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2020-12-05 09:35:53  来源: 吴铭再评说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有一个问题,我百思不得其解。

  潜在的金融寡头马中云的大IPO,被暂缓了,这标志着国内外大资本相互勾结、里应外合并俘虏国有资本,企图控制中国金融主权特别是人民币发行权的阴谋,应该是破产了,中国暂时缓解了一下金融危机。中国虽然没有形成金融寡头,但是,财阀,却已然形成。如何化解财阀,彻底消除金融寡头产生的土壤,将货币发行权完全收回中央,应该是当前经济金融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

  (因为维护人民币发行权的独立自主性,有人指责我是“五毛党”。我想强调,不管是资本主义国家,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发行权都不能分割,都必须掌握在中央政权手中,不能让私资本染指,更不能让外资染指。)

  而财阀之所以成形、甚至孕育出杰克马这种金融怪胎,其源头在于中国丧失金融主权观念,抛弃了人民币主权转而拥抱美元霸权,推行扩大开放、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储备外汇,以及将存贷、支付、结算、投资等业务都拱手出让于外资和买办资本,实际上是支撑了美元霸权。这些政策,必然导致人民币主权丧失,必然导致国内外资本在中国坐大。

  主流经济金融专家、教育、学术、舆论、媒体、宣传,可以说基本上都是华尔街金融寡头的传声筒,是国际垄断资本在中国贸易经济金融领域培养的伪军,他们与华尔街里呼外应、一唱一和,误导中国放弃金融主权、放弃市场主权、放弃经济主权,扩大开放、引进外资、开放金融、出口创汇、储备外汇,甚至推动以外汇储备为基础的人民币所谓国际化,大叫大喊“美元是世界货币”“与国际接轨”“越开放越安全”之类买办观点,让中国沦为美国的殖民地,这,我一点都不奇怪。

  我奇怪的是,中国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领域的专家学者,应当为数不少,怎么他们对扩大开放、引进外资、开放金融、出口创汇、储备外汇等抛弃人民币主权、支撑美元霸权的买办政策,也哑口无言呢,为什么他们不提出反对意见呢?怎么没有形成反对的声势呢?即使不能影响决策,至少在民间应该能够听到他们的声音呀?

  事实上,经济学界也有数量少得可怜的那么几个专家学者反对这些买办政策,但,他们多数似乎也不是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领域的专家学者。

  原因何在?

  我推想可能是中国马列主义经济金融领域的专家学者,虽然人数不少,但是,在毛泽东思想中的经济金融学内容已经被清除一空的情况下,他们只研究马克思的金融货币理论,并拘泥于马克思的资本论原著,而没有结合今天的实际,没有全面、深刻地观察分析经济金融形态上所发生的根本变化。就是说,今天的金融(货币)与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基本上完全不同了,而他们却完全忽视了这些深刻变化,完全忽视了这些不同。他们依旧用马克思关于金融(货币)的经典论述,来观察分析当代的经济金融问题,这就有些刻舟求剑了。

  我是不是有些胆大妄为?

  老实说,我只看过资本论的第一卷,后面的没有读过。即使是第一卷,我也只是知道并接受资本剥削的秘密在于榨取剩余价值。对马克思关于金融货币的理论,我很陌生。对西方资本主义金融专家的论述,也同样很陌生。朋友们的有关文章,我甚至看不懂。有些概念,我要费很大劲才明白。比如,结构性矛盾,我几乎弄了好久才明白,原来就是不可调和的矛盾的意思。经济金融知识,我只知道一点《盐铁论》、汉朝经济金融斗争史,还有共产党毛主席在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之后的金融建设和斗争实践历史,也谈不上多全面深刻。我对经济金融的理解,均出自盐铁论和共产党毛主席的经济金融实践。

  我对马克思时代欧洲的货币情况,也不了解。只能推测。

  马克思逝世于1883年3月。我推测,他所处的那个时代的欧洲,黄金白银是货币;纸钞,即使有,也是与黄金白银挂钩,那个时代当属于原始货币和旧币时代;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人搞布雷顿森林体系,也还是旧币思维,美元等西方货币与黄金挂钩,也还是属于旧币。之所以如此推测,其依据是1894年甲午战争,日本向中国勒索白银;1900年,八国联军同样向中国勒索白银。看来,白银是当时全世界的硬通货。说明欧洲的货币,应该是白银,或者至少是以白银为本位(相当于中国的银票)的旧币。而黄金白银作为货币——交易媒介和价值尺度——有如下特征:

  一是无所谓发行问题,也无所谓发行权,当然也无所谓货币的回收问题。二是货币本身也是商品,也有使用价值,且其使用价值可以用自身的重量衡量,因此,可以认为不存在信用问题。三是白银是劳动产品,是商品,所以,也不存在金融资本输出的可能。四是应该不存在金融主权问题,因为黄金白银无论在哪个国家,都同样是货币。

  以上四点,应该马克思关于当时金融(货币)理论的前提!

  只可惜,今天,上面四个前提均发生了质的变化。

  一是今天的货币,已经不是原始货币或与黄金白银挂挂钩的旧币,发行权(包括发行数量、发行方式、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发行时机、回收方式)是其灵魂。发行货币,是调动社会资源,组织生产建设、发展经济的关键、首要、最有效、最根本的手段。完全控制发行权,是政权的关键职能。有货币发行权的政权,才是有力的、真正的政权;无货币发行权或者无完整的货币发行权的政权,就只是傀儡政权或者殖民地政权。

  二是今天的纸钞本身并无使用价值,只是一种记账凭证,货币的发行方必须为其提供信用兑现,兑现的方式就一种:用种类足够多、数量足够多、质量足够好、价格足够稳定(如果不是固定的话),来回收自己发行或支付的货币。也就是说,持此币者,必须能(1)以稳定价格(如果不是固定价格的话),(2)从货币的发行方那里,(3)随时采购到(4)种类足够多、(5)数量无限制、(6)质量足够好的商品。即,货币发行方必须以商品来回收自己发行的货币,实现其信用。我个人认为,以上(1)至(6)六点,为货币信用的六要素,缺一不可。

  如此货币发行方能够对以上两条提供充分保证的话,基本上也可以说,同样不存在金融资本输出的问题。但是,如果上面的第二条被金融资本的输入方忽略(比如今天正在引进外资的中国),则货币发行者因为不必承担为其货币兑换商品的信用责任,就可以实行无限的金融资本输出,正如今天的美国因为掌握了对华金融资本输出的特权,当然可以无限“量化宽松”、狂印钞票并向中国输出,就可以从中国购买到一切商品,并在中国市场上进行无约束的经济金融活动,彻底搞跨中国经济,控制中国经济命脉。

  我推测,正因为中国的马列主义学者,在无视毛主席共产党的经济金融经验的情况下,又犯了脱离金融斗争现实的错误,尤其是忽略了今天的货币与马克思时代原始货币、旧币的根本差异,误把无信用的美元等同于马克思时代的黄金白银。所以,他们用马克思的经济货币理论,就根本发现不了今天中国扩大开放、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储备外汇、以外汇储备为基础的人民币国际化、取消在华外资金融机构的业务范围限制和投资持股限制等政策的荒谬性,根本不会有金融主权意识,意识不到些政策即意味着金融主权的丧失,意味着中国的殖民地化,所以,即使他们感觉到有问题,也不可能提出反对性意见。

  是不是这样呢?请思考这个问题。

  我前几天看了一位马克思主义领域的著名学者谈货币的信用问题,绕来绕去,搞了半天,我也没有看懂他想说什么。所以,写下上面这些话,供参考。

  我希望中国经济金融领域的专家学者官僚们,也看看盐铁论和西汉经济金融史,看看共产党毛主席在各革命斗争时期的经济金融建设史,我觉得这应该是必修课,至少不会有害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