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谈谈“专家笔法”

2020-08-01 11:25:51  来源: 吴铭再评说   作者:有所思
点击:    评论: (查看)

  正当美帝国主义对中国咄咄逼人、战争似乎一触即发之际,公众号“事实汇”于7月30日发表了外交学院袁院长的文章《愤青外交把中国害惨了》,核心观点是批判当前中国爱国青年的对美斗争激情。这篇文章与胡大侃“民间此时围观吃瓜为宜,政府有足够的力量回击美方此轮挑衅,无需民间力量提供增援”之类言论,我想其用意是一致的,就是不让群众参与国事讨论,防止群众干扰了他们的外交,影响了中美关系大局。

  我记得何新先生曾经有篇文章《为什么传统学术的抽象哲学思维不发达?》,内中讲到,“至今中国文人讲学、写文论,仍然很少首先从定义概念入手,也无法锁定概念,不善于依据概念的明确定义而进行有系统、抽象化的演绎推论。”

  我当时反驳说,“中国当前的学者,最喜欢从概念、定义入手。因为,这样做写篇博士、硕士学术论文、搞课题很容易,找几本参考书,东抄西抄,弄几个观点、举几个例子,想写多些,就多举个例子,想写得少一些,就少举个例子,就可以了,‘引经据典’,也显得有学问。中国的学术体制也是这设计的,鼓励这么做。所以,其研究成果,基本上形同垃圾,研究过程,就是用制造垃圾换钱财的过程。”“从概念、定义出发来演绎问题,完全是主观主义的,是错误的,是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的,这样的哲学,是经院哲学,是无聊人的聊天、吹牛皮,是骗子行为,和马克思主义哲学路线,是完全相悖的。这样的学问,对于革命斗争、生产劳动、科学实验,没有什么作用,只对这些人评职称、上项目、赚大钱、争名利有用。”

  可惜,我只是讲了自己的观点,却没有举个什么例子,因为怕得罪人,不方便举谁的例子。今天,好了,袁先生的这篇文章,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从概念出发、归纳几个性质、从故纸堆里选几个例子、加上几句评论、给出解决办法,于是,一篇文章就写成。这种研究方法的好处就在于,想得出什么结论,都可以得出什么结论,最大程度地迎合某种特别需求;又引经据典,显得很有学问、很能唬人,学术骗子最喜欢用这个方法。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从网上搜到这篇文章。我这里按照上面的思路,稍加分析,抛砖引玉。

  文章一开头,就给“愤青”下了定义,“‘愤青’最早特指1960年代欧美左翼思潮中主张颠覆传统社会价值的叛逆青年。”

  接下来,作者总结了“愤青”的几个特点:一是思维的情绪化、非理性化、简单化。二是标榜爱国。三是轻言战争。四是拒绝妥协。

  接下来,发表几句议论,注意,作者的观点,无论多荒谬,都于此时表现出来。“‘愤青’的愤怒对象,通常得与家常行为、世俗生活拉开一段距离,具有超越现实功利的特征,比如为了声援巴勒斯坦人而上街游行,为了反对政府滥用权力而与警察展开街头巷战,都是国外当代“愤青”的常规举动。与国际“愤青”一样,中国“愤青”同样热衷于针对重大的社会或国际事务宣泄不满,表达仇恨,呼唤正义。‘愤青’的愤怒,原本就带有‘义愤’色彩,体现着青年人天赋的正义感。”

  再接下来,袁院长开始举例子,以证明是因为“愤青”反对议和,导致了亡国。共举了宋朝、明朝的“愤青”导致亡国的现象,如果他愿意,可以举出更多这样的例子。这样的论证,逻辑上属于归纳法。于是,“愤青”误国的结论,差不多水到渠成了。

  再接下来,袁院长分析了中国为什么“愤青”现象经久不绝的原因。共以下几点:一是对宋朝重文轻武、主和厌战政策反思和反弹的结果。二是中国封建社会从兴盛到衰落的历史趋势的产物。三是夷夏之“防”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影响。四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缺乏妥协文化。五是清谈误国历史遗风的影响。老实说,袁院长的这些观点,全部似是而非。

  袁院长的最终结论是:科学认识中国千年外交史上的“愤青”现象,一方面,要认识到“愤青”现象是外交运作的民意基础,善加利用可以作为外交谈判中的一张牌;另一方面,又要防止其限制外交运作的空间,对实现合理和必要的妥协形成牵制,也就是从“左”的方面对外交运作形成干扰。

  袁院长的意思是说,“愤青”只可利用,但要防止其限制精英们外交动作的空间。

  袁院长的文章好不好?如果从形式逻辑上看,非常完美,中国的专家学者,特别擅长创作此类论文。各种课题,基本上都按照这套办法,先有结论,后进行研究,如此这般写上一通,短则几千字,长则几万字、几十万字,便形成学术成果。找几个专家学者、开个评审会,就算通过,钱就拿到了,职称就评上了。

  可不可以换换开头的定义、换换中间的例子、换换最后的结论呀。可以。比如,把“愤青”换成秦桧、张邦昌等卖国官员,结论当然是官员的无能腐朽卖国,导致了宋明两朝的灭亡,解决办法当然是反腐败、正国法。

  也可以再换一下,比如,把开头的“愤青”换成“女人”,举几个后宫干政的例子,那么,宋明两朝的灭亡就可以归咎于女祸,解决办法当然是防止女人干政。这样的例子,如果明朝没有,那举汉朝、元朝,总能找到这样的例子。

  也可以把换成“太监”,举几个大监干政的例子,结论当然是宋明两朝的灭亡归咎于太监,解决办法当然是防止太监干政。

  当然,还有其他换法,既可以换成某一类人,也可以换成某一类现象,这个看你喜欢、看需要什么而定。

  如果你想肯定“愤青”“太监”“后宫”“官员”等某一类人,或者某种现象,只须将定义改一下,后面的评论由否定变成肯定,再举几个正面的例子,加以分析,就可以得出结论了。

  这样写论文,是不可以随便得出什么结论?你想要什么结论,我都可以写文章论证你要的结论。我个人管这种创作论文的办法,称作“专家笔法”。

  何新先生,你看我说得没错吧,是不是袁院长从概念出发,经过严密的逻辑论证,最后得出雄辩的结论,如此可以评教授了。

  袁南生院长的文章,我看就两个字:浅薄。如果再加上两个字,就是说谎!说谎,总要找些依据,说不服就把你绕糊涂,其目的就是想投降,为投降准备个理论依据,如此而已。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