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赵皓阳:毛主席永远站在“最高”

2020-12-27 09:41:39  来源: 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开庭,许多女同胞在法庭外声援弦子,社交网络上对此引发了广泛争议,有人认为是女性觉醒的表现,有人指出是国外NGO借机生事干预中国司法。结果一时间都在围绕着这个话题吵来吵去,我认为偏离了重点,就发了一条微博:

  这就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之一,毛主席永远站在时代大义、历史潮流与人民利益的“最高点”。这一特点全方位的体现在毛泽东思想当中,在各个领域都是如此,譬如下面这段话:

  现在再搞大民主,我赞成。你们怕群众上街,我不怕,来他几十万也不怕。“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无产阶级发动的大民主是对付阶级敌人的。民族敌人(无非是帝国主义,外国垄断资产阶级)也是阶级敌人。大民主也可以用来对付官僚主义者。我刚才讲,一万年以后还有革命,那时搞大民主还是可能的。有些人如果活得不耐烦了,搞官僚主义,见了群众一句好话没有,就是骂人,群众有问题不去解决,那就一定要被打倒。现在,这个危险是存在的。如果脱离群众,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农民就要打扁担,工人就要上街示威,学生就要闹事。凡是出了这类事,第一要说是好事,我就是这样看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P324)

  毛主席继续指出:“现在,有这样一些人,好象得了天下,就高枕无忧,可以横行霸道了。这样的人,群众反对他,打石头,打锄头,我看是该当,我最欢迎。而且有些时候,只有打才能解决问题。共产党是要得到教训的。学生上街,工人上街,凡是有那样的事情,同志们要看作好事。现在,民主党派、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的大民主,他们很害怕:如果搞大民主,民主党派就被消灭了,就不能长期共存了。教授是不是喜欢大民主?也难说,我看他们有所警惕,也怕无产阶级的大民主。你要搞资产阶级大民主,我就提出整风,就是思想改造。把学生们统统发动起来批评你,每个学校设一个关卡,你要过关,通过才算了事。所以,教授还是怕无产阶级大民主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P325)

  这一篇文章名气很大,不过名气大不是因为讲大民主这个理念,而是因为这一段话:“早几年,在河南省一个地方要修飞机场,事先不给农民安排好,没有说清道理,就强迫人家搬家。那个庄的农民说,你拿根长棍子去拨树上雀儿的巢,把它搞下来,雀儿也要叫几声。XXX你也有一个巢,我把你的巢搞烂了,你要不要叫几声?……后来,向农民好好说清楚,给他们作了安排,他们的家还是搬了,飞机场还是修了。”但是这一篇文章的核心精髓是在讲解“大民主”,这个生动形象的例子虽然广为传播,不过是作为佐证罢了。

  在另一篇文章中,毛主席指出:

  “要学会这么一种领导艺术,不要什么事情总是捂着。人家一发怪议论,一罢工,一请愿,你就把他一棍子打回去,总觉得这是世界上不应有之事。不应有之事为什么又有了呢?可见得是应有之事。你不许罢工,不许请愿,不许讲坏话,横直是压,压到一个时候就要变拉科西。党内、党外都是这样。各种怪议论,怪事,矛盾,以揭露为好。要揭露矛盾,解决矛盾。对于闹事,要分几种情况处理。一种是闹得对的,我们应当承认错误,并且改正。一种是闹得不对的,要驳回去。闹得有道理,是应当闹的;闹得无道理,是闹不出什么名堂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P354)

  为什么毛主席有自信说出“闹得有道理,是应当闹的;闹得无道理,是闹不出什么名堂的”这类话,就是因为他老人家总是站在“最高”(正义与人民利益),这就是底气,这就是自信。在另一篇著名的文章《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毛主席对这一论点有更详细的阐述:

  “我们是不赞成闹事的,因为人民内部的矛盾可以用“团结——批评——‘团结”的方法去解决,而闹事总会要造成一些损失,不利于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但是发生闹事的更重要的因素,还是领导上的官僚主义。这种官僚主义的错误,有一些是要由上级机关负责,不能全怪下面。在我们这样大的国家里,有少数人闹事,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倒是足以帮助我们克服官僚主义。”(《毛泽东选集》第五卷,P396)

  在一九五七年的一次讲话中,毛主席对他的“大民主”思想做了一个总结:

  “我们的民主传统今年是一个很大的发展,以后要把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这种形式传下去。这种形式充分发挥了社会主义民主。这种民主,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才能有,资本主义国家不可能有。在这样的民主基础上,不是削弱集中,而是更加巩固了集中制,加强了无产阶级专政。”(《毛泽东选集》第五卷,P468)

  这就是毛主席的“大民主思想”,区别于资产阶级的“小民主”,是一种全民参与、有利于无产阶级的真·民主。毛主席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我在《毛泽东一生最大的敌人》这一篇文章中详细讲解了他老人家做了怎样天才般的制度设计,来保证他理念的实践:

  大家可以体会一下这个设计的天才之处。回忆一下最近几年的热点事件:高考冒名顶替、孙小果案、湖南操场埋尸案,都是十几年、几十年前的大问题,然而经过社交网络曝光,在当下解决了。社交网络的发达真的是翻天覆地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看高考被冒名顶替那些人的自述,他就算当时发现自己被冒名顶替了,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就跟林凤和一样,以基层官僚为核心的黑恶势力小团体,有一百种方法搞死你。想想那个因为举报被埋在操场地下十六年的教师吧,这个是后来机缘巧合发现了,还有多少类似的悬案啊。

  然而有了社交网络,一定程度上对冲了地方一手遮天的黑恶势力,虽然我们不能说好多少,但是肯定比以前好。这些基层官僚、奸商和黑社会,最怕的就是曝光,因为他们做的事是见不得光的。我虽然天天吐槽微博,但是社交网络存在的意义,远远超过我们表面能看到的。

  所以毛主席的设计是什么?是一个前互联网时代的社交网络,这是真正的屠龙术,让处在最基层的官僚主义与贪赃枉法都暴露在光明之下。但是呢,所谓屠龙术,威力过大,往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官僚主义这头压下去了,那边民粹主义又抬头了,矫枉过正、用力过猛,也造成了许多冤假错案。同时官僚主义的反扑也永远在暗中蓄力,毕竟一腔热血的年轻人是斗争不过老谋深算的官僚的,最终的结果就是社会持续动荡,左右摇摆。

  言归正传。美国人不是讲民主么?而我的民主是真正的人民民主,我的民主全方位的包围你的民主。我不但讲政治民主,我还讲经济生产中的民主——这也是一个对共产主义理论、甚至对管理学理论影响深远的实践。

  在国外学术界,对于当代管理学的批判和未来管理体系的构建中,当年中国无产阶级的智慧结晶——《鞍钢宪法》,被反复提及。《鞍钢宪法》是我国鞍山钢铁公司于60年代初总结出来的一套企业管理基本经验,其核心思想是:“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管理者和工人在生产实践和技术革命中相结合”。毛泽东主席在批示中指出:要强调要实行民主管理,实行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工人群众、领导干部和技术员三结合——即“两参一改三结合”的制度。这是工人阶级自下而上的一次伟大构建,基层工人和技术人员在生产管理首次被理论性地提升到最核心的位置。《鞍钢宪法》被一些西方学者称赞这是工人争取“经济民主”的划时代尝试,并认为在未来的管理学实践中,这种模式是最理想化的参考目标。

  1960年3月22日,毛主席在辽宁省鞍山市委总结的《关于工业战线上的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运动开展情况的报告》上做出重要批示,高度评价和肯定鞍钢的做法和经验,首次正式提出了“鞍钢宪法”这一名词——意味着这一经验是指导经济生产的“宪法”级纲领,我们无产阶级民主不仅仅要政治民主,更要经济民主,劳动者要在生产中掌握话语权、决策权,才能真正的时间生产资料收益为所有人享有。

  这就是“最高点”的体现。所以那时候哪有什么“和平演变”啊?我们是意识形态高地,我们是往全世界输出意识形态、输出革命的。

  最典型的那时候美国是被我们“和平演变”的:1968年,中国的勇敢实践引发的全球共运高潮波及到了美国,许多美国年轻学生纷纷穿上了切格瓦拉的衬衫,高举着毛主席语录,在各大高校纷纷成立“造反组织”,拉开了轰轰烈烈的学生左翼运动。1968年春天,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首先发难,学生们在给哥大校长格雷森·柯克的一封信中写道:“我们这些年轻人使你心惊胆战。我们说,这个社会垮掉了。你和你们的资本主义是社会的病根……你要的是社会安定和服从领导,而我们则要正义、自由和社会主义!”紧接着,哈佛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康奈尔大学、俄亥俄肯特州立大学都相继爆发了共产主义运动,学生们占领广播室、校长办公室,提出了“夺权”的口号,要从腐朽的管理层手中接过学校前进的方向盘。

  在罢课运动后,左翼学生开始在学校内尝试组建“苏维埃”,模仿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基层民主选举、建设武装力量,要效仿苏联和中国革命成功后的“无产阶级专政”。新左派的一个组织“气象员”在它的宣言中写到:“我们处在世界范围的魔鬼的心脏,我们的任务是消灭美帝国主义,创造一个没有阶级的世界。”然而美国左翼的尝试也仅限于此了,没有完备的先锋队建设,没有明确的革命纲领、斗争路线,没有工人阶级的支持,没有争取更广泛的群众组织,更没用经济基础,而仅仅是凭借着一腔热血和革命激情,所有的努力注定都是无根浮萍。

  左翼运动在美国真正开花结果的是与黑人运动相结合。黑豹党的两位创始人休伊·牛顿和鲍比·希尔最早崇拜切·格瓦拉,并通过切·格瓦拉顺藤摸瓜了解到共产主义思想与革命斗争理论。他们从古巴等地辗转淘来了革命领袖毛泽东主席的著作,并在黑豹党内和底层黑人中大范围推广。

  上图是当时历史真实影像,黑人同胞们人手一本“红宝书”认真阅读,他们把“毛选”“毛语录”亲切的成为“Little Red Book”。2016年美国公共电视网发布了纪录片《黑豹党:革命先锋》(The Black Panthers: Vanguard of the Revolution),“革命先锋”这四个字,在美国人看来可能是“乱党”,在我们看来可以说是非常高纬度的赞美了。

  黑豹党的黑人青年们真是把毛选学到家了,我在《失传的屠龙术:美国黑人运动与“黑豹党”的往昔荣光》这篇文章里讲过,黑豹党真的深入基层,去黑人贫民窟搞扶贫和扫盲运动;深谙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道理,筹措强制对抗白人警察,把贫民窟变成自己的游击区;最牛逼的是他们提出了广泛的统一战线的口号:他们不是反对白人,而是反对资本主义和白人统治者,他们号召所有少数族裔、女性以及一切被压迫被剥削的底层人民团结起来,朝着社会主义的伟大目标前进。

  1966年,早稻田大学中便成立了“全体学生共同斗争会议”(即“全共斗”),诉求小到反对学费涨价、大到治理政治腐败限制大资本,不一而足。随后日本警察介入,逮捕学生领袖,占领大学本部,学生随即设路障进行封锁。很快,左翼运动的风波就传递到日本大学、东京大学。1968年以早大、日大、东大为代表,在全国各大学以“全体学生共同斗争会议”为中心的学生斗争从罢课示威发展为了武斗:东京大学的正门上悬挂着“造反有理”“帝国解体”“毛泽东思想万岁”等标语,学生设置路障、街垒阻碍警察,用石块、木棍作为抵御政府暴力机关进攻的武器。1969年上半年,日本的300余所大学中有近四分之一的学校因学生投入革命热潮而停课。仅4月9日当天就有82所大学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

  我们熟知的日本动漫,就打下了不少左翼的烙印。《铁扇公主》和《大闹天宫》的狂热粉丝手塚治虫就不用说了;日本动漫另一位领军人物,宫崎骏,他的偶像是《大闹天宫》的另一位主创,孙悟空的形象设计者、画家张光宇先生。宫崎骏在接受采访时,不止一次的提起中国动画作品对他的影响,当然他的说法会让我们很不舒服,大意就是中国动画放弃了自己的特色因而走向衰落,而我们坚持了自己理想,克服了种种困难,走到了现在的地步……宫崎骏并不避讳自己的政治理念,他当年是工会的活跃粉丝,举着毛主席语录上街的热血青年,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到死都是赤化分子。”东欧剧变后,经常在漫画中把自己画成一只猪的宫崎骏,以此为理念拍完《红猪》。他的所有漫画中,可以看到反战理念贯穿其中。

  再比如圣斗士星矢的作者车田正美,就是坚定的反战派,还是中日友好协会的会员;鸟山明就更直接了,直接把孙悟空拿过去再创作,成为了其最经典的一部作品;最厉害的当属藤子不二雄,看看他的作品《毛泽东传》:

  日本前首相菅直人就是日本左翼运动时期的“革命小将”,铁杆毛粉。在任期间曾在东京新宿街头发表演说:“曾经有毛泽东这样的政治家……以国民天下为己任,为了国家未来不惜付出一切代价,毛主席毫不畏惧与美国对抗……”这一段演说因为跪舔共产主义领袖而备受争议。菅直人在任期间,也贯彻亲华远美的立场,力主关闭了冲绳美军基地,并公开表示“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他以个人身份访问中国时还专程赶赴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敬献花篮)。

  1968年,一场轰轰烈烈的左翼运动在浪漫之都巴黎上演。3月22日巴黎楠泰尔文学院学生集会,拉开了法国共运的序幕;5月3日,巴黎学生再次集会,当日下午,1600名警察包围校园,逮捕300多名学生,学生们高呼“还我同志”的口号进行抵抗,结果遭到催泪瓦斯和警棍的镇压,最终数百名学生受伤,超过600名学生被捕;随即法国全国学生开始罢课、示威、游行,声援巴黎学生,席卷法国的“五月风暴”正式拉开帷幕。学生们纷纷占领学校,并在卢森堡广场筑起了第一道街垒——这一法国革命中标志性的建筑,巴黎和一些主要城市的学生甚至与警方展开了巷战,多人牺牲。

  8日,法国学界领袖萨特联合一批学者发表声明发表声明,号召:“所有劳动者和知识分子在物质和道义上支持学生和教师们发起的斗争”,人们开始挥舞旗帜、高举毛泽东画像、齐唱《国际歌》,上街游行,左翼组织号召在重要城市举行起义,建立“社会主义共和国”。里昂、南特、斯特拉斯堡等地群众纷起响应,每一座城市都建立了大量的街垒,这一夜被称为“街垒之夜”。

  在法国的“五月风暴”中,来自中国的革命思想的传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共产主义青年联合会(UJCML)是运动中最具“正统毛派”色彩的组织,他们定期向中国使馆索取最新的文革宣传材料,以获得“来自中国的革命经验”。早在运动之初共青联就提出,学生要首先走上街头,打起红旗;等到工会宣布支持学生,工人开始罢工,学生们就应依照“中国战友”们的榜样和“五四运动”的经验,进行大串连,深入工厂,扩大运动的规模和声势。还有如“马列主义联盟”、“马列主义小组”等一些组织他们喊出了“与工农结合”的口号,并且真的深入法国农村,试图组建游击队和革命根据地。在欧洲左翼运动中,马克思、毛泽东和马尔库塞并称为“3M精神导师”。从历史上看,第三世界能够向第一世界输出价值观的,千年以来,只此一例。

  我两天前发表了文章《2020年第四次“毛泽东热”:他虽然离开,但他一直都在》,讲解了毛主席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领袖,领导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而今天的文章是想说,毛主席不仅仅是属于中国的伟人,他更是全世界革命的导师,他的思想他的精神影响了世界一代革命青年。这两篇文章是一脉相承的。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

  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

  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