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消费主义盛行,到底是人性的沦丧,还是道德的扭曲?

2020-12-05 16:50:22  来源: 赤色星灵佐伊   作者:剁手先锋队
点击:    评论: (查看)

  双十一已经过去,黑五余音犹在,双十二摩拳擦掌,春节大酬宾已排上日程,打工人的钱包还没来得及鼓起来,就已经瘪得不成样子了,花呗借呗、京东白条和各大信用卡的账单即将送到手中。

  一场消费主义的风潮,将大家的血汗钱如风般卷走,以自由和美好的名义。

  一、全球各大购物节的兴起及现状

  1、双十一

  双十一购物狂欢节,是指每年11月11日的网络促销日,源于淘宝商城(天猫)2009年11月11日举办的网络促销活动,当时参与的商家数量和促销力度有限,但营业额远超预想的效果,于是11月11日成为天猫举办大规模促销活动的固定日期。双十一已成为中国电子商务行业的年度盛事,并且逐渐影响到国际电子商务行业。

  从2009年27家品牌开始到2020年81923个,从销售额0.52亿到2019年巅峰4101亿,一场光棍的狂欢打开了消费的潘多拉魔盒,“剁手”成为“新常态”。

(https://www.askci.com/news/chanye/20201111/1443181279778.shtml)

  2、黑色星期五

  美国圣诞节大采购一般是从感恩节后开始,感恩节后第二天就是美国人大采购的第一天,商场一般以红笔记录赤字,以黑笔记录盈利,感恩节后的这个星期五人们疯狂抢购使商场利润大增,因此商家们称作黑色星期五。

  在这一天,美国的商场都会推出大量的打折和优惠活动,以在年底进行最后一次大规模的促销。商家期望通过以这一天开始的圣诞大采购为这一年获得最多的盈利。

  随着网络的发展和全球化的不断进行,黑色星期五逐渐变成一场线上线下的双层购物狂欢,

  根据Adobe Analytics数据,2019年黑色星期五结束时,零售商仅在线销售就创纪录地达到74亿美元。比起同期的双十一来说,74亿美元显得太过低调,这也是各大资本挤破头要挖掘中国市场的直观原因之一。

  3、网购星期一

  美国“网络星期一”是每年感恩节后的第一个星期一。大约从2000年开始,美国亚马逊、eBay等电商企业会在这一天推出大规模促销活动,成为“黑色星期五”的电商版本。

  2018年网购星期一销售额在当天结束时达到78亿美元,高于黑色星期五。(https://www.sohu.com/a/278163971_222256)

  感恩节、黑色星期五、网购星期一以及圣诞节构成了国外几大“消费节”,双十一在中国一家独大,在将近20年的资本运作中,节日与消费逐渐画上等号,消费逐渐与“吃土”画上等号,在商家消费额不断上涨之下,消费者们的收入情况又是什么样的呢?

  二、我国人均收支及贫富差距情况

  依据国家统计局最新统计数据,我国居民人均实际可支配收入增长率(去除价格影响)除了经历2017年一年的上涨之外,近五年一直呈现下滑状态。

  居民消费水平增长率只有在2008年4万亿刺激短暂上涨,2011年之后增长率一直呈现下滑趋势,2017年以来下滑尤其明显。

  在收入增长率和消费水平增长率双双下滑之时,2017年之后,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增长率一直上扬。

  这个趋势与大部分人的生活经验一致,与拼多多的发展脚步也基本一致:

  2017年以来,“佛系”、“丧”等词语逐渐成为网络热词,随着经济下滑明显,中国正式进入“新常态”时期,2020年一场疫情,即为经济下行背锅,也成功成为了转移矛盾的新借口(和其他国家防疫措施比烂)。

  但是,内部矛盾也同步在激化,996和人民富豪引起公愤,打工人终于认清自己的螺丝钉位置。

  于是,消费主义裹挟之下的人们,一部分被“凡尔赛”洗脑,追求不切实际的精致,另一部分说起了“剥削”,表达着和资本家势不两立的决心。

  另一方面,来看一下此背景之下的贫富差距情况,我们以国际公认的基尼系数作为评判标准来进行分析。

  新世纪以来,国家统计局自2000年公布全国基尼系数为0.412之后,十年之间没有再公布过。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在2011国民经济新闻发布会上以“难以获得高收入者信息”作为十年不公布基尼系数的理由。

  在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之下,2012年12月,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中心根据其住户调查计算并公布了2010年全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数值为0.61。

  于是,2013年1月18日,国家统计局终于公布了2003年至2012年全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2003年为0.479,之后逐年连续上升,到2008年达到最高点0.491,其后几年有所回落,到2012年降为0.474。

  经管之家上有人专门做了一个投票来看大家对两组数据的态度,结果让人民政府有点寒心,反过来说,人民政府也让人民寒心。

  我们刨除那些“不可信”的民间数据,拿国家统计局官方发布的基尼系数变化趋势为标准来进行判断,在2015年以后,基尼系数上涨的趋势拦都拦不住,人民政府的“客观”数据都已经让人脊背发凉,就更不用说那些民间数据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2020年胡润富豪榜前十总财富是36200亿元人民币,是72.4万个五百万,2019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是30733元,国家卫健委公布的2019年人均寿命是77.3岁,按60年劳动年限来算,36200亿相当于196万人口一辈子的收入总和。

  三、那些消费骗局

  在触目惊心的贫富差距和收支数据之下,在逐年上涨的销售额中,消费主义继续用一个个骗局将人们套入其中。

  1、钻石

  1950年,可以说是钻石营销的元年,戴比尔斯公司提出了“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A Diamond Is Forever)的广告语,钻石成为婚姻和财富的象征。

  钻石与其他奢侈品类似,讲究的是精致体面,使用价值和价值都是后话,卖的就是那份情怀。

  关于钻石骗局的争论网络上到处都有,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判断法则,但是希望大家牢牢记住资本论的一句脚注:“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家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

  2、信贷消费

  一方面,巨型企业和工业集团变成金融中心,经营银行业务(借贷,投资等);另一方面,银行等金融机构通过资本深刻介入了各行各业的生产流通当中。自由竞争变成过去式,垄断成为人尽皆知的事实,银行和工业相互交融,成为遍布群众皮肤上的吸血寡头。

  在2020世界五百强前50名中国上榜企业中,四大行两大保险集团成绩亮眼。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资本所喜好的信贷消费愈演愈烈。

  花呗和京东白条深入人心,各种分期和贷款层出不穷,房贷和车贷是年轻人身上一辈子的负担,掏空了“六个钱包”。

  还记得2008年经济危机的引爆点,是许多人负担不起房贷,是资本明知道有人负担不起房贷仍然默许了一系列操作,资本割了一波韭菜后安然离场,留下无家可归的失业者。

  3、女性相关

  高跟鞋=优雅

  不化妆=不尊重人

  年轻貌美=男人的心

  珠宝=精致

  被强奸=活该

  此类言论层出不穷,2017年,一则奥迪二手车的广告描述了婆婆检查儿媳妇身体的过程,借此表示选车跟选儿媳妇要一样谨慎,女性成为商品,任人挑选。

  打着自由的幌子,打着女人要爱自己的幌子,让你消费以装扮自己——按大众审美(男性审美)装扮,而女性真正的困境——婚育自由、工作自由以及生理贫困却乏人问津。

  4、男性名表名车

  香车、名表、别墅、美酒和美人一起,成为成功男人的标配,

  香车名表,是身份的名片;

  美酒美人,是谈判的筹码;

  别墅,是对家人的馈赠;

  ……

  所谓成功,所谓男性的成功,由物决定,也就是由消费决定。

  四、消费主义的本质

  在贫富差距日益扩大,消费品类却日益繁多的今天,在以上背景之下,消费主义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人们为何为争先恐后地跳入那些消费陷阱?

  是人性的虚荣心?是乌合之众容易被误导?还是都怪袁隆平把大家喂得太饱了?

  当然,都不是!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而现代社会是一个商品社会,所以分析不应从人性出发,而要从最基本的商品和资本出发。

  1、商品拜物教

  随着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不断丰富,琳琅满目的产品充斥着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商品交换的过程当中,人与人的关系被淡化,货币和物品的交换关系占据了一切,似乎货币生来便可以换到商品,似乎商品从来就可以被货币购买到。而交换关系背后人的劳动被掩盖,于是,商品和货币代替劳动本身成为了社会尊崇的神明,拜物拜金有了社会基础。

  在此之后,由阶级固化和贫富分化带来的种种苦难让底层人民更加坚信物质的神圣性,而顶层统治者乐于看到这一点,并且自己带头践行着这一切。

  在自上而下的践行中,自由和美好由精致的商品来定义,不同价格的商品代表着不同级别的自由和美好。

  2、资本的本质

  在资本运作的过程中,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有的矛盾日益尖锐,资本家们之间的无序竞争愈演愈烈,由此,资本变得短视。为了保证自己的利润最大化(这也是资本的本质——逐利),为了保持自己不被踢出资本阵营,资本家只能看到利润,他唯一能追逐的只有利润,一旦他停下这个脚步,他就会跌落到小生产者甚至无产者的队伍当中去。

  当资本停止对利润的追逐,当资本家们开始和谐地相互商讨并对经济运行作规划的时候,要么是世界末日,要么是社会主义已经实现了。

  在商品社会,在物质纽带当中,所有人依据拥有物质的丰富程度被分为三六九等,于是,商品拜物教转化成消费主义,对物质的追求被美化成了“成功”,物质的丰富程度与人的品味和价值成正比,劳动仅仅因为要谋生才被迫接进行,一切创造和追求都屈服在物质的裙摆之下,只求窥得一点春光。

  3、生产过剩

  在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有的矛盾之中,一方面,资本家们无序竞争造成社会生产的混乱,另一方面,资本无限逐利无限扩大而劳动者支付能力不足,生产相对过剩产生。

  以汽车行业为例,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的128个乘用车企业,2019年产能利用率超过100%的仅有8家,80%-100%产能利用率的有7家,60%-80%产能利用率的有10家,40%-60%产能利用率的为8家,20%-40%产能利用率的有19家,10%-20%产能利用率的有8家。此外,在2019年没有销量的企业还有36家。

  同时,为促进消费,信贷被快速发展起来,开发市场的招数层出不穷(家电下乡等),但是,底层不稳,上面绣花最终也只能是泡沫。

  最终,经济危机爆发,资本经过一轮大洗牌重新来过,劳动者在危机中成为了产业后备军为新一轮被剥削做好了准备,生产过剩以战争消耗和焚烧掩埋等见不得人的手段得到短暂解决;然后,新一轮无序竞争开始,新一轮信贷骗局得到开发,新一轮危机继续酝酿……

  但是,与新危机共同成长起来的,还有人。

  五、结语

  消费主义浪潮表象之下是商品拜物教和资本的无序竞争,在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当中,人们也不断成长起来了。

  收入增长率下滑,消费水平增长率下滑,消费降级成为流行词汇,百亿补贴成为香饽饽,与此同时,随着中国资本与外国资本在发展过程当中的种种摩擦,矛盾加深了——国际上争夺市场产生矛盾,国内由于生产过剩导致各种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独居青年、女性压迫等问题层出不穷。

  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课本上的剥削成为了现实中的压迫,人们惊呼——这盛世只如他们所愿,打工人们终于被迫面临现实,消费狂潮之下,多了薅羊毛的,少了挥金如土的。

  2017年以前,世界一片祥和,大家愉快地买买买,花呗和白条充斥着人们消费带来的快感,2017年之后,打工人被“996”惊醒,经济上行带来的美好假象随着“新常态”而慢慢破灭。

  在这个过程当中,脑力无产者成长起来了——“打工人,打工魂,打工人都是人上人!“”人是铁,工是钢,一天不打憋得慌!”。

  在这个过程中,体力无产者成长起来了——“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你在拼多多到处找人砍价,他在高铁管家到处求人助力,我在电子厂拧螺丝拧到凌晨,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自嘲式的认清现实朝着成长迈出了第一步,那第二步呢?

  你的第二步该如何践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