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逝去的烈士们永远活在人民心中,嗡嗡叫的苍蝇终究只是苍蝇

2020-11-30 14:03:01  来源: 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上个月我写了一篇关于毛岸英烈士的文章《把毛岸英烈士身上的脏水擦干净》,有一些苍蝇在评论区里出言不逊,我在回复里提醒他们,我们已经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毛岸英烈士毫无疑问受这部法律保护,你们侮辱烈士的行为已经涉嫌违法。结果我真是低估了这群货色的无耻程度,我置顶了五条留言,他们自己全给删了。真的是,这五只苍蝇有一个算一个,嘴上嗨得不行,但是身体很诚实。

  前几天我又发布了《毛岸英烈士牺牲七十周年,把颠倒的历史正过来》这篇文章,又有一群苍蝇嗡嗡乱叫,我就猜到了这群又坏又怂的傻逼们肯定都是一个样子,果不其然,置顶的五个又有三个把自己评论删了,但是我这次学聪明了,我已经提前截图了哈哈哈哈哈。  

2.jpg

  我们都是成年人,要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别的事情你要认个怂,我可能就放过你了,但是对英烈的造谣和侮辱是底线,半分也不得退让。你敢口嗨,我就敢把你们挂出来,你们不是洋洋得意喜欢在烈士遗体上嗡嗡叫吗,那我也为你们量身定做了一份苍蝇粘板。来看一看上一篇文章里我保留的珍贵截图:  

3.jpg

  这位叫王景阳的朋友,就仿佛景阳冈上的大虫一样不堪打,估计也是觉得自己实名微信、真人头像,我把他言论一置顶,他是第一个删的,毫无新意,索然无味。  

4.jpg

  第二条留言是这种强行装作理中客的杠精,人民发自内心地悼念,这种苍蝇算老几?可能因为我没有提英烈法的事,这货恐怕没那么虚,这条他自己倒是没删。  

5.png

  这个叫做人取了一个非常old style的名字,叫静水深流,估计年纪也非常大了,所以畏首畏尾更加得怂了,刚放出来就很条件反射得把评论删了。  

6.png

  这个叫神火飞鸦估计是一个中二的少年,名字就很蠢,还用了马大师的头像,但是非常不讲武德。我截图的时候不小心用记号笔划了一下(截图工具的功能,就是那道黄色),强迫症如我就非常难受,打算点进去再截,就是这么一个刷新的功夫,他啪就给删了,很快啊,连再截图的机会都不给我,怂成这个样子也是一朵奇葩了。  

7.jpg

  这个名字的中二程度更进一步,叫韩铂霖字林泽,估计是一个脑子不大好使的人,这种无能狂怒的话没有什么意义,放出来就是让大家感受一下物种多样性,进化论的漏网之鱼就是这样子的。

  当年毛主席要批判什么反动言论、什么封建文章、什么落后电影,是怎么做的呢?是拿出来让全国人民都看一遍,不但要看,还要说明白这些东西为什么反动、为什么封建、为什么落后,然后让人民群众充分辩论、充分交流意见,从而获得思想和认识层面的大提升。毛主席这一套真是伟人的大手笔、大境界,比一刀切一封了之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要知道,那个时候新中国刚刚让90%人民识上了字,紧接着就开展全国性的大讨论、大辩论,这是手把手要把屠龙术交给每一个人民,可见他对人民的信任与博爱。

  我这一套就是跟毛主席学的,我要把反动言论挂出来,让所有读者都看到,还要反驳它、批判它,让读者们知道它为什么反动。真理越辩越明,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不要还怕这样的讨论与争辩,不是人民怕反动派,而是反动派怕人民——我把他们的留言挂出来,他们自己一个个都怂的删掉了,这就是证明。我们自己光明正大、爱党爱国、行的端做得正,有什么好怕的?反动派敢出来,就锤爆他的狗头。

  上周我写了这篇文章《拜登的经费还没到账,“自带干粮”的美分党们就已经从棺材里爬出来了》我说大家要有一个心理预期,有一些公知时代的老僵尸又要从坟墓里爬出来了。下面很多留言都在说,自己是00后,问公知时代是什么样的,很可怕吗。瞬间感觉我这个90后也已经成了互联网老人了。

  我有个好习惯,就是喜欢把各种资料存档。那我就来给00后的弟弟妹妹们科普一下当年互联网舆论是如何乌烟瘴气的。就拿本文的话题举例,你甚至难以想象,当年他们都是明目张胆公开侮辱英雄烈士的,各大平台非但对此无动于衷,更会推波助澜,有的甚至是始作俑者。比如最经典的,著名公知作业本,编了“烤肉”的段子,去侮辱邱少云和赖宁烈士。  

8.jpg

  这还没完,更令人生气的是资本公然为此站台,知名饮料品牌加多宝以此为营销点,与作业本互动。  

9.jpg

  后来,邱少云烈士之弟邱少华愤然把作业本和加多宝告上法庭,2016年9月20日,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邱少华诉孙杰(网名作业本)、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一般人格权纠纷案一审公开宣判:判决二被告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公开发布赔礼道歉公告,向原告邱少华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该公告须连续刊登五日;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邱少华精神损害抚慰金1元,于判决生效后三日内履行。这一事件也催生了英烈法的出台。

  再来看看平台的纵容与煽风点火。夹浪大家都有所耳闻了,就在前几天,还连续屏蔽我关于毛岸英烈士的微博。转发键没有了,这就是被屏蔽的样子:  

10.png

  不止这一条,还多得很:  

11.jpg

  还有一些内容它不给你屏蔽,但是使坏,不让评论。  

12.png

  岸英可太难了,身后还要受到这些资本家的恶心。

  顺便多一句嘴,上一篇文章评论被关了,不过我觉得跟这群苍蝇关系不大,大概率怪你们都在下面说什么“谁的儿子上前线,谁的儿子卖彩电”。手动滑稽。

  不过最丧心病狂的还是网易,当年直接在自己微博搞了个活动,号召大家“黑一黑英雄”:  

13.png

  可以看到,众多英雄、烈士、伟人们都被这些砸碎们编排、侮辱、泼脏水,而网易还特别在活动中强调“人造英雄”,其丑恶嘴脸昭然若揭。

  那曾经是一段怎样荒谬的历史?我曾经讲解过姜文的电影《一步之遥》,里面王天王的《枪毙马走日》,反映的就是这一段漫长的污名化运动。

  电影中“办大事还得要靠搞艺术的”“改写历史要两根柱子”明显意有所指。

  革命死了之后是什么呢,是特权阶层与舆论特权阶层(文人、知识分子)联合进行的“文艺污名化运动”。

  无论是对毛本人还是对“革命”的文艺污名化运动,我们十数年来屡见不鲜。戴锦华教授就说过,她发现北大学生中就普遍存在着一种权力的内在的尊重,以及对革命非理性的恐惧,她把这称之为“告别革命的共识”。这就是多年以来对革命的文艺污名化运动潜移默化洗脑的结果,就仿佛《茶馆》中松二爷那句如条件反射一般的:“你这是大逆不道啊”。

  《一步之遥》中对于文人狗腿子的嘴脸刻画的可谓惟妙惟肖,王天王就是一个典型的“公知”,这些统治阶级的传教士终究还是奴才,电影里王天王稍微有一点膨胀没搞清自己的位置,结果就被武七劈头盖脸一顿臭骂。这个场景恍然间让我想起了王思聪游戏直播时痛骂林更新,真的是家人祖宗都问候遍了,林更新吭都不敢吭一声,仿佛一条狗一样安静。所以说这部电影好啊,全是这种手术刀式的批判现实主义的内容。

  当然,最后对同志下狠手的还是同志。革命共识的年代已经过去,是时势要毙他,人心要毙他。

  《让子弹飞》主要黑了一把人民抛弃了革命者,《一步之遥》中讲出了杀死革命的真凶——两个“二代”——一个肉体上间接导致革命死亡,一个要在精神上、历史上抹除革命的记忆。这也算是来自于一个大院子弟的认真反思吧。

  革命死了,还要让革命同情者噤声,还要进行文艺污名化运动,终极目的是什么,是要改写历史。

  改写历史要两根柱子,这“两根柱子”就分别是杀人和诛心——首先要枪毙马走日,肉体消灭;其次要不断让御用文人进行表演,彻底抹黑马走日和完颜英,这是一种“意识层面上的抹杀”——二者缺一不可。

  “我没有杀完颜,但完颜因我而死”这里姜文是在讲他自己的经历。他也是标准的大院子弟、革命(第二代)青年。但他也参加了所谓的“反思革命”的文艺浪潮,主演过著名反思电影《芙蓉镇》。在采访中,姜文曾经暗示过自己对这一段经历的反思:

  后革命时代,革命就成为了一种“复古”。于是这个“古”就成为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是一种更高明的诛心模式,曾经革命所反对的群体,反而获得了这个“古”的最终解释权。张麻子就是老佛爷,老佛爷就是李师父。革命已死,死于诛心。

  2016年,知名学者王绍光在接受《南风窗》采访时这样说道:“我觉得现代史已经被歪曲掉了,在局外人看来,中国政治里面充满了荒唐、充满了疯狂——这不符合逻辑,也不符合历史的事实,但是知识分子为了他们的利益叙述历史,就不得不把这些历史展示成那样的方式。今天,我们看到大量的历史被颠倒、被歪曲、被简化、被后人的叙述方式重新解读,但这个历史就不是原来的历史了。57年是如此,土改是如此,大跃j是如此,文g是如此,几乎都是如此。刚解放时有句口号,叫“把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现在似乎有重提的必要。”

  “把颠倒的历史正过来”,正是我们这一代青年的责任。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