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流水的县长,铁打的黄老爷”

2020-10-18 11:20:19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天发了一篇关于成都大学毛洪涛以死抗争的文章。真相未完全出来之前,多的话就不说了,静待进一步的调查结论。

  但是,毛洪涛之前走马灯式地连环了三任书记,而校长却干了很多年;毛洪涛从眉山市委常委调任成大书记仅一年多就被逼死,网上对他的风评也不错;此外明年成都大学要承办第31届大运会……

  诸多信息都透露着“不寻常”。

  因而,笔者与很多网友的意见一致:希望成立更高级别的调查组!

  成都大学的水,说深不深,说浅也不浅,极有可能又是姜文的影片《让子弹飞》里那一幕:

  姜文惯用的电影语言就是魔幻现实主义,“魔幻”之处就在于影片总是在折射“现实”,例如,最近的邯郸腐败窝案。

  10月9日,据河北省纪委监委消息,邯郸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希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而就在上个月的9月2日,邯郸市委书记高宏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今年以来邯郸已有不下6名贪官先后落马,堪称腐败窝案。

  据公开履历显示,刚刚落马的陈希斌长期在邯郸市任职,2013年由邯郸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岗位调任邯郸市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2017年转任邯郸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而2013年,正是接任邯郸市委书记高宏志将陈希斌提拔上来的。

  现年53岁的高宏志,团系统出身,曾任共青团河北省委书记。2006年起任河北衡水的代市长、市长;2012年1月起,先后任邯郸副市长、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

  高宏志在邯郸“经营”已有八年,前几任邯郸市委书记任职最长的也就三年,其余均是一到两年。与高宏志这八年长期任职邯郸形成对比的是,邯郸的市长却基本是一两年一换:

  高宏志是邯郸市今年落马的第2名省管干部,曾经的下属陈希斌步了他的后尘;而高宏志之前落马的省管干部——邯郸大名县委书记房延生同样曾是高宏志的下属,也曾担任过邯郸市委副秘书长。可以说,今年邯郸市的腐败窝案的罪魁祸首,便是长期“经营”邯郸的高宏志。

  在不遇到特殊情况的前提下,市长、市委书记的正常任期是5年,干满两届就必须轮换,轮换的目的正是为了抑制腐败的发生。2013年12月,《廉政瞭望》杂志曾经刊登了一篇报道,根据各地《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和年鉴,把各城市每十万名公职人员中职务犯罪立案数来表示腐败程度,结果发现,“市委书记的任期越长,地区腐败水平越高。”

  然而,这种频繁轮换同时形成了一个悖论:70年代末、80年代初,“三结合”的革委会在国有企业首先被厂长经理负责制(一长制)替代,而地方的“党委领导”在实践过程中,也往往是一把手的权力过大。“新官上任三把火”,如果任期过短,官员往往为了升迁而追求“短平快”的政绩,很容易留下一地鸡毛,让继任者“擦屁股”,宿迁式“卖光”、昆明式大拆大建莫不如此;而任期过长,又往往出现《廉政瞭望》杂志指出的“任期越长、腐败越高”的问题。

  究其根本,首先是所有制结构发生了变化,给权力寻租提供了土壤;第二是在市场大潮纸醉金迷的腐蚀下,很多干部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逐渐淡漠,彻底地背离了初心,背叛了信仰;第三则是一长制下权力缺乏监督制衡,运动式的反腐被叫停,群众大鸣大放的手段被拿走。

  40年前的一首诗《将军,你不能这样做》,这首诗发现了苗头,更是对其后40年的预言。

  比这首诗更好看的,是这首诗背后的故事——写诗的人丢了职务……事物是普遍联系的,今天发生的这一切,不能不说与“故事”有莫大的关系。

  大周末的,又传来了“打虎”的“喜讯”,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宝华被查!

  反腐是为了民之本、党之本、国之本,笔者举双手赞成,但反腐治本之处,还是在于公有制和人民民主专政。

  要杜绝“流水的县长,铁打的黄老爷”现象的发生,没有“你”(私有)最重要!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子夜呐喊”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