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资本的镰刀会逼死印度的农民吗?

2020-12-23 10:24:06  来源: 世界说   作者:小世儿
点击:    评论: (查看)

  · 导语 ·

  2020年9月,印度总理莫迪在疫情期间快速通过了酝酿已久的三项农业改革法案,向他期待构筑的农产品自由市场又近了一步。然而,莫迪的想法似乎没有得到印度6亿小农的支持:农民担心市场机制下的大资本垄断与政府腐败,自己种的农作物因缺少价格保护而被低价贱卖,甚至是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被资本兼并。

  农民的愤怒与生命代价是否能阻止强人莫迪的“自由”市场之路?

  作者︱吴宋恩

  转载编辑︱喀秋莎

  后台编辑︱liu

  印度首都新德里的农民抗议已经拉锯了三个星期。农民和政府之间的五轮谈判都宣告失败。在愤怒的口号声中,莫迪的画像被烧毁。警方出动水炮车和催泪弹,不仅没有成功将农民“劝退”,反而火上浇油。

  11月26日开始,为了反对9月20日通过的三条农业改革法案,来自“印度粮仓”旁遮普邦、哈里亚纳邦的农民们开着拖拉机甚至步行来到新德里郊外,数十万农民在首都圈的6条主要高速公路上安营扎寨。

  抗议农民焚烧莫迪画像

  图片来源丨网络

  有人准备好了四个月的口粮,架起几十个露天厨房做饭吃饭,晚上睡在路边或者拖拉机和货车下,誓要跟莫迪政府“持久战”。抗议农民还搭起帐篷,用来祈祷,建图书馆和提供免费医疗服务。75岁高龄的妇人卡尔内尔·考尔从旁遮普邦一路跋涉200英里前来抗议,她告诉记者“只有莫迪撤法,我们才会回家。”

  一、“自由市场机制”

  农民的怒火指向的三项农业改革法,分别是:《农产品商贸(促进和便利)条例(2020)》,《基本商品(修订)条例(2020)》和《农民(赋权和保护)价格保证和农业服务协议条例(2020)》。莫迪称这一改革是“这个国家迈出历史性的一步”,将会让农民获得长期收益。

  “自由市场机制”是莫迪想要的进步,却也是小农之怒的导火索。

  在印度,有近60%的人口依靠农业维持生计,包括自耕农,无地劳动者和无地佃农。几十年来,农民必须在州农产品市场委员会(APMC)的拍卖会上对买家出售他们的农作物。政府会给买家设立监管门槛,每年春秋两次对大米,小麦,豆类,洋葱等23种必需品作物设定最低价格(MSP),相当于一层保护罩让农民免受不利天气条件或市场操纵者造成的价格波动影响。农民得到的价格至少能是生产成本的1.5倍。抬高最低支持价格(MSP)也被视为讨好农民选票的利器。

  与警察发生冲突的印度农民

  图片来源丨AFP

  而新法要做的,是松开“政府的手”,给贸易松绑。农民以后可以自己决定卖货价格,可以直接把农产品卖给食品杂货店、连锁超市和网店等私营企业,还不用交税。印度农业部长纳伦德拉·辛格·托马尔(Narendra Singh Tomar)表示,减少交易障碍能确保农作物的合理价格和利润,还能促进投资和农业科技的进步;他还口头承诺会保留最低支持价格。

  市场化听上去很美好,但印度小农十分警惕垄断巨头的出现。目前阶段印度6亿农民中,86%是耕地面积小于2公顷的小农,一旦失去政府的农产品最低价格保护,他们将在自由市场直面对拥有买方市场地位的大企业。面对买方压价,农民为了尽快卖出作物,被迫“内卷”贱卖自己辛苦种出来的作物。而大企业转手就能把这些农产品在全国各地的零售市场高价卖出,甚至引发通货膨胀。

  此外,占有耕地且资本雄厚的企业还能通过掠夺性定价,迫使入不敷出的小农破产,趁机收购农民手里的土地。对于农民,土地往往是他们唯一值钱的资产和生活寄托,一旦被迫卖地,他们只能变成租赁他人土地的佃农,或者去打零工。除此之外,失去土地,也往往伴随着尊严感的坍塌。

  比起农民,佃农的处境更为被动,他们不会被政府登记在案,拿不到银行贷款和政府补贴支持,身份也不被土地所有者正式承认,生产经营完全自负盈亏。他们每年付给地主固定数额的土地租金,在一些邦,还要上缴部分农产品。一旦农产品市场价格出现波动,佃农最容易陷入债务陷阱和自杀。2018年,一项针对692名自杀农民的调查发现,其中75%的自杀农民是佃农。

  二、“走上绝路”

  农民自杀,是印度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就备受诟病的社会顽疾。根据印度国家犯罪记录局2019年的数据,死于自杀的农民或农场工人高达10281名,占2019年自杀死亡总人数(139,123人)的7.4%。从1995年到2014年就有近30万农民自杀。在过去5年里,旁遮普的农民自杀率增长了12倍以上。

  “封锁杀死了我父亲。”22岁的拉什帕尔辛格(Rashpal Singh)告诉记者。为了控制疫情传播,印度也实行了大规模封锁,并连续三次延长了解封期限。在新冠到来之前,拉什帕尔的父亲就已经负债累累,家里1英亩的棉花田产量只足够支付种植的成本;疫情也让他父亲丢了公车司机的兼职。封锁的副作用还有农业劳工的薪资上涨,达到原来的两三倍。由于农作物没法运出去卖,农民只能销毁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水果和蔬菜,或放火焚烧农场。

  自杀的农民 | 图片来源:France 24

  农民自杀率居高不下的背后,是小农经济沉重的成本。

  “印度农民生在债务中,死在债务中,遗赠债务。”这是英国作家马尔科姆·达林爵士在1925年写下的。2014年国家抽样调查组织(NSSO)发现,52%的农民家庭负债累累,每户的平均债务为70580卢比,而他们的年收入只有77,112卢比。运气好还得上债的时候,基本上收支相抵,一年白干;运气不好遇上极端的天气和虫害歉收,只能债台高筑。虽然政府实施了大规模的贷款减免计划,农业信贷增加了一倍,但农业债务并没有减少。

  由于银行手续费多,农民往往会去找私人贷款,即高利贷。2011年的纪录片《苦涩的种子》展现了恶性循环是如何开始的。种子公司向农民兜售转基因棉花种子,谎称产量能翻倍,还需要搭配杀虫剂和肥料。农民拉姆.克利须那.库普尔瓦以三英亩地为抵押,以每个月7%的利息贷款,光是购买种子和肥料就花了890卢比。农业成本和价格委员会的研究证实,在近十年中的前五年里,多数作物的耕作成本上升了近四倍。如果播种之后不下雨,种子就废掉了,要重新播种;如果雨水过多,种子又会陷进泥土里。因此,拉姆的棉花田先是荒废了一批种子,重新播种后又遇上粉蚧虫害,损失过半。还不上贷款,放贷人要求“利滚利”,拉姆下一年的收成也归放贷人所有,直到他还清贷款,否则就要收地。

  纪录片《苦涩的种子》主人公农民拉姆

  图片来源丨Bilibili截图

  另外,成千上万的村庄与主要道路或市场没有连通,运输和营销成本也压到了农民头上,这部分成本吞掉了他们总收入的15%。牛车路一到雨季就不通,加上储存设施不完善,农民只能立刻清仓大甩卖,以当时的市场价卖给当地贸易商和中间商。高成本、低回报率造成的中低收入陷阱,抵消了农民从政府利息补贴中的获益。平民党(AAP)全国召集人,同时是德里首席部长的Arvind Kejriwal批评印度人民党(BJP)所谓的“农民将能够在全国各地销售他们的产品”是一句空话,他认为至少应该告诉农民应该卖到哪里,而不是让文化和经商能力都很有限的农民坐等大商人来低价收割。

  “农民没有尊严。我们经常陷入困境。”拉姆有一个待嫁的女儿,他已经没有任何钱给女儿支付嫁妆。如果拉姆的女儿嫁给教师或文员,拉姆至少要拿出上百万的嫁妆。在拉姆生活的特伦塔克里村,每个月都有三四个农民自杀。

  三、存在完美的制度吗?

  然而,农民以为可以保护自己免受大企业剥削的那套老规矩——“最低支持价格(MSP)”真的靠谱吗?

  MSP运行了几十年,却并没有写进法律,也就是政府并没有法律上的义务以MSP从农民手中购买农产品。Shanta Kumar Committee在2015年的报告声称,全印度只有6%的农民以最低保证价格卖出了他们的农作物。过去十年来,除了小麦和水稻之外,大部分作物的MSP增长率和出厂价格都呈现下滑趋势。历届政府对于提高农产品采购最低价格净额一直犹豫不决。在产量方面,2020年更新的数据中,小麦和稻谷的边际产量增长率也滑落到过去10年的最低水平,分别为2.6%和2.9%。

 

  最近10年最低支持价格MSP的波动曲线

  图片来源丨IndiaToday

  莫迪变法,想要取消“中间商赚差价”的说法也并非没可取之处。尽管原有的MSP体系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农民,但他们仍然备受盘剥。大地主和商人或“佣金代理人”仍把持着话语权,掌握代理销售、组织仓储和运输,甚至融资的权力。中间商多出来的这部分成本又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因此,基于MSP的采购已经让整个农业经济沉疴难愈,在政府财政吃紧的情况下,改革的必要性是显见的。

  今年4月以来在印度扩散开来的新冠疫情恶化了印度小农原本艰困的生活,这也是莫迪政府推出农业改革方案后,大量农民激烈反对的原因之一。

  莫迪曾经提出要在2022年之前让农民的收入翻倍,2025年要让印度成为规模达到5万亿美元经济体等目标。然而疫情打击下的经济衰退即将让这些承诺落空。今年的第二季度,印度的国内生产总值收缩23.9%,创历史新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印度的人均GDP至少到2022年底才会恢复到新冠疫情之前的水平。

  印度是GDP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图片来源丨Datawrapper

  农民对政府的信任,也濒临破裂。“我们不信任大企业。自由市场在腐败少、监管多的国家起作用。这在我们这里行不通,”抗议活动的主要领导人Gurnam Singh Charuni告诉BBC。

  引发争议的,还有印度联邦议会通过这三项法案的程序。在疫情告急的时间点,法案没有经过讨论就用口头表决的形式仓促通过了。此次立法的目的也因此遭到农民团体和反对派政客的质疑:执政党是不是为了选举资金,向大企业输送利益?目前,至少有25个政党和商贸团体为抗议撑腰。对此,莫迪在12月15日的发言中指责反对派误导农民。

  旅居加拿大的印度计算机工程师特里帕蒂告诉世界说,他赞同莫迪政府的改变,因为印度的农产品交易步骤已经过于古老。他也相信以莫迪目前的民意基础能继续获得足够的选票,抗议农民的阻力有限。

  大规模阻路抗议的影响持续发酵,已经对印度北部的制造业和商业造成了冲击。扩散到印度全国2万个地点的农民抗议聚集也让人不得对印度的疫情再度揪心。截止发稿前,印度累计报告病例9,956,557宗,其中144,451例死亡,是感染病例数量全球第二的重灾区。新德里正陷入第三波疫情。

  印度斯坦时报称,周五下午2点左右,莫迪将在中央邦农民会议上宣布邦政府给350万农民的166亿卢比拨款。同时,农作物损失的救济款也将会发放到农民手中。从目前的情况看,莫迪是铁了心变法,农民和反对派所期盼的“撤回法案”或许希望渺茫。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世界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