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老胡乱了方寸,小段已然违法

2020-12-07 12:00:09  来源: 小謝之言   作者:小謝之言
点击:    评论: (查看)

  作者|小谢之言

  这年头,“不讲武德的年轻人”此起彼伏。

  马保国才被打翻在地,胡锡进又被卡住了脖子。

  卡住老胡脖子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副手,《环球时报》副总编辑段静涛。

  昨天,小段向中纪委实名举报:老胡“违反生活纪律”,与他人有“不正当性关系”,还生了两名私生子。小段晒出了举报截图,包括两名女关系人身份和姓名。

  正在广州讲课的老胡闻听大惊,写了一篇回应文字。

  从这篇回应文字来看,老胡乱了方寸。

  第一,关于党校。

  老胡说,前两年小段上完党校,回来就不正常了,到处散布老胡下台的信息,以此逼老胡让位。原话是:

  三四年前,段静涛同志去党校学习了一段时间,她大概产生了个人化的联想。

  按照《环球时报》副总编辑的身份,去的党校当是ZY党校。

  老胡潜在的逻辑是这样的:一个副局级干部,在党校都学些什么玩意,遇到些什么老师和同学,才能产生如此的“狂想”(狂想为老胡原话)啊?用老百姓的话说,这学校怎么不教好?怎么把孩子教出精神病来了?

  以老胡的思想觉悟和心智水平,绝不会如此解释小段的思想变化,以及由此导致的如今局面。

  但是他就这样说了。所以,只能说老胡在写这篇回应文字的时候,是乱了方寸的。

  第二,关于赋闲。

  老胡在谈到小段这个人的时候说:

  段静涛已经长期不参与环球时报的工作,处于实际赋闲状态,原因是在环球时报社务委员会看来,她失却了正常履职的能力。

  那么问题又来了?这样一个在单位看来失去正常履职能力的人,为什么还担任着副总编辑的职务;什么叫“实际赋闲状态”?就是既占着领导职位,又不干活,这不就是吃空饷吗?

  老胡本意是要证明,处于狂想状态、不清醒状态的小段,说的话都是胡言乱语,不足为信。结果呢,却抖搂出来《环球时报》的政治生态乱象。

  要知道,人民日报社是《环球时报》的主管机构,老胡说《环球时报》狂想症患者占据领导岗位,不等于暴露人民日报社用人有问题吗?说长期赋闲吃空饷的事,不就是更严重的人事制度问题吗?

  从党校和赋闲这两点,可以管窥老胡当时的心理状态,百密一疏,乱了方寸。

  再说这个“不讲武德”的年轻人小段,不是乱了方寸的问题,是方寸大乱。

  首先,小段最恶劣的是,把两位相关人的身份信息公布在网上,全网示众,肆意传播。甭管她们和老胡有没有私生子,小段已经属于侵犯隐私了。

  你想啊,如果人家单身,和谁生孩子最多只是伦理道德问题,但你把人家姓名晒到网上示众,这是法律问题,严重侵犯他人隐私权,假如真有私生子,你想过对孩子造成的伤害吗?就这个问题,小段的官司已经吃定了。

  作为《环球时报》副总编辑,作为党校培养出来的领导干部,就这点法律素养?

  第二,小段的行为不计后果。

  如果私生子的事是小段狂想出来的,没有事实依据,那问题可就更大了,那就是“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触犯了诽谤罪,要负刑事责任的。

  从小段的行为来看,她的心理状态确实极不稳定。除了公开他人隐私,还体现在对老胡的极端化态度。

  根据老胡公布的10月28日的微信截图,早在事发前小段说过这些话:

  承认自己像“中了邪一样”,“容易钻死胡同”,以及“幼稚无知”。

  “非常自责后悔”。由于自责,“晚上哭了半天”,也没睡着觉。承认“自身存在很大的局限和缺点”。“对不起领导”。

  承认老胡“默默保护着”自己,承认老胡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并发誓一定会报答。

  前一秒还一口一个大哥,感谢“救命之恩”,接下来就举报“救命恩人”有不正当性关系,生过两个私生子,彷佛要置“救命恩人”于死地。

  小段如此行事,非常人所能理解。

  有人说拜登要上台了,公知蠢蠢欲动,借小段对老胡下手了。我看这是低估了公知的智商,高估了小段的情商。

  按照制度,举报15个工作日内,中纪委将答复举报人。

  老胡有没有违纪,小段有没有诽谤,人民日报社有没有用人失察,疏于管理,都要看这个答复了。

  本来为老胡捏把汗,捏着捏着,想到了成都大学那两位的事情,手心这汗就变成了小段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