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反对方方的女孩被蛋壳驱赶”,谁该羞耻?

2020-12-03 14:18:50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蛋壳爆雷,一大批挣扎于底层的打工青年被蛋壳欠租的房主赶出了公寓,其中就有这样一位踏入社会不久的女孩:

  在她的这条微博下面,迎来了一群“方粉”围观、嘲讽和谩骂,以致于关闭了评论。原来是因为她在今年5月份的一条微博被翻了出来:

  自媒体平台上,这则消息被公知们奔走相告,“弹冠相庆”:

  被蛋壳驱赶的这个女孩的遭遇,像极了上半年那位“敲锣救母”的武汉姑娘。敲锣女仅仅是在自媒体发声,不希望自己的事被方方当作工具写进《武汉日记》,事实上在“敲锣救母”的过程中,方方也从来没有帮助她。公知就开始对敲锣女群体而攻之,骂她“忘恩负义”。

  且不说,这群咒骂敲锣女的公知是不是真的“有恩”,替敲锣女发声的媒体是不是这就是方方和这群公知办的;就算真的有恩,难道你们就可以“携恩索求”,要求别人跟着你们一起不问是非,为非作歹?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为苍生说人话”?

  1941年6月,陕甘宁边区突发雷暴天气,延川县代县长李彩云不幸触电身亡,一位农民饲养的一头驴也被雷电击死了。这位农民逢人就开始咒骂毛主席。保卫部门闻讯,要把这件事当作反革命事件来追查, 逮捕这个“竟敢如此咒骂毛主席”的农民,并要公开处理,以一儆百。毛主席从警卫员口中知道这件事以后,立即阻止了保卫部门的行动。毛主席说:“群众发牢骚,有意见,说明我们的政策和工作有毛病。不要一听到群众有议论,尤其是尖锐一点的议论,就去追查,就要立案,进行打击压制。这种做法实际上是软弱的表现,是神经衰弱的表现。我们共产党人无论如何不要造成同群众对立的局面。”这一事件之后,毛主席通过深入调查研究,了解到边区农民负担重的问题,很快就采纳了开明绅士李鼎铭的建议:“应彻底计划经济,实行精兵简政主义”。

  新中国成立之初,《人民日报》登载了一封农民的来信,信中说感谢毛主席赐给了他们好光景。当天毛泽东读到报纸后深感不安,并立即通过电话向《人民日报》传达了这样的意见:人民,特别是农民给了我们一切,农民的胜利果实不是某一个人恩赐的。报纸不应该反映恩赐观点,而应该报道农民创造的一切。

  这才是真正的为苍生说人话、办人事!

  孔夫子说,“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毛主席为代表的真正的革命者,是牺牲自己的一切,去弘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大道,而不是拿形式上的“道”来证明自己。

  反观方方为代表的这群公知,他们偶尔也会站在老百姓的角度说说话,看似是在“为民请命”,其实不过是想给自己“增粉”,证明自己的“鼓动力”,到主子那里领更多的狗粮。所以,他们真正关心的是自己的影响力,而不是人民的利益。

  从“敲锣女”事件到“蛋壳姑娘”事件,真正该感到羞耻的不是事件当事人,而是那些自私自利、“吃人血馒头”领狗粮的公知。

  回首今年上半年,“大流行”在武汉肆虐的时候,帝国主义不是帮着我们抗击“大流行”,而是在一旁叫嚣着找中国“索赔”;方方等一众公知还配合着把武汉描述得一团漆黑,让中国给世界“道歉”,这不是“递刀子”又是什么呢?

  目前已经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大流行从去年9月开始已经在意大利、美国等地方国家发生,中国也只是受害者。在铁的事实面前,前不久方方接受外媒采访时,仍然没有丝毫的忏悔,反而以个体受害者的面目自居,脸皮真够厚的。

  本号的老读者应该都知道,笔者的态度是一贯的。年初,笔者对官僚主义和资本趁火打劫亦有大量批判,在这个过程中,笔者对某些恶心的“半块钱”亦有大量抨击。笔者以及很多人之所以反对官僚主义,揭露问题,是衷心地希望国家和人民能够战胜“大流行”,可那群公知的批评是出于这个动机吗?

  对于方方,笔者的态度也是一贯的。被蛋壳驱赶的那位姑娘出于朴素的爱国热情,说“割方方舌头”,翻看她以前的微博,可以看出她完全是没有多少政治认知的普通群众。这样朴素的爱国热情是值得称赞的,但诸如“割舌头”之类的说法,笔者也是坚决反对的。

  笔者认为应该允许方方的声音,但也应该允许反驳方方的声音。要反驳、要清算的不仅仅是方方在武汉“大流行”过程中的不实言论,更应该反驳方方这四十年以来,通过她的小说诋毁中国革命的种种言行。然而,残酷的现实却是,对方方的小说的驳斥却是很难发出的,甚至连小说的名字都不能随便提。

  让敲锣女被迫“敲锣救母”的是官僚主义,然而真正滋生官僚主义的却是对革命时代的背离,这个过程的发生,显然也有方方等一众老公知的“功劳”。当方方动用自己特权送侄女去机场的时候,她不也在自觉地享用着这份“功劳”吗?

  被蛋壳驱赶女孩,施害者是为了利润肆意豪赌的资本,而真正的根源是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当年方方们风光无限、对国营企业极尽丑化之能事的时候,这一幕就早已注定了。

  特权享用者、资本乏走狗们又有什么脸面来嘲讽你们施害的“敲锣女”和“蛋壳姑娘”,反过来指责别人“忘恩负义”?

  当然,“反对方方的女孩被蛋壳驱赶”的事件也该让某些人清醒一下了,当资本在市场经济里肆意妄为侵害劳动者的时候,切不要“法无禁止即可为”地无所作为,把有“朴素爱国热情”的群众推向对立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