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快递XX大作战,行业血拼一线劳动者买单

2020-10-18 15:45:02  来源: 服务业劳洞   作者:昀苣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中国劳工-通讯统计,2020年快递行业罢工事件23起。这些记录仅仅只是冰山一角,事实上,2020年快递行业大大小小的罢工事件数量远远超过于此。

6.jpg

  “百度贴吧”搜索结果显示,关于快递罢工的帖子有11609篇,仅近一个月的相关主题贴就有上百篇;近几个月各大快递公司(包括圆通、申通、中通、韵达、顺丰等)的百度贴吧上都有多篇帖子抱怨快递滞留长时间没有派送。新浪微博显示,自2020年1月以来,有超过1000条关于“快递罢工“相关信息,近日讨论井喷,涉及公司涵盖全部四通一达,大部分都是消费者发布的因罢工而导致的快件滞留的抱怨信息。

  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晒出自己的物流信息,物流显示“发往未知”;也有物流信息从广东发货绕过北京回到江浙地区,并迟迟停滞的情况。网友纷纷称快递长期滞留投诉无门。“xx快递罢工了吗?”、 “听说好像罢工了”、“不要发xx快递了,已经罢工了”这样的表述随处可见,而涉及的地区几乎遍布各大省市。据媒体报道,出现罢工情况的既有偏远的乡镇快递点,也有诸如上海、南京等一线城市的快递网点。

  01

7.webp.jpg

  02

8.webp.jpg

  03

9.webp.jpg

  快递“价格战”的结构性挤压

  为什么快递行业接二连三出现大面积罢工事件?是因为行业不够景气吗?

  从数据看来,并非如此。国家邮政局统计,2020年9月快递业务量预计完成76亿件,同比增长35.7%,快递业务收入约764亿元。快递罢工并非因为发展不景气,反倒是因为快递市场扩张导致的内部价格竞争。

  电商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快递行业加紧了新一轮的市场大洗牌,成了竞争的另一主战场。起源于去年的义乌快递价格战,今年因2月份疫情以来,全国公路免收、叠加油价下跌,快递公司成本进一步下降,争取市场份额的占有野心再次驱动了更为激烈的价格战。但低价竞争的代价并不意味着行业内部资方和劳动者的多方“共同承担”,资方可以享受急剧增长的利润,而成本则巧妙地转嫁到位于行业体系最为末端的快递网点和快递员身上。

10.webp.jpg

  快递费用的分配结构//

  21世纪商业评论

  这个不平等的价格分配体系一开始就体现在快递费用的分配结构上。多方媒体信源确认,假如消费者付出10元快递费,其中3元归网点收件方,城市内分拨费0.6元,分拨中心0.3元,除此之外快递公司总部收取1元的面单费、2元的中转费、1.5元的派件费,最后到快递员手上的派送费仅1.6元。快递总部和”跨越最后一公里“的基层网点之间的利益分割本就值得“重新商榷”。在价格战中降低的是货源的收件费,而其他费用往往是固定,最终不断挤压的必然是原本就不太多的快递员派送费。

  快递行业增长背后的“血汗”

  从2020年每个月快递行业的营收数据看来,快递单票收入持续下降。尽管单个快递变得越来越“廉价”,持续暴涨的业务量却让快递公司收入不降反而增长,但不断缩水的“派送费“对一线快递员的打击却是致命性的。派送费占据快递员收入非常重要一部分,他们需要争分夺秒地将每一个快递送达每一位消费者手上。可以说,每一个快递挣到的1块钱都是辛苦钱。

11.jpg

  原本可能辛苦一天可以挣个两百块,但是“廉价“的派费,让这一切变得更加艰难。快递员明显的工作体验是:现在每天派件量明明更多了,但挣的钱却少了。工作越累,工资却越少。

  根据《2019年全国快递从业人员职业调查报告》,75.07%的快递员月薪低于5000元,仅有0.73%的快递员月薪超过1万元。报告还显示,46.85%的快递工人每天工作8-10小时,其中33.9%的人每天工作10-12小时,近20%的员工工作时间超过12小时。一位安州中通快递员说:“送一个快递只有四五毛钱,一天辛辛苦苦送200个快递,从早到晚挣差不多100块钱。” 据21世纪商业评论报道,安徽某中通县城快递员在网上吐槽,每单快递派送只能赚0.25元。现在,辛辛苦苦工作也只能拿到微薄的工资。

  基层快递网点也受到冲击。为了抢占市场,不仅仅要让快递费更便宜,还要增加“收件”能力。于是,很多快递公司给基层网点指定收件指标,一旦完成不了指标,都将面临“连环恶性罚款”,越是收件少,网点收入降低,罚款就更重,就更亏损。与此同时,网点派件负担过重,除了每单的激励更少,积压迟派的几率更大。派送晚点的罚款造成快递员更挫败的情绪,影响效率,晚派的快件越来越多,恶性循环,形成积压,最后冲垮一个快递点;然后同一个地方的快递网点,其中一家快递点垮掉,快件可能分给周围快递公司的网点,造成新一轮积压循环,造成整片的快递瘫痪情况。在双重夹击之下,很多快递网点纷纷“倒闭”停工。媒体披露,多个乡镇县的快递网点发表声明:停止快递代理,停止派件。

  而很有可能,快递网点承受的压力最终还是全盘分摊到一线的快递员身上。派件费的降低直接影响每一位快递员的收入,各类网点罚款亦总是会以各种途径分摊到快递员身上;更有甚者,网点倒闭,工人被拖欠的工资也随之“不翼而飞”。四川泸州、济南莱芜区、江苏南京多地都已出现工资被拖欠导致工人罢工的情况。据江苏公共新闻报道,南京江宁二部百世快递拖欠工人三个月工资,快递工人罢工,却反而被要求赔偿快递点100万的罚款。

  国家邮政局《2020年9月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指出,中国快递行业增长表现突出;2020年前三个季度快递收入6039亿元,同比增长14.5%,占GDP8.3%。荒谬的是,一边是政府和资本只关心行业的迅猛发展态势,另一边却是被忽视的一线快递员收入严重缩水,工作待遇越来越恶劣。“比以前更累,挣得却更少了”,这样的工作体验彻底地颠覆了“多劳多得”的最为朴素的认知。资本的低价竞赛游戏,似乎是不断地将位于体系最末端的劳动者推至”最为/更为廉价“的边缘,它不断地试探,劳动力还能更便宜一点吗?什么是可以被压榨的最大限度?

  2020年快递行业的持续罢工事件,是劳动者在向这个不断被拉低的限度说“不”,是对不合理的分配制度说“不”。劳动者的行动反对,让我们清楚地意识到资本低价血拼背后野蛮的劳力剥削:越来越廉价的快递(未来也许不会再廉价),并不是行业对消费者的集体让利,而是一线劳动者在为此付出代价。

  快递行业的发展根本离不开一线劳动者,荒谬的事实是,资本不断试图将劳动者推挤至更加恶劣的境地。可以预想,在“双十一”来临之际,低价竞赛的游戏将愈演愈烈。快递行业的集体罢工正是这样一个重要的信号,一线劳动者并非任人宰割的羔羊。

  //

  参考文献

  [1] 快递员被拖欠3个月工资无奈“缺席“,还要承担100万罚款?

  https://www.ximalaya.com/toutiao/35098108/335247568

  [2] 澎湃新闻,罢工还是倒闭:快递网点艰难谋生

  https://m.thepaper.cn/wap/v3/jsp/newsDetail_forward_8312019

  [3] 21世纪商业评论,价格战苦了快递员:派件费层层挤压 一单只赚两毛五

  https://finance.sina.com.cn/chanjing/cyxw/2020-08-31/doc-iivhvpwy4138806.shtml

  [4]2020年9月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

  http://www.gov.cn/xinwen/2020-10/10/content_5550084.htm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