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开庭了!慕盛学起诉国家卫健委,中国食盐安全长期受美国人误导

2020-09-11 10:47:36  来源: 沧海之瓠公众号   作者:慕盛学 宋晓斌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0年8月13日,慕盛学起诉国家卫健委,要求“公布食盐过量添加亚铁氰化钾的安全性实验报告”一案开庭。

  为防止加碘盐吸潮结块,需要添加抗结剂。亚铁氰化钾抗结块效果最好,价格最低,但也是相对毒性最大、安全性最低的,而且加热400℃ 的时候会分解出剧毒的氰化钾,特别是在酸性条件下会降低分解温度。

  美国用的是硅酸钙、硅铝酸钠等。国外只在餐桌盐上少量使用亚铁氰化物。

  卫生部从1985年起将亚铁氰化钾作为中国唯一的抗结剂,在1996年还把食盐添加亚铁氰化钾的国家标准限额从5毫克/公斤改为10毫克/公斤(以亚铁氰根计),超过《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规定的最大值,但是从未提供任何有关安全性的实验研究报告。

  多年来,慕盛学致力于公共安全问题,尤其是质疑卫生部在食盐中强制全民过量添加碘酸钾,以及过量添加亚铁氰化钾。

  卫生部未能拿出试验证据说明碘酸钾的安全性,但不得不几次少量下调了碘酸钾的添加量,不再规定买非碘盐需要医生处方的政策。

  慕盛学于2019年6月10日给国家卫健委发信,要求公布有关亚铁氰化钾安全性试验报告。

  国家卫健委7月8日回复称“你申请公开的内容属于行政执法案卷信息,不予公开。”

  慕盛学于2019年12月23日把国家卫健委告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国家卫计委拿不出安全性实验数据,也找不到相关资料,2020年4月24号回复居然让慕盛学自己去联合国粮农组织或世界卫生组织查资料。

  可见,当初在制定这一政策时,并没有像某些专家说的“经过很多科学研究和数据支持”。

  多年来,慕盛学老先生不断揭露中国公共卫生和健康领域的重大问题,包括非典真相、食盐强制加碘酸钾、食盐过量添加亚铁氰化钾、转基因安全等等。

  公众号名称:慕盛学公众号:mu030426

  慕盛学老先生正在就食盐安全问题起诉卫健委,请大家多多支持慕盛学老先生。

  下面是关于中国强制食盐加碘、添加亚铁氰化钾问题的来龙去脉。

  提要:美国处心积虑推动中国食盐强制加碘的过程回顾。

  01

  中国强制食盐加碘的危害

  中国并不是碘缺乏严重的国家,但是却被长期全民强制过量补碘;

  中国补碘用的不是碘化钾而是毒性大的碘酸钾;

  中国的碘盐还添加了过量的亚铁氰化钾。

  长期全民强制过量补碘,已经严重危害了中国人民的健康:

  国内甲状腺疾病发病率突飞猛进;

  不孕不育大幅增加;

  甲状腺癌发病大幅增加;

  02

  中国建国初期的补碘政策

  新中国建立后的五十年代,党中央和毛主席十分关心人民的健康,在经济十分困难的情况下首先集中精力解决了血吸虫对南方人民的危害,然后又开始解决碘缺乏病问题,并且把防治地方性甲状腺肿大疾病写入《中国农业发展纲要》,从1958年我国开始研究和试验对缺碘病区投放碘盐试点,七十年代开始铺向全国,国内外公认取得很大成就。

  补碘特点

  (1)碘尽量自给自足

  当时的补碘是在国内经济困难,国外经济封锁的环境下开展的。国内不生产碘化钾,全部高价依赖进口,后来为了打破国外的封锁,国内用海带制造补碘剂,价格尽管高于进口,但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安全,对制碘企业给予补贴,到1988年,补碘用的碘,自给率已经达到60%左右。

  (2)补碘方法选用食盐加碘

  补碘方法虽然很多,但考虑中国实际情况和国际家流行方案,选用全世界流行的食盐加碘方法

  (3)补碘剂选用碘化钾

  补碘剂的种类关系到安全和经济利益,发达国家都用碘化钾补碘,中国虽然经济困难,为了人民的安全补碘,仍然与国际接轨,用碘化钾补碘。

  (4)补碘量采用国际通用加碘量

  食盐加碘量也是采用当时国际常用的三万分之一到五万分之一。具体数值各省根据情况自定。

  (5)补碘范围

  全世界当时都是病区补碘,因此补碘范围也是采用国际惯例,仅对缺碘区补碘。

  (6)碘缺乏病病区标准

  采用当时国际通行的标准。

  (7)费用国家承担

  中国规定食盐加碘不加价,国家承担有关费用。

  补碘效果

  20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很多省、市、区都达到了国家基本上控制碘缺乏病的标准。我国的碘缺乏病患者由3500万变为785万。“地方性克汀病”和“大脖子”病也基本“销声匿迹”。

  说中国是碘缺乏最严重的国家,是不符合事实的。

  03

  美国民间机构说服中国全民强制补碘

  ICCIDD(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也翻译成“碘缺乏病专业委员会”)是美国人1986年设立的一个非盈利性的非政府机构,和联合国或世界卫生组织没有关系。

  ICCIDD的目标是在发展中国家推广全民食盐加碘。

  中国的专家陈祖培(被聘为ICCIDD理事)、张万起(天津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等人经常有意无意的将ICCIDD与联合国或世界卫生组织挂钩,是为了树立ICCIDD的权威形象。

  陈祖培的其他头衔:亚洲及大洋洲甲状腺学会副主席;卫生部地方病专家咨询委员会碘缺乏病专家咨询组组长。

  需要注意的是,WHO(世界卫生组织)从未说过中国是碘缺乏病最严重的国家,也从未推荐过所有国家全民强制加碘,更没有说过过量补碘无害。

  ICCIDD推销的观点是:碘酸钾比碘化钾更好,过量补碘有益无害,应该强制全民补碘。

  陈祖培等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的专家们大力宣传“全民食盐加碘不仅有利于碘缺乏地区的人群,并且对碘充足的人群也没有副作用。”

  1994年中国《食盐加碘消除碘缺乏危害管理条例》仓促出台,正式通过不到一个半月后施行,全民食盐加碘作为一项国策,以法律形式就此固定。

  卫生部《2008年全国碘盐监测报告》中这样写到“碘盐覆盖情况。全国共监测826968户居民家中食用盐,其中碘盐798725份,经人口加权全国碘盐覆盖率为97.48%,自2004年以来连续5年保持在95%以上”。中国的全国性政策(比如环保),很少达到这样好的执行力度。

  这样,中国的补碘走上了歧途,具体表现在下面几个方面:

  (1)碘尽量购买国外原碘

  在当时一切以经济效益为中心的大气候下,放弃了大部分国内赔钱的碘厂,碘绝大部分从国外进口,显著增加了国内用碘的不安全性。

  (2)补碘剂由较安全的碘化钾改为毒性大的碘酸钾

  补碘剂的种类关系到安全和经济利益,发达国家都用碘化钾补碘,但陈祖培等人为了让中国人过量用碘酸钾补碘,以碘化钾成本高和损耗大为理由,把碘化钾补碘改为毒性大的碘酸钾补碘。

  碘化钾属于微毒的纯化学药品,大鼠半致死量为2779mg/kg,碘酸钾为具有中等毒性的纯化学药品,半致死量为136mg/kg。碘酸钾的毒性远远大于碘化钾。

  美国规定人吃的加碘盐必须用碘化钾,碘酸钾只能用于动物。

  碘酸钾过量补碘会伤害男子的精子,造成精子数量减少,质量下降,从而造成出生率下降,伤害生育能力。

  (3)加大补碘量

  食盐加碘量也是采用当时国际常用的三万分之一到五万分之一。具体数值各省根据情况自定。陈祖培等人把补碘量改为二万分之一,而且全国一个标准,明显是错误的。

  而且,条例严格规定了对加碘不足的处罚,而对加碘过量却没有任何处罚,造成生产商宁多勿少,在已经高量加碘的标准上再次过量加碘。

  国家卫生部2010年的报告《中国食盐加碘和居民碘营养状况的风险评估》明确指出:过量碘会导致甲状腺机能亢进或机能减退、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炎等疾病。孕妇高碘会导致婴儿甲状腺肿和机能减退。有学者认为长期碘过量会造成甲状腺癌发病率增加,但尚无明确证据。

  (4)补碘范围扩大到全国人民

  全世界当时都是病区补碘,因此补碘范围也是采用国际惯例,仅对缺碘区补碘。陈祖培等人为了强制全民补碘,把补碘范围扩大到13亿人,购买非加碘盐需要医生处方到指定地点购买。

  陈祖培在2002年的文章《为什么要搞全民食盐加碘》中说:“从60年代开始碘盐和碘油的大规模防治后,碘缺乏病大规模流行得到了遏制,但并没有消除,90年代仍有地甲肿800万人,克汀病18万人和数百万以轻度智力落后为主要特征的亚克汀病人。数十年的防治经验证明,这种策略只能控制但不能实际消除IDD。”

  也就是说,为了一千来万的缺碘病人,却要求当时全国的13亿人口全部强制补碘,还说补碘弊大于利。这是非常荒谬的。

  (5)碘缺乏病病区标准

  当时国际流行的碘缺乏病病区标准是7——14岁儿童甲状腺肿大率大于20%,尿碘小于50微克/升,中国也是这个标准。但是陈祖培等人为了让中国人过多的摄入碘酸钾,把理想尿碘标准提高到六倍,到300微克/升,把甲状腺肿大率定位小于5%。

  (6)增加老百姓购盐费用

  尽管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食盐加碘费用政府承担,但在一切为经济效益服务的大形势下,企业不但拿了国家补贴给老百姓的钱,还公开提出“谁受益谁付钱”的原则,碘盐涨价,而便宜的不加碘盐凭医生处方才能买。

  (7)有毒拮抗剂亚铁氰化钾

  为防止碘盐吸潮结块,添加抗结剂。我国从1985年制定食盐标准开始到2013年前,28年来全国只使用一种抗结剂——亚铁氰化钾。

  抗结剂中,亚铁氰化钾是食盐抗结块效果最好,价格最低,但也是毒性最大、安全性最低的。美国用硅酸钙、硅铝酸钠等。国外只在餐桌盐上少量使用亚铁氰化物。

  1、隐瞒添加亚铁氰化钾问题

  卫生部要求食品中添加的食品添加剂,必须注明添加剂的化学名称和数量。但是食盐中添加的亚铁氰化钾却20多年从来没标过化学名称,只标了“抗结剂”。

  2、隐瞒添加数量问题

  食盐添加亚铁氰化钾不但隐瞒了化学名称,也隐瞒了添加的数量

  3、安全性问题

  亚铁氰化钾正常情况下是微毒的,但在加热400℃ 的时候会分解出剧毒的氰化钾,特别是在酸性条件下会降低分解温度。

  4、中国碘盐的亚铁氰化钾超标

  1985年和1992年的国家食盐标准里,亚铁氰化钾最大添加量是5mg/kg(以Fe(CN)6)4离子计)。2000年中国食盐标准,逆时代潮流,将亚铁氰化钾添加量增加一倍,改为最大添加量10 mg/kg,超过《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规定最大值的43%。

  由于国家为了推行强制全民补碘,卫生部不进行中国式碘盐大量补碘危害方面的深入研究,也不广泛宣传过量补碘的危害。还由于碘酸钾和亚铁氰化钾对人体的毒性是慢性的,因此人民对中国式的碘盐对健康的危害知晓率特别低,缺乏预防高碘的危害知识。

  04

  美国人曾经尿碘偏高

  1970年癌症成为美国居民疾病死亡第二位死因。美国人肥胖的发病率也创下历史最高水平。同时,1970年美国人的出生率下降到历史的最低点。美国人的出生率到1957年上升到最高点,每千名育龄妇女122.7人,可是到1970年下降到65人。下降如此迅速,长此以往,美国岂不不战自亡。

  1971年12月23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在签署《国家癌症法案》。为了研究解决美国人的健康问题,抽调全国150名权威专家,经过40多次会议进行论证,对一部分美国人进行了常规体检,发现“三高”人群增多,为了改善这种局面,美国专家们第一次提出了“金字塔”的营养观念,这种观念一直持续到现在仍然提倡。

  美国专家对美国的环境、食品等等方面进行了详细、全面的检查。在例行体检中发现美国人的各项生理指标没有非常明显的变化,唯独意外发现美国人的尿碘严重超标。

  美国全国平均尿碘中位数达320微克/升,最高的地方高达500微克/升。这个结果是让美国专家感到意外的。

  美国的补碘是自愿补碘,而且食品和餐饮业是不用碘盐的,只有自己在家做饭的时候才有可能用上碘盐的。美国是用碘化钾补碘,碘盐的含碘量46毫克/公斤。碘化钾易挥发,从出厂,经过运输、销售、烹调后人体吸收最多一半左右。美国人的食盐消耗量是3——6克,因此一个美国人即使全部在家自己做饭,即使全部用碘盐,即使碘盐里的碘没有任何损失,每天从碘盐里获得的碘也就是141-282微克,其尿碘水平不可能达到320微克/升以上。

  于是美国开始查找碘过量的原因。

  造成美国人补碘过量的原因很多,下面简述主要原因:

  1、面包里添加了碘酸钾

  美国主食以面包为主,面包里添加了碘酸钾。添加碘酸钾并不是为了补碘,而是为了让面包防腐保鲜,因此造成美国人补碘过度。

  2、牛奶含碘量高

  美国人牛奶消耗量很大,在挤奶时用含碘的消毒剂消毒,不可避免的会有碘被混到牛奶里。

  3、面包炉清洗剂含碘

  4、很多含碘食品,保健品不标注含碘量

  美国食品只有食盐标注了碘含量,其他食品、保健品都没标注碘含量,很多人吃了很多含碘高的食物和保健品,造成碘摄入量过高,引起了补碘过度

  上述四个原因是造成美国人补碘过量的主要原因。

  05

  美国政府怎样对待尿碘超标?

  面对美国人尿碘超标,美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1、立即研究碘化钾和碘酸钾过量的危害

  美国研究碘摄入过量是不是癌症高发的一个原因?出生率下降与碘摄入过量有没有关系?造成危害的是碘化钾还是碘酸钾等等一系列问题,美国专家进行了实验和研究。为了验证这个补碘‘安全线’,1969年,美国曾利用监狱犯人进行过一次强制补碘实验——他们给犯人供应含碘量为1000-2000毫克/升的饮用水,实验进行了5年,受试者并无异样”。这个实验证明用碘化钾补碘过量的反应是很慢的,五年了还没有明显变化。那么造成美国补碘过量并出现危害 的罪魁祸首只能是碘酸钾了。

  2、想方设法降低碘摄入量

  当美国发现美国人碘摄入量过高后,积极采取了六项有利措施,使尿碘下降到正常范围。

  (1)现在许多面包房减少使用碘酸盐面包保鲜剂。限制面包碘酸钾的添加量,降低面包的含碘量。

  (2)烤炉的消毒不用碘制剂,因烤炉消毒引起的面包含碘量增加的现象大大减少了。

  (3)1965~1980年,牛饲料的变化使美国牛奶中碘含量增加了3~5倍。1986年起,政府限制牛饲料中有机乙二胺吲哚碘(EDDI)的填加量,使牛奶中碘含量降低

  (4)碘曾被用于挤奶前后奶牛乳头及乳腺的清洗和碘伏氟消毒,而使牛奶的碘含量增加,现改为其他消毒方式,降低了牛奶的含碘量。

  (5)美国居民增加了对非碘盐加工的方便食品或半成品的摄入,也是碘摄入量降低的一个原因。

  (6)美国也是用食盐加碘的办法补碘,控制血压而推荐减少摄盐量,从而降低碘的摄入量

  美国从1970年后加强了碘营养水平检测,严格控制美国人的碘摄入量,从1970年后到现在,美国人的尿碘水平一直保持在150微克/升左右。

  06

  碘过量和出生率的关系

  美国和英国的动物实验研究和流行病学调查报告,都证明碘摄入过量会影响男性精子的数量和质量,美国从1923年开始补碘后,特别是1948年后由于美国的面包添加了碘酸钾,造成美国人碘摄入量过高,从1965年开始出生率下降。美国停止面包添加碘酸钾后,出生率虽然不再明显下降,但恢复不到原来的状态。这一事实,说明过量碘摄入,特别是碘酸钾可以明显降低出生率。

  发达国家的出生率明显低于发展中国家,这是公认的事实,为什么呢?也是很多因素。其中发达国家的人们生活水平高,肉蛋奶消耗量远大于发展中国家,而肉蛋奶都是含碘量高的食物,因此全世界所有发达国家碘缺乏病流行都不严重,甚至有些国家法定不准销售碘盐,如日本等国家。

  调查全世界大部分国家的碘摄入量与出生率,可以发现全世界碘摄入量高的国家,绝大多数都是出生率低的国家,全世界不发达国家绝大多数都是碘摄入量低而出生率高的国家,因此碘摄入量与出生率有明显的反比关系。

  因此让我们不能不怀疑是美国首先发现了碘酸钾过量摄入的危害,美国的某些人为了控制和消灭发展中国家人口,对发展中国家推行了碘酸钾过量补碘的政策。

  我国男性不育的患者越来越多是不争的事实,但引起男性不育的原因很多,把引起男性不育的原因完全归于碘摄入过量是错误的,但上述证据已经充分证明碘摄入过量是一个不能排除的重要原因。

  07

  美国人幕后指挥中国强制全民补碘

  中国推行强制全民补碘,美国主要是幕后指挥,但在所有关键时刻都有美国人出谋划策。下面列举证明如下:

  一、建议中国用碘酸钾补碘

  美国一直用碘化钾补碘,规定碘酸钾只能用于动物,ICCIDD却极力劝说中国使用碘酸钾代替碘化钾。

  1、推销碘酸钾相当安全的观点

  原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主席Stanbury说,从碘酸钾碘盐中摄取一定量的碘是相当安全的,把它强化在盐中预防碘缺乏病的剂量是可靠和完全可以接受的

  【证据来源】Stanbury JB.The safety of iodate asa salt additive EJ].IDD Newsletter,1991,7:23.

  2、“碘酸钾是比碘化钾更为台适的物质”

  【证据】FAO/WHO关于食品添加问题联合专家会议在1990年指出,“业已证明,对于食盐加碘.碘酸钾是比碘化钾更为台适的物质,因为它有较大的稳定性.特别是在炎热潮湿或热带气候下比较稳定”。Stanbury指出,从碘酸钾碘盐中摄取一定量碘酸钾非常安全.至少有一千倍的安全系数

  【证据来源】李丽娟,赵文德,《邱明才碘酸钾碘盐防治碘缺乏病有关问题的探讨》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2002年第l7卷第2期

  3、证明碘酸钾安全的理由只靠查资料

  【证据】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委托H.Btirgi等查阅1941—2000年55篇文献.重申长期口服小剂量碘酸钾碘盐是安全的,无遗传毒性和致癌性;口服碘酸钾的生物利用度与碘化钾实质上是一样的;静脉注射碘酸钾,其在体内通过非酶促反应迅速还原为碘化钾后被机体利用

  【证据来源】李丽娟,赵文德,邱明才《碘酸钾碘盐防治碘缺乏病有关问题的探讨》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2002年第l7卷第2期

  4、“1995年我国根据WHO推荐,在全国范围内采用稳定性好的碘酸钾代替碘化钾加工碘盐”。

  【证据来源】李丽娟,赵文德,邱明才碘酸钾碘盐防治碘缺乏病有关问题的探讨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2002年第l7卷第2期

  实际上是ICCIDD在推荐碘酸钾,不是WHO。

  5、“食盐加碘是预防碘缺乏病的有效措施。食盐加碘的形式有碘酸钾和碘化钾2种,由于前者的性质较后者稳定,故世界卫生组织推荐采用碘酸钾作为食盐加碘的主要形式”

  【证据来源】罗玉玉综述陈祖培审阅,碘酸钾安全性的研究进展2002年9月中国地方病学杂志第21卷第5期

  6、“1995年,我国根据WHO推荐,在全国范围内采用稳定性好的碘酸钾( KIO3 )代替碘化钾加工碘盐”

  【证据来源】郭怀兰,庞红,徐健,杨雪锋,侯晓晖,陈骁熠,孙秀发 碘酸钾的亚慢性毒性研究 毒理学杂志2005年12月第19卷第4期

  上面很多专家一致误传中国把碘化钾补碘改为碘酸钾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推荐,其实是ICCIDD。

  结果:地方病专家组成员从1984年起多次建议改用碘酸钾加工碘盐

  “鉴于碘酸钾的优点,我国地方病专家组成员从1984年起多次建议改用碘酸钾加工碘盐,经观察试验和专家组论证,1989年卫生部地方病防治司,中国医药公司和中国盐业总公司以卫地字(89)第45号文件通知,从1990年起在全国范围内全部实行碘酸钾代替碘化钾加工碘盐。”

  【证据来源】李丽娟,赵文德,邱明才,《碘酸钾碘盐防治碘缺乏病有关问题的探讨》,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2002年第l7卷第2期

  由上述证据可知中国把补碘剂由碘化钾改为碘酸钾一开始不是卫生部的主观意愿,而误认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推荐,其实就是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的意见,而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是美国掌控的,实际就是美国的推荐。

  二、建议中国强制全民补碘(USI)

  ICCIDD的网站上纪录了这一里程碑事件:

  1993在ICCIDD支持组织下,在人民大会堂,中国全国动员大会启动了全球最大的“普遍食盐加碘消除碘缺乏疾病”的努力,获得了总理全力支持。

  1、“1993年,由国务院主持召开的‘中国2OOO年消除碘缺乏病目标动员会’是在WHO、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和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ICCIDD)多个国际组织共同参与下召开的,中国实施USI是WHO推荐的,一些重点课题得到国际援助”。

  【证据来源】李振来《试论5O年来我国碘缺乏病防治工作的主要成就和瑕疵》中国自然医学杂志2005年12月第7卷第4期

  2、USI是国际上推荐的我国政府承诺的2000年消除碘缺乏病(IDD)的战略措施,它的权威性和必要性是不容置疑的。

  1991年3月1日在《儿童生存、保护和发展世界宣言》上总理代表中国政府向“国际社会”签字承诺,中国到2000年实现消除碘缺乏病的目标。

  【证据来源】于志恒,刘守军《对全民食盐加碘的评述及其改进建议》2003年5月中国地方病学杂志第22卷第3期270页

  3、大规模的宣传和动员会议在李鹏总理支持下,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1993年9月22~24日)。

  所有省长及其他有关官员参加了会议。与会者还有国际机构代表,包括WHO、UNICEF、UNDP、世界银行及ICCIDD。会议由国务委员彭佩云女士主持。副总理朱镕基对国际机构包括UNDP和世界银行代表讲话,代表中国政府做出了承诺,表示支持中国防治IDD。在随后的省长级特别会议上,朱镕基明确表示中央政府将提供必要资金以确保实施全民食盐加碘计划。很明显,中国政府已经认识到缺碘会影响人脑早期发育的危害性,尤其中国正在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因此同意重新建立一个高于各部的、跨部门协调机制。大会进行总结时召开了一个全体会议,各省级官员签署了一项修改过的“国家行动计划”。

  1993年9月22日至24日国务院召开实现2000年消除碘缺乏病目标动员会,副总理接见会议代表

  【证据来源】马泰《中国的碘缺乏病》

  陈祖培等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的专家们大力宣传“全民食盐加碘不仅有利于碘缺乏地区的人群,并且对碘充足的人群也没有副作用。”

  自1993年国务院召开“中国2000年实现消除碘缺乏病目标动员会”以后,卫生部就酝酿设立一个固定的专门的防治碘缺乏病宣传日,以便于定期地进行碘缺乏病防治知识的宣传、教育活动。

  经过卫生部与碘缺乏病防治相关部委、局的协调,确定从1994年起,每年的5月5日为中国防治碘缺乏病日。

  1994年《食盐加碘消除碘缺乏危害管理条例》仓促出台,正式通过不到一个半月后施行,全民食盐加碘作为一项国策,以法律形式就此固定。

  国家设立五一长假后,防治碘缺乏病日(5月5日)包含在了五一长假里,不便于宣传、教育工作的开展。经过卫生部与碘缺乏病防治相关部委的协调,防治碘缺乏病日自2002年起改为5月15日。

  4、“为什么在我国要实施USI、吸收了我国35年食盐加碘的经验教训和国际组织的推荐意见。”

  【证据来源】陈祖培《全民食盐加碘的意义及对当前人群碘营养状况的基本评价》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2002年第l7卷第4期

  5、“我们坚决推荐:所有缺碘国家都要实施全民食盐加碘。”

  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在它的声明中说“我们坚决推荐:所有缺碘国家都要实施全民食盐加碘。”

  【证据来源】

  http://zh.cnr.cn/zajj/shzx/200805/t20080515_504789261.html

  由上述证据可以充分看出,对中国推行强制全民补碘的方案是由ICCIDD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提出,中国地方病专家组积极操办的。虽然有人提出是世界卫生组织推荐,实际调查表明是世界卫生组织只提出食盐加碘是预防碘缺乏病的好办法,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在美国的支持下篡改为对中国强制全民补碘。而陈祖培只提“国际组织的推荐意见”,实际主要是指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ICCIDD。

  也就是说,中国的全民强制补碘政策,是在一个美国民间非政府机构策划下,通过它在中国的代理人,为中国政府制定的。

  三、中国强制全民补碘遇到困难都有美国帮助解决

  中国强制全民补碘遇到很多问题,每次困难都有美国人出头解决

  1、补碘开始

  (1)组织机构

  要在中国推行强制全民补碘,必须有一个有权威的组织,美国通过IWGIDD提出

  “中国IDD防治的国际工作组(IWGIDD)在ICCIDD帮助下于1989年成立,成员包括WHO驻中国的代表及在北京的UNICEF项目官员,和ICCIDD的执行主任,Hetzel博士为主席,地方病防治司司长高淑芬为副主席。小组的职能就是向中国介绍控制和监测碘缺乏病的技术和经验,宣传教育的技术和经验,最重要的工作是从多边或双边机构中寻求财政支持。”

  “IWGIDD提议在中国召开一个部门会议并尝试重新成立部级以上的组织机构。”

  【证据来源】

  马泰《中国的碘缺乏病》

  (2)要在中国推行强制全民补碘,需要创建大批实验室和盐厂加碘设备,美国提供

  ①“1996年以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卫生组织继续支持中国消除碘缺乏病工作,不仅在基础条件的支持方面——如支持包括装备省级和地区级碘缺乏病实验室,建立国家参照实验室以及碘盐监测信息网络;还在能力培养提高方面——支持培训基层碘缺乏病防治人员,而且积极支持开展各种社会动员与健康教育活动,支持有关的流行病学调查,并对西部部分省份提供了重点支持。这些支持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希望继续得到支持。”

  【证据来源】

  《卫生部疾病控制司副司长陈贤义在全国第3次碘缺乏病监测工作总结暨碘盐监测年会上的讲话》

  ②“1993年启动了卫生部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消除碘缺乏病国际合作项目。第1—2周期的合作主要致力于推进全民食盐加碘策略的实施、碘缺乏病监测实验室装备、项目培训等工作。

  全国碘缺乏病实验室质量保障体系是在卫生部和UNICEF合作项目的大力支持下启动并运转的,到目前已经成为连接将近3000个实验室(包括省、地市、县三级实验室)、盐业质量检测站、一些大学和国外实验室的网络,为全国流行病学调查、碘盐监测、实现消除碘缺乏病目标进程评估以及科研提供了重要的技术支持和质量保障。

  此外卫生部和UNICEF合作项目还支持了全国第四次和第五次碘缺乏病监测以及2004年和2005年全国碘盐监测,为我国消除碘缺乏病监测体系的完善和运行作出了贡献2006年将开始卫生部和UNICEF下一个周期的合作,合作的重点将集中在地方政府及全社会消除碘缺乏病再动员以及西部重点省以提高碘盐覆盖率为目标的综合干预”

  【证据来源】

  李素梅,董惠洁,古云有,徐菁,庄广秀,郑庆斯,张根红,乔雪梅,孙凡,陆步来卫生部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消除碘缺乏病合作项目回顾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2006年第2l卷第3期

  (3)要在中国推行强制全民补碘,需要技术培训,美国承担

  “1992年早期,UNICEF、WHO和UNDP委派由Greaves和Maberly博士领导的小组制定一个从多个联合国部门援助的‘联合资助计划’,并由美国亚特兰大PAMM提供有关主要技术和培训。国际工作组优先考虑向中国领导人解释控制IDD的重要意义。”

  【证据来源】

  马泰《中国的碘缺乏病》

  (4)要在中国推行强制全民补碘,需要大量资金,美国提供部分和向世界银行贷款

  向世界银行贷款支持食盐加碘与包装设备;发展和增加UNDP、UNICEF、UNIDO及WHO的资助,尽快实现到1996年底完成全民食盐加碘计划。

  【证据来源】

  马泰《中国的碘缺乏病》

  2、补碘中期

  (1)ICCIDD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主席凌节生发表文章《碘缺乏病控制项目中的传播策略》,周密详细布置中国的强制全民补碘工作,涉及很多细节。

  ICCIDD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主席,起个了中国名字:凌节生,他手把手的指导中国有关部门如何周密宣传、布置中国的强制全民补碘工作。

  卫生部完全按照凌节生的指示,组织了多次有关活动。

  凌节生说,要在国家最高领导层次进行政治动员。他在文章中指挥道:

  “领导干部,比如国务委员和各部的部长,要在项目实施的不同阶段(如第一阶段、中期等)在公开场所亮相,保证公家的信息经常不断地通过新闻专栏或节目传播出去。

  定期为选定的领导人专门撰写倚短的报告,从而与他们保持个人联系,使他们能够跟上项目发展的步伐,并持续地参与项目工作。也许还可能邀请他们参加半年一次的项目工作会议把他们’拴住’。”

  连细节都考虑到了:

  “在这项目工作中可以利用各种各样的视听材料,从简单的图表和幻灯片到令人眼花缭乱的多媒体展示形式,包括地图、文字材料、影视和录音,另外需要利用最新式的计算机技术进行多媒体材料的制作。这方面的工作可由外单位承包。”

  他还说,要协调卫生部与盐业部门要发挥领导作用,动员政府和民间团体的干部,包括这卫生部地病司、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民政部、全国妇 联、中国科协、中国残联中 国儿童发展中心、地方病研究中心和碘缺乏病研究所、新近成立的中国地方病控制委员会等。但是,目前的计划还漏掉了与计划生育、交通、税务、食品工 业和农业(畜牧业)有关的机构。

  这位美国人,给出了从领导层到基层,从社区到大学,从政府到媒体的食盐加碘宣传和推进的工作要求。

  这还没有结束。

  这位美国人还指导了怎样从科学角度宣传全民加碘,媒体如何进行宣传报道,如何筹集资金,怎样制作宣传材料,儿童、学校、社区怎样教育和宣传,盐业部门怎样对碘盐进行包装和宣传,对父母和新婚夫妇如何宣传碘盐的好处。

  连全国范围的、省级的、一直到基层和村级的征文、绘画、作曲、知识竞赛怎么搞,授奖仪式由当地高级领导人主持这种细节都规定得清清楚楚。

  这位美国人甚至要求高层政治领导人在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宣布这类活动,国际机构还可以负责颁奖。

  你根本看不出来这文章是美国人用英文写出,再由中国人翻译成中文的。其口气简直像是红头文件,对中国政府部门、国情之了解简直令人发指。

  而中国有关部门完全按照美国人的安排,组织宣传活动和强制全民加碘的工作。

  防治碘缺乏病日活动每年确定一个主题,充分调动各种传媒,通过各种形式开展丰富多彩的洗脑宣传活动,达到长期强制全民加碘的目的。

  随着宣传深度和广度的逐渐增大,参与的部门愈来愈广泛。除了最初发起的5部委、局外,还包括国家发改委、教育部、国家计生委、广电总局、国务院妇儿工委、中国关心下一代工委、中国残联等部、委及有关机构。“防治碘缺乏病日”活动已普及全国各省(区、市)、地(市)、县,有的地区还普及到镇、乡、村。活动中心不仅在北京等大城市,还安排在边远少数民族地区,2000年和2001年先后安排在西部的西藏拉萨市和青海省会西宁市,2004、2005年分别安排在四川省的自贡和甘肃省的临夏地区。这些活动有力地推动了当地强制全民加碘的进程。

  卫生部《2008年全国碘盐监测报告》中这样写到“碘盐覆盖情况。全国共监测826968户居民家中食用盐,其中碘盐798725份,经人口加权全国碘盐覆盖率为97.48%,自2004年以来连续5年保持在95%以上”。中国的全国性政策(比如环保),很少达到这样好的执行力度。

  (2)当中国人对补碘有抵触情绪的时候,美国人出来解释

  例如中央电视台《健康之路》节目“碘缺乏与儿童智力方面的问题”中陈祖培和叶雷同台做节目。

  叶雷,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驻华办事处的主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顾问、碘缺乏与儿童智力方面的问题专家。

  叶雷:联合国对儿童的发育非常重视,中国的人口非常多,碘缺乏对儿童智力的影响非常大,中国大部分地区都缺碘

  叶雷:从营养学的角度来讲,虽然某些食物的含碘量较高,但也不鼓励人们吃得非常多,只要保证每天吃碘盐,就可以补充人体所需的碘量。

  叶雷:如果摄入的碘过高,也会随着尿排出体外,因此不会对身体健康有什么影响。

  叶雷:联合国对儿童的发育非常重视,中国的人口非常多,碘缺乏对儿童智力的影响非常大,中国大部分地区都缺碘,如图,1995年碘缺乏状况,碘盐覆盖率为39%,1997年碘缺乏状况,碘盐覆盖率为75%,1999年碘缺乏状况,碘盐覆盖率为90%。

  叶雷:碘缺乏最大的影响就是对脑神经系统的发育,胎儿期到2岁左右是脑发育最快的时候,在孕期2-3个月时如果母亲缺碘,就会影响胎儿的脑发育,可以说2岁以前造成的碘缺乏,2岁以后再补碘也是不能逆转的。

  叶雷:有些地区由于种种原因,目前还没有使用碘盐,如沿海地区、西部高原地区等,其人口总数约为1.3亿左右,因此我们准备针对这些地区进行宣传碘盐对人体健康的作用。如图,新疆南部的某个地区有一座盐山,当地人们都食用这个盐,由于其非常坚固,所以需要用水去溶化,溶掉的盐块虽然可能会含钙及泥沙,但是不含碘,因此当地人群的缺碘现象较重。我国中部的重庆市是产榨菜的地方,当地人1吨榨菜使用1吨盐,但使用的盐是不含碘的,而且余下的盐也会随之流入市场,因此人们食用的盐也不含碘。我国南方福建、海南等地区的盐田过盛,产盐后没经过加碘就流入市场,所以导致人们缺碘,因此补碘不但要进行宣传碘盐对人体健康的重要,还需要当地政府的配合。

  叶雷:如果摄入的碘过高,也会随着尿排出体外,因此不会对身体健康有什么影响。

  【证据来源】

  http://www.cctv.com/life/jiankangzhilu/benqi1026.html

  (3)2009年当中国沿海地区推出补碘过量问题时,,美国人出头解释

  《健康报》(2009年10月13日2版 )发表文章《科学补碘急需“中国数据,文章说:“卫生部我国食盐加碘防治碘缺乏病的措施,曾被众多国际组织誉为‘全球学习榜样’。但近年来民众对碘过量的担忧,却给这项已实施15年的政策蒙上了一层阴影。前不久,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在京召开专门研讨会,邀请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国际组织,国内内分泌学、流行病学、营养学、地方病学领域的数十位专家,‘会诊’中国碘盐防病策略。

  补碘争议并非中国独有科学监测是根本

  据美国华盛顿大学全球卫生系教授乔纳森介绍,目前中国国内因为补碘导致的争议,在不少国家都曾出现过。

  瑞士从1952年开始补碘,是国际上最早通过食盐加碘防治碘缺乏病的国家之一。从那以后的50多年间,瑞士国内有关补碘的议论一直没有停止过。起初,监测发现,食盐加碘后人群碘营养仍然不足,于是不断增加盐碘浓度。后来又发现,碘致甲亢发病率上升,又开始下调盐碘含量。

  在印度,关于碘盐防病的争议于2000年达到高潮。迫于民间压力,政府于当年取消了禁止销售非碘盐的政策。之后几年,碘缺乏病在各地开始出现。2005年,印度政府重新禁止销售非碘盐。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方案司司长阿里沛说,补碘过程中导致部分人群出现碘过量的问题并非中国独有。关键是政府要建立一套持续的消除碘缺乏病的机制,根据监测数据及时调整补碘方案。在碘缺乏地区,摄入适宜量的碘是公认可保障智力正常发育和维持甲状腺正常功能的最经济和简便有效的办法。对人群的碘摄入量和盐碘含量没有进行充分的监测,则可能发生碘致性甲亢和其他副作用。但通过持续的监测和质量保证,这些问题完全可以避免”。

  【证据来源】

  《健康报》(2009年10月13日2版 )发表文章《科学补碘急需“中国数据》

  (4)海南强制全民补碘的工作迟缓,美国人帮助解决

  联合国儿基会碘缺乏病理事会主席凌节生先生等曾多次去海南指导工作

  据海南省人民政府网址报道:

  “我省小盐田多,私盐泛滥,碘盐普及率落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情况,也引起联合国儿基会官员的重视

  在2000年至2004年,联合国儿基会碘缺乏病理事会主席凌节生先生曾多次来海南,了解和实地考察海南防治碘缺乏病工作。凌主席回北京后,给时任总理朱镕基写了信,反映海南碘缺乏病和地方小盐田的问题。朱总理将此信批转卫生部和中国盐业总公司。2000年4月,联合国儿基会官员,叶雷博士和萨巴女士来海南考察后,还向省政府分管的副省长反馈了考察情况,建议省政府对整治地方小盐田给予重视。

  【证据来源】

  中国·海南 www.hainan.gov.cn《我省碘盐普及存在的问题》

  (5)新疆强制全民补碘的工作不利,美国人帮助解决

  凌节生夫妇去新疆安排补碘工作

  新疆电视台2002年8月02日报道《杜学群黄昌元会见凌节生》,报道说:

  “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黄昌元7月29日亲切会见了联合国国际预防碘缺乏危害理事会主席凌节生夫妇。

  凌节生夫妇此次来我区,主要是考察南疆部分地区碘盐普及情况并进行捐赠活动。黄昌元对联合国国际组织关注我区消除碘缺乏工作表示感谢。他说,近几年,我区消除碘缺乏症取得明显成效,但在一些边远地区碘缺乏尚待进一步消除,今后自治区将加大宣传、普及消除碘缺乏知识,努力消除碘缺乏症。

  【证据来源】

  新疆电视台2002年8月02日

  (6)西藏强制全民补碘的工作不足,美国人帮助解决

  西藏日报2004-04-12发表文章《吴英杰会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赴藏考察团》,内容如下:

  “4月11日下午,自治区副主席吴英杰亲切会见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赴藏考察团一行。

  吴英杰向考察团简要介绍了西藏碘缺乏病防止工作相关项目的进展情况。

  国际消除碘缺乏病理事会主席、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碘缺乏病顾问凌节生教授就碘缺乏病的防止现状作了介绍,并表示将积极协助西藏开展碘缺乏病防治工作。

  【证据来源】

  2004年04月12日:西藏日报

  (7)当国内很多人提出补碘过量问题的时候,美国人出头解释

  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在他发表的声明里说“碘盐中的碘量对于碘摄入量已经充足的人群来说,不会带来任何医学上的危险”

  【证据来源】

  http://zh.cnr.cn/zajj/shzx/200805/t20080515_504789261.html

  上述事实证明,中国的强制全民补碘是在美国的安排下有计划、有目的进行的。其中委托ICCIDD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办理65%,美国人直接参与35%。目的只有一个,“让中国用碘酸钾强制全民补碘30年到50年”

  总之,活雷锋美国人通过大量非政府机构,培养、扶植了很多专家和代理人,从各领域深刻的影响了甚至主导了中国的政策制定,需要引起中国人的重视。

  08

  申请信息公开找不到碘酸钾安全的依据

  慕盛学,是一位正直的科学家,也是一位优秀的公共卫生专家。

  多年来,慕盛学老先生通过新浪博客不断揭露中国公共卫生和健康领域的重大问题,包括非典真相、食盐强制加碘酸钾、食盐过量添加亚铁氰化钾、转基因安全等等。

  慕盛学还多次起诉国家有关部门,要求公开重大食品安全政策的制定依据,屡遭官僚主义敷衍和新浪大规模删帖。

  2017年,慕盛学要求卫生部公布决定把碘化钾改为碘酸钾补碘的依据。

  最终卫计委只提供了“关于用碘酸钾代替碘化钾加工碘盐的意见书”。

  这唯一文件,根本就不是正式的建议书,而是一份手写的草稿。

  而且这份草稿只考虑了碘酸钾稳定和经济因素,根本就没考虑健康安全因素。

  一、碘化钾改碘酸钾问题,部门互相推诿

  1989年卫生部联合六部门发出《关于碘酸钾代替碘化钾加工碘盐的联合通知》(1989年2月1日 卫地字〔89]第2号文件,宣布中国的补碘剂由碘化钾改为碘酸钾,但这里存在四个问题

  1、国家药监局把责任推给盐业公司

  补碘剂碘化钾和碘酸钾都是药品,特别是碘酸钾是具有中等毒性的化学药品,被添加到食盐里,国家医药管理局并且是文件的签署部门,当被慕盛学问到根据的时候却说“不属我局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依据工作职能,请向相关盐业主管部门提出申请。”

  证据见“食药监政信函[2016]278号

  中国盐业总公司回复“‘告知书’及‘申请表’中所列诉求我公司无法、无权提供您所需要的信息公开内容”

  证据见“中盐办函[2016]1号”

  国家医药管理局明明知道国家医药管理局是把碘化钾改为碘酸钾文件的联合发布者,也明明知道把补碘剂改为碘酸钾是卫生部主谋的,却把责任推到一个企业——盐业公司,难道不奇怪吗?

  2、卫生部在把补碘剂改为碘酸钾之前没做任何实验研究

  过去专家们都说中国用碘酸钾补碘是经过专家讨论和实验研究的,《关于碘酸钾代替碘化钾加工碘盐的联合通知》里也明确写着“经过科学研究和局部试验,决定从一九八九年开始,在全国逐步改用碘酸钾加工碘盐”,但当慕盛学要求公布实验报告的时候却是回答“经查阅我委现存档案,未查找到“1)‘碘酸钾加工碘盐’对于预防治疗缺碘症具有与‘碘化钾加工碘盐’同样的效果的动物实验与人体临床实验科学研究报告;2)证实‘碘酸钾加工碘盐’对人类徤康无害的毒理学动物实验报告”。

  上述回复证明了我国发布补碘剂改为碘酸钾之前根本就没做任何有关实验研究。

  证据见“卫政申复[2016]0365号”

  3、建议报告不可能是草稿

  向卫生部申请公开地方病专家组建议把补碘剂改为碘酸钾的报告,但是卫计委提供的是一份草稿。(全部内容5页,见上文)

  没做任何实验研究就让全中国把碘化钾补碘改为碘酸钾补碘的理由,就是卫计委公布的一个草稿,怎么能让人信服呢?

  作为一个部门给卫生部的建议报告绝对不可能是如上面的草稿。真正的报告是故意掩盖,还是证据被销毁,还是随便找个破纸写个理由当借口,请有关部门调查清楚,给公民一个交代。

  4、建议中并没建议所有碘盐全部改为碘酸钾

  地方病专家组的报告并没有推出所有碘盐都用碘酸钾,而是“今后在我国,可用碘酸钾代替碘化钾制作碘盐。精制碘盐,尤其是小包装者仍可用碘化钾,当然也可用碘酸钾。”

  但是《关于碘酸钾代替碘化钾加工碘盐的联合通知》中却根本不提可以用碘化钾的事,提出“决定从一九八九年开始,在全国逐步改用碘酸钾加工碘盐”

  既然是以地方病专家组的名义发的文件,但在对补碘剂的使用上却明显不同,这是为什么?谁有这么大的权力?可能不是国务院某领导就是卫生部部长级的干部,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卖国贼。

  上述四个事实证明,我国把碘化钾补碘改为碘酸钾补碘的主要原因,是有一个或一伙权势很大的人利用卫生部地方病专家组的名义发出通知,达到让全国碘缺乏病流行地区全部用碘酸钾过量补碘的目的,为在全国推行强制全民碘酸钾过量补碘打下基础。

  二、故意过量补碘问题

  1、地方病专家组建议中建议减少碘酸钾添加量

  地方病专家组的建议中提出“由于碘酸钾的含碘量低于碘化钾,但加入盐中就不易损失,在使用碘酸钾时,可考虑把碘盐中的碘与盐的比例由1/5万~1/2万改为1/5万~1/3万”。

  但是《关于碘酸钾代替碘化钾加工碘盐的联合通知》中却说“碘酸钾的加入量同碘化钾,仍为五万分之一至二万分之一”。

  由于我国在补碘剂改为碘酸钾后没有调整碘酸钾的添加数量,造成我国从1990年就出现补碘过量现象。证据如下:

  2、在失踪的文件里有这样一段话

  在失踪的文件里规定“再次认定使用碘酸钾。我国规定加碘盐的碘含量出厂不低于30mg/kg.销售不低于25mg/kg,用户不低于20mg/kg。‘总体规划’建议修改为‘生产厂加碘不低于50mgk/g(碘酸钾80mg/’”又一次故意提高了加碘量

  三、谁有这么大的权利?

  上述证据不得不让我们思考,

  1、国家药监局明明知道补碘剂改为碘酸钾是卫生部的主张,却把责任推给盐业公司?

  2、卫生部明明知道把补碘剂改为碘酸钾没做过任何实验研究,为什么却说“经过科学研究和局部试验”?

  3、卫生部把碘化钾补碘改为碘酸钾仅根据一篇草稿的建议,可能吗?

  4、地方病专家组的建议明明没要求全国所有碘盐都改成碘酸钾,特别提出小包装精盐可以用碘化钾,但卫生部的文件却要求所有食盐全部改为碘酸钾,谁有这么大的权力?

  5、地方病专家组明明提出用碘酸钾补碘应该降低碘酸钾的添加量,但文件为什么规定碘酸钾的添加量与碘化钾的添加量一样?

  6、由于补碘剂改为碘酸钾后保持碘化钾的添加量已经造成补碘过量,为什么1993年还要再加大补碘量?

  7、谁能隐藏、销毁最重要的强制全民补碘文件?

  09

  亚铁氰化钾安全报告居然不能公开

  2020年,慕盛学老先生就亚铁氰化钾的安全问题要求国家卫健委公开证据。

  卫健委居然答复“食盐里添加亚铁氰化钾的安全性实验研究报告”不能公开。

  为了安全,大家选择食盐的时候,要挑选不加碘,不加亚铁氰化钾的。

  国家卫健委应该正视食盐安全问题,为了中国人民的健康,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早日调整碘酸钾和亚铁氰化钾的使用。

  作者:慕盛学 宋晓斌

  来源:拨开迷雾看健康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