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29年前的今天,西方收到一份最大的圣诞礼物

2020-12-28 12:05:12  来源: 后沙公众号   作者:后沙月光
点击:    评论: (查看)

  12月25日这一天,除了是西方圣诞节之外,也是一个超级大国的灭亡之日。1991年12月25日晚间19时40分,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在电视镜头前正式宣布苏联解体(鉴于当前国内的形势和独立国家联合体的建立,我决定停止自己以苏联总统身份进行的活动)。

  在他讲话声中,一面巨大的红旗(国旗)从克里姆林宫穹顶之上缓缓下降,拉下这面红旗的人是布尔布利斯(一个带路党小头目),几分钟后,旗杆上升起了一面三色旗。

  这是西方阵营得到的一份最大的“圣诞礼物”,CNN、BBC、《纽约时报》等西方主要媒体都在通宵达旦撰写新闻稿,阐述这份“圣诞礼物”的伟大历史意义。

  有153个国家的电视台进行了转播,戈尔巴乔夫表示有些遗憾,但又称为自己的努力感到自豪,最后他说,“我是带着一颗不安心的离开的。”

  当晚,美国总统老布什立刻宣布美国承认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独立。

  苏联,一个超级大国就这么没了,在半年之前,民众们还相信西方朋友正在援助苏联,要将其从经济灾难的深渊里解救出来,他们对戈尔巴乔夫的话深信不疑。

  关于苏联解体是一个极其庞大而复杂的论题,本文只是简述一下这份“圣诞礼物”前半年来发生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1991年6月17日晚,最高苏维埃召开秘密会议,讨论国家局势,各主要负责人都进行了发言。

  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说,有证据表明,外国情报机构的间谍和奸细已经渗透到了各个加盟共和国高层,而且能量很大,他们计划将苏联分解成几个独立国家……

  国防部长亚佐夫元帅表示,记者和文人对军队的侮辱已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军人精神和纪律正在涣散……

  内务部长普戈表示,苏联各地犯罪率正在惊人增长,而且还会持续上升。

  然后交通、金融、能源、冶金等部门首长也汇报了各领域情况。

  克留奇科夫、亚佐夫等人建议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实施暂时的军事管理制度,渡过危机。

  6月21日,戈尔巴乔夫反驳了这些观点,他认为经济问题没有必要军事化,其实他更在乎的是西方对他的评价,毕竟诺贝尔和平奖不是白给的。

  戈尔巴乔夫将国家前途全部押在了西方的援助上。

  在5月份,苏联媒体放风说G7集团准备邀请戈尔巴乔夫参加伦敦峰会,西方朋友将与他达成一份援助协议,最高可达1500亿美元。

  听起来,西方朋友们是在真诚地为苏联排忧解难,共攀高峰。

  实际上,戈尔巴乔夫从来没有想过拯救自己的国家,直到这时,他还在伙同亲西方媒体欺骗人民,欺骗自己。

  苏联人民当时并不知道,7月份举行的伦敦G7峰会根本就没有邀请戈尔巴乔夫,所谓邀请只是英国首相梅杰的个人邀请,戈尔巴乔夫到了伦敦后:

  一、不能出席任何G7正式会议;

  二,不能出席G7首脑的午宴和晚宴;

  三、G7峰会结束后,逗留在伦敦的各国首脑才可能与戈尔巴乔夫进行会谈;

  四、G7与苏联没有签署协议的计划。

  如此屈辱的参会条件,居然被戈尔巴乔夫和他的小圈子说成是“外交胜利”。

  6月14日,戈尔巴乔夫“经济顾问团”搞出一份新经济纲领(凭空制作的计算机模型),并提交给了美国总统审阅,6月17日才交给戈尔巴乔夫。

  戈尔巴乔夫同意了这份新经济纲领,但内容仍然是老一套:休克疗法、彻底私有化、彻底放开价格管制、彻底自由经济……只有这样,美国才会批准在5年之内为苏联提供1500亿美元的援助计划。

  7月2日,老布什表示,他会单独花两个小时与戈尔巴乔夫在伦敦共进午餐,援助的前提是美国要看到苏联对“民主”有着不容置疑的忠诚!

  7月17日,戈尔巴乔夫去了伦敦,他将此行称为“苏联经济新起点”。

  7月29日老布什访问莫斯科,得到了一份礼物--《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

  8月4日,戈尔巴乔夫夫妇去了克里米亚的福罗斯别墅休假两周,安心等待西方朋友的援助,而最高苏维埃主席卢基扬诺夫去了瓦尔戴休假,留在莫斯科主持工作的是几个“保守派”,这为“819事变”创造了机会(至今还有人认为是戈尔巴乔夫故意所为,让对立两派同归于尽)。

  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国防部长亚佐夫、总理帕夫洛夫、副总统亚纳耶夫、内务部长普戈、中央书记巴克拉诺夫等八人在这期间策划了一场“政变”。

  8月18日,军队控制了别墅区,戈尔巴乔夫被软禁在渡假别墅和海滩区域,情绪稳定。

  但“819政变”,只坚持了短短三天便遭到失败,仓促上阵、计划不周、犹豫手软、信心不足等因素是失败的主要原因,组织者甚至认为叶利钦会在压力下妥协。等到“民主派”进行凶狠的反扑时,“政变”集团迅速被瓦解,失去了最后一次挽救苏联的可能。

  三个人的自杀

  8月26日早晨,莫斯科木匠胡同13号大楼(苏联高级干部居住区),有人跳楼自杀,死者是中央事务管理局局长、办公厅主任克鲁奇纳。

  63岁的克鲁奇纳住在5楼,跳楼时间在6点之前,当时他的妻子和小儿子还在睡眠中,他在遗书中写道:“我不是叛徒,也不是阴谋家。我对戈尔巴乔夫是忠诚的,但有些遗憾……”

  克鲁奇纳参与了819事件,他是苏共和苏联政府的大管家,掌管着难以估量的秘密黄金和海外资金账号,他预感到如果被捕,”民主派“一定会用尽手段撬开他的嘴。

  在勃列日涅夫时代,这些资源本来是由中央事务管理局局长+内务部长+中央综合部长等人负责管理的,但他们合起伙来欺骗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上台后,撤掉了这些人,将这些工作都交给了克鲁奇纳这位新主任,连外交部长谢瓦尔德纳泽都称他是个规矩人。

  8月23日晚,”民主派“占领了他的工作地点-中央事务管理局六楼,《联盟》记者伊莲娜还坐在他的办公椅上拍照留念,另一名记者将他办公桌的抽屉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甚至有记者以“公开透明”为由翻阅机密文件。

  克鲁奇纳受到了很大刺激,可他在自杀前将一些最机密文件带回了家,并整齐地摆在桌子上,但“民主派”搜查后,仍然找不到秘密黄金的下落。

  后来,俄罗斯还拍了一部影射此事的电影,用他杀角度来讲述他的死亡。还有一种说法是他将秘密黄金和海外帐号交给了多勃雷宁(驻美大使,后来的苏共外联部部长),以期爱国主义者东山再起。不过,在经历俄罗斯初期的混乱后,这些传闻都成了永久的谜团。

  在他之前自杀的是内务部长普戈,8月21日他发现家里的电话被切断,便知“政变”已彻底失败,当晚他和妻子到上一个楼层与儿子儿媳告别。

  他已决意自杀,而妻子瓦连京娜之前跟儿子表示过,如果普戈没了,她一分钟也活不下去。22日上午,电话又被人接通,叶利钦的人打来电话,说巴拉尼科夫(克格勃官员)等三人要来与他“见面”,普戈说“你们来吧。”

  接着夫妻二人先后开枪自杀,留下两份遗书,普戈说自己太相信别人了……他至死也是一个诚实的人。瓦连京娜在遗书中请求儿女原谅,并照顾好老人。

  戈尔巴乔夫没有对这家人进行任何慰问,甚至连口信都没有。

  引起国际关注的自杀者是阿赫罗梅耶夫元帅(苏军总参谋长,总统军事顾问),他并不是819事件直接参与者。

  8月18日他与妻子还在索契渡假,19日知道莫斯科事变后,一个人飞回了首都,晚上22点与副总统亚纳耶夫见面,表示支持“保守派”,愿提供帮助,他一直在办公室盯紧全国军务,并搭起了行军床,但“保守派”没有提出需要各大军区帮助的请求。

  8月23日晚上,高度紧张又无所事事的阿赫罗梅耶夫元帅回家与全家人吃晚饭,并让随从买了一个很大的甜瓜,与女儿纳塔利娅和塔季扬娜分享,女儿们事后回忆,元帅当晚面色温和,十分平静。

  其实在回家之前,阿赫罗梅耶夫知道叶利钦向戈尔巴乔夫送来了总统令(俄罗斯),宣布苏共在俄联邦境内为非法组织,而戈尔巴乔夫懦弱到不敢斥责。

  阿赫罗梅耶夫失去了最后的希望,这时,他也已经无法起兵“造反”,连手枪都被收回了。

  24日,普戈下葬,68岁的阿赫罗梅耶夫在克里姆林宫1号楼,当天是周六,外间秘书室没有人值班。他将窗帘绳折在一起,穿好元帅服,佩戴上荣誉勋章,留下几份遗书,上吊自杀。当晚,巡逻部队才发现了他的遗体。

  军事检察院赶来拍摄了自杀现场录像,办公室没有打斗痕迹,保险箱也没有人动过,两份遗书给妻子和女儿,一份遗书请军队处理他的后事,另一份遗书请同事代他将伙食费交给克里姆林宫食堂,最后一份是解释自杀原因,“我的祖国正在灭亡,我生命的寄托被毁灭时,我不能再活下去,我有离开的权利,我一直斗争到最后时刻。”

  戈尔巴乔夫对这位顾问没有任何慰问,也不让国防部有所表示,他要让美国相信他与“老布尔什维克”们毫无关系。

  反而是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克罗乌弗上将(里根时代)委托美国大使馆到他家慰问,并写长篇祭文发表在《时代周刊》纪念这位老对手,爱国者,但结尾还是要宣扬一下资本主义必胜。

  这三位自杀者,分别代表了党务、内务部和克格勃、军队。这时离苏联正式解体也就三个月时间。

  9月2日上午10点,最高苏维埃大会在克里姆林宫召开,戈尔巴乔夫以为“保守派”被打垮,他可以与叶利钦合作了,但在大吵大闹中,许多代表要求他辞去总统职务。

  大家都在准备苏联解体各奔前程,谁会在乎一个名义上的总统呢?

  1991年12月19日,苏联外交部被终止活动,自动与所有国家“断交”。

  12月20日,苏联国家银行被撤销,政府失去了货币发行权。

  12月21日,独联体成立,取代了苏联。

  叶利钦他们不断催促戈尔巴乔夫搬离克里姆林宫,直到最后通牒。

  当时,有人建议戈尔巴乔夫带着政府流亡海外,这样苏联还可以在名义上保存,伺机东山再起。

  但戈尔巴乔夫这时想的是退位待遇,独联体领导层给他发来一份决议,他夫妇二人可以得到养老金、不会被起诉、有医疗服务、有警卫员、有专车、有住房,最后还感谢他作出的“重大贡献”。

  有了这份决议,戈尔巴乔夫23日约见了叶利钦,两人谈了很长时间,叶利钦希望他立刻签署辞职声明,并移交核密码箱。

  戈尔巴乔夫则要求叶利钦确认一下他的退位待遇,叶利钦告诉他,他可以得到每月4000卢布收入,保留别墅、两辆汽车(吉尔115和嘎斯31)、20名警卫、两名服务员、免费医疗。

  戈尔巴乔夫又加了一条件,希望成立“戈尔巴乔夫基金会”,让他有体面的社交活动,毕竟,他有很多西方的朋友。

  叶利钦很轻松地满足了他。

  12月25日电视讲话后,戈尔巴乔夫命两名形影不离的上校(核密码箱保护者)在核桃宫将箱子交给了沙波什尼科夫(独联体总司令,本月8号刚刚因新冠肺炎去世),叶利钦甚至拒绝参加交接仪式,因为戈尔巴乔夫在政治上已经一无所有了。

  然后是克里姆林宫告别晚宴,只有五个人出席,在戈尔巴乔夫离开前,没有人任何人打电话向他说再见。

  当西方知道苏联核武库安全交接后,各国元首、首脑向戈尔巴乔夫发来了热情洋溢的电报,“没有几个人能改变欧洲历史,伟大的戈尔巴乔夫做到了”、“他是百年来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他将自由还给了东欧人民”、“他解救了他的国家”、“他振兴了苏联外交”、“他是勇敢的领导人,将永载史册”、“他为德国统一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写这些话的人,有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德国总理科尔、美国前总统里根、阿根廷总统梅内姆、法国总统密特朗、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等。

  在这波回光返照的赞美后,戈尔巴乔夫再也没有任何份量,甚至成了一个娱乐界的小丑。但戈尔巴乔夫的“圣诞礼物”,确实惠及全球。

  接下来就是各大国要求独联体解决掉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的核武器,否则,不会有任何经济援助。

  联合国安理会四大善人轮番劝说,互相配戏,一唱一和。最终,四大善人在付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代价后,成功解除乌克兰等国的核武库,只有俄罗斯留了下来。

  对于一个大国领导人来说,戈尔巴乔夫他们在乎的不是人民的幸福,国家的安全,而是西方的奖项、西方的评价、还有国内亲西方文人的吹捧。

  他们以为自己在走向天堂,却将人民带进了地狱。

  戈尔巴乔夫证明了一件事,作为一个非西方国家,被西方骂得越狠,越是说明自己做对了。相反,则危险了。

  世界上还有一个超级大国,也正在走向天堂。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