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隐秘而伟大》:你是哪一派?

2020-12-18 09:57:04  来源: 激流网2020   作者:冬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1.jpg

  最近一段时间,在中央电视台电视频道火了一部剧——《隐秘而伟大》,这是一部谍战剧,随着剧的陆续播出,引来了越来越多的好评和议论。虽然电视剧为了观感通常会设置很多的偶然性,但拿这部剧来说,无论是人物性格的塑造,还是行为的描写,确实看出来制作方是下了很多功夫的,有因有果,有脆弱有刚强,有恐惧有无畏,有冰冷有温暖,有黑暗有光明,总的来说是较为真实的,笔者看完之后也有很多想法,跟大家来聊聊。

  先简要介绍下剧情,该剧的背景设定为抗战胜利不久后的上海,一个在上海弄堂长大的法学院高材生顾耀东大学毕业后,带着“匡扶正义,保护百姓”的理想成为了一名警察,然而警局的工作氛围及KPI和他的理想格格不入,在残酷社会现实和警局残酷行径的不断冲击下,在中共地下党警卫的帮助和培养下,最终完成了从不分政治做一名好警察到不分职业做一名优秀共产党人的转变,为上海的解放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贡献,终于在新中国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这是一个实现个人理想的故事,又是一个人命运转变的故事,同时还是很多人争取命运转变的故事。顾耀东成功了,能在新中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有一些人失败了,和自己的理想越来越远,或者把曾经的自己当个笑谈,或者死在了奋斗路上。笔者觉得可以将这些改变命运的人们归纳成三种类型——求稳踏实派、“向上”奋斗派和良心派。

求稳踏实派

  这一类的代表是杨一学,勤恳、踏实、善良,只求安安稳稳度过一生。杨一学最后在狱中说的一段话,概括了他这一生命运:“我们是百姓吗?我们是蝼蚁。我这么努力这么认真,没想到到头来却是这样一个结局,这个世界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他原本是一个工厂的会计,内战中的上海让国民党大佬和商业巨贾们富得流油,却吸干了老百姓的血液;由于经济不景气,很多工厂倒闭,他便因此而失业,为了维持生计,交了500万法币的押金租了一辆黄包车,拉了三个月的黄包车却发现没有攒到多余的收入,女儿马上要上中学了却没有一双能遮住脚指头的鞋子,他就想给孩子买双新鞋,一双新鞋需要270万法币,于是就想把租金退了买鞋,然而车行老板各种克扣押金,最后只退了10万法币,路上偶遇一人卖鞋,他手里有70万法币,那人就70万法币卖给了他,后来发现那人是小偷,而他就被误认为小偷抓进了警局,最后被警方顶包成了一个死刑犯,结束了这“安稳”的一生。  

2.jpg

  他拉黄包车不赚钱,还要倒贴给租车的钱。工友们都吵着闹事,他平心静气找老板退押金,最后却被克扣。他不想麻烦别人,不到关键时候,他不愿意去找顾耀东通关系。他卖菜,知道邻居照顾他的生意,每次他总要多送一点,一直做着亏本的买卖。无论生活怎样的重压,他都是勤勤恳恳,认认真真地对待生活,不曾抱怨,也不曾放弃。直到最后还对他女儿嘱托“一个人长大,会比别人更辛苦,但也要与人为善,认真地努力地生活。”

  在一个不安稳的社会渴求安稳的生活,拼尽全力到头来可能只是一个悲剧,最后只得在黑暗中默默消失。

“向上”奋斗派

  这一类的代表是赵志勇,他的一生是奋斗而“纠结”挣扎着的一生。赵志勇是单亲家庭,他的妈妈在街上摆面摊,他在警局工作中学会了左右逢源的为人处世之道,想成为人上人光宗耀祖,他的处长钟百鸣利用这个心理,让他替警局顶包背锅,让他调查地下党员,直到他发现他的处长藏下了他家里来的奔丧信,而对此钟百鸣连解释都不想也不需要给一个,赵在爆发中走向了灭亡。  

3.jpg

  相比于杨一学,赵志勇是不安于现状的,他希望通过获得更大的地位和权力,去改变自己卑微而无助的命运。于是他不断地去“向上奋斗”,讨好身边的一切,甚至不择手段地捍卫远远不属于他、一直在压制他的警局权威,但他同时还残存着与上层圈子格格不入的来自底层的善良,结果只能是无情的,认识到现实的时候已经无济于事了。他让人感到可恨,也让人可怜,争取更好的生活本无可厚非,在一个以利益或权力为导向的社会,他做到了能做的一切,可终究他不是大佬们中的一员,失去利用价值后就会被抛弃,不是他做的不够好,只是他选错了方向。

良心派

  这一类的代表是顾耀东,“良心”是他的信仰。起初凭借良心试图成为一名为百姓做好事的优秀警员,无奈警局不允许,后来又凭良心加入了共产党,开始了隐秘战线的工作。那这良心到底是什么呢?是一成不变的“匡扶正义、保护百姓”的口号吗?还是内心善良的坚守呢?都不是,其实这良心是对旧社会的抗争,“良心”的诉求在没有良心的社会秩序下只能成为对旧社会的破坏。而良心的保持也是有条件的,如果它离开了地下党警委思想的引导与组织的支持,只能变得脆弱而无力,直到化为乌有。

  我们发现,这三种人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不同的是前两种在旧社会努力奋斗着适应旧有的规则和秩序,或者是努力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或者是努力去抓住向旧社会顶端攀登的头发丝,而第三种却在旧社会里努力寻找产生新社会的力量和方法。梦想大家都有,但能否实现除了看努力的程度外,更要看努力的方向。个人一定是无法脱离社会的,看上去个人能把握命运,实际上却是个人的命运被社会所左右。

  达不能兼济天下,如果赵志勇没死,可能是下一个王科达、钟百鸣,从杀一个人感到恐慌到被旧社会的权力网“改造”成只看是否有助于更“达”的傀儡,在旧社会的泥淖里愈陷愈深;穷则更无法独善其身,就像杨一学一样,从工厂会计到拉车到卖菜,勤勤恳恳一辈子,最后还是被旧社会的权力生吞活剥。在那个时代,没有好坏对错,只有立场选择,要么做旧社会的卫道士,苟活着死去,要么成为新社会的清道夫,奋起反抗,或公开或隐秘,一切的行动只为开辟新的道路,朝着扫除一切压迫不断前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