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究竟是谁害死了21个生命?!

2020-07-27 11:13:02  来源: 新工号51   作者:工号51
点击:    评论: (查看)

  7月7日,贵州安顺市52岁的公交车司机张某钢驾车行至西秀区虹山水库大坝时,先避让过往车辆,再突然转向加速冲入水库,造成包括他在内的21人死亡,15人受伤。

  很快,警方通报传来,调查结果是“司机因生活不如意蓄意报复社会。”央视新闻等媒体紧跟着表态,斥责司机的不识好歹:“被拆的屋子是公有住房,不属于张某”,“安顺物价低,7万可以租住十年了”。官方声明和媒体的迷惑性发言避重就轻,张司机仿佛成了无理取闹,内心阴暗的人渣、恶魔!

  可是,当我们打开他的抖音账号,看到的分明是一个积极乐观、爱笑爱生活的中年大哥。他一共发布了314个视频,多是自拍,时而看望老父亲,时而戴起墨镜唱起情歌,或者拱拱手祝朋友们端午安康。

  有记者采访多名驾驶员同事,他们也说张司机平时“待人接物都可以”,“他感觉总乐呵呵的”。这和警方通报里写的“常感叹家庭不幸福,生活不如意”完全不符。

  我们一起来看看事实是怎样的:

  疫情期间,多地的驾驶员工资缩水,同事称他们的工资由原本每月3000多降至打发叫花子式的一两千元;张司机本来就不宽裕的生活一下子变得更紧巴了。

  这时候政府强拆了他柴油机厂分配的公有住房,无疑是雪上加霜——事发当天上午,张司机得知自己的老宅被拆除,匆匆赶去却被拦在警戒线外。如今现场还能看到埋在砖头里的沙发、床等家具。

  张司机平时租住在姐姐房子里,只有柴油机厂这套公房的居住权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仅仅是居住权,但也是一个长久稳定的落脚地,一个承载多年记忆的老宅,而张司机被迫眼睁睁地看着它变成废墟了。

  工友们,当我们疲劳驾驶一天,或者在流水线上劳累一天,却连一个栖身歇脚的住处都没有了,有谁能没有怨气?**当你年过半百,政府把你的家拆掉,毁掉你还能居住几十年、继承给子女承租的公有住房,却只是打发你未来十年的租金,难道还要我们感恩戴德吗!? **

  如果安顺政府妥善处理赔偿问题,谁想要用这样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安顺有关方面,除了不打招呼强拆了他的家,还做了什么?在张司机绝望地拨打政务服务热线的时候,政府没有解决问题、关心他的状态;在张司机死后就用“报复社会”的借口掩盖了自己罔顾民生的事实,把整件事的责任推给张司机一个人!

  一瞬间的死亡和无产阶级漫长的痛苦相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长沙人民抗议强拆

  事实上,安顺政府正是靠着公房拆改敛财的。拿张大哥来说,媒体一直嚷嚷着那套老宅本就不是他的,可柴油机厂的公房之所以叫公房,意思就是单位集体所有的——换句话说,是柴油机厂全体工人共同所有的。共同所有的东西,如果拆迁,要不要给张大哥补偿?如果要给补偿,40多平米的房子用远低于市场价7万块钱打发,岂非欺人太甚?**可政府偏偏就是来了这么一出偷梁换柱,把公房“集体共有”的概念换成了“人家单位的,和你没关系”,就这么冠冕堂皇地抢走了司机还有无数个柴油机厂老工人的家! **

  再来看看安顺市政府的财政支出,就知道他们对待咱工人的住房问题是什么态度了:2019年,安顺市的财政支出达到了惊人的350亿元;可是,住房保障方面只支出了1亿1400万,仅完成预算的87%,与2018年相比则下降了21%。

  安顺政府难道会不知道,大额度降低住房保障支出会让全市十五个棚改项目的居民得不到足够的补偿款,会让无数个困难家庭无法享受到有补贴的公房吗?不,他们知道。他们恰恰要借此机会进一步榨干我们,用新的商品房来进一步剥削我们。

  人不能没有地方住,老宅拆了,补偿款又太少,安顺工人总得东拼西凑攒下钱继续买房。这样一拆一卖,资本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就不愁没有税收、卖地款等等各种油水捞。

  究竟是谁,是谁害死了21个生命?!

  一位出租车司机,张某钢素不相识的同行为他说了句公道话:“这就是阶级压迫,没有道理可讲,道理都是统治阶级的事。”同为工人,我们是不会被强加在死者身上的罪名糊弄的;同为被压迫者,我们也最理解张司机究竟遭遇了什么。

  **溺死在水里的的21个冤魂,都是官僚抢公为私的牺牲品,所谓的“报复社会”不过是掩饰骇人的罪行。越是带节奏颠倒黑白,把一切问题说成是司机自己的问题,我们越是对资本吃人感到愤怒,越是清楚我们的立场站在哪里:站在我们工人阶级一边,站在受苦受压迫最深的群众一边! **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