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我的团长我的团》好在哪里?有了灵魂,炮灰团就不是炮灰了?

2020-12-17 14:57:06  来源: 熏烟字篓   作者:萧武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些年来,中国国产电视剧的一个重要题材就是抗日战争,拍了许许多多的抗战剧。这其中,大多数都是神剧,被人记住的多数都是神剧中的神剧情,得到观众认可的其实并不多,算起来只有两部,一部是之前我已经谈过的《亮剑》,另一部就是《我的团长我的团》。

  但这两部口碑最好的电视剧,在第一轮播出之后,命运截然相反。《亮剑》虽然存在这样那样的瑕疵,但已经成为2000年以后制作的电视剧中,重播率最高的一部,可能仅次于《西游记》。《我的团长我的团》在刚播出的时候,虽然也称得上万人空巷,盛况空前,但在第一轮播出之后,就没有怎么重播了。

  虽然这部剧中的每个人都很有特点,看上去也很搞笑,但看过这部剧的人,仍然会感到深深的绝望,甚至是让人感到窒息的那种绝望。可能一开始看,还会被几个人物的动作、表情、言行逗笑,但看着看着,就笑不起来了。因为这些人不是搞笑,而是他们本来就好笑。

  在整个剧一开始的时候,整个炮灰团坐着一架飞机,到了缅甸,本来他们的目的是去增援前方的远征军,但刚到了缅甸,飞机就被日军击落,活下来的每个人都是幸存者。在龙文章出现之前,他们被日军赶着到处跑,失魂落魄,惊慌失措。龙文章出现的时候,他们以为是日军,虽然只有一个人,而他们有好几十人,却仍然很害怕。

  当龙文章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不去打死日本人呢?他们说,他们什么武器都没有,只有一条裤衩。这显然是他们最常用的一个理由,想都不用想,张嘴就来。龙文章又问,如果你们还有裤衩,为什么不用裤衩去干死日本人呢?他们词穷了,因为他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这是在他们的经验之外的问题。

  这个来自天南海北、五湖四海的炮灰团里,有来自各个地方的人,山西、河南、陕西、北京、东北、湖南、广西、上海、四川、广东等等,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是在之前的战争中活下来的幸存者,同时也是各个地方部队在各个战场上,被日军打垮之后的溃兵、逃兵。对他们来说,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胜利还是失败,这是长官才考虑的事。

  当然,他们有时候也试图突然振作起来、强硬起来。比如湖南人不辣,有时候会突然冒出来一句,“要想中国灭亡,除非湖南人死光”,类似这样的豪言壮语。但每个看到这个场景的人都会感到滑稽,而不是敬佩,因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很不走心,他自己都不相信,别人又怎么会相信呢?

  又比如东北人迷龙,面对谁都会突然来一句,我整死你!尤其是当面对他的东北老乡李乌拉的时候,显得特别狠,在面对自己的同胞的时候,也经常比较狠,但在一开始面对敌人的时候,他虽然试图壮着胆子,拿着他们这群人里唯一的一支枪,却并没有什么信心。

  还有他们这些人里军衔最高的军校毕业生,阿译长官。他读过书,上过军校,会像背顺口溜一样背各种条令,甚至会唱远征军军歌,但和其他人一样,他唱这些抗战歌曲的时候一点都不动人,远不如他唱“蝴蝶儿飞去”的时候动人。因为他唱那些军歌需要气势,这恰恰是他们这群人最缺乏的东西,“蝴蝶儿飞去”是那个年代上海的流行歌,但他能唱出一种瘆人的凄惨,让人不寒而栗。

  所以,他们这群人在刚一开始出现的时候的特点,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四个字,失魂落魄的游魂野鬼,行尸走肉。这也是那个时候的中国的状态,没有灵魂,没有希望,看不到未来。

  在任何军队里,百战余生的老兵都是一个部队的骨干。因为他们已经经历了之前的战争的洗礼,知道如何在枪林弹雨里生存下来,也基本上都掌握最基础的军事技术。所以,任何一个新建的部队,如果有一部分老兵充当骨干,战斗力往往都是比较强的。

  比如在抗战开始之后,八路军、新四军部队扩张比较快,但每个地区的部队,都是在几个老红军的部队基础上组建起来的,而这些老红军为基础的连队,也往往是这个部队里战斗力最强的,是战场上的核心骨干。

  但炮灰团的老兵们并不是这样的战斗骨干,他们的状态是连续的失败导致的,失败的太多,所以已经忘记了胜利是怎么回事,也不会去想怎么才能胜利,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作为一个老兵的战斗技能,只剩下了在战场上仓皇逃生的技能。

  这种状态是当时绝大多数国军的普遍状态,因为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而战。每当上了战场,听到敌人的枪炮声,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赶紧逃跑,跑得越远越好,越快越好,只有如此,他们才能活下来。

  这部剧一开头就是远征军溃败的场景,这是1942年夏季的事情。在之前的节目里,我曾经介绍过,在抗战爆发之初国军的准确数字没有定论,一般公认的数字大约是200万人,包括中央军和地方部队在内。而这些有训练的部队到徐州会战结束的时候,已经基本上消耗完了,接下来就只能依靠各种新组建的部队,以及地方军阀部队了。

  在武汉失守之后,地方部队原有的主力部队也基本上被日军打垮了。因为当时的中国尚未完全统一,所以既没有军队复员、转业的机制,也没有完整健全的兵役管理制度,在兵源面临枯竭的情况下,只能依靠强行摊牌,由各地的基层政府去抓壮丁,然后把抓到了的壮丁捆着、拉着、拽着、逼着送上前线。

  指望这样拼凑起来的部队能有多强的战斗力,这本身就是一件荒谬的事。在有长官带领,粮食弹药齐全,而且能够先于敌人占领阵地的情况下,还能勉强抵挡一阵子,而当日军猛攻的时候,这样的部队往往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全军溃散。

  尤其是国军各级军官都早早的学会了剧中虞啸卿那一套,也就是保存实力,当敌人火力太猛的时候,就会把友邻部队扔下不管,自己先跑。因为他们都知道,在这样的时代,部队就是他们的本钱,一旦失去了本钱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面对强敌的时候,他们都不会死打硬拼,也不会管友邻部队的死活。一旦侧翼被敌人迂回,就开始溃散。

  在武汉会战的外围战斗中,宋希濂率领部队正在死战,在他侧翼的胡宗南却在日军攻击之下,突然扔下宋希濂的部队,直接自己逃走了,从而导致整个国军战线崩溃,信阳、罗山等地相继失守,武汉门户大开,武汉会战的局面急转直下。

  对任何部队来说,一线指挥官都是非常关键的。但在抗战进入相持阶段之后,国军败多胜少,除了少数部队还能在日军攻击面前抵挡一阵之外,其他大多数部队的官兵都已经丧失了斗志,也失去了与日军作战的勇气。

  国军将领宋瑞珂在回忆中提到,在宜昌作战时,他率部坚守一个山头,当日军开始炮击的时候,一线部队伤亡太大,手下一个团长就跑来找他,哭着说,他坚持不住了,敌人实在是太强大了!宋瑞珂也没有办法,只好安慰他说,我们现在是为民族存亡而战,不能退,回去带领部队继续好好作战吧。

  远征军的溃败也同样如此。按照杜聿明与史迪威商定的作战计划,英军在西线停止撤退,顶住日军,东线是第六军和六十六军两个军,掩护缅甸与国内的交通线,中路则是远征军的主力部队第五军与日军部队正面决战。但英军不战而退,放了鸽子,将第五军侧翼暴露给了日军。

  英军不但放鸽子,还要拖国军后腿。在印缅边境地区,7000英军被1000多日军迂回占领了桥头,封锁了退路,英军就慌了,认为自己被包围了,反而要国军去救援他们。正在赶往同古战场的孙立人派一个团赶去,侧击了一下,日军就撤走了,这就是著名的仁安羌之战。

  东线的国军也是临时拼凑的部队,战斗力脆弱,从东南亚抽调赶来的日军急速北上,第六军和六十六军和日军刚一接触,就开始溃逃,尤其是六十六军。66军是临时编成的部队,除了孙立人的新编38师被调往西线之外,剩下的新编28师、新编29师都是用补训处的壮丁临时拼凑的,毫无战斗力可言。就这样的部队,还被史迪威打散使用,导致军长张轸在日军打过来的时候,能够指挥的实际上只有一个连。

  《我的团长我的团》一开始的溃败状态,显然就是第六军和66军的场面,部队的溃兵和原本在东南亚经商的华侨华人混在一起,组成了回国的队伍。这些溃兵面对日军的时候打不赢,却能三五成群的沿路抢劫回国的华人华侨的财物,有些人回到国内时大包小包的装着各种各样的财物,全是抢来的。

  日军一旦越过怒江,一路北上,翻过雪山,就可以进入川西,西南也就无险可守了。所以,蒋介石急令宋希濂率71军赶到怒江设防,宋希濂到前线后,在组织部队反击日军的同时,也对远征军溃败回国时的军纪大为愤怒,上报军委会,要求将新编28师师长马维骥和66军军长张轸查办。

  龙文章后来交代说,他父母的职业是祖传艺能,招魂。而他在炮灰团扮演的角色其实也就是招魂,把炮灰团的炮灰们在反复的失败中失落了的魂魄找回来,让他们从游魂野鬼的状态重新变成人。对这群炮灰们来说,他们找回魂魄的方式也很简单,怎么摔倒的,就怎么爬起来,他们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丢掉了魂儿,现在只能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去找。

  柏拉图在《理想国》里说过的那个著名的洞穴隐喻,当人走出第一层洞穴的时候,以为已经见到了光明,但那其实只是幻象,因为还有第二层洞穴。龙文章费尽周章才帮炮灰们找回了魂魄,让他们终于开始渴望胜利的时候,他们仍然无法摆脱自身的炮灰命运。当炮灰团终于不再甘心于当炮灰的时候,他们却仍然只能被当作炮灰使用,用他们的死来成就虞啸卿的功绩。

  那么一个自然而然的问题是,既然炮灰是炮灰们摆脱不了的命运,那么他们有没有魂魄,又有什么关系呢?还是有关系的。就像前面引用过的宋瑞珂说的,抗日战争是为民族争存亡,炮灰们都跑了,他们是活着,但是中国可能就没了;虽然后来他们也仍然当了炮灰,但毕竟这是死在进攻的路上,他们的牺牲换来了整个战争胜利的希望。

  在这个意义上,虽然炮灰们终究没有逃过成为虞啸卿的垫脚石的命运,但从整个民族存亡的角度来说,他们的牺牲都是值得的,也是应该被铭记的。这也是我们今天对待抗日战争中的国军的基本态度,不贬低广大基层官兵和军官的艰苦奋战和牺牲,但也不能忘记批判那些贪生怕死、用士兵的生命来给自己换取升官发财的机会的国军将领。

  《我的团长我的团》就是这样做的,以同情的笔调描绘了炮灰们的生存状态,又揭露了国军内部的勾心斗角、将领的豪言壮语背后的精致利己。所以我们说,这是一部好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