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从“中共一大”代表看毛主席的“认真”!

2020-09-09 09:40:21  来源: 红网时评   作者:白话文
点击:    评论: (查看)

  1957年,毛主席在莫斯科大学劝勉中国留学生:“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他还教导同学们说:“青年人应具备两点,一是朝气蓬勃,二是谦虚谨慎。”在讲话中,毛主席纵论天下,旁征博引,提出了“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的名言。

  毛主席的一生无疑是将“认真”二字有始有终贯彻到底的一生!往小的方面来讲,毛主席做工作一丝不苟,红军初创阶段,各种生活物资调配、军事训练、每位红军指战员的生活问题等,他都能照顾到,并做得令所有人都叹为观止!有老红军回忆毛主席时说,他就像红军的父母一样,无微不至地关心着每位与他接触的红军指战员。往大的方面来讲,毛主席一生很少出现特别大的纰漏,即便在极度危险的井冈山时期和长征时期,他都能从错综复杂的社会形势中抓住有利时机,给红军创造出最有利的条件,以至于蒋介石屡次派兵围剿,最后都无功而返;毛主席国内可以任意驰骋未逢敌手,硬生生把一个随时面临亡国灭种危险的中华民族给挽救了回来;国外可以游弋于世界政治舞台,比我国强大的美苏没在他手上讨到便宜,比我国弱小的亚非拉国家则纷纷响应他的号召,摆脱自身困境,只把一个第一二世界国家玩得团团转。这就是毛主席“认真”的表现!

  回想当年,“中共一大”召开时,与会代表13人,加上两名共产国际代表,也才15人,就这么几个人,代表着全国50多名党员,开了这么一个会,28年后,这个党建立了新中国,谁能想到呢?众所周知,1921年前后,中国还处于军阀混战时期,在这个时期,几乎每天都有若干类似党派性质的小团体成立,同样也有若干小团体人间蒸发。“中共一大”的召开,标志着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了,但谁也不看好你啊,要实力没实力,要人没人,在那个时候,真是一块石子丢进汪洋大海里,激不起一点浪花,这就是“中共一大”当时的处境。

  在这种处境下,你以为“中共一大”与会代表能是些什么人呢?

  山东代表王尽美,算是个坚定的共产党员,但因为工作奔波,积劳成疾,1925年便早早去世,还没来得及大展才华,2009年9月10日,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

  山东代表邓恩铭,也是个坚定的共产党员,据说受到列宁的亲切接见,早期领导工人运动,在山东一带颇有影响。但由于叛徒出卖被捕,1931年英勇就义,也基本上还没来得及展露太多才华。

  上海代表李汉俊,早期马克思主义者,“中共一大”就是在他与其兄李书城的寓所召开的,坚定的共产党员,1927年被国民党反动派以“赤色分子”之名拘捕后杀害,英年早逝,没能发挥出更多才华。

  湖南代表何叔衡,坚定的共产党员,1934年中央红军长征后,他留在中央苏区坚持游击战争,1935年,在转移途中壮烈牺牲。何老一生为中国革命,但“中共一大”时,他的角色并不起眼,没有起到特别大的作用。

  武汉代表陈潭秋,也是个坚定的共产党员,不过“中共一大”时也没发挥太大作用,后来担任中央粮食部部长,1935年赴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1942年在新疆被捕,1943年在狱中被杀害。

  上海代表李达,“中共一大”时当选中央局宣传主任,职务仅次于陈独秀、张国焘。然而,他的一生几乎都只与教育打交道,生平所参与的政治活动极其有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参加“中共一大”对于他而言,就是去给学生讲一堂课。

  武汉代表董必武,坚定的共产党员,长期从事党校教育工作,基本上没怎么进入到中国革命决策层。“中共一大”召开时,他的角色也没发挥太大作用。但不可否认的是,董老一生为中国革命做出了突出贡献,是一直坚定走到最后的两个人之一,另一个当然是毛主席了。

  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尼克尔斯基,参加“中共一大”纯属偶然,说白了,共产国际要在中国发展成员,派代表来物色团队,正好碰上“中共一大”,便出席了会议。与此同时,他们参加类似会议好多场,“中共一大”只是其中之一。

  北京代表刘仁静,早期受到《新青年》进步刊物影响,成为共产党员,后来受托洛茨基影响成为“托派”,1929年脱党,1935年被国民党逮捕,人生观发生天翻地覆变化,后期甚至发表了不少反共文章。

  陈独秀私人代表包惠僧,他在“中共一大”上倒是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他的性格软弱,大革命失败后,意志消沉,自动脱党,后来在国民党工作。直到建国后才又回到北京。“中共一大”对他来说,纯粹就只是个任务而已。

  广州代表陈公博,参加“中共一大”完全就是业余的,他原本的行程计划是带着新婚妻子到上海度蜜月。最后结果,陈公博不仅成了共产党的叛徒,而且还是中国历史上数一数二的大汉奸,仅次于汪精卫、周佛海之流。

  旅日代表周佛海,参加“中共一大”对他而言,或许只是为了在团体里面捞一点资本而已,大革命失败后,几乎一面倒地站在了国民党反动派一边,后来成了汪精卫的幕僚,并成为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汉奸。

  北京代表张国焘,早期是个“人杰”,“中共一大”当选为组织主任,职务仅次于陈独秀。中央红军长征到四川,与张国焘会合,张国焘却公然“另立中央”搞分裂,后来干脆投奔蒋介石,成为可耻的叛徒。

  如果说,以上这些人中,有人在认真对待“中共一大”,那么这些人除了早期英年早逝的几个以外,真正一路走到最后,一丝不苟对待共产党组织,对待自己身份的人,恐怕只有一位了——毛泽东,湖南代表。董必武董老也勉强算一位,但由于他的工作一直在政治决策层外围,实际上没有发挥出多少决定性作用。

  有位老师这样说:一个组织在开创阶段,有多弱小都不是问题,有多艰难也不是问题,要人没人要钱没钱也不是问题,即便中间出现了叛徒、汉奸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人把这个组织“当真”!只要有人“当真”了,一以贯之地为此努力奋斗,再小的组织都会源源不断迸发出强大的生命力。这就是“中共一大”成为“开天辟地”大事的先决条件。

  对于共产党而言,一直“当真”到底的那个人就是毛主席,没有毛主席,“中共一大”可能早就被人遗忘在历史长河中了。这就是毛主席对于共产党的重要作用。9月9日,毛主席逝世纪念日,谨以此文纪念毛主席!

  作者:白话文

  2020年9月8日星期二

  红歌会网客服小编,有事请加好友

  欢迎扫码订阅“红歌会网站”了解最新精彩资讯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