笔者文章只是指出益海嘉里金龙鱼为外资企业,根本就没纠缠金龙鱼是不是“在中国注册的国产品牌”这样的无聊问题。不要说中国注册的“金龙鱼”,就说那些“老字号”的国产品牌,还有几个见不到外资的身影?

  这两年,某些精资和乏走狗们动不动就叫嚣不要歧视“民资”;殊不知,前些年还有人叫嚣不要歧视外资呢。

  笔者在文章中仅仅提出了两个主要观点,外资企业充当粮企“一哥”对我们的粮食安全构成威胁;外资企业在中国股市圈钱,违背了当初宣传的“通过资本市场服务中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初衷。文章并未在事实层面与主流媒体的公开报道发生冲突,侵了哪门子权?

  幸亏公众号平台还是认清了事实,主持了公道,做出了“经审核,该投诉不符合法定处理条件,不予支持”的裁定:

  笔者被投诉的文章写于十几天前,到现在金龙鱼的股价还在一路上扬,总市值攀升至5355亿,市盈率来到了71倍,挣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有“一哥”的身份背书,有疯狂印钞导致粮价不断上涨的大背景支撑,未来金龙鱼股价继续上涨也不足为奇。

  笔者的那篇文章点击量并不高,所述问题显然也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就借这个机会,把文章中专门将金龙鱼的部分摘出来,再发一次吧。

  ——————

  今年国庆节前夕,外资粮企巨头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首发上市申请获得通过、即将登陆创业板的消息让笔者颇为震惊。据悉,金龙鱼将按照31.12倍市盈率稀释10%股份,募集138.7亿人民币资金,规模秒杀茅台,成为创业板有史以来IPO募资规模最大的企业。

  然而,就在金龙鱼上市前夕,国家海关总署公布了2020年8月未准入境的食品信息显示,益海(昌吉)粮油工业有限公司进口的初榨菜籽油、初榨大豆油(总计达603.7吨)均被检出各种转基因成分,但是产品本身却并未作任何标示。

  然而,这一丑闻并未影响金龙鱼的上市;上市两月,截至12月14日,金龙鱼的股价更是飙升了195%,总市值达到了4114亿元。

  “金龙鱼”毕竟是在舆论上带着几分禁忌的话题,笔者在金龙鱼上市之际还犹豫要不要就此事发表一些看法,但是看到金龙鱼在资本市场的“如鱼得水”让笔者深感忧虑……

  基辛格有一句名言:“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在基辛格的配合下,嘉吉、ADM等四大粮食巨头和孟山都、杜邦等种业巨头逐渐通过转基因专利控制了全世界的粮食生产与供应。

  跨国粮商用转基因粮食撬开中国市场始于WTO。2001年入世谈判的诸多条款中,美国特别加了一条,中国方面承诺不对大豆进口实行配额制,不对大豆出口实施补贴,大豆和豆粕关税下调到3%以下。

  为什么要盯住大豆?事实上,大豆在整个食品工业链条中具有极其特殊的地位。大豆油在食用油市场占据了四成,霸主地位无可撼动;豆制品是自古以来中国人摄取植物蛋白的重用途径;大豆这一原材料在各种副食加工过程中被广泛使用;同时,豆粕又是养殖业的重要饲料来源。可以说,大豆虽然不是主食,却又堪当整个食品工业链条的命门。而理论上来讲,国产大豆均为非转基因大豆,而进口大豆均为转基因大豆,进口大豆不管是来自美国本土,还是来自拉美,实际上主要被四大粮商所控制。WTO的相关条款迅速击溃了国产非转基因大豆,转基因以大豆为载体彻底敲开了中国市场的大门。

  2004年3月,中国大豆企业因缺乏经验,在折合价格约4300元的历史最高价集中采购了大量美国大豆。随后的一个月内,大豆价格跌至3100元,中国大豆企业元气大伤,四大跨国粮商采取并购、参股、合资等形式,趁势低价杀入并控制了国内近60%的大豆压榨企业。

  2008年开始,WTO关于外资企业进入我国粮食流通领域的过渡期结束,外资可以名正言顺地在国内从事粮食的收购、销售、储存、运输、加工、进出口等经营活动。而打造“金龙鱼”这个金字招牌的益海集团(1979年由新加坡丰益国际在中国大陆投资设立)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带着进口转基因大豆全面杀入中国市场,充当跨国粮食巨头在中国市场的“分销商”。只在短短两三年时间里,就在中国直接控股的工厂和贸易公司38家,参股了鲁花等多家国内著名粮油加工企业,业务涉足粮油加工、大豆深加工、仓储物流;并先后在深圳、天津、秦皇岛、上海等主要沿海港口及内陆中心城市投资设立了40多家工厂。

  借助中国市场的丰厚盈利,益海嘉里在新加坡的母公司丰益国家于2012年跻身全球财富500强、国际粮企前三甲。2019年益海嘉里的小包装食用油、包装米、包装面粉市场份额分别为38.4%、18.4%、26.7%,均为中国市场第一;食用油领域更是超越中粮集团,成为绝对的市场“一哥”。

  金龙鱼绝对控股的大股东,是来自港澳台的独资企业,而实际上独资企业也是来自于益海嘉里的母公司丰益国际。所以,益海嘉里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外资企业!让一家外资企业,成为中国粮企一哥,这对于中国本土粮食安全的威胁完全可以想见。

  尽管益海嘉里占据了“一哥”的地位,但因为至少目前中国政府对于粮产品终端价格仍有一定的管控,益海嘉里还不能在这方面为所欲为。财报显示,2019年金龙鱼营业收入1707.43亿元,净利润55.64亿元,净利率只有3.26%。显然,这还无法满足这家外资出身的粮企“一哥”的胃口。

  金龙鱼登陆创业板的市盈率高达31.12倍,而实际上如果金龙鱼在海外上市,同类企业正常的市盈率仅为8-10倍,金龙鱼在中国股票市场的估值比在海外市场高出了两三倍。有了粮企“一哥”的身份背书,开头我们提到,金龙鱼上市仅两个月,股价就猛增了195%,这种疯狂的股市圈钱,实际上是外资企业在大笔地搜刮国内财富。

  用有良知的经济学者余云辉先生的话来讲,“外资搬运中国储蓄财富的通道开始从房地产市场转向了资本市场,而且搬运财富的规模更大、效率更高”。

  而金龙鱼在中国股市的“如鱼得水”,在大笔搬运中国储蓄财富到海外的同时,也累积了更多的资本,方便其在国内粮油市场进一步大幅扩张、高歌猛进。

  另一家来自泰国的外资粮企巨头——正大集团,刚刚与中信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准备在A股上市。作为中国养猪行业高段位手的正大集团成功上市圈钱之后,本已形成资本垄断格局的中国养猪业的市场格局势必也将进一步重洗。

  当初搞资本市场的一个正当理由,就是服务于中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事到如今,我们却看到外资企业来华上市席卷国内财富,冲击中国金融体系,服务外资在中国市场的进一步扩张。在国际储备货币和结算货币仍然是美元的前提下,外资上市卷走的财富,实际上就是靠中国劳动人民的血汗积攒起来的海量外汇储备。资本市场的制度设计难道不是一个应该反思的问题吗?

  与美国的粮食和种业巨头手段相似的是,金龙鱼的“如鱼得水”背后同样是益海嘉里暧昧的政商背景……

  回首这十几年,可以说益海嘉里正是成就于进口转基因大豆。我们再回过头来重提恩道尔的观点,转基因是跨国资本推行粮食霸权的阴谋,还会有人不相信吗?

  在转基因的安全性问题上,笔者与那些网络自干五和左翼里的“技术主义者”已经分道扬镳。笔者关注的安全问题,既包括转基因食品本身的安全问题,也包括跨国资本利用转基因专利推行粮食霸权,威胁我国粮食产业安全的问题。

  笔者同样反对用“阴谋论”的观点来质疑转基因,但“阴谋”并不等同于“阴谋论”,况且,跨国资本在转基因问题上的种种做法,已经不仅仅是阴谋,而是赤裸裸的阳谋了。

  “断子绝孙”的说法固然有夸大事实的嫌疑,因为这个危害是未经时间验证的,而转基因食品“实质等同”传统食品、“绝对安全”的说法同样是未经验证的,而且,种植转基因大豆导致的草甘膦农药的超量使用,给阿根廷等拉美国家造成巨大的生态灾难是已经发生的事实。

  遗憾的是,“反转”群体今天在舆论场已经完全被妖魔化为“反智”、“反科学”。

  例如前些年,“反转”群体普遍质疑“耐草甘膦的进口转基因大豆和玉米不设置农药残留标准、进行农残检测,那些农药残留最高的转基因大豆都流到了中国”,主流媒体便以科普的口吻反驳说,“草甘膦分解快,残留极低,所以转基因大豆和玉米的农药残留量整体上是远远低于非转作物,所以根本不需要检测”。

  事实上,通常的认识为草甘膦属于水溶性很强的农药除草剂,因而认为在提取的油脂中不会含有农药残留物;但是草甘膦次生代谢物氨甲基膦酸,由于氨基的游离其对脂肪酸中的羧基具有了一定的亲和力,油脂中依然有大量农药次生代谢物。而2014年的这篇报道,早已湮没、没有下文。

  某些人更是把发展转基因技术,提升到类似“芯片国产化”的国家战略安全高度,罔顾国内的转基因研究单位及推广公司,从国外直接购买转基因材料、套取经费的事实——这实际上是在帮助跨国资本到中国进行转基因产业深度布局种下特洛伊木马。

  在美国,转基因实际上被垄断资本也打扮成了“政治正确”的其中一项,质疑转基因的学者、科学家被资本控制的学术界、舆论界联手封杀;笔者感到忧虑的是这一幕也正在此岸上演,在主流媒体以及民间舆论场中某些“半块钱”的合力推动下,对转基因的任何质疑都已经被打成了“政治不正确”,某些人妄图用“政治正确”来掩盖跨国资本的图谋,这值得所有有正义感的国人警惕!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