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咋会这样?!天津“武爷”:​涉贪74亿,9个私生子仅3个亲生

2020-08-14 11:11:21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综合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6).jpg

  【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一审被判死缓】

  天津“武爷”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武玉峰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一审刑事判决书》,披露了2014年7月19日晚,武长顺转移巨额财产等细节。

  判决书显示,武玉峰是武长顺的侄子,跟武长顺系叔侄关系,1977年12月19日出生于天津市河东区,后在天津市开了一家东来顺饭店。

  2014年7月20日中午12:55分,中纪委通报,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被宣布调查。也就是说,武长顺在落马前夜,连夜转移巨额财产。

  武长顺被指涉贪金额高达74亿人民币、道德败坏,长期与多名女性通奸,除包养4名警花外,还与一名女艺人和数名女大学生非法同居,先后生育了九个私生子。

  武长顺被调查后,“经组织监定,九个私生子中只有三个是他亲生的。”有网友调侃道,“武爷戴着绿帽白为人家养儿子,担风险搞贪污,为九名私生子尽责尽力,这样的贪官真亏”。

  其实武涉足淫乱活动早有前科,据报道,公安内部人士透露,早在1992年初,武长顺因嫖妓时被抓了个正着。武长顺出事后,时任天津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的宋平顺亲自去分局,将他“救”出来。

  武长顺在天津坊间戏称“武爷”,下面来拔拔“武爷”轶事。

1.webp (7).jpg

  武局其表

  后台社区,原是大直沽公社后台生产队。1976年前,后台下坡边缘的武家大院住着两户人家,武长顺家和他的伯伯家。

  武家世代农民,武长顺的父亲曾在农村合作社供职,母亲是家庭妇女。夫妻俩育有四子一女,武长顺排行老二。

  1954年1月,武长顺出生在武家大院,他的少年、青年时代都是在这里成长。父辈间的亲情和睦,也延伸到武长顺兄弟和堂兄弟身上。

  武长顺当官发家后,兄弟、堂兄弟,乃至他们的后代,武长顺多有照拂,他们都从其分管的领域获利匪浅。

  童年时,武长顺喜欢和小伙伴们在街上踢球。当年的玩伴回忆,武长顺个头不高,身体结实,喜欢盘带过人,偏好进攻和射门。

  这一爱好伴随着武长顺大半生。成为天津市公安局长后,他也时常组织、参加系统内的足球赛。

  1976年唐山大地震波及京津,后台地区房屋亦多受损。地震后,生产队的平房全部被扒,建起了楼房。

  人口众多的武家分得三套房,母亲、哥哥和武长顺各居一套,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武长顺一家才搬离后台旧宅。

  1970年,武长顺从天津市第28中初中毕业,16岁,成为天津市交警大队直属队一名普通民警,直至44年后落马,武长顺一直在天津公安系统任职。

  武长顺作为平民子弟,底层起步,在仕途上一步步前行。从一名普通交警到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一把手的副局级干部,用了22年时间。

  1992年6月,武长顺擢升为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同时兼任公安交通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11年后,武长顺成为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并兼任武警天津市总队第一政治委员、党委第一书记;

  2005年11月,武长顺一肩双挑天津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同时还兼任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2011年10月,武长顺当选政协天津市副主席,成为副省部级高官,并继续担任市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局长接待日

  除去身居要职,他富有个性、身姿高调的行事风格,也是这个城市挥之不去的话题。

  1992年6月,武长顺担任天津市公安交管局局长后,将每月10日定为局长接待日。

  11年后,武长顺升任市公安局局长,又将局长接访日升级为市局、分局、科(所)、社区民警四级接待群众来访日制度,覆盖整个天津公安系统。

  武长顺会定期走进天津交通广播台“红绿灯”栏目,连线听取倾听市民的反映,解答他们的问题。2014年被带走前一周的7月11日,武长顺还走进天津交通广播“红绿灯”直播间,就夏季治安、居住证办理、交通秩序等热点问题与听众交流。

  活动中,武长顺喜欢现场办公,当场拍板。

  2011年5月10日,天津市公安局第100次“市局局长接待群众来访日”,“的哥”王印反映自己驾车遭遇三名男子抢劫,拨打110后警察不出现场,武长顺当场责令市局有关部门调查核实。

  2012年2月22日“局长接访日”,蓟县一名上访农民举报自己的女儿遭强暴,属地两个公安分局相互推诿,迟迟没有立案,武长顺也是立即责令宝坻公安分局立案侦查。

  武长顺曾对中国广播网记者感慨,接访中“有的几十年的冤案昭雪,有的十几年的委屈解决,有的办案不公得到处理,有的损害赔偿得到给付……”这些都为武长顺亲民、勤政、正义的形象加分不少。

  不过,也有人对此颇有微辞。“这样的普通案件都要等一把手武长顺亲自指示下令才打算解决,恰恰说明津门警察队伍的不作为何其严重。作为一局之长,武长顺该做的是整顿警察队伍,扭转工作态度,而不是自己动手处理普通个案。”

  一位当地资深媒体人回忆,有次在佟楼附近,一名女司机踩刹车踩到了油门上,连撞两辆车。市民打110没有结果,武长顺路过过问后,一下子来了好多警察,处理得也很快。

  作为天津市“最亲民的公安领导”,根据当地官媒报道,武长顺曾于2010年11月骑自行车上路实地调研33.2公里的交通堵情,现场疏堵,广为传播。

1.webp (8).jpg

  【武长顺在局长接待群众来访日现场】

  2013年10月,做客天津政务网在线访谈时,武长顺称自己是绿色出行,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他还为反映天津公安民警工作的电视音乐片《誓言》作词,给出租车司机写歌。

  在津门坊间,武长顺以喜欢运动著称。武长顺的身影经常出现于天津公安系统各种业余足球比赛。

  当地一名警察说,武局踢左前锋,喜欢从中场盘带过人,然后长驱直入禁区射门,“他一拿球没人敢断,满场只看见他进球”。

  唯有一次与谭永麟、曾志伟等香港明星队同场较量,武长顺过人才屡屡被断,踢得很不爽气。

  “武长顺跟别的贪官有所不同。他代表了官员的另外一类,貌似为老百姓办了一些实事,迷惑了老百姓,他出事后不少人为他喊冤叫屈。但在我看来,这些实事反而正是他对行政程序的破坏,对法治的破坏。”

  前述媒体人认为,“公安局长的职责是保证警察队伍不贪渎、不滥用职权,执法体系正常运转,各司其职,确保一方平安。而不是公安局长以个人形象出现为警察队伍正名。”

  事实上,天津政治地缘重要,社会管控严厉,民风相应保守,治安状况一向不错。据人民网报道,每年进行的社会治安指数综合评定中,天津始终是全国社会治安最好的地区之一。2008年,天津当选最具幸福感的城市,其中治安幸福感夺得“单项冠军”。

  “这一政绩,当是上面对武长顺最看重之处,否则2007年老上司、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宋平顺畏罪自杀,与其过从甚密,且颇多利益勾连的武长顺,如何能在那场空前严重的危机中化险为夷?”一位天津市的观察人士说。

  因言被辱

  武长顺在天津警界、官场乃至民间,有着多种口碑和评价,不过,津门百姓异口同声对武长顺最不满的,还是天津联华集团(下称联华集团)下属的天津联华停车场有限公司(下称联华停车)在停车位管理上的“乱占路、乱收费”。

  联华集团原始股东为天津市公安局与天津市见义勇为协会,后者的领导亦主要来自公安系统。多年来,联华集团的法人代表一直由天津市公安系统的领导担任。

  至2009年9月,联华集团及其所属17户企业变更工商登记,暂由天津市国资委委托天津市公安局下属事业单位管理,并承担保值增值职责。

  作为联华集团下属企业,联华停车几乎垄断了天津市所有的停车场经营业务,其粗放的服务、不合理的价格,遭致坊间蜚短流长,非议不断。

  2013年11月,一段《天津快板——说联华》在微信“朋友圈”开始传播,这段仅百余字的天津快板,以调侃的语气批评联华停车乱占路、乱收费:“有个大公司,名字叫联华,要说介买卖,能耐可真大”,天津大小路,全部能拿下……你问他是谁,他爹叫联华!联华这么做,警察支持的,警察和联华,原来是一家。”

  联华停车在停车收费、服务和用人方面早已令天津百姓怨声载道,因此这段天津快板转发频繁,很快就上网流传。

  在官媒的报道中,武长顺对民众有关联华停车的批评表现出坦荡、柔性的一面,他曾在公开场合向群众解释,联华停车并非天津市公安局所属企业,其收益也不归天津市局。

  联华集团在其官方网站上也刊文称,这段快板的流行,引起集团领导高度重视,领导没有埋怨指责网民,虚心听取了群众及人大代表的意见。

  文章表示,2013年9月,集团高层就已认识到自身问题的严重性,召开整顿停车秩序动员大会,联华停车负责人甚至放狠话:“不换作风就换人。”

  但鲜为人知的是,武长顺还采取另一种做法对付这段快板的改编者和传播者。

  据说,前述《天津快板——说联华》出自天津市河北区人大常委李子健之手。2013年以来,李子健不断接到群众反映联华停车垄断经营,随意罚款。

  李子健初步调研后,认为选民说法言之有理,结合网上看到的一些批评联华停车的文章,李子健改编了这段天津快板。

  当年11月的一天,李子健将它发到了微信朋友圈,很快被转发。

  12月,天津市公安局的两名警察找到李子健,叫他别再转发,说市局大领导很上火,还给了李子健一些联华停车的资料,让他宣传正能量。

  2014年年初,两名警察又找到李子健说,武局的意思是李子健给天津治安抹黑了,武局说这事跟李子健没完。

  警察三番五次找到李子健,让他给武长顺写道歉信。李子健拗不过,只得答应。

  2月25日,天津市公安局在一份《天津公安大事通报》中透露,李子健因为编造《天津快板——说联华》受到治安警告处理。

  通报称,李子健“杜撰故事,以假乱真,通过恶意炒作联华停车公司,污蔑天津公安民警,也损害天津的整体形象,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通报说,联华停车是企业经营行为,公安机关不准也从未参与经营活动,公安经费也不是靠联华来保障,而是全额财政拨款,李子健编造的快板纯属子虚乌有,“尤其是‘他爹叫联华’指向全体公安民警,引起了广大公安民警的愤慨。李某某(编者注:李子健)还煽动‘是天津的都转!强烈欢迎焦点访谈介入调查’,其目的就是为了扩大负面影响,否定魅力天津建设成果,否定天津大好形势,损害天津大好形象”,“产生了极为严重的后果,煽动网络造谣诽谤之风,使广大公安民警和公安机关受到无端的伤害”。

  通报表示,公安机关传唤了李子健。2月24日上午,天津市公安局、河北区领导宣布了对李子健予以治安警告的处罚决定,并责令其采取有效措施消除不良影响。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应给予李子健治安拘留处罚。但鉴于其“写出《悔过书》,认识较深刻,又有悔过表现,并向公安机关和联华停车公司进行了真诚道歉”,给予宽大处理。

  天津市公安局在通报后附上李子健悔过书全文,将其发至天津市人大常委会和天津市每个人大代表。

  通报还披露,“近年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社会敏感热点事件借题发挥,编造谣言,蛊惑人心,扰乱秩序,破坏社会稳定,天津市公安局已经依法处罚了16人”,并表示还将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

  当地观察人士指出,起初网络上出现对联华停车的非议,公安局是置之不理的态度。

  2014年3月份中央巡视组来津前后,武长顺开始针对议论联华停车公司的人采取措施,先后有十多人因转发前述快板被公安“请去喝茶”,李子健作为“始作俑者”则遭杀鸡儆猴。

  涉险过关

  武长顺在天津政法界经营44年,根深树茂,关系众多,势力不亚于其前任老上司宋平顺、李宝金。早在10年前,天津坊间对武长顺即有腐败传言。

  2006年夏,原天津市检察长李宝金案发(2007年底李宝金因受贿罪和挪用公款罪被判死缓),有关武长顺的议论在天津民间不胫而走。

  一年后,2007年6月3日,官方宣布时任天津市政协主席的原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宋平顺自杀身亡,武长顺亦被调查的传言再度甚嚣尘上。

1.webp (9).jpg

  【自杀身亡的宋平顺】

  宋、李均曾是武长顺的上司,其中,宋平顺直至案发前三个月,仍是武长顺直接领导,武长顺与宋平顺一向走得很近。

  李宝金在市公安局时,与上司宋平顺关系紧张。宋平顺任公安局长时,一直压着李宝金,升任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后,仍占着公安局长位子牢牢不放,无奈,李宝金只好去天津市检察院当检察长。

  宋、李二人不睦,武长顺获益。李宝金出走后,武长顺从宋平顺手中接棒,当上天津市公安局局长。

  2007年6月3日,宋平顺“自杀身亡”,中央纪委对其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调查结果显示,宋平顺道德败坏,包养情妇;滥用手中权力,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

  据调查,宋平顺的情妇许敏,名下有三家公司:顺安企业(天津)有限公司(下称顺安公司)、北方信息产业(天津)有限公司(下称北方信息)、顺风(天津)消防设施维修检测服务公司(下称顺风消防)。

  三家公司均为外商独资或中外合资企业,其中顺安公司主营“自动报警、通讯、消防控制系统设施的设计、安装、检测及计算机网络安装、调试及相关技术服务”等;北方信息经营“电气消防检测、消防设施的检测、维修、保养、咨询服务以及房屋建筑消防设施工程施工”;顺风消防主业是消防设施的检测、维修和保养等。

  顺安公司1996年7月成立,原是天津市公安局直属的一家企业。据《看天下》报道,因体制改革,顺安公司从公安系统分离成为私营企业。

  时任公安局长宋平顺利用职权,轻而易举地让许敏做了顺安公司的董事长。之后,许敏又成立了北方信息和顺风消防两家公司。

  这三家公司承揽的工程,全部来自宋平顺掌控的天津市公安系统,像天津政法设施建设和施工、天津市交通道路违章自动监控系统、公安交通管理局数字程控交换机系统工程、以及天津市驾驶员模拟驾驶系统。

  天津市机动车驾驶适应性检测中心(下称检测中心),1998年5月设立,隶属市公安交管局,是天津市机动车驾驶员检测、办证、年检的场所,驾驶员体检也在此进行,法定代表人是武长顺。

  在宋平顺、武长顺的干预庇护下,由许敏进行承包,每名驾驶员体检费95元,换一次证五六十元。多数情况,检测中心的人只收钱、盖章。

  短短几年,许敏摇身一变成了身家十多亿的天津第一女富豪。截至2007年夏天案发,许敏的公司仅偷逃税款就高达8000余万元。

  宋平顺任天津市公安局长时,武长顺是副局长兼交管局长,宋平顺升任政法委书记后,由武长顺接班执掌天津市公安局。

  一位天津市警界人士说,公安系统中刑侦业务最重要,一把手大都由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提拔上来。武长顺出任市局局长,公安局内部不免有些看法,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武长顺与宋平顺关系匪浅。

  2007年6月,宋平顺东窗事发后,武长顺被“双规”之说在天津迅速蔓延,武长顺其时也鲜有露面。孰料过了一段,武长顺又重新亮相。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4年后他又升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兼公安局长,成为副省级领导,全面接班宋平顺。

  据说,武长顺之所以能化险为夷、青云直上,与周永康的庇护分不开。

  多名线人表示,宋平顺事件发生后,武长顺确曾遭有关部门调查,但被时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周永康以北京奥运安全为由保下。

  一位与武长顺关系密切的人士证实,武长顺与周永康关系的确不错,周永康很赏识武长顺。未经证实的天津坊间传闻,武长顺此番涉险过关,花费数千万元。

  商业版图

  武长顺44年的从警生涯,有两个11年引人关注:1992年6月至2003年2月,武长顺担任天津市公安交管局局长;2003年2月至2014年7月,武长顺当公安局局长。

  武长顺任公安交管局局长之初,正值全民大经商开始。彼时全国政府机关、公检法系统,甚至包括军队,纷纷涉足商海。天津的公安系统也不例外,开办了多家公司。

  天津市公安交管局负责交通道路安全及其设施的维护,纵览其所辖众多企业的主营业务,从油品销售到安全技术防范工程设计施工,从证卡制作到停车服务,几十家企业无一例外地体现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行政权力特征。

  政法机关经商,经费捉襟见肘的窘态暂时得以缓解,但由此伴生的诸多弊端也越演愈烈。

  到20世纪末,政法机关经商引发的问题“严重影响和干扰了正常的经济秩序和生产经营活动,甚至在一些地方引发社会矛盾,造成恶劣影响”。

  1998年7月,中央决定军队、武警部队和政法机关不再从事经商活动。三天后,时任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尉健行在一次电视电话会议上披露:“政法机关经商中,有的利用部门的权力,违反公平交易、正当竞争原则,搞垄断性经营,与民争利;有的违反国家经济管理法规,走私贩私,投机倒把,谋取非法利益;有的甚至以工作需要为借口,大搞各种非法经营活动。一段时间来,政法机关中一再发生走私和其他经济犯罪案件,从事经商活动、权力介入市场是一个重要根源。”

  政法机关不再从事经商活动,被中央视为“从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的一项治本之策”。但上船容易下船难,政法机关经商活动涉及情况非常复杂,所办公司形式多样,有自办,有联营,也有挂靠;有纯粹经营型企业,有服务性企业,还有由机关后勤分离出去的三产企业,仅天津市公安系统就有大大小小48家企业,牵扯方方面面的利益纠葛。

  直至2009年9月,这些公安企业才变更了工商登记,由天津市国资委承担监管和保值增值的责任。

  前述中央决定及尉健行讲话中一再警示,“清理政法机关经商活动中,要切实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严禁隐匿、转移、转让、变卖企业资产”,但不幸还是现实发生了。

  正是在清理、变更天津公安系统所属企业的过程中,宋平顺、武长顺等人乘乱布局,利用亲信、亲属,多番腾挪闪转后,将其中的数家企业或由其“白手套”把持,或为其情人、亲信、亲属入股。

  持续时间更长的武长顺,其利益代持者和从商亲属,依附其在公安交管领域的绝对权力,攫取了惊人的巨额财富,并逐渐将触角伸向利润更为丰厚的房地产、高速公路、石化等行业,形成了错综复杂、枝繁叶茂的武氏商业版图。

1.webp (11).jpg

  正直智能“变脸史”

  与武长顺有瓜葛的企业,天津坊间腹诽最多是联华集团。不过,财新记者调查显示,与武长顺及其家族有直接利益输送的并非联华集团,而是另有多家企业。

  被天津公安系统人士指认为武长顺牟利的重要渠道——天津市正直智能交通设施制作安装有限公司(下称正直智能),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家。

  据调查,正直智能原名天津市正直交通设施安装制作有限公司(下称正直交通),最初是天津市公安交管局下属企业,成立后的十多年内,经过了一番由公到私再到公的“变脸史”。

  然而,自始至终,正直交通的生意都来自天津市公安交管系统。

  调查还显示,正直交通“变脸史”与武长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背后涉及的利益交易至今不为人知。

  1997年9月,正直交通由天津救援拖运有限公司(下称天津救援)、天津市华兴实业公司(下称华兴实业)分别出资300万元成立。

  股东方之一的天津救援是天津市公安交管局下属企业,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范曙光为天津公安交管局汉沽支队负责人。

  另一家股东华兴实业,原是武长顺老家天津市万新庄大直沽经济合作社的集体企业,2006年10月进行产权制度改革,武长顺的弟弟武长富、堂兄武长贵出现在股东名单中,武长贵还担任产权制度改革实施小组组长和华兴实业的董事会成员。

  工商资料显示,华兴实业股份制时的净资产总额3543万余元,其中,武长富为117万余元,占股3.32%,武长贵130万余元,占股3.69%。

  2007年1月,华兴实业改制完成,更名为华兴世纪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华兴世纪)。

  就在正直交通成立的第二年年底,私营企业天津市开发区顺成实业公司(下称顺成实业)取代天津救援成为股东。

  刘国权作为顺成实业代表,取代范曙光成为正直交通法定代表人——在获得一个天津公安交管局下属出资企业的金字招牌后,正直交通不为人知地完成了全面私有化。

  调查发现,作为正直交通股东的两家民营企业华兴实业和顺成实业,均与武长顺沾亲带故。

  顺成实业原由家庭住址同为河东区大直沽田庄大街26号的顾长林、武玉强,分别出资300万元和200万元于1998年4月设立,当年8月获得天津市公安局车辆管理所批准,以顺城驾驶员培训队的名义开办机动车驾驶员培训项目。

  实际上,武玉强是武长顺的侄子,他还经营有一家名为天津华洋国际进口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汽车修理与检测企业。

  经过1999年的两次增资,到2000年10月,杜秀敏出资700万源入股顺成实业,占出资额的58.3%;另一名刘梦阳出资500万元,占41.7%。财新记者采访获悉,杜秀敏是武长顺的亲信杜全顺的妹妹。

  然而,正直交通的“变脸史”并未就此结束。经历2001年2月的一次增资后,2002年6月,杜秀敏将顺成实业持有的正直交通全部1200万元股权(占股40%)转让给另外一家集体企业天津侯台商贸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侯台集团)。

  这个接盘者侯台集团同样与武长顺关系密切,其董事长、法人代表丁二领是武长顺的亲家,其子丁玉海娶了武长顺唯一的女儿。

  之后不久,结束历史使命的顺成实业因未进行2003年度工商年检,被吊销营业执照。

  经历了六年的平稳期后,2008年正直交通又开始一番股权大腾挪。

  当年9月,承接了华兴实业股权的华兴创业投资公司(下称华兴创业)将27%的正直交通股份,转让给行将在两个月后成为侯台集团全资子公司的天津天直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天直置业),侯台集团也将5%的股权转给天直置业;

  11月,侯台集团将剩余的35%股权全部转让给了联华集团,华兴创业将则其持有的剩余33%股权转回母公司——华兴实业改制而来的华兴世纪。

  正直交通的股东变更为联华集团(占股35%)、华兴世纪(占股33%)、天直置业(占股32%),有天津公安交管局背景的联华集团成为正直交通的单一大股东。

  从1999年底私有化,到2008年联华集团入股,正直交通又重回天津公安交管局的怀抱。九年轮回,股权多番交易,各种内幕不为外人道。

  “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正值宋平顺自杀事件案发之后,正直交通重披公安外衣,对武长顺来讲是两全其美。”一位观察人士分析到,“其一,联华集团是大股东,正直交通就仍然算是‘国字头’的,一旦被查对外好交代;二是这身外衣也有利于正直交通拿到更多单子,彼时正是天津市交通系统开始大规模信息化、智能化的更新换代的前期。”

  2009年三季度,正直交通更名为正直智能,法人代表张士弟同时也是天津公安交管局交通设施科科长。

  但武长顺的女婿丁玉海等人仍在董事会,与武长顺和杜全顺有直接瓜葛的两个民营法人股东华兴世纪、天直置业,合计仍然占据着正直智能65%的股份并持续至今。

  而华兴世纪和天直置业的大股东,也已分别落于杜全顺之妹杜秀敏和武长顺女婿丁玉海名下。

  中标王

  伴随着正直智能的不断“变脸”,其经营范围也不断扩大,所涉内容几乎覆盖了与交通道路相关的所有业务:

  从公路交通设施、器材制造、安装及其相关产品的研制开发,机动车辆检测技术,到户外广告、路牌、灯箱、霓虹灯的设计制作发布、广告策划,以及机动车牌照制作、车务信息咨询,无一不涉猎。

  正直智能“变脸史”全部发生在武长顺任天津市公安交管局长和公安局长期间,其频繁中标交管局交通设施招投标,拿下诸多工程项目,也是在武长顺任职时期。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0-2014年,正直交通获得的天津公安交管局政府采购项目就多达10项,金额从十几万元至近千万元不等,总计约4000余万元。

  这4000余万元,其中一半是单一来源采购,其他为竞争性谈判采购,但常出现没有其他公司来“谈判”的情况。所谓单一来源采购,指采购人向特定单个供应商采购的政府采购。

  至于其关联公司天津金盾、天津海华、天津市正直智能交通系统集成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正直集成),亦在多个项目的招投标中一再中标。如2014年3月3月11日,正直集成以890余万元中标天津市公安交管局交通显示屏系统建设项目。

  这些招标的业务单位,无一例外均为天津市公安局、下属分局、交管局及其下属支队,中标项目包括视频监控系统、机动车牌照识别系统、报警监控平台技防系统等。

  此外,正直智能网站宣称,公司曾承接科技部示范项目天津市“十五”计划智能交通课题,参与天津市快速路智能交通管理系统的实施,还承担了天津市科技发展计划项目“智能交通信息平台、信息采集及汽车总线关键技术的研发”以及“公路交通电子卡口监控系统”、“天津市第九大道智能交通机电工程系统”、“建筑业施工现场安全监控系统”、“天津市开发区电子警察系统工程”、“城市交通信号控制系统”、“京山桥智能交通建设工程”等大型项目。

  正直智能的全资子公司正直集成,则承接了“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塘沽支队智能交通管理系统”、“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快速路系统工程”、“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电子警察及高清视频监控系统”、“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综合应用平台”、“电子警察违法处理平台”、“执法质量数据分析系统”等大型项目工程。

  蹊跷驾协

  天津市机动车驾驶员协会(下称天津驾协),是天津坊间公认的武长顺的另一个牟利渠道。

  成立于1993年5月的天津驾协,营业范围为学习法规、技术交流、维护车质、咨询服务等。据天津驾协的一份宣传文章称,天津市有机动车约120万辆,驾驶员近170万人。

  文章还指出,私有车辆驾驶人得不到经常性教育管理,是交通事故持续高发的主因之一,驾协诞生后,通过对驾驶员的教育学习,交通事故逐年下降。

  “驾协发展壮大的过程,正是交通事故发生率和事故死亡率逐年下降的过程”。天津驾协自称拥有会员140万,是天津最大的社会团体之一。

  与驾协的自我褒扬截然相反,天津本地机动车驾驶员对驾协多有抱怨。货车司机侯永顺曾在网上吐槽,每年验证交体检表,工作人员都要收取驾协的会费(每年20元),还得买武长顺编著的书籍。

  不止一位私家车司机说,交管局还要求每个驾驶员必须要有挂靠单位,必须加入驾协,“否则没法上路”。

  他还必须要找一家中介公司进行驾驶证和机动车落户,代价是每年要交管理费。驾驶证落户中介公司的行价是每年120元,机动车落户的管理费是每年200元。

  天津市驾协1993年成立,正是武长顺走马上任天津市公安交管局局长之初,驾协的法人代表、会长正是武长顺。

  1994年,《天津市道路交通安全责任制暂行规定》出台,其中明确,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可以确定对各区、县年度交通违章、交通事故控制指标;区、县公安交通管理机关可确定本行政区域内各单位的年度控制指标。

  同时,单位的法人代表全面负责本单位安全责任制的组织实施,实行目标管理,逐级落实。

  这就是有天津特色的驾驶员和车辆“户口”的由来。为机动车、驾驶员提供“道路交通安全责任制”挂靠服务的落户中介公司,也应运而生。

  之后的1999年,天津市公安交管局提高了挂靠单位门槛,并专门设立了自己的挂靠公司——天津市通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通达汽服)。

  这家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的“三产公司”被诸多中介公司视作“与民争利”“肥水不流外人田”。

  天津市奕友公司曾以行政处罚违法将天津市公安交管局告上法庭,2006年该公司的一份行政复议申请书称,天津市有100多万机动车驾驶员,据此驾协每年会费收入高达两三千万元。

  每辆机动车每年在中介服务公司“落户”最低收费120元,每名驾驶员每年“落户”最低的费用是60元,加上几十万辆机动车挂靠,每年有上亿元经济利益。

  通达汽服其实并不姓“公”。通达汽服1999年5月由正直交通出资360万元、华兴实业出资140万元共同设立。之后几年股权几经变更,2004年8月,注册资本增至1000万元。其中,正直交通出资280万元,占28%;华兴实业出资720万元,占72%。如上文所述,此时的正直交通已经私有化,与华兴实业一道被武长顺的亲友所掌控。

  2008年9月,正直交通手中的股权被侯台集团接手。至2013年2月,通达汽服彻底成为华兴实业改制而来的华兴世纪的独资公司。

  长富长贵

  武长顺打小和兄弟姐妹及堂兄弟一块长大,入仕后对他们多有关照。

  1998年2月,其堂兄武长贵在东丽区成立天津市津东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并自任校长,该驾校及其服务中心,专门经营机动车驾驶员培训,代办驾驶员、机动车落户、年检及汽车货运业务。其时,武长顺为市公安交管局局长。

  2007年,在这个武长顺命运跌宕起伏的年份,武长贵将驾校转给他人。

  2001年时,武长贵还在津东驾校院内设立了河北金山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从事销售建材、公路货物运输和建筑工程施工业务。

  武长顺的亲弟弟武长富,早年也注册过一家天津市富华物资供应公司,起初做金属材料、五交化、针织纺织品、机电产品、建筑材料等的批发兼零售,后来还成立了工程分公司、装饰公司等。

  目前长富长贵兄弟名下的这几家企业要么已经转让,要么吊销。

  也许武长富、武长贵的价值和收益,主要是在华兴实业及后来转制的华兴世纪体现和实现的。

  华兴实业1988年3月4日注册,是天津市东郊区万新庄大直沽经济合作委员成立集体企业,最初100万注册资金中,固定资产40万元,流动资金仅60万元。

  2001年9月,华兴实业获得天津市公安局车辆管理所签字,开始经营机动车检测业务。

  2006年10月,华兴实业开展产权制度改革,武长贵、武长富均出现在产权制度改革领导小组名单中,武长贵还担任实施小组组长。

  次年1月28日,华兴实业召开股东会,武长贵为董事会成员。两天后,华兴实业股份制改制方案获得通过,其净资产总额3543万余元。

  其中,武长富为117万余元,占3.32%的股份;武长贵是130万余元,占3.69%股份。

  1月31日,华兴实业更名为华兴世纪,章程显示,公司主要以自有资金向工商业、房地产类投资。

  2012年6月,华兴世纪股东31人变为13人。其中,武长贵、武长富双双出让股权,退出董事会。

  杜秀敏等六方总共受让2714万余元,占总股份的76.6%,其中,杜秀敏受让753.41万元,占21.26%股份,为单一最大股东。

  白手套杜氏兄妹

  在武长顺提供庇护而拓展开来的商业版图中,除武氏堂兄弟和亲家丁家父子外,杜全顺、杜秀敏这杜氏兄妹也至关重要。

  杜全顺当年60开外,退休前系天津市公安交管局工会主席。宋平顺、武长顺、杜全顺,天津公安交管系统人称“三顺”。“三顺”中,职务最低、最不为外界所知的就是杜全顺。

  据接近武长顺的人说,杜全顺很早就跟武长顺共事,杜全顺虽级别不高,但并未妨碍武、杜二人多年来一直过从甚密。

  与宋平顺、武长顺二人相比,杜全顺很少抛头露面,仅有的几次媒体报道,都是他参加网球、高尔夫球赛事。

  据天津日报等媒体报道,2007年4月天津市召开第一届警察体育运动会,杜全顺获得处以上领导干部组网球双打冠军。

  一年后,2008年天津市公安局迎奥运网球比赛,武长顺、杜全顺又夺得领导干部组第一名。

  2010年11月12日的一次2010精品高尔夫名人邀请赛,杜全顺以76杆获得季军。

  低调的杜全顺并非仅仅是武长顺的下属、球友那么简单。

  1999年1月,杜全顺被天津市公安交管局任命为天津市华同实业公司(下称华同实业)总经理。

  华同实业1992年5月成立,原系天津市公安交管局天津华安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华安实业)下属企业,最初主营警用器材、保安器材、机动车维修及配件、交通设施、机动车辆交易、车辆存放、汽车客货运输等,后又增加了清障救援服务、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及咨询服务、交通及设施安装等业务,下设两个交通设施厂、停车场管理站实体单位。

  政法机关停止经商后,华同实业被特批保留,由天津市公安局负责日常管理。

  2013年10月,杜全顺因退休不再担任华同实业法人代表。

  除在市公安交管局和华同实业担任公职后,杜全顺还在多家外部企业有任职。

  比如1996年5月成立的中港合资企业天津圣华康交通设施有限公司,中方法人股东即华同实业,外方法人股东为宋平顺情妇许敏的香港红康国际有限公司;

  设立于2004年9月的天津天健机动车驾驶员体检中心有限公司,由许敏的顺安公司和华同实业合资兴办。

  这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长均为杜全顺,副董事长由许敏担任。

  在武氏商业版图里,“无官一身轻”的杜全顺之妹杜秀敏最为高调。她的公开身份是天津江胜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胜集团)法人代表、董事局主席兼总经理。

  生于1959年的杜秀敏,大学本科学历,从1993年起,杜秀敏几乎同时在天津旺发轻工业有限公司、天津怡晖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天津融泰房地产置业有限公司任职。

  1999年8月,杜秀敏和她在天津旺发的同事于学春各出资6000万元设立江胜集团的前身天津巨量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巨量实业)。

  2002年7月,于学春出让所有股份,巨量实业的股权变更后,杜秀敏以1.02亿元出资,占股85%,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一天后,巨量实业更名为江胜集团,下设子公司天津江胜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江胜置业)、天津城建营造股份有限公司、天津聚翔商贸有限公司(下称聚翔商贸)、天津开发区融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融泰投资)及天津巨量网络有限公司。

  其后几年,江胜集团多次变更股权、增加注册资金,杜秀敏也反复退出、再进入和增资。

  至2011年12月,江胜集团注册资本增至9.18亿元,杜秀敏以8.846亿元出资额,占96.36%股份。

  不完全统计,江胜集团成立15年,仅股权转让变更就有十多次。由于工商资料并无每次股权转让价格记录,其频繁交易之内幕目前尚难明晰。

  据江胜集团网站宣称,该集团已经逐步形成了钢材及矿产产销、能源及资源开发利用、石化仓储物流、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房地产相关投资五大业务板块,连续多年被天津市政府评为20强私营企业,连续三年成为河西区第一纳税企业。

  目前集团旗下拥有独立法人实体公司15家,其中直接控股子公司五个:江胜置业、天津巨量网络有限公司、天津顺通高速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顺通高速)、聚翔商贸、融泰投资、天津江胜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参股子公司两家,孙公司六家。

  这些公司彼此参股,互这其中,江胜置业开发有“欧亚花园”、“欧亚大厦”(现天津市少年儿童图书馆)、“欧亚别墅”、“江胜风范”、“金色家园”、“水西别墅”、“江胜•天鹅湖”等高档住宅及写字楼,欧亚花园、江胜天鹅湖、金色家园、江胜风范等四个楼盘的二手房销售均价达到2万元左右。

  江胜集团另一家子公司融泰投资投资设立了3家控股公司,其中控股60%的天津泰奥石化物流有限公司(下称泰奥石化),注册资金高达注册资金12.2亿元。

  据美通社报道,2010年7月,泰奥石化董事长杜秀敏与天津开发区领导签署协议,在天津南港工业区投建石化仓储物流基地项目,项目总投资43亿元,规划总用地面积约71.3万平方米,项目投产后年仓储业务营业收入10.5亿元,油品经营收入80亿元,整个项目2014年12月建成投产。

  此外,杜秀敏还通过“顺通高速”染指高速公路建设,如京沪高速公路天津段(二期工程)项目的投资、建设、养护。

  事实上,做着房地产、高速公路和石化等大生意的杜秀敏,早在14年前,游刃于武长顺掌管的公安交管局下属企业和武氏亲族生意之间的华兴世纪、顺成实业、天直置业等公司,就频频出现她的身影。

  2000年10月,杜秀敏出资700万元受让顺成实业58.3%的股份,并担任法定代表人,而顺成实业此时已经取代天津市交管局下属的天津救援拖运有限公司,握有正直交通50%的股份。

  2002年6月,杜秀敏将顺成实业持有的正直交通股权转让给武长顺亲家控制的侯台集团。

  在正直交通上,杜秀敏只是一名二传手,而在武长顺老家大直沽经济合作社改制而来、武长富武长贵兄弟参股的华兴实业上,她扮演的则是重要接盘手的角色。

  2012年6月,由华兴实业改制更名而来的华兴世纪股东31人变为13人,武长贵、武长富双双出让股权,杜秀敏等六方总共受让2714万余元,占总股份的76.6%,其中,杜秀敏受让753.41万元,占21.26%股份,成为华兴世纪的单一最大股东和副董事长。

  参股华兴世纪之前,2011年11月,杜秀敏已经出资2700万元,买走了华兴世纪全资子公司华兴创业90%的股权,并担任这家拥有道路运输经营许可的公司的执行董事和法人代表。

  借助于华兴创业这个通道,杜秀敏甚至成功地完成了对在天津民怨汹汹但日进斗金的联华停车的间接参股。

  此前的2010年7月,联华集团将联华停车49%的股份转让给中外合资企业天津华协停车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协停车),而华协停车的中方股东即为华兴创业。这又是一个漂亮的弯曲吸管。

  试图联系杜秀敏未果,知情者称杜秀敏多年前就已经办了加拿大的移民,经常在国外。

  最后的谢幕

  2014年夏,当发轫于2012年冬的一场反腐风暴席卷全国,即将到点退休的武长顺未能全身而退。

  7月9日,中央第五巡视组组长王明方、副组长贺家铁向天津市领导班子反馈巡视中发现的问题。

  王明方指出,巡视中干部群众反映的问题主要是: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方面,国有企业大案要案频发,城市建设领域腐败问题突出,农村基层腐败不容轻视,“一把手”违法违纪案件多危害大;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落实不够到位,存在以纪委履行监督责任代替党委主体责任现象,在一些领域缺乏有效监督手段。

  这些问题中,“一把手”违法违纪案件多危害大的说法引人关注。

  7月13日,武长顺最后一次出现在公开报道中。15日,天津市委召开常委会议,研究部署对中央巡视组反馈意见的整改落实工作。

  会上,市委书记孙春兰承诺,要确保巡视组反馈意见“事事有回音、件件有着落”。

  7月18日周五,武汉公安局局长赵飞就任天津市公安局长,武长顺被免职。

  20日上午9时许,一行不速之客来到天津市体育馆附近的小区,搜查了武长顺女儿的住宅。搜查持续整整一天,阳台外摆放的一溜儿花盆也被抄走。“可能是里面埋着东西吧。”邻居们揣测。

  同日,武长顺的其他几处房屋也已遭查封。下午,中央纪委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武长顺接受组织调查。

  威震天津卫数十年的武爷仓皇谢幕。

1.webp (10).jpg

  近些年,这样的事听多了,老百姓耳朵都听出了茧子,但哪一桩不是触目惊心、匪夷所思!如果见怪不怪,那就真没望了。

  问题在于,一个好端端的国家,好端端的社会,怎么会变成这样?根源何在,责任何在,出路何在?难道还不该进行系统的反思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