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观看美国电影《甘地》,你可真要动动脑筋留点神才行

2020-08-30 11:27:44  来源: 乌有之乡   作者:佛兰次小区
点击:    评论: (查看)

  甘地

  《甘地》这部影片,美国人可谓下足了本钱和工夫。不但耗资巨大,而且煞费苦心。仅片长就是一般影片的3倍有余。从演员到台词,从画面到背景音乐,均给人一种美妙而又阳光的感觉。即使影片中不得不出现的一些暴力情节,也处理得像小孩子过家家玩打架的游戏一般,看不到血腥味。暗藏在影片中的价值观念、宗教信仰以及思想审美等多个方面的文化内涵,均是为了他人接受美国的殖民文化精心设计,通过精美的艺术包装全部打包给观众。你不动动脑筋留点神,就会不知不觉地照单全收,就会产生本人调查过的看过此片的几位朋友一样的观后感:

  一、甘地代表的是一种先进文明。他的“非暴力合作”使印度不流血就赢得了国家独立和民族的尊严,很好。

  二、甘地是一个佛教、穆斯林、基督教之集大成者。宗教中所有的善在甘地身上都发挥到了极致,可敬。

  三、甘地克勤克俭,非常自律。虽然他极有才华和能力,但坚持过苦行僧生活。感佩。

  四、甘地是一个执着于理想的人。他坚持平等博爱民主,还要求自已的老婆也跟自己和别人一样,打扫公共厕所。榜样。

  五、甘地死于暴徒的枪口,临死时也要求大家宽恕凶手。甘地死得其所,暴徒应该千刀万剐……等等。

  如果你动动脑筋留点神,得出的结论就会完全不一样。

  一、《甘地》谎言欺世,篡改历史。印度的独立,非但与甘地没有关系,而且还因为甘地埋下了祸根,造成了“印巴分治”和印度内部派系林立,这一至今无法实施国家统一局面和印度内部无法解决的混乱局面。

  甘地一生主张“非暴力合作”,反得强调忍受、忍受、忍受,以为只要足够忍受就能唤醒人性,鞭挞和消除暴力,赢得人的尊严和国家的独立。他的言论,连印度国大党的领导层都唾弃了,怎么能说是甘地赢得了印度的独立呢?

  印度的独立,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希特勒横扫欧洲,使英国遭受重创,失去了对亚欧的陆海控制权;二是二战后期印度国内掀起了风起云涌的反殖民运动。这两个方面的原因,国力大减的英国人纵使想阻止印度独立,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但英国人却在退出印度之前为将来重返印度埋下了伏笔,这就是扶持甘地成为印度的“国父”并通过甘地制造了“印巴分治”。英国人深知,一个分裂的国家是没有抵抗力的,将来是容易被征服的;与此同时,对英国人来说,弄一头“羊”来领导印度,这比让一头“狮子”或一头“狼”来领导印度要放心得多。甘地“非暴力合作”正好契合了英国人的需要。正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甘地在英国人的全力扶持下粉墨登场了。英国人利用甘地在印度宗教界的影响,给甘地加了一顶东方文化色彩极浓“圣雄”冕,让甘地成为事实上的印度领袖,并全力支持甘地在印度境内的多方造神,从而直接引发了印度教徒从巴基斯坦逃往印度,穆斯林则沿着相反的路线迁徙。使印度由国家精神分裂走上了领土分裂的不归路。也因如此,当甘地面对国家分裂的局面再一次在德里的祷告会上诵读《古兰经》时,集会人群里突然爆发出了“就是因为你的鬼话,我们的母亲与姊妹被强奸,族群被屠戮”。一时间,“甘地去死”的怒吼响彻全场,迫使甘地第一次无法完成自己的公共祷告。最终,甘地自己也成了教派冲突的牺牲品,死在印度教徒的枪口之下。然而,虽然一个民族总会有觉醒的时候,但历史给予一个民族的机会却不是无限的,而是极其有限的。面前既成的国家分裂,即使把甘地杀了,也于事无补了。

  甘地确实一生克勤克俭,强调平等,但他的俭朴,但对印度的影响却非常有限,且就其影响来看,不过是为英国人的殖民统治提供了安全保障而已。就像中国清晚清时期的武训。既没能让民众对国家落后的根源产生认识,也没有对国家发展的思想予以启发,所作所为不过是克己服从而已。因为,甘地和武训一样,所有的俭朴和平等观,都是以严格遵守腐朽制度为前提下进行的。为此,甘地可以让自己的老婆打扫公厕,但从来不要求殖民者和权贵也这样做。我们不知道这一切是甘地的个人生活习惯,还是甘地考虑过以此来影响社会,或者这就是甘地实现社会稳定的思想理念。但不管怎样,结果也只有一个,这就是造就灵魂的奴隶,只能使印度人民永远生活在没有尽头的黑暗之中。因为,一个人也好,一个民族也罢,如果灵魂已经匍匐,身体是怎么也不可能站立起来的。这个道理并不难懂,但观众却信了《甘地》,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就在《甘地》扯虎皮拉大旗蒙骗观众,伪造了甘地“非暴力”立国这个超级巨量的弥天大谎,遮盖了甘地身上所有东西的本来的颜色,使之在不明真像的观众眼里,变得闪闪发光。就像古龙武侠小说《七种武器》中辉煌灿烂的“孔雀翎”,以摄人心魂的迷幻让对手失去了自持和心智,实现瞬间夺命一杀一样。

  试想想,既然甘地“非暴力”这么厉害,那美国人自己为什么不立甘地为“神”,让他成为美国人的楷模,而把华盛顿、杰斐逊、西奥多.罗斯福和林肯为代表的人物树为自己的英雄呢?美国人给自己树的“神”,没有一个是“非暴力合作”者。华盛顿是反抗其母国——英国殖民统治,领导美国独立战争的领袖和灭绝美国恩人——原美洲居民印第安人的元凶;杰斐逊是《美国独立宣言》主要起草人和美国开国元勋中最具影响力者之一;西奥多·罗斯福在古巴的圣地亚哥战役中战功卓越,获得圣胡安山英雄称号;林肯发动了南北战争,制止了美国国家分裂。这些人物,美国人挖空心思地让他们在美国的精神土地和生活土地上高耸入云。不但立法保护,不容任何上亵渎,还不惜巨资,把整座拉什莫尔山雕凿成这四个人的头像,打造成美国国家公园,让子子孙孙世世代代顶礼膜拜,永久性地主导美国核心主流文化。由此显而易见,甘地这座“神”是美国人专门为别人雕塑的,并也挖空心思地让这尊“神”放射“孔雀翎”式的迷幻效果。如果不能及时识破这一要命的迷幻,武士可以瞬间丧命其下,而对于一个民族,也会被人轻而易举地掌控命运或遭致灭绝。可见,让我们的观众从《甘地》的迷幻中走出来的重要性,这便是我们下面要对《甘地》着重分析讨论的问题。

  二、《甘地》旨在曲解国家本质,瓦解我们的斗争精神。《甘地》罔顾事实,按需裁切和伪造历史,其主要目的是要直接和间接地要告诉观众并使观众形成“革命不文明,斗争有罪”这一核心的观念,抽掉我们对国家本质的认识,鼓励我们放弃斗争,放弃对西方当代殖民新战略的抵抗,走事实上的投降主义道路。这是彻头彻尾的亡我战略,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警觉。

  纵观人类历史,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生存发展的根本原因就是革命,这也是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论的基本观点,并在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论中得到了全面地科学论证。然而,由于改革开放几十年来,我国社会受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文化的冲击,不少人对此基本观点或已淡化或已模糊。为此,我们有必要对之进行必要的解读。

  马克思在《1848年至19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中对革命的历史作用做了经典的概括,指出:“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这一论断,是立足于人为什么能生存,为什么需要国家等根本性问题上的全面透视得出的深刻结论。把这些根本性问题简单化,就是资源的占有问题。

  人要生存,必须从外界获得生存资源。而无论什么人,单个的个体对资源的获取都是无能为力的。纵是现代最出色的求生专家,在脱离文明社会的环境中也坚持不了几天时间。只有社会化的人才能具备生存发展能力。于是,人从一开始就自发组成集体,由此进一步有了国家。这便是国家产生的原因。

  然而,资源的有限性和欲望的无限性必然引发无休止的资源争夺,这便是一切社会矛盾和国际矛盾的根源。国家的重要作用是对国内人民实施资源分配和对外抵抗侵略,其本质便是革命和专政。当国内少数人占有多数资源多数人占有的资源出现生存困难的时候,革命,便是对资源的合理分配的必然手段和推动人类历史的发展的根本动力,并使革命具有无可争议的合法性。衡量一个社会制度好不好,就是看这种社会制度能不能实现对资源的合理分配。毫无疑问,中国共产党推翻“三座大山”实现民族独立,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人类历史迄今为止最好的社会制度,她源于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性,也需要共产党人的革命性来不断完善。停止了革命,那么,不但成果丢失,而且还会有亡党亡国的危险。这也是习近平同志特别强调共产党人永葆党的革命性的根本原因。对此,我们不做详细的讨论,因为不是此文关注的重点。

  此文剖析的是《甘地》误导我们对国家本质的认知,这就需要重点澄清国与国之间的关系。

  那么,国与国之间为什么要发生关系呢,这个关系又是什么模样呢?回答这个命题仍然离不开资源。没有资源就不能成为国家,没有资源的获取能力就不能成为国。国家越要发展,越要获取的资源。所谓强国与弱国,暗伏的评判标准便是资源的获取能力。国家怎样来获取资源呢?纵观世界国家史,获取资源的办法不外乎“守、引、换、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也由此产生。

  守,就是守卫,不让别人把自己的资源夺走;引,就是创造条件,把资源吸引进来;换,就是国际贸易,互通有无;夺,即战争,实施强抢。无论哪一种方式,都不是“非暴力合作”能够做到的。

  守,是国家资源策略中最基本的策略。守不住,就不可能实施“引、换、夺”策略。我们的老祖宗特别懂得这个道理,不惜修筑万里长城守卫国土资源。正是因为有了万里长城的守卫,中国才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安全引力吸引八方资源,也在国际贸易中牢牢掌握着商品的定价权,和长时间里拥有举世无双的不畏战争,以战止战的“守”的能力。而国家的危难,也都是源于国家丧失了守的意识,削弱了守能力,这也是自毁长城的寓意。

  引,是国家资源策略中最不好操作且危险系数最大的方式。“引”的策略对于国内来说,特别容易造成地区差别,行业差别,城乡差别等一系列贫富差距和经济结构性弊端,引发社会问题。但不管怎样,肉还烂在锅里,还可以通过国家政权实施调节。当然,如果政权放任国内差距的不断扩大,也是要垮台的。而“引”的策略对外来说则大不一样。由于别国都不是傻瓜,必定不会让自己的资源轻易被他人引走,必然对本国优质资源实施保护。这样一来,一个国家在对他国资源实施“引”的策略时,好的资源就不容易引进来,如不注意,引进来的还会是破坏性资源。越王勾践为了复仇,一方面用美人计麻醉吴王,使之失去警觉;一方面卧薪尝胆,寻找机会。机会终于来了,因为年年进贡给吴国的稻米因品质和产量均胜过吴国本土所产,吴国便利用自己宗主国开始大量从越国“引”进稻种。这样,既省去了花钱费力的育种环节,又得到了良种。吴国君臣沉醉在自己“引”的聪明中,纵是伍子胥舍命相谏也叫不醒了。就在伍子胥死后第二年,勾践把煮熟的稻种献给吴国,引起吴国粮荒,趁机一举灭了吴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也是历朝历代在“引”的策略实施上慎之又慎的原因。

  换,是国家资源策略中最常用也是最复杂和危险系数同样很大的方式。汇率问题,关税问题,贸易保护问题,国家安全问题等等方方面面的问题都会与之关联。因贸易问题引发的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战争从来没有消停过。历史上因贸易亡国的事例也不鲜见。比如战国时期管仲灭鲁、梁采取的就是这一办法(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阅《管子.轻重戊第八十四回》,百度一下就能找到)。纵是他国没有灭你之心,你想换的东西也不容易换到,你不想要的东西则反而对你倾销而来也是常见的事。这便是正常贸易也要制订贸易规则的原因。而古往今来贸易规则的制订者从来都少有为他国考虑的善良。19世纪的英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其工业革命的滚滚向前的时候,德国还处于农耕时代。面对英国人制订的自由贸易规则,李斯特等德国经济学家立即意识到了这一贸易规则对德国人的极大危害,提出了符合德国国情的“幼稚工业保护理论”,倡导德国政府立即制订了与之针锋相对的贸易保护措施,并使德国迅速成为了强国。后来,因贸易引起的冲突越来越大,最终成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鉴于历史教训, WTO应运而生,专干制订和维护规则这档子事情。纵然如此,到今天,贸易国践踏已有贸易规则的事也经常发生。如此等等,贯穿贸易游戏里的的经验教训,值得我们深刻领会吸取。

  夺,是国家资源策略中最直接的方式。也是美国等西方国家惯用的方式和认清美国国家本质特性的直接方法。美国向外推行《甘地》,但他自己从来就不学甘地,也从来没有善待过甘地。当美国的始祖——第一批殖民者登上美洲大陆时,善良的当地的原居民印第安人看到这批远道而来的人没吃没穿没住,把自己的火鸡送给他们吃,把自己的房子送给他们住,还把部分土地白送给他们谋生,可谓100%的甘地。而这帮刽子手不是感恩印第安人,而是感恩火鸡,美国感恩节吃火鸡就是这么来的。火鸡吃完之后,便立即开始了人类历史上最血腥最恐怖、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从华盛顿开始一路杀到林肯,整整杀了100年,直到把印第安人赶尽杀绝并把印第安人的资源财产全部据为己有才结束。这便是美国建国的血腥史,而美国国家至今也没有任何负罪感。抢劫已经固化成了美国国家的定性思维,至今还乐此不疲。对此,我们只要睁开眼睛看看美国的所作所为就不难发现。美国从二战崛起后,多措并举,一刻也没有停止对全球资源的“守、引、换、夺”。美国不但建立了全球无人敢觊觎美国本土而美国人“想打谁就打谁”(小布什语录)的强大军事力量,还建立了至今无人能撼动的美元世界货币的霸主地位。与此同时,美国国家还积极创造条件,不断加大本土人才的培养和全球人才资源为己所用的引入,建立了全球领先的高技术行业和舆论传媒系统等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方式比原先更加管用。

  对此,我们要时刻保持清醒头脑,深刻认识到美国国家的抢劫本性,绝不会因为我们心甘情愿地做“甘地”,或者做美国的“小妾”甚至只要求一种无名无份的暧昧关系,美国就会对我们发善心,扶你一把或放你一马,这些都无异于痴人说梦。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绝对不会放弃自己既有的霸主地位,必将不遗余力地疯狂围堵。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这是两国之间的生死较量,也是我们应有的对美战略思维。战略思维无生死底线便无应有的严肃,就会沦为空谈误国。

  文章写到这里,我们不觉感慨我党的第一代领导人在国家战略思维上的生死感、紧迫感和由此激发出来的举国上下无与伦比的斗争精神。不但唤醒了沉睡百年的中华民族,赢得了国家独立人民解放,还在几近废墟的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了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和万众一心的民族大团结,全面战胜了来至几国际国内的各种大小势力的反华进攻。致使一度猖獗 跋扈,并享有“先知”之誉美国精英杜勒斯面对崛起的新中国,也只能喟然长叹——硬的软的都奈何不了新中国了,看来只能搞和平演变了,而且这个希望也只能寄托在中国第三代、第四代领导人身上了。

  我们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美国的这一希望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说过之后便在全力推动。他们不但制订并严格实施对华“和平演变十条诫命”,还培植经济汉奸、文化汉奸误导我改革开放按美国人设计的路线走,而且取得了相当程度的成功。为了瓦解我们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他们利用多种手段给我们架设起“国际产业链”,给我们一种坐享其成的幻觉(我国高层到普通民众现在还有这种幻觉),让我们的“运十”下马,芯片项目下马,一大批国防军事项目下马,而美国几十年来不但牢牢控制着这个所谓的国际产业链顶端,让中国为美国打工,而且中国在这个产业链里得到仅仅是是8亿件衣服换给一架波音飞机这样的得不偿失的好处。纵是这点“好处”美国还说自己吃了亏。不仅如此,在这个“国际产业链”的掩护下,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资本还趁虚而入,控制了我国28个主要产业中的 21 个。在疯狂对华进行经济掠夺的同时还不断加大对华政治颠覆。支持“八九动乱”、“香港占中”、 台独、藏独、疆独;炸我使馆、骚扰我领海领空主权等等。亡我这心,昭然若揭。然而,他们低估了从生死线上走过来的中国共产党和经过五千年历史洗礼的中华民族的识别和抵御能力,美国自以为时期成熟胜券在握时策划的每一次亡华“和平演变”最后都功亏一篑,最后都成为觉醒中国的红色革命。中国不但没有被搞垮,而且越来越强大并识破了美国“狼外婆”面目,不但在政治、军事、外交、文化等方面实施了卓有成效的反击,而且在美国人自以为控制在手的中国经济领域,中国也在调整反击,制订了《中国制造2025》。也就是仅仅为了阻止这个《中国制造2025》,美国就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践踏WTO规则和国际道义,单方面发动对华贸易战,规模之大,手段之狠,持续时间之长为史上罕见,再次暴露了美国围堵中国,致中国于死地的狼子野心。

  基于对历史和现实的深刻认识,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实现伟大梦想、伟大事业、伟大工程、必须进行伟大斗争。没有伟大斗争,就不可能实现伟大梦想、伟大梦想、伟大事业、伟大工程,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会化为泡影。而要进行伟大的斗争,我们就不能被《甘地》迷惑,就要充分认识到斗争的必然性、现实性和残酷性,敢于斗争,敢于胜利,未雨绸缪,识别诡计。决不能让别人牵着鼻子走,自动解除武装,掉进别人设置的陷阱。

  三、《甘地》携带分裂国家的文化木马。退一万步讲,纵是美国机关算尽,中国一时上了美国的当,被美国抢劫一空,但是,只要中国国家完整,幅员不裂,中国也不会亡,也有翻身的机会。这种事例,古老的中国历史上也不止发生过一次。远的不说,仅1840年后的100年,世界大小列强都在对中国进行不间断地抢劫,能搬起的都被列强搬起了,搬不起的基本上也烧了毁了。经过列强100年抢劫后的中国除了骨架还完整外,什么都没有了,但中国依然能够起在很短的时间起死回生重新崛起。

  这是为什么呢?究其原因,不外乎两个方面。一是完整的中国是大国,大国本身便是强国的要件。二是中华文化所具有无比强大的统一国家的能力和惊人的凤凰涅槃重生能力。二者彼此依存,不可分割。华夏文明绵延五千年,峰回路转,劫而不衰,靠的就是她。对此,美国精英也十分清楚。要达到一劳永逸的亡华效果,就必须摧毁中华文化,分裂中国。对此,《甘地》也可谓做足了功课。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习近平《十九大报告》),这是因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历史岁月长河中凝炼形成的共同的价值追求。在中华文化里,特别强调大统一思想,反对分裂,倡导“天人合一”,主张“天无二日,国无二主”。这一思想不但包含了中华民族的历史教训,也凝结着中华民族的历史智慧。公元前403年,周威烈王分封诸侯,导致了300多年战火纷飞的春秋大乱。好在中华民族是一个善于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的民族。泰王扫六合,一统天下,中国由此不但有了迄今不能撼动的大国地位,保证了中华文明的长久延续和国家稳定民族团结,而且,大统一下的中华民族还以惊人的毅力和智慧,经过千年的文化锤炼和文化融合中形成了以仁厚重德,名正言顺的儒家文化;诸法无我,明心见性的佛家文化;超迈豁达,道法自然的道家文化这三者互为补充的万法归宗法一元论思想文化体系,使我大中华在历史岁月的长河中,不但文明不断,还长期通过文化辐射和力量震慑“协和万邦,不统而治”(《尚书·尧典》),维护了周边及整个亚洲的稳定。反观西方文化就没有这么幸运。公元800年,查理大帝把群雄争夺的欧洲归于统一,然而,查理一死,他的三个孙子于公元843年竟用一纸《凡尔登条约》把统一的欧洲一分为三,即德、法、意三国,由此导致了欧洲千年的混战和地处欧亚边沿的英伦岛屿的坐大,至今他们想搞个形式上的“欧盟”也维持不下去。

  大统一思想,也是中华文化中重要的一元论思想。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够在中国迅速成为改天换地的锐利思想武器,也是因为马克思主义一元论思想与中华文化一元论思想高度契合的结果。只要大统一这个中华文化的大本大源还中华民族的血脉流淌,中国就不会分裂。

  《甘地》一方面把佛教、穆斯林、基督教一古脑儿地全部揉捏于甘地身上,把甘地打扮成善良、公平、正义、自由的化身;一方面又突出甘地的“非暴力合作”,让甘地在西方殖民者面前毕恭毕敬,纵使印度人民强烈要求把英国殖民者驱赶出境,甘地也要求印度人民千万不能有过激行为,要驱赶也只能是“送朋友”一样来进行,甚至不惜以绝食要挟。《甘地》这样做,实际上就是把多神拼凑成大神,在推行“泛宗教”的同时,用所谓的超越民族、种族、国界和信仰的“非暴力合作”作为衡量是非善恶的尺度,打造盎格鲁.撒克逊人这个美国主体民族人种的人种优势,强化观众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以尊重和服从西方规则前提之下公平、正义、自由作为自己的道德准则。即用所谓的“普世价值”取代中华民族的国家价值,让观众产生宗教至善,普世价值很好之错觉并自觉匍匐在盎格鲁.撒克逊人面前。简单地说,就是用多神造成国家的精神分裂,用普世价值取代中华民族大统一的文化认同。

  一部《甘地》,真可谓为“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如果我们接受了这种文化,就会自动丢弃我们共同的价值基础及其建立其上的“四个自信”,国家的分裂也就只是时间问题。这也是美国长期对我们实施文化颠覆施展的伎俩,《甘地》只不过是对这种伎俩的持续发力而已。我们也应该看到,美国对华输入的文化木马已经在我国产生了严重的影响。不但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我们的社会信仰,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国内不少人崇洋媚外的奴才性格和国内喧嚣不止的“多元化”浪潮。

  今天的中国,走到哪里都有庙,有道观,过去没有的教堂也有了。而且很多已经没有了自身应有的教义且不受任何约束。不少中国人至今还是“外国(主要是美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纵是中国人民血汗养肥的富豪精英,不少也是心在蓸营心在汉,在中国赚钱,在美国置业等等。需要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一个国家的神多了,一定会造成国家的精神分裂。一个国家的精英变心了,在这个国家真正的苦难到来的时候,一定会出现一哄而散的局面。无论是哪种情况,这个国家都就会被敌人轻易俘虏。这里,我们需要特别作出提醒的是,如果中国真的出现这种情况,决不会是美国在华培植的“文化第五纵队”说的那样,跟着美国人就会发财过好日子,而是亡国灭种的大祸临头。试想一想,当年美国国家对待他们的恩人印第安人都可以赶尽杀绝,当他们面对一个人口数位于自己的俘虏群时,还有什么比赶尽杀绝,永绝后患更为让人放心的事呢?可见,清除美国对我输入的精神文化木马,是多么迫切和重要。

  对此,我们要深刻领会习近平同志关于意识形态领域思想文化建设的重要论述,加强自身建设,牢牢掌握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主动权,占据思想文化阵地,为社会不断提供正能量的先进文化。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看到,《甘地》之所以有市场,与我国观众对宗教缺乏全面了解和民族文化缺乏深刻认知也有很大的关系。在精神文化领域,也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些年来,由于我们放松了对宗教工作的必要管理和群众性的信仰教育,国内不少人头脑中形成了宗教至善的观念。事实上,宗教一旦作起恶来,所造成的灾难并不亚于战争。历史上,国际国内宗教作恶产生的破坏都是于此。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国历朝历代都是十分注重对宗教的领导和管理。一旦出现宗教祸乱社会,便动用政权的力量,见神杀神,见佛杀佛。我国历史上发生过多次的灭佛运动,就是在这样社会历史条件下进行的。新中国成立之后,党和政府特别重视宗教工作,专门制订了党的宗教政策,允许宗教自由的同时,对宗教工作做出了规范,强调宗教以爱党爱国为前提,“破四旧,立四新”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不但有效地发挥了宗教团结人民建设国家的作用,也使宗教文化归入了中华文化大统一之一元论思想体系之中,这些现存的经验,我们应该重新运用起来。

  与此同时,我们还应该强化中华文化的一元论思想,必要时还可以在全社会开展大辩论,提升全民族的文化鉴别能力,放任文化多元化思潮,跟放任多神横行一样,也一定会导致国家思想文化的混乱。我们需要指出的是,《甘地》之所以有市场,跟我们一些文化学者长期鼓吹文化多元化有很大的关系。这些人利用国家给予他们的话语平台,开口闭口就是文化多元化,甚至信口雌黄。有人的只用康德的“二律背反”拆分世界,而不讲马克思主义的对立统一;有的人甚至把中华传统主流文化儒、释、道也曲解为文化的多元误导社会,如此等等,自觉或不自觉地做《甘地》的传声筒和扩音机。“君子慎独,不欺暗室”,就此而言,这些人连起码的文化操守都已是乏善可陈,哪是什么文化学者,真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美国安插的文化汉奸。

  文章至此,这时你是不是感到《甘地》是一剂地地道道的剧毒迷魂汤?是不是觉得意识形态阵地的争夺决不可等闲视之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