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一个大学党委书记决定赴死: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2020-10-19 08:11:56  来源: 天府事变   作者:李临安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0.10.17

  01.

  这篇文章,临安整整写了一夜。

  我真的好久好久没有为一个陌生人流泪过了。

  凌晨天亮了,我才意识到,这篇文章很危险,可是临安没有犹豫发了出来。

  因为——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他冻毙于风雪;

  为世界开路者,不可使他困顿于荆棘!

  这两天,一封绝笔信刷屏全网,轰动全国。

  “用阴招,泄私愤,拉山头,无底线,表面上是校长与书记的意气之争……确实没有想到的,是制度机制建设、治理体系建设如此艰难,甚至无助到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封绝笔信来自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的朋友圈。

  写于2020年10月15日。

  写完就投河自尽了。

  这一天,全中国都在哀悼他。

  写到这,临安不经念起屈原《渔父》一文:

  渔父曰:“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

  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

  念着念着,发现早已红了双眼。

  其实不止我一个,这次一种庞大的悲悯和共情从这片大地上散发,从某种意义是这是群众的反抗,就是像几个月前的李文亮一样。

  一身书生气,满腔正义情,到了这样的年龄和级别,还天真地简单相信人性的真善美,一年多的成都大学工作,已是头破血流。

  真的,看到这一句,我眼泪几乎崩不住了。

  在这封绝笔信中,毛洪涛提到了一个名字——王清远。

  控诉王清远“披着学者的外衣,满心名利追逐;在成都大学建立起利益集团和独立王国”。

  为什么这件事能引发全国性关注?

  因为它已经不是个人事件了,它代表着正义和邪恶的对抗,正直和谄媚的博弈。

  这件事非常的荒诞,就好比“沙瑞金去汉东整顿吏治,被高育良逼到以死明志”。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但现实远比电视剧魔幻。

  15号三点,成都大学官微发布通报,但直接把评论关了,转发已达到5000多条。

  没有人知道这里面到底隐藏着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王清远到底是怎样的狠角色,短短几年连续挤压三任党委书记,毛洪涛直接选择以死明志。

  临安查了下毛洪涛的履历,2019年3月1日成都市委任命毛洪涛为成都大学党委书记。

  也就短短500多天,就选择了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生命。

  可见他生前是有多失望。

  “虽然独善其身,两袖清风,但深陷污泥浊水,拼尽力气难以改进环境。”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一个理想主义者之死。

  壮土英魂随天去,义胆豪情留人间!

  02.

  “人生五十未满,少年勤勉,青年奋进,中年有成,却因职业选择的最终失误走入了绝境。

  看到这句唏嘘不已。

  他本是意气少年,又如何在学阀斗争中坚持理想主义?

  看到毛书记的绝笔,我仿佛能看见他为自己的理想和信仰奔波的日子,那样崇高的共产党员最后的结局不该是这样啊。

  ——他离开后,全世界都在怀念他。

  有人说,他是一个少有年过半百还拥有少年气的书记,印象最深的是,去年国庆活动,领导席位上,只有他像个孩子一样,挥舞国旗,兴致高昂,跟着学生们唱国歌。

  微博上有人回忆他是个愿意干实事的领导。

  有同事说他是个有家国情怀的人,每次进他的办公室都看到他在读厚厚的报纸。

  有学生回忆他为人和蔼谦卑,“他说不喜欢别人叫他书记,所以学生都叫他毛老师。有过几面之缘,谦和为君。”

  他正直善良,用自己的钱给学生发工资。

  他处事严谨认真,其他导师给学生签字,短短“同意”两字,但他一定要细心地,把“导师意见”一栏写的满满当当。

  他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会计学专业毕业,总是笑眯眯告诫学生,你们可不要做假账啊。

  经世济民,孜孜以求。

  有学生回忆,当时他已经是教务处长,但上课依然非常严格认真,每周不仅有课后作业,还会亲自批改。这在财大会计学院老师负责吹水,以经营副业为主的风气中,显得特别难能可贵。

  他实在是一个温暖纯良的人啊。

  有学生事后感慨:

  大学转专业最难的一段时间,去找院里书记,在他办公室还哭了,记得他还教我人要冷静要时刻保持斗争和勇气。一周后他就被调走了,类似职位下调,那段时间他脚受伤整天跛着,事后我才知道他那段时间也是被斗争最狠的时候。

  ——我宁愿悲歌撞死在丧钟之上,也不愿屈辱苟活在奸臣胯下。

  你看,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好像一直都没变啊,一直都还是那个西财少年啊。

  可是这么多年了,我们高校的学阀环境一直都没有变啊。

  03.

  高校学阀环境害了多少人啊。

  ——学生被困在导师权力系统里。

  他们自己把世界搞得浑浊不堪,然后告诉你是你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2018年,浙江大学博士生王晓蕾因导师性骚扰,出现严重的精神心理症状,跳楼自杀。

  9月初,浙大爆出一名女博士在寝室烧炭自杀。

  ——原因是导师把她当作工具人。

  9月19日晚,南京大学一位女博在宿舍跳楼自杀。

  ——坊间传闻是导师掠夺她成果,甚至还把成果给自己老公来享用。

  岂止是学生,大量有理想的老师也被困在权力系统里。

  学术大神饶毅一次次把枪口对准武大科研圈,举报学术造假,但一次次遭李红良同伙疯狂反扑。

  ——玩贼喊捉贼的把戏。

  2013年,重庆大学机械传动国家重点实验室创始人,79岁的梁锡昌教授从重庆大学传动实验室5楼一跃而下,跳楼自杀。

  只因反对学校官僚领导无视学术,滥用学术名义和经费大搞招待而被刁难逼迫。

  时隔七年,成都再次敲响理想主义者的丧钟。

  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有谁还记得,2017年,中国科学家颜宁辞职赴美,成为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授,仅仅两年,就被评为“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接下来,拿奖无数,可谓一路高歌到底。

  中国的学术环境,似乎留不住顶级人才了。

  一次又一次的高校丑闻,展示了“华丽外袍下面吸血的虱子”,展示了学术殿堂的肮脏抱团。

  可在这个混浊世界里,总需要有人站出来逆行,不随波逐流,去试图改变这一切,即使这逆行看起来是那么的悲壮。

  但总需要有人站出来啊。

  ——虽千万人吾往矣。

  于是,当一束光照进高塔,它便有了罪。

  如今这一束光叫做毛洪涛。

  对不起党组织的培养,没有历练成真正的钢铁战士,打了败仗。

  当临安看到这句话,欣喜又特别难过。

  欣喜的是,在这样一个时代里,竟然还有这样有信仰的人存在。

  在这样举世混浊而我独清的人存在,才是这个国家的希望啊!

  你看看他的绝笔书,一个五十岁的厅级干部,言行倒像是血气方刚少年。

  ——那我们呢?

  很多的95后甚至00后,已经精明世故得不成样子。

  都说90后00后会带来不一样的新风貌,都说我们这一代人会是这个国家的希望,但好像他们都没有坚守初心,被社会同化,打磨了最后的天真。

  这些年临安写了一些文章,一次又一次发声,每次陷入舆论漩涡的时候,很多读者都会告诫我,你不要写了,你收敛一点,你写了没用的,你一个大学生还是少了社会毒打……

  ——似乎全世界只有我还没有长大。

  现在看来,毛书记似乎比我还要更长不大,毕竟他已经年近半百,和我老爸的年纪差不多了。

  你看,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接受这种所谓的“长大”的。

  如果世故,谄媚,冷漠,怯弱,功利算长大的话。

  ——那么我永远都不要长大。

  04.

  大学校园应该是什么样的啊?

  应该是一个教书育人,传道受业解惑,钻研学术的地方,它应该是这个社会这个国家最后的一方净土。

  可事实呢?

  校园腐败频发,学阀横行,利益集团错综复杂,教育被污染……

  当圣洁的象牙塔也俨然沦为权力的斗兽场,还如何捍守传道、授业、解惑?

  如果大学都堕落了,社会的良心也就沦丧殆尽了。

  临安真的希望国家能以毛洪涛书记的死为契机,在全国高校来一次全面的彻底反腐,大力整顿教育界,还高校一片净土。

  天下老师苦行政管理久矣,把学校里的垃圾蛆虫都赶出去,让高校踏踏实实做好教学科研的本职工作。

  ——可以吗?

  大学本是自由求学之所,但是从辅导员到上课的教授,个个圆滑世故,拉帮结派,唯利是图,没有半点知识分子的风骨。导师变成老板,读书变成打工,对上阿谀奉承,对下期满威胁。(特指坏的那一拨,不以偏概全)

  真正兢兢业业,踏踏实实搞学术的人反而受不到重用。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抱负想干实事的文人几乎都不得志,他们一身傲骨不愿为世俗折腰,孤身与利益集团抗争,最终无声倒下。

  劣币驱逐良币,可悲可叹!

  中国高校如果都是官僚风气,那么中国永远都不会有一流的科研实力,我们拿什么伟大复兴?

  拿人口红利?

  还是拿校园官僚风气?

  一所名校的胸怀应该是什么?

  ——家国天下。

  名校培养我们是为了“让国家相信真理”,是为了让脚下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更有尊严地活着,他们一生的理想不应该只是拼命的挤进官场仕途,为权力和钱财奋斗。

  名校是“镇国重器”,名校走出的学子应该深知自己肩上的责任,他们的理想不应该那么功利世俗,也应该仰望头顶的璀璨星空啊。

  中国高校为什么出不了大师,只出工匠了?

  ——缺乏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学术之纯粹。

  “一个民族,要有一群仰望星空的人,才有希望。”

  知识分子,就是为民族仰望星空的人,悲天悯人胸怀大爱的知识分子越多,民族就越有希望。

  临安竟然看到一些人嘲讽毛书记酸,说这是知识分子的酸气在作怪,说他蠢,不管不顾家人。

  是啊,他太蠢了,他蠢得只剩一身正气。

  但我知道中国又太需要这样的蠢货了。

  做不成勇士,我可以理解,很少人能做到。

  ——但是做不成勇士,但请不要嘲讽别人的勇敢。

  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他没有妥协,一直在抗争,哪怕最后用生命在抗争。

  我老爸最爱看的电视剧叫《亮剑》,我还记得里面冯楠与赵刚的对话:

  “如果有一天,自由和尊严受到伤害,受到挑战,而你又无力改变现状,那时你会面临着一种选择,你将选择什么呢?”

  “反抗或死亡,有时,死亡也是一种反抗。”

  05.

  死谏,应有回声!

  成都大学成立了专案调查组,现在一把手就是王清远校长……

  堂下所跪何人,为何状告本官?

  有何意义?

  这次调查,应该由党中央成立调查组,彻查到底,给民众一个交代。

  我们需要真相!

  请不要透支政府公信力。

  前几天,临安重温了一次电影《十月围城》。

  电影讲述1905年10月15日孙中山驾临香港,清廷派出几百名杀手伏击,香港几十个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前来保护。

  其中有一个残忍片段,是一个男生决定要做孙先生的替身——这与选择了死无异。

  他的朋友不理解,让他别去。

  他说了一句话:

  “我得去。

  你说过,你一闭上眼,梦里就是喜欢的姑娘。

  而我一闭上眼,就是中国的明天。”

  你看,多么幼稚,多么冲动。——却那么动人。

  我知道,今天临安这篇文章可能会被很多出了社会的人说幼稚,但是没关系,临安还是要写。

  因为我知道,世界由现实主义者维系,但总归要靠理想主义者改变。

  鲁迅曾经说过: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就有拼命硬干的人,就有舍身求法的人,就有为民请命的人。

  ——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这个年代的中国,多的是以文字舔权贵的奴才,多的是以喉舌欺瞒打压百姓的仕官,多的是以笔为刀怒骂底层愚昧自诩高知的专家。

  ——唯独少有永远热血、永远赤诚、永远干净纯粹明亮的屠龙少年。

  这样的人少之又少、越来越珍贵。

  我们的民族本应好好保护毛洪涛这样的人。

  我们这么痛心是因为:一个理想主义者,兀立于现实的洪流,何其之难啊。

  因此才有如此声势浩大的,民意滔滔。

  当人们发出这样的呼唤,呐喊,愤怒,说明我们社会的理想之光仍然在。

  这一刻,点点萤光因为素不相识的一位老师,越来越多亮起,在网络上像一条辽阔的光河汇聚在一起了,越来越壮阔。

  我们不造神,只是单纯致敬一颗炽热纯粹的灵魂、一种博大而消失许久的情怀本身。

  或者说,我们内心中光亮的那一部分本身。

  ——愿星星之火愈多,照亮这片原野。

  作者:李临安 来源:天府事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