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关闭美国领事馆:历史转折中的国际局势与中美之争

2020-07-29 09:29:46  来源: 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言)

  上周,美国率先发难,关闭我国在休斯敦的领事馆;作为回应,我国关闭美国在成都的领事馆。昨天,我方工作人员从正门进入美国领事馆,为这一阶段的中美冲突画上了一个逗号。今年,中美之间的对抗已经从两年前的贸易摩擦,上升为政治和外交层面的较量;同时受疫情影响——美国抗疫不力,需要找到对外矛盾输出点——这一较量不断升级与激化。那么如何理解标题中的“历史转折”,如何从宏观的角度审视中美之间的矛盾?本文将从福山的“历史终结论”、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以及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理论”三个角度入手,从历史与国际关系的大背景来分析这个问题。

  (一)韬光养晦的结束

  我之前分析过无数次这个话题:认美国做爹是一代中国精英的“思想钢印”。

  这一现象也可以理解,80年代我们开眼看世界,那时候中西方差距非常大;同时我们的许多精英抛弃了革命与共产主义理想,不注意锻炼自己的膝盖和腰背肌肉,在西方浮光掠影的生活与华彩绚丽的价值观入侵下瞬间缴械投降,跪了下去。所谓的“河殇思潮”就是那个时代的代表:认为中华文明是全方位落后的,我们要彻底抛弃我们的根基、从精神到思想到物质全方位拥抱西方才是出路。前几天微博还在讨论这个话题:八、九十年代清华北大的学生们,能去美国留学就一定去留学,能移民就一定得移民,甚至有些人混的很不如意,真的流落到餐馆刷盘子的地步,我们这边说回来吧,给你个某高校学科带头人的身份,光光荣荣搞科研,但是人家就是不回来。

  认同美国、崇拜美国、甚至“精美”在一定程度上是情有可原的,人家毕竟世界第一强国,资本主义也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无论在科学技术还是制度法律甚至价值观的层面,都有比我们先进很多的部分。人家比我们先发几百年,如果说没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那就是夜郎自大。但是呢,有些人“精”着“精”着就把自己脑子给“精”坏了,不是变成了学习与思考的路线,而是变成了无脑跪舔美国,甚至还产生了优越感要再踩祖国一脚。这就是我们要批判的现象了。

  曾经我们的外交政策,也走过一段“韬光养晦”的路线,忍辱负重求发展。曾经所谓的“三大耻”“三大恨”都发生在那个时代,我们对美国全方位的退让与妥协,甚至抗美援朝题材的文艺作品都被封存冷藏。近年来,随着我国综合实力的增强,逐步告别了外交上的“韬光养晦”。几个月前新闻联播连续五天指名道姓批评美国政府和蓬佩奥,这是自七十年代以来从未出现过的“盛景”。而美国无理关闭休斯敦使领馆后,我们第一时间迅速做出果断回应,更是代表了“韬光养晦”时代彻底成为了过去时。

  那么是否就可以认为,未来中美关系就从合作走向对抗了呢?如何从历史的纵向视角、和全球关系的横向视角来看待中美关系问题呢?这些都不是一个一刀切、非此即彼的问题,我们先从几位大思想家对于国际局势、历史潮流的判断入手,来从宏观角度看待这个问题。

  (二)从“历史终结论”到“文明冲突论”

  关于当今国际关系与冲突,永远绕不开的是“历史终结论”和“文明冲突论”。这两观点是由一对师徒——亨廷顿和福山提出的(亨廷顿是福山的老师,但“历史终结论”的提出早于“文明冲突论”)。

  “历史终结论”源自于福山在1988年所作的一次题为“历史的终点”的讲座。随后,他在讲座的基础上写成论文《历史的终结?》。1989年,美国新自由主义、保守主义期刊《国家利益》发表了这篇文章,标志“历史终结论”作为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正式出笼。福山认为: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冷战的结束,标志着共产主义的终结,历史的发展只有一条路,即西方的新自由主义之路。在他看来,历史随着苏联的解体终结了——确切的说是历史观念的演进终结。福山的思想源自于黑格尔的“现代性”——“承认的政治”——“全球性普世一体化国家”——“历史的终结”逻辑体系。

  需要指出的是,“历史终结论”虽然禁不起理论和实践的考验,但很多对于其的批评过于浮于表面。我上学的时候就印象深刻(因为那时候老师推荐没人必读《环球时报》),美国一出什么事《环球时报》的评论员就要把福山的理论拉出来鞭尸,然而他们的反驳基本上停留于——“历史终结?,没有你看美国还这么乱”——总给人感觉是只读过一个题目的水平。真正对于“历史终结论”的反驳落脚点还是要在唯物史观上,比如说按照福山的逻辑:既然人们已经得到了政治上的平等,为什么下一步不会是去争取经济上的平等?

  福山老师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显然更符合我们这时代,而后冷战时代的种种政治走向,也很大程度上印证了亨廷顿的推测。尤其是911之后,亨廷顿更是被捧上了神坛。亨廷顿认为:在后冷战时代,意识形态的斗争将会弱化,而文化和宗教的差异和分歧将导致世界几大文明之间的竞争和冲突。

  亨廷顿其著作《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中主要传达了如下观点:其一,未来国际局势中,“意识形态”的冲突已经终结了(肯定了他学生福山的一部分观点),但依然会有多种冲突,冲突的载体就是不同的“文明”;其二,文明冲突是未来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应在各个文明之间建立起维护世界和平的统一秩序;其三,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多极的和多文明的全球政治,全球政治格局正在以文化和文明为界限重新形成;其四,亨廷顿总结了当前世界中最主要(冲突)的七种文明:中华文明、日本文明、印度文明、伊斯兰文明、西方文明、东正教文明、拉美文明,以及未来可能存在的非洲文明。而亨廷顿认为,伊斯兰文明和东亚儒教文明是西方文明面临着最大的挑战。

  亨廷顿的理论至少证明了这样一个现象:即便苏联解体、东西方两大对抗阵营消失,但是冲突还是永恒的。所以对那些迫不及待认美国为爹、认为美帝吃肉会分给自己喝汤的那些人来说,还是想得太美好了。

  但是亨廷顿的理论还有两个致命的弱点:第一,意识形态的冲突并未走向“历史的终结”,共产主义虽然重新回归了“幽灵”状态,但并不代表它消失了,它依然如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全人类头顶,等待着最终审判之日的来临。第二,亨廷顿的理论基础大致是还是黑格尔那一套,构筑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历史精神不同,所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但是不同文明真的就会产生冲突吗?

  并非如此。伟大的唯物史观告诉我们,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果要考量当今世界不同文明的冲突,也必须要从经济基础入手。冲突只是表象,不同文明只是表现形式,财富和资源分配不均才是根本。

  譬如说,澳大利亚可能是除美国外最反华的国家了,那么为什么就单单澳大利亚这个国家反华呢?如果用亨廷顿的理论解释,那就是文明不同,澳洲文明天然敌视中国文明。但是澳洲有什么文明呢?它只不过是西方殖民文明的一部分,同样作为英国殖民地,为啥巴基斯坦、南非就跟中国关系这么好呢?

  这还是要从经济基础来解释,就把澳大利亚想象成美国的一个红脖子州就好——澳大利亚以农业、矿业为经济支柱,跟美国特朗普的铁票仓“红脖子州”们的经济状况完全类似。对于这些区域的民众来说,并不像跨国资本家、金融业、国际贸易业那样对全球一体化充满感情,他们永远都是以保守主义和白人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为指导思想的。美国红脖子州是怎样敌视中国的,澳大利亚就怎样敌视中国。相比较而言,在悉尼和墨尔本这样的大城市,因为其国际化水准较高,又以国际金融业、服务业、旅游业、房地产为经济支柱,自然对全球化包容很多,这些大城市中的指导思想反而更以白左的政治正确多一些。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真正从根本上解释问题的,还是要以唯物史观为指导,从经济基础入手。而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理论”则填补了福山与亨廷顿的理论缺陷,完美的解释了当今国际局势冲突的根源。

  (三)四个阶级的世界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美国著名历史学家,社会学家,国际政治经济学家,西方新马克思主义研究代表性人物,和大卫·哈维一起代表了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最高水平。沃勒斯坦提出了著名的“世界体系理论”,他认为,应当把整个世界当成一个整体来看,我们这个世界也存在着剥削与被剥削,也存在着等级金字塔(即“中心―――半边缘―――边缘”的说法)。

  那么我们这个世界是一个怎样的体系呢:第一阶级就是美国,英国、瑞士一半在第一阶级,一半在第二阶级。第一阶级统治者金融业,美元是全球通用货币,美联储一印钞,全世界通货膨胀,坐享其成割韭菜。同时他们也是意识形态与文化输出的高地,为什么文化产业是英国的支柱产业?因为英语的地位在全世界无可比拟。美元、英语这就是第一阶级最耀眼的标志。

  第二阶级以日德法等国为代表,负责高端技术制造业和奢侈品产业,通过高新技术企业、专利壁垒和剪刀差价剥削全世界,也算是国际局势中的“上等人”。

  第三阶级就是中国,东亚非发达地区,以及近年来的东南亚和非洲部分地区。从事中低端奴工工作——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生产,算是世界贸易产业链的最底层。

  第四阶级的亚非拉落后地区。他们连世界贸易的产业链都难以进入,是标准的“化外之地”,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原材料产地、发达国家垃圾出口地、生物化学试验场和人体器官提供方。不只是经济如此,政治、文化同样会有这样的高低之分,全世界就是一个庞大的金字塔,特权永远只属于塔尖的那一小撮人。

  国际贸易中的剪刀差价就是发达国家“剥削”发展中国家最重要的手段。简单说来就是抬高制成品价格,压低原材料、半成品价格,一个国际大品牌在中国的生产,下游加工产业只能获取利益的极少部分,仅仅负责品牌维护和设计的“贴牌费”占据了绝对多数,这是与马克思主义价值规律相悖的。发达国家能够获利因为贸易规则是他们制定的,定价权是他们一口说了算的。还记得我们政治课本上的漫画么?

  对于我国来说,长期在国际贸易中出于第三阶级的状态——即作为发达世界的血汗工厂。在八十年代,我国融入了世界贸易体系,对我国来说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能够让我国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中国人民吃苦耐劳,无论是血汗工厂还是996,只要能给自己、给家庭一个更好的未来,都心甘情愿为之拼搏,这也是中国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人工成本的比较优势,推动了本国经济发展。

  坏处是中国人民的血汗成果,绝大多数被跨国资本和买办集团攫取了。西方凭借先发优势和剪刀差,站在了国际贸易体系中的金字塔顶端,凭借品牌、专利、设计、知识产权,赚走了一件商品绝大多数利润,留给中国劳动者和本地企业家的,仅仅是一盘大餐中剩下的油花。

  但是无论是每个中国人民还是整个中华民族,都不甘心于成为发达国家的血汗工厂,我们也要搞自主研发,我们也要产业升级,我们现在就出在世界体系第三阶级向第二阶级进阶的途径,我们想造世界固有体系的反,我们想革既得利益集团的命,自然也会招致巨大的反扑。

  我用《让子弹飞》的情节解释过中美贸易摩擦的问题,在电影《让子弹飞》三大影帝飙戏的高潮段落“鸿门宴”中,黄四郎要“三七开”,张麻子要“五五开”,就是代表着我们现在想“站着,把钱挣了”,不再甘心于作为血汗工厂,“三成还得看人的脸色”。

  但是师爷就更厉害了,直接向黄老爷献媚——“两成就够了”。我们就把黄四郎想象成美国。师爷“二八开”的观点代表的就是买办阶层,以及我们领导干部中的妥协派;而张麻子平等独立、共享收益的立场,不仅仅是一些老革命所坚持的,更是全国人民的共同诉求。

  对于买办阶层来说,帝国主义能赏给他们“两成”,他们就山呼万岁谢主隆恩了;对于少数革命立场不坚定的干部来说,美国人那么强大、那么先进、那么发达,跟我们做生意,多挣一点钱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是,新时代中国人民的诉求不一样了:我们跟美国人的地位就是平起平坐的,要么五五开互惠互利;要么你们别把我们当成廉价劳动力和任人宰割的韭菜。

  (四)创造新未来

  还是那句话,不是我们不想开放、不想交流,是黄老爷要跟我们二八开,我们坚持五五开而已。现在我们国家经济发展日新月异,在很多高新技术领域“赶英超美”,黄老爷坐不住了,又要开始打压我们了。近两年美国对中国高新技术企业的扼杀就能很明显的看出来——他们死活都不想让我们五五开,都不想让中国在世界经济格局中与他们平起平坐,分摊他们的红利。

  看贸易摩擦期间美国打压我们的领域:高铁装备、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汽车、航空产品、工业机器人、新材料、生物医药、高端医疗器械等。这两年间美国对中国打压指向性很明确,就是中国发展什么新兴产业就打击什么产业。这不可能是川普说的贸易逆差之类的问题,终极目的只有一个:阻止中国崛起,阻止张麻子设想的“五五分成”。

  大家可以去看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政府的一些备忘录和文件,比如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文件中认为崛起的中国是美国在国际贸易竞争中最大的对手(https://ustr.gov/countries-regions/china-mongolia-taiwan);美国商务部认为中国尖端产业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备忘录(https://www.commerce.gov/page/about-commerce#mission);更有图穷匕见的美国国防部报告,直接就指出,中国发展什么高新技术,我们就要针锋相对地压制哪一点。(https://new.reorg-research.com/data/

  documents/20170928/59ccf7de70c2f.pdf)

  归根结底,我们要在国际贸易体系中往上爬,要在世界格局中占据一席之地,是全国人民的共同诉求。我们不是天生的闹事者,我们要造世界固有体系的反,要革既得利益集团的命,因为我们不甘心永生永世都成为血汗工厂,我们想要广阔的发展空间与机会,这是深埋在中华民族血液中的韧性。

  毛泽东主席在《论持久战》中反对了投降论、速胜论两种观点。以此类比,我们同样可以反对当前国内存在的两种错误观点:

  第一种,是无条件跪舔洋大人、精神上的“跪族人”。正如我们第一部分所说,跪舔洋大人这种事吧,上面早就不做了,韬光养晦这种路线该停就停了。看我们我们外交人员,该打脸就打脸,该掀桌就掀桌,新闻联播也配合着骂。下面就没有媚洋的传统,一百年前就有义和团了,中国老百姓可能知识不多、见识不广,但是骨气从来都是有的。唯独中间这一坨,以各路教授、律师、媒体人和部分官僚为代表,具体可分为两大表现:一是舔洋如爹,一是畏洋如虎。

  这些“中间一坨”主要成长在八十年代,是开放初期同时也是中国国力跟西方差距最大的时候。他们毫无疑问称得上“精英”,但未必有多“正确”,价值观形成时期的西方意识形态已经深入骨髓,西方的强大让很多人PTSD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所以在他们眼里西方永远是发达的、先进的、正义的、高素质的人类灯塔。中国人搞吉尼斯纪录就是恶俗、浪费;外国人搞就是民众幸福、生活富足。无论人家搞出什么东西,要都是要高我们一等的,如果你觉得不高级,那是你思维没有跟上,你看跟着我的思路来,是不是就能理解这“更高级的人道主义”了?舔洋如爹和畏洋如虎是内在统一的,是统一思想根源在不同领域、不同环境下的两种表现,是我们必须要清除的思想余毒。

  然而中间这一坨,在一定的时间内产生了很坏的影响,确实忽悠到了很多群众。因为他们掌握了话语权,而且往往都以“精英”“知识分子”的面目示众,在群众尤其是年轻人、学生中有很普遍的影响力。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崇洋媚外都是舆论的主流,以至于产生了很多不靠谱的谣言,比如青岛下水道有德国的油纸包、日本小学生夏令营负重30kg越野10km等等,现在看来十分可笑,但是一度流传度非常广的普遍观点。

  这些都是古早的“公知”们,单纯从一个“吃文化”就能找到这么多神论,搁现在,还有人敢质疑中华民族的美食天赋吗?

  第二种,是幻想中国也成为帝国主义列强,剥削压迫其他国家,这同样是必须要批判的。三座大山包括什么?帝国主义就是其中之一。我们的先辈们抛头颅洒热血,带领中国人民近一个世纪的努力,才把殖民势力和帝国主义彻底清除出中国,他们看到现在许多年轻人以祖国成为帝国主义为梦想,不知要作何感想?我就说一点,帝国主义的本根特征是对内压迫、对外侵略,不知道现在天天做帝国主义春秋大梦的年轻人,有多少自信觉得自己不是“被压迫”的那一波。

  这个时候就必须要回顾一下毛泽东主席亲自捉刀的,我国当年在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特别是超级大国的掠夺和剥削,使得贫国愈贫,富国愈富,贫国和富国的差距越来越大。帝国主义是发展中国家解放和进步的最大障碍。发展中国家打破它们在经济上的垄断和掠夺,扫除这些障碍,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来保护国家的经济资源和其他权益,这是完全正当的。

  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也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中国属于第三世界。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一贯遵循毛主席的教导,坚决支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发展民族经济,反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斗争,这是我们应尽的国际主义义务。中国现在不是,将来也不做超级大国。什么叫超级大国?超级大国就是到处对别国进行侵略、干涉、控制、颠覆和掠夺,谋求世界霸权的帝国主义国家。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如果出现资本主义复辟,必然会变成超级大国。

  过去几年内,在中国进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目前正在全国展开的批林批孔运动,都是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保证中国的社会主义江山永不变色,保证中国永远站在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一边。如果中国有朝一日变了颜色,变成一个超级大国,也在世界上称王称霸,到处欺负人家,侵略人家,剥削人家,那么,世界人民就应当给中国戴上一顶社会帝国主义的帽子,就应当揭露它,反对它,并且同中国人民一道,打倒它。

  历史在斗争中发展,世界在动荡中前进。帝国主义、特别是超级大国困难重重,日益衰败没落。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我们相信,只要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加强团结,并且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坚持长期斗争,就一定能够不断地取得新的胜利。”

  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如果中国有朝一日成了帝国主义,世界人民就应当同中国人民一道,打倒它——这是何等的眼界与气魄,任何一个进步青年都应当学习这种精神。

  最后,就用伟人的诗作结尾,也是对一个“新未来”最恰如其分的期许: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

  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

  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