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流行病、技术和远程工作:企业加大对工人生活的支配

2020-09-25 11:50:16  来源: 激流网2020   作者:马蒂·哈特·兰斯伯格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国经济正在经历一场由冠状病毒大流行引发的重大变革。这场变革的一个标志就是所谓“远程”工作的爆炸性增长。

  据美国人口统计局报告,2017年美国仅3%的全职工作者在家上班。今天,为了应对病毒大流行,大约42%的美国劳动者在家工作,只有26%的美国劳动者仍在原工作场所工作。

  企业领导人似乎已经接受了这种在家工作的转变,并在寻求使用新技术,以加强对远程工作过程的管理控制。工人们对这些变化的反应仍在不断演变。

  流行病和企业对在家工作的拥护

  尽管大多数企业最初将转移到远程工作视为对政府强制封闭以及消费者和工人健康问题的一种必要的短期应对措施,但许多企业现在正计划在大流行后永久性地增加其使用量。正如《纽约时报》的报道:

  Facebook预计,最快2025年,该公司将有多达一半的员工远程办公。拥有5000名员工的加拿大电子商务公司Shopify的首席执行官5月份在推特上表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将永久远程工作”。沃尔玛的技术主管告诉他的工人们,“虚拟工作将成为新常态。”

  问答网站Quora上周表示,“所有现有员工都可以立即搬到我们可以合法雇佣他们的任何地方。”那些不想去别地方的人仍然可以使用硅谷总部,那里将成为一个共同办公空间。

  这些大公司并不孤单。正如卢克·萨维奇(Luke Savage)在网站雅各宾上写道的:

  在封锁才持续几周的时候,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对公司首席财务官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近30%的公司已经计划减少业务的实体占地,高德纳(Gartner)4月份的一项研究显示,约四分之三的公司计划将至少部分员工长期转移到远程工作岗位。

  这是一个不同的世界

  当然,这不是公司第一次接受远程工作。就在15年前,包括IBM、安泰、百思买、美国银行、雅虎、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和Reddit新闻网等大公司在内的许多公司都在积极推动远程办公。但他们最终都改变了方向,得出结论:员工的生产力、忠诚度和创新能力受到了影响。尤其是科技公司,为了保持员工的积极性和忠诚度,他们建造了大量昂贵的新设施,这些设施提供了一系列免费的现场福利,比如公共食堂和健身房。

  由于这段历史,一些分析师怀疑目前企业对远程工作的庆祝是否会持续很久。但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次是不同的。当然,早期的迹象表明,在家工作的员工仍然专注于工作。萨维奇引用了《环球邮报》的一篇文章,文章的标题是这样的:“雇主过去认为偏远地区的工人更快乐,但工作效率较低。结果恰恰相反。”《环球邮报》的文章接着说:

  对于转变为在家工作的文化的一个担心是,这会导致运营混乱:错过会议、WiFi不稳定、打坏电话的游戏(无论是比喻的还是字面的)。相反,即使是拥有数万员工的公司也发现,IT基础设施和职权系统都在维持。员工们在恰当的时间回复他们的电子邮件和加入Zoom电话。每个人都可以联系到。

  并非只有《环球邮报》一家发现了工人生产率高的证据。例如,《纽约时报》援引管理学教授约翰·沙利文(John Sullivan)的话:

  “过去三个月的数据非常有力,”他说。“人们感到震惊。没有人发现生产率下降。大多数人发现有增长。人们已经工作了一千年,但它将停止,它将改变每个人的生活。” 沙利文博士补充道,创新甚至可能最终会赶上。

  彭博社得出了大致相同的结论,报道称,几家不同金融和投资公司的企业高管都看到了生产率提高的证据。

  在这些进步的背后,有三个潜在的长期发展趋势,为以下观点提供了支持:需要认真对待当前企业扩大远程工作的承诺。首先是提供了成本相对较低且易于使用的在线交流平台,如Zoom,允许经理与员工轻松沟通,并在必要时让员工参与团队工作。企业通信的在线基础设施继续改善。

  第二个是最近正在发展的技术,允许管理监督和评估其员工的在线工作效率。正如《纽约时报》解释的那样:“对监控员工的软件需求激增,这些软件会跟踪我们输入的文字,用电脑相机拍照,并给我们的经理排名,看谁在Facebook上花的时间太多,在Excel上花的时间不够。”

  当然,企业长期以来一直使用技术来监控和指导工作,像亚马逊这样的大公司已经率先开发和使用软件来指导和加强仓库工人的工作节奏。乔希·蒂塔(Josh Dzieza)在Verge网站上提供了一个例子:

  与我交谈过的每一位亚马逊员工都说,是自动强制的工作节奏,而不是工作本身的体力困难,让这项工作如此劳累。任何懈怠都在系统中被不断地优化,任何休息或恢复的机会也随之而来。美国西海岸的一名工人告诉我,亚马逊有一种新的设备,可以将聚光灯照到他应该挑拣的商品上,这使得亚马逊能够进一步加快工人的拣货速度,没法在找下一件商品的时候摸鱼。

  但正如蒂塔所明确指出的那样,新软件的可用性和使用也在不断增加,这使得企业能够轻松地监督其在线员工的工作成果。WorkSmart就是一个例子。蒂塔描述了一个在孟加拉国的软件工程师的经历,他被要求下载软件,作为他在奥斯汀的交叉技术公司工作的条件。除此之外:

  该软件跟踪他的按键、鼠标点击和他正在运行的应用程序,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评估他的工作效率。他还被要求允许程序访问他的网络摄像头。每隔10分钟,系统就会抓拍三张照片来确保他在工位上。如果智能系统拍照的时候他不在那儿,或者,如果它确定了他的工作效率低于某个临界值,他就会因为这10分钟的间隔而得不到报酬。

  其他最近开发的、目前用于监控呼叫中心员工工作的软件程序也可以很容易地用于监控在家办公的做同样工作的员工。记录呼叫的数量和长度已经过时了。这些使用人工智能的新程序现在可以评估员工与客户交谈时的“情绪”语调。一些程序甚至可以实时训练员工,告诉他们说的再慢一点,或者更有活力,或者表达同理心。企业对远程工作日益浓厚的兴趣有望推动越来越复杂的产品的开发,这些产品将允许对在家工作进行更严格的控制,并对在家工作的员工进行更详细的评估。

  持续转变的本质是让他们说话更慢,更有活力,或表达同理心。经济是第三个原因,这段时期可能标志着工作地点的重大转变的开始。简单地说:失业率现在很高,如果可能的话,工人们欢迎一个安全的选择来替代现场工作。

  在过去,现场工作是公司的标准做法,大多数工人都喜欢这样做。因此,员工通常能够破坏私人企业推动他们在家工作的努力。现在,远程工作不仅是新的规范,并且因为病毒,它实际上已经成为理想的替代。由于对病毒的恐惧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在使远程工作正常化和赢得工人对新工作关系的接受方面,即使在大流行得到控制之后,企业仍处于比过去强大得多的地位。

  利润与支出

  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公司对远程工作的增加会感到如此的兴奋。一个原因是将会逐渐减少他们的设备花费。劳动力方面的收益可能更大。公司将有能力扩大它的工作业务,雇佣可能住在离公司所在地千里之外的员工而不用支付搬迁费用,而且有可能通过支付与当地生活成本相称的工资来降低劳动力成本。并且,一个公司的劳动力在地理上越分散、越孤立,员工就越难建立起挑战管理要求所需的团结纽带。

  远程工作的使用通过将新雇佣的人员重新分类为独立的合同工,为节省更多的劳动力开辟了可能。毕竟,许多远程工作者已经在为他们需要的设备(桌子、椅子、电脑、网络摄像头)、支持的技术基础设施(高速Wi-Fi)和办公室维护(清洁)买单。

  当然,大多数员工对在家工作也持积极态度,至少一开始是这样。他们感谢在大流行期间能够继续工作并在家中安全地工作。但就目前的结构而言,远程工作的成本对工人来说正在不断上升。

  正如彭博社的一篇文章总结的那样,“我们工作时间更长。我们和更多的人参加更多的会议。而且,我们发送更多的电子邮件”。这篇文章重点介绍了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该研究基于对北美、欧洲和中东16个城市21000多家公司约300万人的调查。研究人员表示:

  对比Covid-19封锁前后两个8周的员工行为。通过查看电子邮件和会议数据,该小组计算出工作日持续时间延长了48.5分钟,会议次数增加了约13%,人们平均每天多发送1.4封电子邮件给他们的同事。

  联想集团有限公司(Lenovo Group Ltd.)这一科技公司对10个国家的20262人进行了一项在线调查,发现“令人不安的是,因Covid-19而被迫在家工作的人中,有71%而患上新的或加重了疾病,这是由他们现在必须使用的设备引起的。最常见的症状是背痛、姿势不好(例如驼背)、颈部疼痛、眼睛刺激、失眠和头痛。”

  仅以美国为例,Nord VPN的一项基于对在家工作人员何时接通或断开其VPN服务的研究,发现在家工作的员工每天比州、市封闭前多工作3小时。鹰山咨询公司(Eagle Hill Consulting)对1001名美国员工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到4月初,约45%的员工表示自己已经筋疲力尽。几乎一半的人将精神损伤归因于工作量的增加、兼顾个人和职业生活的挑战,以及雇主缺乏的沟通和支持。”

  考虑到公司规划的方向,员工远程工作的体力和情感成本很可能只会增加。正如一位公关主管在讨论公司为何对远程工作持如此积极态度时所解释的那样:技术更好了。此外,“我们现在有规则了,”他说。“你必须把早上9点到下午5点30分之间空出来。你不能把这段时间用在照顾孩子。”

  未来的挑战

  对许多工人来说,正是由于这种流行病,家庭被迫被隔离在小型住房单元中,使得远程工作变得如此困难,而且在情感上也很疲惫。而且,对许多人来说,在因冠状病毒大流行而关闭之前,进行现场办公的经历也远不理想。因此,正如《纽约时报》报道的那样,调查显示:

  即使在冠状病毒得到控制之后,大多数美国上班族也不急于全职回到办公室。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想永远在家工作。各种新数据显示,他们未来的工作周很可能被分为是在办公室工作和家里工作。

  例如,晨间咨询公司(Morning g Consult Company)在6月中旬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

  总的来说,73%的从事远程工作的美国成年人报告说,大流行使他们对远程工作的前景更加乐观。考虑到这一选择,四分之三的这些员工表示,一旦大流行得到控制,他们愿意每周至少在家工作1-2天。

  因此,争论的焦点是谁来决定工作地点,而更重要的是工作条件,包括远程工作。目前的迹象表明,企业计划将员工推向更多的远程工作岗位,超过了调查中显示的员工意愿。而且在一定的监督和评估条件下,员工会感觉讨厌。目前尚不清楚的是,那些远程工作或受到远程工作威胁的人是否能够迅速组织起来,迫使公司与他们就工作地点,工作流程,现场或场外,(包括新技术的目标和用途)进行谈判。

  如果说有理由乐观的话,那就是科技行业的白领和蓝领工人之间的团结似乎越来越大,其中包括支持工会化,尤其是在谷歌和亚马逊等一些大公司。正如泰勒(Tyler Sonnemaker)和阿拉娜·阿克塔(Allana Akhtar)为商业内幕网(Business Insider)撰文所描述的:

  甚至在一年前,科技公司的自助餐厅员工和办公室员工在组建工会问题上意见一致的想法似乎是不可想象的。

  最近一波员工行动主义和组织努力的浪潮表明,该行业普通员工和高管之间的分歧正在扩大。第一次,薪酬更高、与管理层关系更密切的开发人员和产品经理与仓库、自助餐厅和合同工等领域的薪酬较低的同事站在一起。

  频繁地向媒体泄密(鉴于科技公司历史上的紧密文化,这一点值得注意),以及诸如拼车司机联合会(Rideshare Drivers United)、技术工人联盟(tech Workers Coalition)、雅典娜(Athena)和亚马逊联合会(Amazonians United)等组织的出现,只是近年来员工行动主义抬头的两个迹象。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在流感大流行和种族正义抗议的鼓舞下,像Away这样的初创公司和Facebook这样的巨头的员工们组成了批评者的合唱团。

  被动地允许管理层使用技术来塑造工作流程和最终产品,这将导致绝大多数工人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不断恶化。值得期待的是,不管这种流行病的未来如何,美国目前正在进行的工人鼓动和组织活动将继续下去,对以利润为驱动的工作产生共同的批评,并支持包括工会在内的新的组织形式,这些组织形式可以为一个更人道的经济体系而斗争。

  原文链接:

  https://economicfront.wordpress.com/2020/08/11/the-pandemic-technology-and-remote-work-the-corporate-push-for-greater-control-over-workers-lives/
 

  作者/马蒂·哈特·兰斯伯格

  翻译/杜平 高山 飘渺

  校对/杜平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