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铭:关于推荐贾根良老师新作《国内大循环》事与迎春等老师商榷

2020-09-07 17:30:58  来源: 吴铭再评说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与贾根良、迎春两位老师均素未谋面,谈不上了解多深。前几天,我推荐了贾老师的新作《国内大循环》一书,我看大部分网友赞成我的推荐意见。但也有相当部分的网友提出尖锐反对意见,而原因又是因为迎春老师写的《白日做梦——评贾根良的〈六亿人收入倍增计划〉》(下简称《白》文)一文。我想,因为迎春同志不赞同他的某一个观点,而致使许多同志反对他的整部著作,这就不能接受了。

  我写这篇小文章,是想对迎春老师及因为看了迎春老师的文章而对贾老师产生片面认识的同志,作一个解释,重点是解释一下我为什么非常郑重地推荐这部著作。我对这两位老师的观点,都不敢说理解得很全面、深入;我自己对经济金融问题,也还没有入门,对经济金融问题的认识,也未必准确全面;再加上我从未做过类似的工作,所以,我讲的话可能有不适当的地方,甚至是错误的地方,先请两位老师原谅。

  一

  我们还是采用矛盾分析法,抓住主要矛盾或矛盾的主要方面为好。

  我们当前在经济金融领域面临的主要矛盾——这应该是消除迎春老师等同志对贾老师误会的关键所在——,体现在两个方面:首要的矛盾,是以华尔街金融寡头为首的国际垄断资本,通过中国国内的买办资本势力,对中国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的侵夺问题。这种侵夺,直接危害了中国民族资本(国有企业和大中型民营企业)和中国劳苦大众的根本利益,导致了如产业链最低端、尖端技术丧失、产业结构不健全、三农凋敝、工人失业、农民务工、生产相对过剩、人民群众生活困苦、社会不稳定等问题,严重损害中国经济金融主权,侵害了中国社会主义经济生存发展。中国的民族资本——主要是国有工业、其他国有企业、国有金融扶持的大中型私企——对工人的压迫剥削,从属于这个矛盾,也有相对独立性。

  国际垄断资本与中国民族资本是有尖锐矛盾的,中国近些年在经济金融领域的政策,在新自由主义拒绝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观念的影响下,基本上都是剜公有制经济、民族资本之肉,补国际垄断资本之疮!典型的政策就是无视人民币的发行权,引进外资、无限开放、出口创汇、与国际接轨、混合所有制改革、国营企业国有化、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化,抛弃人民币在外贸易中的结算权,转而接受美元在中国外贸易中的结算权,美元成了中国的所谓“储备货币”大受青睐。现在,这种政策已经使中国经济面临巨大“下行”压力,严重影响国家经济健康运行。

  因为在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上对国际垄断资本让步,而在新自由主义误导之下越来越大的开放尺度,导致民族资本的发展空间受到不断压缩,直接的后果是政权严重“缺钱”——发行的货币越多,则越缺钱!民族工业发展受到金融领域的严重限制。因为意识不到货币发行权的存在及其极端重要性,为解决这个因货币发行主权丧失所导致问题,民族资本却采取继续削减公有制经济、压缩民族资本空间的饮鸩止渴办法,以暂时缓解财政上的困难。最典型的政策是国营企业破产化,鼓励内外私有资本并购,工人大下岗,混合所有制且不排除外资,连自来水、盐、粮食、种子等最关键的行业也产业化、外资化,再甚至,还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住房产业化、土地流转等等。

  一边是不断增加的收费项目、收费额度和物价上涨,一边则是中国人民的工资收入相对下降、消费能力降低,必然导致生产相对过剩,经济不振。

  因为民族资本受到国际垄断资本的挤压,软弱的民族资本不敢外争国权,就只能对内加大剥削,进一步蚕食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提高大型国有企业产品如石油价格,提高服务性产品如教育、医疗、住房、养老等的价格,直接导致人民生活困难。

  以上两个层面的矛盾,国际垄断资本(含国内的买办资本),与民族资本和中国人民主权利益的矛盾,是当前的主要矛盾(属于民族矛盾性质);民族资本与工农大众的矛盾,目前属于次要矛盾。

  以上即是我对当前中国经济金融领域基本形势的简要概括,也是我对迎春老师《白》文的基本理解,我认为,这方面,我们没有矛盾。未知道迎春老师以为然否。

  二

  发现问题,是为了解决问题。

  那么,怎么解决以上提到的这两个矛盾呢?我认为,首先要着眼于主要矛盾的解决,同时,也不能忽视次要矛盾。要把两者有机结合起来,以解决主要矛盾为着眼点兼及次要矛盾的解决。因为主要矛盾解决,会给次要矛盾的解决提供一个好的外部条件。主要矛盾解决后,次要矛盾就上升为主要矛盾,因此,需要提前为解决次要矛盾准备条件,具体说来,就是加大公有制至少是国有制经济比重。

  我之所以非常着重的推荐贾老师的新著,是因为,我认为贾老师新著的观点,符合我以上提到的解决中国问题的思路!贾老师的这部书至少着眼于解决主要矛盾,反击国际垄断资本打着新自由主义旗号对中国经济主权的侵略。

  而且我也认为,有贾老师这样解决问题思路的学者,在中国经济金融界,凤毛麟角,难能可贵。主流的经济金融学界(或许应该称为经济学界、金融学界更准确)多视新自由主义为“价值观”,崇尚资本自由流动、商品自由流动、保护所谓知识产权,毫不怀疑其正确性,决不接受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观念。所谓新自由主义,其本质是国际垄断资本运用金融输出、资本输出、商品输出手段,控制中国市场,并用所谓知识产权保护以避免中国得到相关技术、发展自己的独立自主的工业体系,影响他们对中国经济、金融和市场的控制。这些主流经济金融学家,他们丝毫没有预料中国今天的经济困境,也丝毫没有预料到美国会完全抛弃新自由主义教条,对中国展开全面经济战。他们对当前的经济问题束手无策、不明所以,他们要么提不出什么对策,要么提出的还是陈词滥调。比如,有位姓任的著名经济学家的就提出,中国的“双循环”,要放开生育、加强基建,以扩大内需。这个建议,没有什么新意,恐怕也达不成内循环目的。也可能我眼光窄,没有看到其他专家提出的办法。

  尽管如此,这并不影响整个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界压制贾根良老师的观点,或者仍然用新自由主义的观点,歪曲贾老师提出的“双循环”经济战略内涵。

  出于对贾老师观点、体系的高度赞同,也出于义愤,我推荐他的著作。

  我本人从事军事历史学研究,也完全用战争的观念观察理解经济金融问题。我非常强调经济金融领域的“主权”问题,我认为,无主权观念,则不知何为中国的经济利益、金融利益,无法感知中国在外贸易中是亏了还是赚了,无法维护自己的利益,无法维护自己的经济安全、金融安全,无法与国际垄断资本进行经济金融斗争。所以,我非常喜欢用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这些概念。贾老师是专业的经济学家,他的为学经历与我完全不同,所使用的语言体系大相径庭。但是,我能从他的论述中看出,他讲的哪些是我所理解的主权。或者说,我使用的这些主权概念,是受益于他的启发。

  必须承认,贾老师对中国经济沿革情况的了解掌握,远比我更加全面、系统、深刻。当我从自己的领域看到另外一个领域的著名学者与我居然持同样或者近似观点时——尽管通向这些观点的思想历程完全不同——,我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似乎是在黑暗中看一丝光明,遇到了知音。这样的感觉,我在读黄卫东、左大培、余云辉、杨斌、黄树东、阿蒙、张庭宾等人的文章时,也产生过,但是也仅仅这些同志而已。所以,我很感激这些同志。

  我非常珍惜这个感觉,它让我一下子就摆脱了孤独感。

  贾老师的书,我尚未读完。但是几乎每读一段,我都思考良久、叹息良久。以前未解的思想疙瘩逐渐解开,我很感激这本书。作为一个经济金融领域的门外汉,正因为他的文章对我有着重要启发,所以,我才向读者推荐。我觉得,这部书应该对读者们也会有启发,会让他们更快、更顺利地入门经济金融学。

  迎春等同志对他的一些观点不赞同,我想这是合乎常理的,需要商榷加以解决。这部书只是贾老师著作之一,不可能包含他所有的观点;一部书也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其观点也不可能让所有人一致赞同。观点受到同行的质疑,这也没有什么不好,质疑可以促进沟通。

  三

  总体上,我认为贾老师的新作坚定地批驳了新自由主义的各种观念,特别是质疑了建立在此观念之上的经济金融做法。用我自己的概括就是争取“三个主权”:重建中国独立自主、门类齐全、体系完备、布局合理、科技进步、生产能力不断提升的经济体系,是为经济主权;二是争取摆脱人民币发行以美元等外汇储备为基础的、抛弃人民币发行权的荒谬做法,收回人民币发行权,争取人民币在中国外贸易中的结算货币地位,打破所谓“美元是世界货币”的骗局,以争取人民币的结算权;在国际贸易中,以中国巨大市场为基础,争取大宗商品进出品的议价权,即收回中国的金融主权,摆脱对美元的依附,挣脱美元枷锁;三是统一国内市场,打破地域分割,保护本国市场,抵制外来商品的倾销,为发展本国工业提供广阔的市场,是为维护中国的市场主权。可能,贾老师也未必完全赞同我的这个概括。

  贾老师这方面的论述,对于反击新自由主义这个中国经济金融的祸根,意义重大!对于扭转中国的殖民地化趋势,意义重大!这样的著作,为什么不推荐给广大网友呢?

  四

  中国人民需要学习两方面的经济金融知识:一是反击新自由主义,解救中国于殖民地化灾难,确立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的经济知识,这是对外的。这方面,贾老师的书,我认为是极好的入门捷径。另一方面,是学习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金融知识,了解如何掌握进行经济金融斗争,争取当家作主的权利。

  贾老师著作至少着眼于解决国际垄断资本对中国的经济侵略这个主要矛盾,这是他的著作的重大意义所在。对于次要矛盾如何解决,我知道,贾老师对壮大公有经济也是有不少研究的,例如他不仅是国企私有化的坚定反对者,而且也是“混改”的反对者,几年前他有个短文《混改,混改,混蛋改!》在短信和微信很流行就说明这个问题。2018年他与学生合发的《国有企业的创新优势》将国企提高到创新先锋和国家创新的政策工具这种高度。因此,正如我前面讲过,我们不能强求一部著作面面俱到,解决所有问题。

  据我个人的经历,总体上,由于经济金融这个领域的确有特殊的规律或者说逻辑,加上宏观性较强,对于普通读者,是不太好理解的。更兼之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垄断了中国这方面的教育、宣传,这领域的新自由主义学者故弄玄虚,导致广大群众的经济金融知识素养的确不够高,辨别是非的能力不强,在当前最激烈、最关键的经济金融领域斗争中,总体战斗力不强。我认为,很需要贾老师这样民族立场鲜明、研究方法辩证、紧密联系斗争实际、逻辑性强,而且语言通俗易懂的著作,对全体民众进行动员教育。因为个别同志不认同其中的个别观点,致使所有同志都拒绝这样的著作,我认为是我们的重大损失。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