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语丝丨这位党媒领导难道是在羡慕米国人有死亡自由吗?

2020-12-06 16:59:14  来源: 司马平邦说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壹

  自杀,一个人自己杀死自己的生命,这看似是一种纯粹的个人行为,如果是在非常私密的空间以非常私密的方式进行,自杀者既是施暴者也是受害者,与他人无关,至少在自杀那一刻,应该是没有任何的社会危害性的。

  但是,若把自杀这种行为选择在公共场所,或者选择在可能干涉到他人生活和生命的场所,这时,这种行为已经社会化了,虽然自杀者仍然是施暴者,但在他的受害者名单里,却不只是自己,还会增加许多的其他人,这种事也很好理解,比如有人跳楼,也把另外一个路人砸死(还有人跳楼自杀,自己没死,却砸死了别人),还有在公共场所自杀,受其干扰的大众一定也会采取相应的施救措施,比如打电话找警察和消防员,比如大众选择自己去救人,那时候,在这种场合自杀的人,其实是对他们的人身安全是有责任的,即当有人救你的时候,你有责任保障他的人身安全,所以场合一换,自杀的性质也换了,自然甚至成为一种危害他人和社会安全的行为。

  所以,虽然我们对自杀者,对那些自己要杀死自己的生命的人,报以同情之心是理所应当的,然而,对在公共场所实施自杀的这种行为,除了给予同情,这是人之天性决定的,还要给予批评,甚至是谴责,这是人之社会性决定的,而绝非是什么人性的冷漠。对自杀者绝对无条件无原则的同情,往往会纵容自杀这种行为的更多发生,而对自杀者,尤其是那些选择在公共场所,或选择在可能干涉到他人生活和生命的场所实施行为的自杀者,既要施以同情,也要施以批评和谴责,这才是一种正确的态度,也可以制止自杀行为的更多发生,甚至是有助于减少自杀行为的更多发生。

  贰

  施救落水者,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比如一个体重150斤的人,即使会游泳,在没有救生装置的情况下,也只能去救体重四五十斤以下的人,因为他是用一只手臂救人,另一只手臂划水;另外,若水温在20摄氏度以下,即使你会游泳,没有救生装置,下水几分钟多半会抽筋,若是紧急状态,抽筋更容易,莫说救人,自己都会很危险;还有,施救落水者,多是处于紧急时刻,如果穿着厚厚衣服入水救人,行动极不自由,泳技平平的人自己也会很危险,更别说救别人。

  叁

  其一,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在2020年给自己的老百姓创造了一个几乎上是世界上惟一的,根本不用接种疫苗一样比米国接种疫苗更安全一百倍的国家,普及14亿人口,结果某些中国人,尤其是体制内的某些人,却反过来去吹嘘羡慕米国人接种疫苗的权利。

  其二,在中国,先接种疫苗的人员都是顶在与国外交流最前的人员,包括那些正部级们,这叫“疫苗紧急使用”,实际也是疫苗试验和普及使用的过渡阶段,也算是疫苗试验第四阶段,但米国等国家的疫苗连这个阶段都省了,因为没时间了,来不及了,就得直接给老百姓普遍接种了。

  其三,现在的国内某些人,正如截图中这位党媒的高官(羊城晚报社副总经理刘佑局),他们借着西方国家开始接种疫苗开始攻击中国,却又直接忽视接米国现在的日新增确诊人数是中国确诊总人数的2.5倍,日新增死亡人数是中国死亡总人类四分之三的残酷事实,我相信他们这种忽视常识的做法一定故意的。

  其四,单纯从疫苗上说,中国疫苗无论从试验时间、试验阶段、接种人数和质量上说,都超过西方国家,国外疫苗几乎都略过了动物试验和紧急使用两阶段,接下来在产能竞争上,西方也没办法跟中国相比(就是疫苗瓶子都得依靠中国),只是,中国现已经变成了一个根本无需疫苗一样平安生活的国家,而西方即使有疫苗了,一样会一批一批地死,这位党媒领导难道是在羡慕米国人有死亡自由吗?您直接从报社大楼跳下去不就追平了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