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宪之:“蚂蚁上树”,就是俄式垄断寡头

2020-11-30 10:39:1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宪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蚂蚁金服膨胀扩张的受挫,对多数国人而言不啻是一个醍醐灌顶——之前人们心目中,蚂蚁一直是中国的创新和骄傲,为中国的现代化和走向世界作突出贡献的成功人士,中国的比尔•盖茨。高层公知的呵护吹捧自不用说,连沉醉于先富美梦的芸芸众生,也跟着节奏拥戴。

  谁承想,正当其雄心勃勃、踌躇满志准备爬上树颠之际,只差几步突遇挫折,现出了真身。人们大吃一惊——原来如此!

  “蚂蚁”,不就是今天统治俄罗斯的七大寡头的未完成式吗?

  

  垄断程度尚有差异,崛起环境相似,任其发展下去,迟早殊途同归。

  考察寡头的崛起,蚂蚁与安邦是绝佳典型。文学界歌咏不尽的“伤痕文学”,实际上那不过是为资本崛起鸣锣开道的帮忙和粉饰太平的帮闲。他们爱慨叹中国出不了文豪,言下之意归罪于“体制”,不过是自欺欺人。如果真想写出传世经典,就解剖下蚂蚁和安邦吧,那才是“典型环境典型性格”哪。二者顶着“民企”桂冠,实际上他们攫取财富,一克离不开市场之外巨“手”的呵护。安邦旗下,连鼎鼎大名的“二代”都甘充“三无马仔”,所倚既有“官”势也有“洋”势,背后有“跟着”并“走向”美国的雄厚背景。蚂蚁到底是中国的辉煌,还是高盛控制中国的棋子?重新定位后方能明白。杰克马的“创新”,罗斯柴尔德、索罗斯与黄世仁们的“勤劳致富”方式兼收并蓄,其特色与列佐夫斯基霍多尔科夫斯基们的差异,不过如此。

  幸好,中国“初心”萌苏,开始找回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文化自信。

  干嘛要让买办寡头和跨国垄断资本掌控自己的命运!

  蚂蚁受挫,中国之幸。

  拨乱反正,还任重道远。

  1989年夏,两大国的改开总设计师举行历史性会晤,一位说:“我们应当用推土机把这个陈旧的共产主义政治体系推平,然后所有改革才能够进行下去,否则所有一切都将掉进沙堆里。”另一位说:“现在我们和您正行驶在一条乡间土路,也就是计划经济。它是坑坑洼洼的,但已经被车轧平了。而右边有一条高速公路,也就是市场经济。我们需要从现在这条路转向那条路。为了能够转过去,必须牢牢掌握方向盘,而您建议去掉方向控制!那么,您怎么将汽车从这条道路转向另外一条呢?”(见欧福钦:《遍访中国三代领导人》,2009年10月19日《瞭望东方周刊》)

  之后,两个世界大国,遵循这一战略思想,分别沿着既定的设计路线,“轧平土路”,一往直前地驶向“市场经济的高速公路”。使命与方向相同,可结局却不一样:先行一步的老大哥,車毁国亡,倒旗易帜,四分五裂。晚行一步的,却崛起成世界第二经济体,至今依然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

  原因何在?

  这是个历史性的大问题。上下左右,立场不同,难求共识。

  以公知为代表,认为是中国改开不彻底的表现,“专制”和“集权”势力顽固,经改体改深化如乌克兰和俄罗斯,路程还长,不杀开一条血路很难继续前进。俄罗斯的改革就功亏一篑,“跟着美国”半途而废,普京又恢复了“专制”。中国十八大以后强调“初心”,“集权专制”复活,蚂蚁遭遇更是不折不扣的“走回头路”!以方方为代表,公知们痛心疾首,就纠结在这儿。这一认识有着深厚的社会基础,不可小视,他们标榜的“深化”和“倒逼”,基本是这一思路。

  左翼和大众,获得越来越多共识:是因为有了苏联颠覆的前车之鉴,有毛泽东主席晚年远见卓识的战略布局,因此有了以毛泽东热为代表的人民群众的觉醒,这才是中国未蹈覆辙的根本原因。

  左右两极,水火不融。

  沿着既定的设计思维,倒容易得出结论:因为一个“去掉方向控制”,一个“牢牢掌握方向盘,掌握得好,所以成功。这“牢牢掌握”,一个是坚持党的领导,没有学戈尔巴乔夫,自我解散并取缔共产党;再者是“车速”控制得好,“渐进”而不是“休克疗法”,自然不会“休克”。

  不过如此“掌握”,并没有杜绝各式寡头的滋生与崛起。总设计师承诺“不会出现百万富翁”,看安邦、蚂蚁财富积累的速度,万亿且轻松愉快,何止“百万”!“两极分化就失败”云云,不知“五十年后”变不变?可见这总体设计体系,也并不完美。

  “轧平土路”,有背初心。坚守初心,不能忘却毛泽东。

  回避寡头滋生的生态土壤,不将其铲除,即使黑蚂蚁上不了树,还会滋生形形色色的白蚂蚁、黄蚂蚁。何况,黑蚂蚁已成气候,囿于“市场”思维,又奈我何,至多如孙中山式的节制下资本,而且很难。更何况他们还享受法制“能不……就不……”的“善待”。媒体的市场化,必然是将媒体交给资本。今天,共产党讲“防范资本操控舆论”,虽受抵制但还能发挥一定作用;随着资本力量的飞速壮大,掌控会越来越力不从心。试看今日之网络世界,竟是谁家的天下!在中外资本掌控之下,如果不给他们保驾护航,共产党的领导,也只是被动监管监管罢了。俄罗斯的虚实媒体,早已在寡头称心如意的掌握之中。

  打击寡头掠夺,还得回顾“初心”,重温毛泽东。囿于“市场经济”框架,用“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逻辑来审视杨白劳与黄世仁案,至多“不支持”超越上限的高息罢了。超越不了“黑窑奴工”“用工不当”的判断模式。这不, 约谈不久,上交所公司债券项目信息平台公告显示,近日有200亿花呗借呗相关ABS融资项目获上交所批准放行了。

  抗美援朝70周年的纪念活动,一扫买办汉奸猖獗多年的乌烟瘴气,显示了核心力量的坚强有力,国人为之振奋。让打击中外金融操控的风暴来的更猛烈些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