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评毛洪涛事件调查结果:给王校长的表彰信

2020-11-29 15:00:54  来源: 热风2019   作者: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天,也就是27号,成都市联合调查组,终于发布了关于成都大学毛洪涛事件的调查通报:

  这个通报,全文已近5000字,分为三大部分:

  “一、毛洪涛同志发布微信、轻生溺亡和搜寻善后情况”

  “二、关于对毛洪涛同志微信朋友圈所发有关内容的调查核实情况”

  “三、有关工作建议”

  其中,第二部分最长,涉及的是大家最关心的情况,又细分为以下五个部分:

  “(一)关于毛洪涛同志微信反映王清远同志‘连续挤压三任党委书记’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

  “(二)关于毛洪涛同志微信反映王清远同志‘拉帮结派、排斥异己、独断专行’‘建立利益集团和独立王国’‘用阴招、泄私愤、拉山头、无底线’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

  “(三)关于毛洪涛同志微信反映王清远同志‘披着学者的外衣,满心名利追逐’‘营私舞弊、中饱私囊、无视群众利益’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

  “(四)关于毛洪涛同志微信反映学校‘管理混乱、隐患丛生’‘短期行为,贻误事业发展’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

  “(五)关于毛洪涛同志微信反映王清远同志‘不讲政治、破坏规矩’‘强力防御全面从严治党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政策要求’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

  1

  在看通报的具体内容之前,我们首先必须明白一个问题:

  这份通报,是“谁”搞出来的?即,这一次,是“什么人”“哪些人”在调查?

  屁股决定脑袋,什么人办什么事——这是一般规律。必须指出,调查的主体,或说调查的实施者,从根本上决定着调查的质量,也从根本上决定着这份看似“详尽”的调查通报的质量。

  通报一开始就说了:

  “2020年10月15日,毛洪涛事件发生后,成都市于10月16日成立由市纪委监委、市委组织部、市委宣传部、市委教育工委、市公安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依法依规就毛洪涛同志溺亡及其微信朋友圈所发有关内容等情况开展调查。”

  很清楚,这份调查通报,来源于“成都市联合调查组”;而这个调查组,又是由成都市市级层面的以下有关部门组成的:①市纪委监委;②市委组织部;③市委宣传部;④市委教育工委;⑤市公安局。

  值得注意的是,在毛洪涛不幸离世后,很快便接任其职务的那位刘强,正是这个调查组的组成部门之一的成都市委教育工委的书记(点击参阅-接替毛洪涛的刘强,不但是王清远大学同学,还是典型本土干部)。

  而成都大学,又是一所什么大学呢?

  它是四川省和成都市共建的综合性大学、成都市重点建设大学,主管部门为四川省。

  是不是说,成都市,就不能够调查这起发生于成大的事件呢?不,决不是那样的,当然可以由市一级组织调查。问题是,大家也普遍感到:成都市,离成大还是太近了,近了就有损调查的权威性。这是常识。有群众干脆就说,这是“自己查自己”呀!

  2

  让我们具体来看看调查通报的内容。

  其中,第一大部分里说道:

  “鉴于调查中毛洪涛同志家属、同事和学生反映毛洪涛同志生前身心健康存在异常状况,成都市成立由省市精神卫生机构专家组成的医学专家组,通过溯源毛洪涛同志生前工作、生活和就医用药情况,对其健康状态进行专业医学评估,并组织现场勘查民警、侦查民警、法医及心理咨询专家进行了会商研判,对毛洪涛生前身体状况、心理特点、性格特质、行为表现进行综合分析认为,毛洪涛同志长期以来工作上自我要求高、压力大,出现明显身心疲惫状态,其社会角色、自我预期与心理感受落差较大,缺乏专业医疗帮助和有效疏解,在较长时间内其焦虑情绪日益加重,在认知上逐渐形成一种思维定势,并采取极端行为。”

  但是,连这段话本身,也没有否认:毛洪涛同志生前,“缺乏专业医疗帮助和有效疏解”。也就是说,所谓的“专业医学评估”,乃是一种事后的追溯性的评估。正如有评论者所说的,这,是“在人已故去,无法作出任何病理研究和生理检查的情况下”,所得出的号称“专业”的结论。

  3

  我们重点来看第二大部分,涉及“毛洪涛同志微信朋友圈所发有关内容的调查核实”(点击参阅-最火朋友圈全文!成都大学校党委书记,指控校长搞“独立王国”)。

  3.1

  第一,关于毛洪涛同志反映的王清远“连续挤压三任党委书记”的问题。调查通报先是指出,“三任党委书记职务变动均系正常的干部调整”。问题是,只要细读毛洪涛同志所发朋友圈的原文、全文,联系上下文,就不难理解:毛洪涛所指的“连续挤压三任党委书记”,是“挤压”,而不是“挤走”。也就是说,毛洪涛指的是,三任党委书记在任职期间,受到王校长的挤压,不能正常发挥自己作为党委书记的作用。用毛洪涛自己的话说,王校长的所作所为,乃是“强力防御着”“党委领导下校长负责制的政策要求”。也就是说,作为高校“双巨头”党委书记、校长之一的王清远,没有遵照“党委领导”的政治和制度要求,以行政权威“挤压”党组织的权威。这才是毛洪涛的核心意思,也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而不是什么职务变动的正常与否。毛洪涛所说的,是“党政关系不正常”,而不是“党委书记职务变动不正常”(点击参阅-成都大学毛洪涛不幸离世,背后的“独立王国”惊心动魄)。

  当然,调查通报也说,“在三任党委书记任职期间,组织上未收到过党委书记被王清远同志‘挤压’的反映,在这次调查谈话中也未收到有关情况反映”。问题是,“未收到”“有关情况反映”,就等于“没有”有关情况了吗?组织上,和调查谈话中,有没有收到有关反映,跟实际中是不是存在有关问题,是两码事。如果什么东西都能顺畅地“反映”出来,还要你们“调查”干嘛呢?所以,这个“未收到”,并不能说明多少问题,更不能证明毛洪涛同志所尖锐指出的成都大学党政关系不正常的问题不存在。

  当然,在这一部分,调查通报透露了以下情况:

  “毛洪涛同志到任初期,因专业背景、工作经历、性格特质、思路方法与王清远同志有差异,在具体工作上存在过分歧。2019年9月,毛洪涛同志向市委组织部作了反映,市委组织部主要负责同志在调查了解相关情况后对毛洪涛、王清远同志进行了谈话提醒。”

  通报继续说:

  “此后,通过工作磨合,两人总体配合较好,班子运行正常。2020年5月12日,毛洪涛同志到市委组织部汇报工作时主动谈到,‘近段时间与王清远同志协作配合较好’。”

  在这里,出现了两次的“较好”,属于程度判断的用语。所谓“较”者,“相对某某,比较而言”的意思,没有“比较”就无所谓“较好”或“较坏”了。还有,“较好”,是不是“完全好”呢?是不是就没有问题了呢?显然不是。更何况,第一个“较好”,前面还有“总体”的限制语——“总体较好”,是不是“一切都好”呢?是不是等同于“一点问题也没有”呢?“总体”上是“较好”了,“局部”呢?“具体”上呢?第二个“较好”,也存在一个“近段时间”的限制语。我们知道,“前段时间”,他们是配合得不太好的,所以才被“谈话提醒”了;毛洪涛同志在今年5月12日所说的“协作配合较好”,只是指在“近段时间”内,不是一直,不是指从前,更指不了后来。后来怎么样?难道不可能又从“较好”变成“较坏”吗?当然,以上这些提问,成都市调查组是没有回答的了。

  3.2

  第二,关于毛洪涛同志反映的王清远“拉帮结派、排斥异己、独断专行”“建立利益集团和独立王国”“用阴招、泄私愤、拉山头、无底线”的问题。调查通报宣称,“没有发现王清远同志‘独断专行’和‘用阴招、泄私愤’的情况,也未发现‘拉帮结派’的现象”。首先,还是那个逻辑,成都市调查组“没有发现”,不等于“实际没有”。可能真的有,只是他们调查组单方面“没有发现”罢了。其次,调查组是拿什么来支撑他们所谓“没有发现”的结论的呢?

  通报先是罗列了一些事情,其中包括:

  ①近年来学校干部选任均由党委常委会集体决定;

  ②市委巡察组2015年6月、2019年6月分别对成都大学选人用人工作开展了专项检查,未发现违纪违规行为;

  ③2019年12月,学校召开第七次党代会,毛洪涛同志及其他党委常委班子人选均全票当选,换届工作平稳顺利;

  ④2020年上半年学校开展了涉及51人的干部调整,没有不良反映。

  在这几条里面,除了第一条所谓的“集体决定”,大体上能够支撑调查组的结论外,其余的几条,仔细想来,都跟调查组结论没什么必然关系。

  “未发现违纪违规行为”,就等于“实际没有”吗?况且,这个“未发现”,还是2015年、2019年成都市委巡察组两次的以往的结论——“历史结论”。“换届工作平稳顺利”,“平稳顺利”就代表没有问题了吗?也可能暗流涌动呢,怎么能只看表面呢?“没有不良反映”——难道实际问题一定要在今年上半年的干部调整中“反映”出来吗?也可能反映不出来。值得注意的是,这几条都是“过去式”;如果毛洪涛去世前就能“反映”出问题,甚至解决问题,他还需要“以死明志”吗??

  再次,调查组用了毛洪涛同志自己的话,来作论据支持,似乎很有力:

  “2020年上半年学校开展了涉及51人的干部调整,没有不良反映,毛洪涛同志说‘这次干部调整,我们两个先沟通了,通过得非常顺利’。毛洪涛同志曾表示,‘我和清远认识高度一致’, ‘清远校长很支持我的工作’。”

  但凡有一点实际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看一个人的话,要看具体语境,而且说是怎么样不等于就是怎么样了。用有的网民群众的话说,毛洪涛同志的这些话,都具有显然的“场面话”的色彩。如果非要比的话,那无疑是毛洪涛临死前发表的,看上去是在袒露心迹的私人朋友圈,更能体现他真实的所思所想——那也是毛洪涛同志自己的话,请问你调查组怎么看?一个人说了相反的话,那你就不能用他的一些话,去证明他另外的一些话的真假,还是要看实际情况。

  最后,这份调查通报,还耐人寻味地给毛洪涛的举报对象王清远校长,画了像:

  “调查谈话中,谈话对象普遍认为王清远同志属于学者型领导干部,性格很直,有什么不同意见,均直截了当、当面表达,有时比较固执……”

  看来,这份调查通报描绘的王清远形象,是颇为正面的。就连最后那句似是揭短的“有时比较固执”,也都带着回护的语气。读完这几句,我们恐怕不禁要看看这份文件的标题——还以为,是看给王同志的什么赞美文呢。这样的话语,出现在应当十分不偏不倚的调查结论文件中,究竟是否适当呢?

  并且,这段话对王同志的正面描写,居然还是根据的“调查谈话中”“谈话对象”的看法。要知道,只要是人们的看法,不管多么“普遍”,都是主观的,即对客观实际的反映,不等于事实本身。王同志到底是不是这样?调查组应当根据事实,作出相对独立的评价,而不是引用谈话对象的主观评价,敷衍了事。换句话说,调查组用以支撑所谓王同志“学者型领导干部”的论据,本身就是比较站不住脚的。

  3.3

  第三,关于毛洪涛同志反映的王清远“披着学者的外衣,满心名利追逐”“营私舞弊、中饱私囊、无视群众利益”的问题。和上面那个问题一样,调查通报同样先是罗列了一些事情,说王同志获得了什么什么奖项啦,入选为什么什么人物啦。问题是,获得什么奖项,入选为什么人物,就能说明人没有问题吗?难道看不见,有多少最后倒台,或被人民识破的腐败分子,都是有着一大堆什么什么鬼的头衔,都是活得光鲜亮丽的呢!

  同样,调查组也引用了人们的主观看法:“学校班子成员和中层干部普遍认为,王清远同志不存在‘披着学者的外衣,满心名利追逐’的问题”。又是一个“普遍认为”。

  同样,调查组也引用了毛洪涛自己的话:“毛洪涛同志曾表示,‘现在成都大学要引进一名院士很难,王清远如果能够申报院士成功,对学校是件大好事’。”问题是,说王清远“披着学者的外衣,满心名利追逐”的,也是毛洪涛同志啊。那也是毛洪涛的话。调查组要我们信哪个?总不能专拣“好听”的信吧?

  同样,调查组也罗列了一些之前“未收到”“未发现”的事例。还是那句话,没有反映出来,不等于没有。当然,调查组也说,“10月15日毛洪涛事件发生后,收到了反映王清远同志的4件信访件,其中3件带有人身攻击或个人诉求,另1件属主观臆测”。

  而调查组在这个问题上的结论,则是:“经认真调查核实,未发现王清远同志存在违纪违法行为。”

  3.4

  第四,关于毛洪涛同志反映的成都大学“管理混乱、隐患丛生”“短期行为,贻误事业发展”的问题。调查组援引“学校师生普遍反映”作结论说:“近年来学校建设管理日益规范,发展目标更加清晰,在学校管理和发展中虽然有需要完善的地方,但不存在毛洪涛同志所指的严重问题”。

  请问,有哪个学校,有哪所大学,不存在“管理和发展中”“需要完善的地方”呢?哪个学校敢说自己在管理上,在发展中已经不存在“需要完善的地方”了呢??正确而无用的废话。

  关于这个问题,调查通报同样罗列了一些支撑作用不强的繁琐事情,让人误以为是在看成都大学的宣传文案:

  3.5

  第五,关于毛洪涛同志反映的王清远“不讲政治、破坏规矩”“强力防御全面从严治党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政策要求”的问题。调查组又借用“学校班子成员”的所谓“普遍”意见,作结论说,“王清远同志带领学校行政班子组织实施党委有关决议,学校落实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总体正常,毛洪涛同志反映的‘不讲政治、破坏规矩’的问题缺乏事实依据。”

  调查通报,同样罗列了说服力不足的繁琐事情,和援引人们的主观看法,来作论据支撑:

  和前面相同的写法,一样的毛病。如旧时小脚女人的裹脚布,又臭又长,看得累、评得累,不知道写得累不累。

  4

  最后部分的所谓“有关工作建议”,更类似于对毛洪涛同志和毛洪涛事件的“定论”:

  所谓“毛洪涛同志微信反映的问题与事实不符”,就是推翻了毛洪涛临死前对成都大学及其现任校长的全部指控。说得倒挺客气。其实,要是按照这份调查通报中的大小结论,毛洪涛同志的“泣血控告”,基本就类似于一个精神病人的胡话。

  最后这里,揭问题,也是不痛不痒,什么“还存在学校管理制度机制不够完善、学科建设发展不够均衡、教职员工反映的问题解决不够及时等问题”。哪个大学,敢说自己是足够“完善”、足够“均衡”、问题解决得足够“及时”呢??恐怕没几个,甚至没有。

  总之,这,是一份什么样子的调查通报呢?

  不够客观,比较主观;论证不力,结论难立,更谈何说服人和平息民愤呢?以调查报告的标准看,这份通报,很难及格——政治性多,官僚主义气味浓,不像是调查报告,像是王清远个人和成都大学的宣传文件。文风上,也是一言难尽:又臭又长,属党八股一类,看来没打算让群众看明白。

  我们在成都大学毛洪涛不幸离世,背后的“独立王国”惊心动魄一文的最后,这样说道:

  “现在,最重要的,是彻查真相,弄清楚毛洪涛同志‘以死举报’的内容是否属实或在多大程度上属实;弄清楚在毛洪涛同志不幸离世的前前后后,以及任党委书记一年多来,在成大和成大领导层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这份已经不短了的调查通报,“弄清楚”了吗?或在“多大程度”上“弄清楚”了?看后,想必大家都心中有数。以笔者的直觉,这份通报,倒更像是映证了“独立王国”之“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特征。恐怕,真的“需要多少带有非常性质的雷霆手段才能撼动之”。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