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申鹏:12月13日,她在日本上头条

2020-12-14 16:04:49  来源: 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天,12月13日,国家公祭日。

  大家纪念的1937年的12月13日,30万无辜同胞被残暴的日本侵略者屠杀,这是人类近代史上最悲惨的事件之一,也是中华民族近代史上最黑暗的一页,我们纪念这一天,为的是不要忘记我们民族曾经遭受的苦难,不要忘记法西斯侵略者犯下的滔天罪行。

  绝大多数人们都在寄托自己的哀思,沉痛悼念遇难同胞,但某些人,却选择在这个时间点上,在日本上头条。

  几天前,方方接受了日本时事通信社的采访。而这个日本通信社用心极为险恶,选择了在12月13日(国家公祭日)一大早发文,方方的照片下明确标注——照片由本人提供。

  标题就说的非常清楚——“方方的《武汉日记》指责中国隐瞒信息的恶习”。

  这篇访问的第一句就是:“居住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的女性作家方方(65岁),在去年12月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发生一周年之际,接受了时事通信的书面采访。在网络上发布城市封锁下的现状并出版了《武汉日记》的方方批评说,当局隐瞒不良信息的“恶习”导致了疫情的扩大。”

  方方依旧在凶悍地指责:“什么都没做的官员们,想想如何向人民道歉!”

  她提出了所谓的“国家冷暴力”,说人们认为她是“卖国贼”,并强烈地追问:“我们的言论空间为什么变得这么狭窄?他们到底在惧怕着什么呢?”

  她向西方媒体明确地指认了中国的死亡数字不实:““没有彻底的调查,没有彻查延误的原因,没有给百姓一个详细的交代,也没有明细说明死亡数字是如何得出的,哪些人算在内,哪些人不算。诸如此类,怎么能叫完成追责?”

  我想,这种树个稻草人再打的作风,真的是一点都没有进步,首先,中国没有隐瞒疫情,我们第一时间就向全球政府和WHO通报了疫情,现在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并不是源自武汉,在意大利在美国都发现了更早的病例和病毒,隐瞒疫情的,不是我们;其次,我们的官员,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经历过那60天抗疫的人们,都记得我们冲锋在前的党员干部们;再次,我们的言论空间,一点都不狭窄,起码方方是可以随意说话的;最后,我们支持在WHO领导下彻底地调查,完成病毒溯源,现在不肯接受调查的不是我们,是美国,美国现在累计确诊1670万,死亡30万,祸害全世界,调查了吗?追责了吗?

  方方是武汉人,今年65岁,65年前,她出生在南京,以她的受教育程度,不可能不知道南京大屠杀;但是就在南京这座古城最悲痛的日子里,她在日本上头条,配和日本媒体抹黑中国,这是蠢呢?还是坏呢?

  我记得她的好朋友,梁艳平教授,就是个精日分子,曾经给军国主义洗白,曾经支持过日军的慰安妇政策......当真是物以类聚吗?

  其实我们在12月13日,纪念的不只是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我们纪念的还是近代一百多年中国人民反侵略反压迫的斗争史。

  从甲午海战,到旅顺大屠杀,到《马关条约》;从九一八事变,一二八事变,到七七事变,再到南京大屠杀;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面对残暴的法西斯分子、面对欲壑难填的帝国主义侵略者,妥协、退让、媾和、投降,都是没有用的,你退一步,它就进一步,直到你退无可退,断送掉一切生机,就像1937年12月13日南京城内数十万手无寸铁的同胞一样。

  我们只有一条路,就是团结起来,坚决斗争。

  从抗战,到解放战争,再到抗美援朝,我们正是遵循着这么一条唯一正确的路线,我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推翻三座大山,打败了内外反动派,驱逐了帝国主义和它的买办走狗,建立了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世界。

  83年前的民国挡不住穷凶极恶的日寇,因为83年前的民国,其实也是个“赛博朋克”的世界,上层精英纸醉金迷,官僚资本家富可敌国,“民国大师”风花雪月,而穷人乞儿饿死街头;地主劣绅把控农村,军阀豪强割据一方,而佃户雇农卖儿卖女;将军们演讲慷慨激烈,但无数被拉来的壮丁瘦骨嶙峋、被绳索捆绑着,随时倒毙途中......四万万人不知道为什么而活,不知道为什么而战。

  但是新中国不一样,同样的人民,同样的军人,在短短几年后,在“诉苦大会”之后,在党的领导下,就能爆发出惊人的勇气和战斗力,面对世界上最强大的武装力量,我们不但能战,还能战而胜之。

  这个新世界的力量,令全世界震惊,我们让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在朝鲜战场知难而退,我们建立了强大的工业体系,拥有了两弹一星,我们让十多亿人吃饱了饭,我们还拥有了世界上最高素质的劳动人民,拥有了最庞大的工程师队伍,我们今天的工业总产值已经是美国日本德国之和,我们的凝聚力、组织力在当今世界首屈一指......2020年60天波澜壮阔的成功抗疫,证明了我们的制度优越。

  我们和83年前相比,是一个崭新的国家,是一群先进的人民。

  但是,今天的中国,依旧有人活在83年前,他们看不到国家的富强,社会的进步,人民的进步,他们依旧活在旧时代知识分子、精英贵族的幻梦中,认为我们的道路不对,认为人民没有他们聪明,认为这个新世界不合他们的意。

  他们自以为高明,自以为可以“启蒙”人民,自以为他们是“时代的良心”,实际上,他们刻舟求剑,拿着陈腐的封建时代的落后价值当宝贝,用清末买办的眼光跪舔西方帝国主义,他们做了“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汪主席一直在怀念她想象中的那个“桃花源”,那个等级分明、阶层有序、精英权贵可以凌驾于平民百姓头上,人民需要知识分子“启蒙”的“旧世界”。

  可惜,那个世界早就被人民抛弃了,当代人民受过普及义务教育,懂唯物论和辩证法,有道德有思想,经历过互联网时代的舆论反复,早就身经百战经验丰富,你们的那些话术和伎俩,早就落后于时代了。

  知识分子,反而需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向普罗大众学习,免得被时代的车轮抛下。

  汪主席和梁教授,当年也号称是“为人民发声的”,也曾获得了很多人信任和支持。但是今天,他们的屁股还是藏不住了。

  “为了拉拢人民,贵族们把无产阶级的乞食袋当作旗帜来挥舞。但是,每当人民跟着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的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他们一部分人是蠢,一部人是坏,大部分人是又蠢又坏,他们不肯和自己的国家在一起,不肯和人民群众在一起,偏偏喜欢接受帝国主义敌对势力的采访,上敌人的报刊电视,接受敌人的采访,扭曲事实,给敌人递刀子,抹黑自己的国家和人民。

  今年9月,方方的《武汉日记》在日本出版发行了,虽然销量不大,但她的谎言总算是传播到全世界去了。

  今年12月,方方接受了日本某电视台采访,继续编故事、扣帽子,讲一些无中生有的故事,这一次,不知道她是“从朋友那里听来的”,还是想象出来的。她把自己包装成了受害者,受到了社会和广大网民的“迫害”,继续鼓吹“中国政府隐瞒疫情”的阴谋论......大家可以注意她的论调,几乎和西方媒体报道我们的口径是一致的。

  83年前,国民政府的汪主席,也曾被日本帝国主义、汉奸们追捧;83年后,另一位汪主席,也要以帝国主义、带路党们的追捧为荣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