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2000年前的秦始皇,戳了中国公知的肺管子

2020-12-25 09:47:52  来源: 热风2019   作者: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早几年,在《大秦帝国》电视剧及原著小说火了一把时,国内某些自由派公知,就已经坐不住了,就已经忙不迭开始他们对于“秦”的文化“围剿”了。这,当然颇影响了部分群众的认知——君不见,一些自媒体,就跟在公知屁股后面瞎嚷嚷。

  此种动态,再次有力证明了,毛泽东同志多年前论断的无比正确性:

  “中国历来分两派,一派讲秦始皇好,一派讲秦始皇坏。”

  到今天,也还是这样,一点没变!!

  这一派讲秦始皇好,那一派就要出来讲秦始皇坏。有时候,问题根本不在于,秦始皇自己到底是好还是坏。两派人马、双方阵营,都要做文章,而且都要拿秦始皇做文章,以表达自己的观点。中国人向来是喜欢讲历史的,很多时候讲历史不是讲历史,而是在议论现实。鲁迅先生说,“‘发思古之幽情’,往往为了现在”。

  最近的《大秦赋》,其实是大秦系列电视剧的收官之作。这不,随着该剧的热播,我们熟悉的公知朋友们,仿佛突然间,就犯起历史癖来了:

图片

图片

  好家伙,瞧瞧这措辞——“嬴政散发咸鱼臭味的尸体”——乖乖,不要太明显了好吗?这帮人,是有多“恨”呐?!请问,这是严肃讨论历史问题的态度吗?否!公知们大多,根本不是在跟大家严肃讨论历史,而是在操弄一种低级话术,意在沛公,以古非今,向大家兜售他们的那一套观点。不可不察之,不要上当。

  他掌握了历史钥匙?他掌握个锤子!

  2000年前的秦始皇,2000年前的秦帝国,竟然还能在今天引起人们思想舆论上的波澜,特别是还能让我们可爱的公知朋友们破口大骂。匪夷所思吧?这本身,就是那个时代,秦始皇等一代朝气蓬勃的新兴阶级代表人物巨大而深远的历史影响力的体现——岂是某些在历史进步潮流面前、在历史发展重大关头,只会放空炮、当看客的恶臭文人可比的呢?!

  公知们把火烧到真正历史上的秦帝国和秦始皇那里,是一点也不让人意外的。不错,说到底,这是一个重大的历史认知问题。对相关题材文艺作品的讨论,往往要延伸到对秦史和秦帝的严肃评价上去——这,是根本不奇怪的。

  要知道,有些人,本身就是对历史上的秦帝国和秦始皇持否定态度的——所以,自然,同样否定《大秦帝国》小说和电视剧。我们要做翻案文章,讲点秦始皇的好话,他们就跳出来反对。

  不可否认,《大秦帝国》原著小说和系列电视剧,确有美化拔高秦国(朝)之嫌。

  但是,我们更必须承认:比起不知道多少年来,那些对秦帝国和秦始皇的肆无忌惮的抹黑攻击,这点最近才有的美化拔高,能算得了什么呢?

  这绝非危言耸听。不知道多少年以前,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就已经这样说过了:

  “学者牵于所闻,见秦在帝位日浅,不察其终始,因举而笑之,不敢道,此与以耳食无异。悲夫!”

  意思就是:

  “一般的读书人局限于平常听到的那点东西,看见秦朝高居皇帝宝座的时间很短促,不考察它本身发展的全过程,就都耻笑它,这和用耳朵吃东西没有什么两样,真可悲呀!”

  哈哈!看来,太史公那会儿,就有“无脑秦黑”在了。2000年过去,今天中国的恶臭公知们,比起他们的前辈,并无长进。还是犯了那同一个毛病——“以耳食”,用耳朵吃饭,还吃得津津有味,自以为奇香无比。

  “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翻案文章必须做,把案翻过来才是重点。虽然有其缺点,《大秦帝国》原著小说也好,系列电视剧也罢,起码,都是从正面展现秦国发展史的,而不是从根子上就“黑秦”。这,对于改变很长一段时间来人们对秦抱有的某种偏见,以及激发人们探求秦史真相的兴趣,是很有益处的。看上去,几年来,也确实收到了这种效果——表现之一,就是“秦粉”群体越来越壮大,追从公知的“秦黑”则相对少了。当人们放下偏见以后,才谈得上对秦史展开真正严肃的、合乎历史唯物主义的研究,才谈得上识别抹黑与美化、还历史和历史人物以公平。从这个意义上讲,有缺点的《大秦帝国》,不失为“抛砖引玉”之“砖”,打了先锋,值得肯定。

  我们就是要把被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不是荆轲刺秦王,而是秦王斩荆轲!

  既然近年来为秦国(朝)做的翻案文章有模有样,那么,无疑就产生这样一个问题:对翻案怎么看?怎么估计?

  无非又是两种——“好得很”,或“糟得很”。

  可以说,公知们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又跳了出来,掀起一股不大不小的“评秦”风潮。虽然他们还是老一套,说来说去无新意。无非是说——“糟得很”!!

  必须指出:恶臭公知们三四十年来,大喊大叫说什么不要“动辄上纲上线”,那都是骗人的鬼话。事实一再证明,他们自己,就喜欢“动辄上纲上线”,只不过是用他们的那一套去上纲上线。问题不在于“能否”上纲上线,而在于具体上的“什么”纲、“什么”线。比方说,是上资产阶级自由主义之纲呢,还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之纲?

  公知们一口一个“暴秦”,把秦时代新兴的集权制跟近现代的法西斯专政混为一谈,夸大这两者的相似性,无视它们之间根本的相异性,就是上的资产阶级自由主义之纲。

  所以,他们之反对“上纲上线”,只是反对别人用跟他们不一样的一套东西去上纲上线。他们自己,恰恰就喜欢上纲上线(包括对待文艺作品),恰恰就喜欢绷紧(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这根弦,恰恰就喜欢对非政治的东西搞政治化,恰恰就根本没有忘记代表资产阶级方面向无产阶级方面作坚决而不妥协的阶级斗争(包括在思想文化领域)。

  批秦批法(家)是假,兜售自由主义、主张放弃武统是真。甚至,要把可能的对台武统,污蔑成“侵略战争”!!

图片

  他们哪里是不要“政治”呵,他们那是不许别人做而自己大做特做!

  这是一种什么精神?不要脸的搞“双标”精神。

  对《大秦帝国》,对秦史和秦帝,他们正是采取了上纲上线的批法。

  他们之所谓批判,总起来看,就是强行以近现代范畴的概念——国家主义、计划经济(注意,在他们眼里计划经济本身就是不好的)、文化极权等,代入到2000多年之前的秦国(朝),强行以近现代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标准衡量秦帝国和秦始皇,而几乎根本不联系当时的各项历史条件,并对其作具体分析。换言之,他们的批秦,带有很浓厚的先入之见,他们这叫典型的先入为主。

  秦朝一统跟帝国主义侵略扩张,岂能混为一谈呢?秦皇焚书跟希特勒焚书,岂能混为一谈呢?看上去好像一回事,实则不然。鲁迅先生30年代就说过:

  “德国的希特拉先生们一烧书,中国和日本的论者们都比之于秦始皇。然而秦始皇实在冤枉得很,他的吃亏是在二世而亡,一班帮闲们都替新主子去讲他的坏话了。

  “不错,秦始皇烧过书,烧书是为了统一思想。但他没有烧掉农书和医书;他收罗许多别国的‘客卿’,并不专重‘秦的思想’,倒是博采各种的思想的。”

  鲁迅先生进一步比较说:

  “希特拉先生们却不同了,他所烧的首先是‘非德国思想’的书,没有容纳客卿的魄力;其次是关于性的书,这就是毁灭以科学来研究性道德的解放,结果必将使妇人和小儿沉沦在往古的地位,见不到光明。而可比于秦始皇的车同轨,书同文……之类的大事业,他们一点也做不到。”

  公知们平日里,不是最喜欢鼓吹“改革开放”的嘛?近年还抬出新口号,什么“保卫改革”。怎么商鞅和秦皇在当时条件下的“改革”,他们就不喜欢了?历代秦国君主信用外客以强国(穆公用百里奚,孝公用卫鞅,惠文王用张仪,昭襄王用范雎,秦始皇他爸用吕不韦),坚持“开放”的人才政策,搞“五湖四海”,对此他们也不吭声。

  有的公知也在纵向上,忽视或无视中国古代帝国政体的历史演变性:严格地说,秦汉只是“集权”,明清才算“专制”。把历代皇朝一概打成“专制”,把秦始皇等同于清乾隆,也是在制造冤假错案。

  总之,公知评秦、议秦、非秦,乃是一场拙劣表演,不见多少真水平。他们的迂腐视角解读不了《大秦帝国》,更解读不了历史上的秦。只有充分运用马列毛主义的历史唯物论,联系当时当地的具体条件,才能给秦始皇和他的秦国(朝)以合适评价。这项工作还要继续做下去,没有什么永恒的“定论”。当然以下是肯定的:秦王政(秦始皇)由于阶级和历史的局限,不可能真正为劳动人民谋利益;但他厚今薄古,首先创建了真正大一统的集权制国家,和近代西方的资产阶级一样,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上都起到过非常进步、非常革命的作用。

  在电视剧《大秦赋》中,秦王政在接受韩国之降时,说了这样一段话:

  “商灭夏,周灭商,夏商之民存于华夏,繁衍生息百世无虞。韩安,韩国一隅之地乞降于秦,你何故做如此悲切之鸣啊?韩安,你即位九载,周遭强敌环伺,国祚危如累卵,你每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又是何必呢?你真以为勾连列国,便能拒我大秦,能违天命吗?”

  我们今天同样可以告诫公知:

  真以为串联勾结,上蹿下跳,变着法子祭出一套老掉牙的话术,就可以继续欺骗人民,垄断话语权吗?

  否!

  人民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包括掌握自己的大脑、用马列毛主义武装之,是当今之“天命”,是违不得的,谁违谁完蛋。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