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勿谓言之不预”来了,台湾回家还会远吗?

2020-10-17 14:03:49  来源: 疫观全球   作者: 风雷
点击:    评论: (查看)

  继新闻联播、焦点访谈连续数天播放台湾间谍问题之后,今日,《人民日报》第七版发表署名“安平”的文章《<告台湾情治部门书>:勿谓言之不预也》。

  文中写到:“希望这些顽固分子尽早认清形势,早早收手,回头是岸,莫要眷恋穷城,徘徊歧途,自寻绝路。勿谓言之不预也。”

  结合近期针对台湾的密集军演,及今年删掉了长期使用的”和平“二字,改成了”反对台独,促进统一“,种种迹象,不禁让人心头一喜欢,莫不是台湾回家的脚步声近了,更近了?

  这篇文章可以算是继5月份删掉”和平“二字以后的又一重大信号,关键原因有二:

  一是署名“安平”。

  安平,原名热兰遮城,荷兰殖民者建立的台湾城市,曾是荷兰人统治台湾的中枢。明永历15年,郑成功收复台湾,因思念故土,取泉州府安平桥之名,改热兰遮为安平,同时为郑氏王城所在,现为台南市安平区。

  本文署名“安平”,个中意味,自不待言。

  更加明显的是,“勿谓言之不预”。

  这一句话,源自毛主席为代表的第一代领导集体,一贯搞的都是

  “阳谋”,把为什么我对你错,你该怎么做,我会怎么做都原本本地告诉你,然后让你去思考、选择。这充分体现了历史规律的强大力量,也充分体现了我国在处理内政外交时的道义、智慧与担当。

  纵观新中国历史,每当出现“勿谓言之不预”的时候,都代表着矛盾已经累积到一定程度,很快就会有重大变化发生。其中最有名的是以“社论”形式发表的两次:

  第一次是人民日报1962.09.22第1版发表社论《是可忍,孰不可忍!》,文中写到:“局势是险恶的,后果是严重的,我们要正告印度当局,勿谓言之不预也”。

  第二次是人民日报1978.12.25第3版发表社论《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内容:“我们要严正警告越南当局,如果你们仗恃有苏联的支持,得寸进尺,继续恣意妄为,必将受到应得的惩罚。我们把话说在前面,勿谓言之不预。”

  社论过后,接踵而至的都是战争。

  当然,这一次虽然不是社论,但结合近期的种种变化来看,分量也不轻。

  自从某人说今后不再提“解放台湾”,甚至将统一时间放到五百年、一千年之后,我们的对台就充满了纠结,到底是动武还是不动武,美国介入怎么办,是否需要几线长期作战。同时,还将争取的对象由台湾的广大民众转向了郭台铭、韩国瑜为代表的资本和政客,一味的讨好,却没换来任何的人心,反倒引得台湾民众误认为是大陆联合台湾资本家一起欺负他们。

  相比之下,1958年金门炮战,以战争边缘策略对美帝的战争边缘政策,打破美蒋共同防御,打掉美帝金、马换台、澎的美梦,是显得那么的气定神闲。在实力对比悬殊的时代,我们的先辈用自己的智慧和意志,交出了历史的答卷。

  最近,ECFA(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搁置,一直不说签也不说续签,高度依赖大陆市场的台香蕉都卖不出去了了;频繁的军事行动,包括实战化的登岛演习、绕台飞行(直接废掉了杜勒斯时期单方面定的海峡中线)、中远程导弹从大陆腹地发射,精准打击海上目标等;对台湾间谍的抓捕,及对台湾情治系统的警告,加上今天的“勿谓言之不预也”。

  统统的一切都表明,我们的内部,正发生着积极的可喜变化。

  这次,是对台湾情治部门的喊话,其定调与表述,基本上是把这帮人按照国内法进行惩处,根本就没把他们当做值得一提的“作战对象”。

  这次,是对台湾方面进行压力测试和分化瓦解,也是对内继续统一思想。

  虽然这帮犯罪分子犯的是叛国罪和分裂国家罪,但该争取还是要争取一下的,毕竟统一战线、瓦解敌军一直是我方的优良传统。

  哪怕台湾大多数民众目前的想法是不统不独维持现状,他们对美帝的好感度要比对祖国大陆的好感度要高,但真正的死硬分子还只是一小撮,况且这毕竟是内政问题,我们不讳言血与火,但依然需要争取人心。真正爱护宝岛与同胞,当然是希望台湾越来越好,自然是希望尽量以较小代价换来统一。

  当然,无论采取哪种方式,台湾是一定要解放的。从台湾目前的政治生态和民意基础来看,和平统一几率不大,更有可能的是以武促统或直接武统。

  至于美帝?

  1958年,炮击金门的时候,毛主席下令只打蒋舰,不打美舰。结果炮声一响,美舰立马就溜到了12海里外(此前美帝一直不承认我方划出的领海为12海里),并作出提示——我是美军不要打我,美台共同防御顷刻瓦解。

  就在今年的9月24日,面对我方的频频军演,以反华著称并收过台湾不少好处的美参议员卢比奥,一反常态地表示,台湾是中国的红线议题,美方必须要谨慎行事,不要试图引发冲突,躲在背后帮助台湾有能力提高中国军事冒进的代价就好了。

  62年过去了,还是一如既往地怂,只会躲在背后使坏。

  这也再次印证了毛主席那句话,“不怕鬼就没有鬼了。”

  如今,的确是攻守之势异也。

  接下来同时该思考的,或许还有台湾解放、祖国统一之后的问题。

  71年前的条件是:一、惩办战争罪犯。二、废除伪宪法。三、废除伪法统。四、改编一切反动军队。五、没收官僚资本。六、改革土地制度。七、废除卖国条约。八、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接收国民(今天还得加一个民进)党反动政府的一切权力。

  除了最后一条,其余各条,今天依然适用,当年西南各省民主改革的经验值得借鉴。如若不然,哪怕统一,也谈不上解放——那就会面临类似HK那样的尴尬,一直输血,保持其“繁荣”,但由于其内部极度不合理的经济结构,平民和穷人难以立足,加之近百年与祖国大陆的疏离,就很容易被帝国主义和分裂势力所利用。

  台湾不光要回家,还要逐步解决其内部那些封建的和旧殖民的残余(台企内部的制度和氛围就非常典型),走上社会主义的道路。

  除了统一,还需要解放,这是台湾的必由之路,也是老一辈共产党人念兹在兹的使命。唯有如此,方能告慰英灵。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