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在美国虎视眈眈之下,中国当年如何保护核项目?

2020-12-04 14:46:01  来源: 后沙公众号   作者:后沙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几天,伊朗核项目的负责人、物理学家法赫里扎德遭到暗杀,引发了中东地区又一轮紧张局势。

  加上2010-2012年被暗杀身亡的4位伊朗科学家,在伊朗从事核领域研究的科研专家,简单成了一种高危职业。

  不过,这也暴露了伊朗在安保方面存在着重大疏漏,而对手是何等残忍和执着?

  伊朗大意了,美国和苏联研发核武器时,哪个不是极度保密?美国原子弹项目上马时,连副总统杜鲁门都不知情,他是在接替罗斯福成为美国总统后,才有权得到军方的报告。

  核武器,是一种权力垄断,只有极少数国家才被允许合法拥有。

  同样,核垄断者企图打断中国核武进程的手段亦是凶狠毒辣,美国在上世纪60年代初,曾计划过用战机突袭中国核基地,只是由于风险太大而作罢。

  中国最最绝密的反间谍工作领域之一就是核武器研发,为了确保原子弹爆炸成功,保密工作是里三层外三层,滴水不漏。

  而美国最最想得到的情报就是关于中国核武器的研发信息。

  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爆发,同时,中国在边境狠狠教训了多次挑衅的印度。1962年12月初,哈里曼(担任过美国商务部长、驻法大使、纽约州州长等职)率团前往印度,主要目标就是中国核项目。

  访问团由五角大楼和CIA官员组成,三哥正在厕所里抹眼泪,见到客人来了,激动地手忙脚乱。

  美国人给印度“分享”一个绝密情报:中国正在研发原子弹!

  美国把自己最担心的事,说成是印度面临的最可怕的事情,要印度配合,尼赫鲁总理同意授权印度情报局与CIA展开秘密合作,专门针对中国核计划。

  美国为什么突然找印度合作?印度情报部门很厉害?当然不是,而是印度的地理位置以及政治上需要拉拢。

  对中国核计划进行情报收集,主要手段只有两种:一、人力手段;二、科技手段。

  台湾方面的人力情报(特务)网络已基本被摧毁,科技手段就显得格外重要。

  科技手段又分为:卫星拍照和侦察机空中拍照

  当时的卫星拍照效果不佳,而U2侦察机又没有理想的起飞地,从台湾省到大陆西北的航程过于遥远。

  美国之前试图说服巴基斯坦,将白沙瓦军事机场高价租给CIA使用,但被婉言拒绝。

  美国判断中国核项目在1962年已进入最关键阶段,所以,古巴导弹危机一结束就马上要与印度合作,而印度在边境战争失利后,也想找个肩膀哭一下,一拍即合。

  美国另一手准备,是将“G特遣队”部署到泰国塔克里空军基地,但由于缅甸不允许U2侦察机飞越其领空,令泰国基地效率大打折扣。

  因此,印度奥里萨邦的沙尔巴迪亚空军基地,成了最理想的起飞地。1963年6月3日,美印领导人举行会晤,正式启用二战后被废弃的沙尔巴迪亚空军基地(加尔各答以南)。

  美国出钱,印度翻修。但印度修建速度让美国大为恼火,美国计划在冬季来临前使用机场,印度却一次又一次拖延工期,还要美国加钱,美国只好先使用泰国基地。

  直到1964年5月24日,首架U2侦察机才从印度起飞执行任务。不幸的是,三天之后尼赫鲁去世,夏斯特里新内阁又不同意U2侦察机从印度起飞(怕苏联不高兴)。

  10月,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后,印度才“恍然大悟”,又同意美国使用。印度来回折腾,使得美国侦察计划远远达不到预想的效果。

  1964年10月16日罗布泊戈壁滩这一声巨响,既宣告中国迈进了核大国门槛,也粉碎了美国对中国核计划的绞杀阴谋。

  美国当时不要说接近中国核基地,掌握中国核专家个人信息,就连基地具体位置都没有搞清,只是知道一个大概方位。

  中国第一个核基地--青海的金银滩221基地,在确定建设项目后,在一个月时间内迁移安置了所有居民,周边近2000平方公里划为军事禁区,“金银滩”从社会上的书籍、影片、报刊、杂志等出版物上彻底“消失”。先后10万名左右的科技人员、基地工作人员均成了“隐形人”,而且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自己的工作与原子弹有关。

  罗布泊基地也是如此严格,中国人要做的事情,就要做到最完美,在美国虎视眈眈之下,任何纰漏,都可能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

  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后,美国认为中国接下来将向氢弹进军,但最乐观时间也得到1970年,因为美国不知道于敏团队的存在。

  这时,美国改变了原先的核计划情报收集工作,转而将重点放在监测中国研发可以运载核弹头的中程导弹方面。

  但理想的监测位置很难找到,巴基斯坦境内的巴达贝基地,可以试一下,但巴基斯坦不会同意。

  美军监测计划负责人空军上将李梅,将目光看向了喜马拉雅山,如果在这里安装固定装置,无论是视域范围,还是反馈效果,都远远好于巴达贝基地。

  三哥又派上了用场,但这事关乎印度主权,新德里犹豫不决。

  而印度情报局前局长马利克却撮合了此事(收了美元),因为他手里还有针对中国的乌班突击队和特别情报服务局,在喜马拉雅山工作,在他的地盘之内。

  美国对山峰的要求:

  一、决不能处于被解放军轻易突袭得手的地方;

  二、海拔要足够高,视野开阔。

  CIA最终确定了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峰(8586米)为传感器放置点。

  接着美印联合登山队突然就多了起来,善良的人们不会想到登山运动,居然也是间谍工作。

  干城章嘉峰不但高,而且雪崩多,之前只有英国登山队到达过峰附近(差二十英尺)。美国询问英国时,英国人就建议放弃。

  CIA权衡之后,接受了英国建议,重新选择了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部,7800多米的南达德维山主峰,也叫“圣女峰”。

  但印度人担心会被神明惩罚,不想选择“圣女峰”,想再选选。美国说没时间了,赶紧组队,印度不得不同意。

  1965年9月,美印联合登山队正式向圣女峰进发。美方小组长是CIA官员米科尼夫,负责营地中转的是机师斯利浦,还有一位来自美国原子能机构的吉姆,负责安置核燃料发电机。

  印度人负责开路,以夏尔巴人为主。10月8日,由14人组成的登山队从2号营地来到3号营。

  10月14日,从3号营地向4号营地进发。

  到4号营地的路上,不时能看到之前一些探险者的干尸。印方人员不走了,说圣山、圣湖不敢去,双方发生争执。

  4号营地冰雹太大,印度人还说有雪人出没,登山队又没有携带武器,只好撤离。美方将设备先放在4号营地,准备在明年天气好转时,再来继续工作。

  1966年5年,美印再次登山,到了4号营地时,美国人吃了一惊,设备居然丢了,尤其是那台核燃料发电机找不到,接收器则被压碎,金属线在另一个山脊里被找到。

  三哥们鬼哭狼嚎,又是拜山又是祈祷,说不是神明发怒,就是雪人拿走了东西,美方只好退回大本营。

  10月27日,中国东风2型导弹携带核弹头从甘肃基地发射,在900公里外的罗布泊基地上空成功爆炸。

  CIA气得痛骂美印联合小组,中国都射得嗨起了,他们居然还在山上找设备。

  CIA怀疑这核燃料发电机,不可能是被雪人抱走,而是印度人单独回来偷走的,然后跟美国演戏。

  美国没证据,只能暗示印度把东西交回来,三哥很生气:“你凭什么污人清白?”

  美国也办法,毕竟还需要印度合作,以监测中国导弹的大局为重。

  1967年5月,美国以登山队名义公开入境印度,为避开苏联耳目,全部使用了假护照。这次遥感监测器安装很成功,但不到三个月就没了信号。

  印度人说是被雪埋了,天线也坏了,主动请缨要派人去修,美国学聪明了,派人亲眼看着发电机从山上抬下来,决不能让三哥又偷去一台。

  1968年11月,美国换成了气动力遥感器,但效果不大好。

  1969年3月,换成太阳能电池遥感器,解决了续能问题。

  1970年、1971年,东风4号、5号发射,都被这个监测点收集到了数据,但不清晰。

  1973年,美国发射第二颗流岩纹卫星,取代喜马拉雅山脉中部的监测点,印度没有了价值,美国就不再理它,说好的情报共享就此结束。

  在人力情报方面,台湾特务虽然无法接近敏感地区,但美国特工非常“努力”。

  1968年3月16日《人民日报》曾发表评论员文章:《坚决打击敌特间谍分子 巩固我国无产阶级专政》

  这篇文章的背景是3月15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两名外国人进行宣判,他们都是窃取中国核计划情报的人员。乔治•瓦特有期徒刑三年,彼德•迪卡特被驱逐出境。

  乔治•瓦特是持英国护照进入中国的美国人。1964年11月25日,中国技术进口总公司与英国和西德V·G联合公司签定化工成套设备合同(总金额2000万英镑,安装地在兰州)。

  英国政府将此事告知美国,CIA就布置人手混入来华专家组,乔治.瓦特以“专家”身份来到中国的CIA情报人员。

  瓦特收买了中方翻译周晓明,得到了两只老鼠,老鼠来自西北核工业基地附近,身上沾染着放射性物质,有一定情报价值。

  1965年初,他在广州出境度假,两只老鼠引起了海关怀疑并上报,但中方情报人员只是不动声色地调换了老鼠,没有抓他,他回来后也没动他,放长线钓大鱼。

  1967年解放军反间谍机构掌握了瓦特这条线后,才开始收网。

  1967年6月17日,中国第一颗氢弹试爆成功。

  但这条线只是CIA“约翰牛计划”的一部分,在华最高指挥官是为美国效力的德国人冯.许林德,1965年来化,是兰化的外藉专家,父亲是纳粹情报官员。

  翻译周晓明之前已经落网,成了反卧底。他在瓦特与许林德冒险通话时,得知了这个人的存在,并向中国反谍机构做了汇报。

  1967年12月,兰州到北京的136次班机在夜间22点10降落,中方反谍人员当场扣押了企图从北京逃离的许林德。

  许林德塑料袋密封有各种白色手套、手帕(尘埃标本)以及微型胶卷,这些对测量核当量及原料成分相当重要。

  由于此案关系重大,又涉及外交层面,当时英国、西德跟中国有技术合作关系,非常复杂,因此反谍行动最高指挥者是周恩来总理。

  1968年《人民日报》,没有提及许林德的名字,实际上他被判了十年。反谍工作中国从来没有停止过,但具体成绩不大可能公之于众,因为这是一条秘密战线。

  在保护核项目、核专家方面,中国做得非常严密,同时,又避免掀起不必要国际冲突,大家心照不宣。

  在中国核发展道路上,美国CIA的科技手段、人力手段都遭到了挫败。

  更重要的是,中国反间谍工作的群众路线方针,不要小看居委会大妈的火眼金睛。

  那些带路党、CIA线人,也不用高兴太早,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从伊朗科学家悲剧可以看到,这世界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再看看澳大利亚士兵的滥杀无辜,西方极力声援的嘴脸,事实证明,它们从没改变奴役别人,掠夺别人的本质。

  应当庆幸,我们生活在这个繁荣强大的国家。

  感谢那些科技工作者和那些默默无闻的反谍工作者。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和名!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