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申鹏:一抔月之壤,告慰毛主席

2020-11-30 10:09:39  来源: 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们都知道,这回嫦娥五号登月,将要从月球带回2公斤土壤。

  这次嫦娥五号的意义非常重大,一方面,证明了长征五号的能力和水平,2020年长征五号三次发射全部顺利,是世界上名副其实的成熟大火箭。今年送了天问一号去火星,又送嫦娥五号去月球,明年还要送“天宫”号空间站核心舱上天。

  另一方面,嫦娥五号不但要登月,还要挖两公斤土,还要把两公斤土带回来,证明我国飞船返回舱技术的进步和成熟。不要觉得两公斤土没什么了不起,当年那么强大的苏联也就挖了几百克回来,我们比老大哥进步了一点点。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我们没有什么大本事,就是会积小胜为大胜,嫦娥五号“绕、落、回”,也是在给载人登月打前站。

  今年取得了太多成就,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鹰击长空,鱼翔浅底,还实现了全国脱贫,多么豪迈的事业。

  另外,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吴伟仁院士说,按照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嫦娥五号将从月球上带回土壤。这些珍贵无比的月壤,一部分会保存在北京,另一部分则会保存在湖南。

  “毛主席曾说过‘可上九天揽月’,现在我们实现了‘九天揽月’,所以把月壤放到湖南也是对毛主席的一种告慰。”

  毛主席一方面是个实事求是的马列主义者,一方面又是个浪漫主义的诗人和哲学家。

  他写过:“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他写过:“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他写过:“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做倾盆雨。”

  他也写过:“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他还写过:“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毛主席私下里其实是个很有趣的人,关心宇宙和科学,有一回还向刘少奇推荐了两本书《宇宙之谜》和《机器人》。他一生都对世界充满好奇心。

  斯诺在延安的时候,就觉得在毛主席身上有一种“实实在在的根本活力”,斯诺形容教员“是一个令人极感兴趣而复杂的人”,“有着中国农民的质朴纯真的性格,颇有幽默感,喜欢憨笑”,“说话平易,生活简朴,有些人可能以为他有点粗俗”。

  实际上,晚年的教员对科学非常感兴趣,但苦于自己理科不太好,还经常教育孩子,要多读“理工科的书,多学自然科学”。

  1951年,毛泽东同周世钊等人说:我想学自然科学,最好有两三年的时间来专门读,可惜现在不现实了。

  1958年,在《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中,他还专门讲:“提出技术革命,就是要大家学技术,学科学”,“要真正懂得业务,懂得科学和技术,不然就不可能领导好”。

  1958年秋天,张治中陪毛泽东到南方视察,发现毛泽东在读一本《冶金学》,很奇怪,问他为什么读这本书?毛泽东回答:要广收博览。

  1959年1月2日,苏联发射一枚宇宙火箭,6日他就要了几本关于火箭、人造卫星和宇宙飞行的通俗读物来读。他还读过《无线电台是怎样工作的》《苏联1616型高速普通车床》等科普读物……

  中国科学家的论著,毛泽东读过李四光《地质力学概论》,竺可桢《历史时期气候的波动》和他同宛敏渭合作的《物候学》,席泽宗的《宇宙论的现状》等。读了华罗庚《统筹方法平话》,毛泽东支持他到各地推广“优选法”。

  毛泽东还读了一些外国自然科技方面的书,诸如哥白尼《天体运行论》、施密特《宇宙体系论》等。他读了苏联威廉斯《土壤学》后,在1958年3月成都会议上要求领导干部们也读一读,说是“从那里面可以弄清楚作物为什么会生长”。

  1970年12月18日,在会见斯诺时,毛泽东说:“科学上的发明我赞成,比如,达尔文、康德,甚至还有你们美国的科学家,主要是那个研究原始社会的摩根,他的书马克思、恩格斯都非常欢迎。从此才知道有原始社会。”

  1974年,他在会见美籍华裔物理学家李政道时,又详细谈到:“英国的培根信宗教,他的宇宙力学现在被批判了,因为它要用一个外面的推动力,第一次,以后就自己动了。英国的达尔文、莱伊尔、培根都是了不起的学者。英国汤姆生编著的《科学大纲》,由中国很多人翻译出来,我读过那本书。它那里边有一部分讲神学,你们大概不看那一部分。”

  杨振宁回忆他见到毛主席的时候,说:“主席对于我在一九五六年的研究还记得很清楚,不仅询问了宇称的守恒,非守恒问题,而且问到了光子的性质和质子的可分与不可分。”“总而言之,主席对于在中国出生的我,能对世界物理学作出了贡献,很是高兴。而且,在主席的影响之下,中国按照理想主义来处理科学,希望它的成果能对全人类作出贡献。”

  所以,如果他在天有灵,得知我们要把月之壤放在他面前的时候,肯定会像孩子一样开心。

  以他对革命的贡献,以他对中国的贡献,月球的一抔土,真的算不了什么。我们把这抔土永久保存在湖南,不是为了崇拜他,而是为了纪念他,纪念一个为了新中国付出了毕生心血、牺牲了无数亲人、战友的少年。

  我们是在告诉他,我们做到了一些成绩,我们像孩子一样,期待老师的表扬。

  他一定会开心的,在他看来,红旗总有一天,不但要插遍全球,还要插遍宇宙。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