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平民诗人王学忠:幸运的方方与倒霉的本人

2020-07-29 09:28:18  来源: 乌有之乡思想   作者:王学忠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当下中国,方方无疑是幸运儿!从1987年中篇小说《风景》发表、获奖,便像交了华盖运似的,名誉、地位犹如暑天里的温度计——直线上升,直至坐上了湖北省作家协会的头把交椅,掌控了荆楚大地龙头文学期刊《长江文艺》的“生杀”大权。尤其是近些年来,长篇小说《R埋》获2017年“路遥文学奖”,《武汉日记》刚住笔,就以远超诺贝尔文学奖作家的翻译速度在美国、德国等地出版上市。走出国门,风光无限。

  本人与方方一样,都是用文学记录生活和书写思想的。然而,命运却霄壤之别,一个幸运儿、一个倒霉蛋;一个身居高档别墅,应有尽有、一呼百应,还嫌活得不滋润、不如意;一个家住贫民窟,一年四季累死累活,只是企望最低的生活能够得到保障。

  以前,不懂得啥叫“历史虚无主义”,只认为方方命好,本人命不好。直到前不久的一天夜里,巷子里的一个醉汉,反复不停地嘶喊:“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于是才明白,原来“历史虚无主义”就是是非可以颠倒,历史可以往复,倒下的可以再站起,站起的也可以重新倒下,并且厄运连连。

  方方的家史与本人的家史

  方方出身名门望族,常提及的两个爷爷,一个叫汪辟疆,在旧中国第四中山大学执教38年,也就是现在的南京大学,著书若干,方方称其为中国近代国学大师,古典文学大家,南京还有其一栋二层西式带花园别墅。另一个叫汪国镇,是个中学教员,民国27年因骂日本人被处死。方方的父亲早年就读上海交通大学,在校期间喜好玩相机,因此留下了一本厚厚的旧上海照片。家族其他成员,伯父、叔父均毕业于黄埔军校,就职黄伯韬麾下。曾外祖父杨庚笙是国民党元老,曾任江西省委秘书长。外祖父留学日本庆应大学,是个日本通。也就是说,在国民党统治下的旧中国,方方家族个个是精英,享尽了那个社会的荣华富贵。

  本人祖上三代皆不识字,曾祖父王德,1920年前后从山西逃荒到河南,落脚安阳,靠拾粪谋生,有四子,就是本人的四个爷爷,王有福、王有禄、王有贞、王有祥。王有福死于1944年的一场温疫(日本人称“霍里拉”),那年不足50岁,王有禄不知哪年死的,失踪时40来岁,王有贞、王有祥死时都还没结婚。小时候看过一本画册《雷锋的童年故事》,父亲对本人讲起他的童年,许多情节与雷锋相似。父亲说:“如果不是共产党推翻了旧社会,建立了新中国,你们几个孩子不要说上学读书,能活命就不错了。”

  方方写小说本人写诗歌

  1987年,方方的中篇小说《风景》在《当代作家》发表,小说写的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一家人十几口拥挤在一个不到13平方米的小房子里,连吃饭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几张草垫席子,一个破桌子就是他们的全部家当。父亲不能养活全家就逼迫大哥辍学到码头做苦力、二哥三哥去偷煤,就连还是个年幼孩子的七哥也要去捡菜叶和藕节,饥饿、忙碌、焦虑、恐惧,是那个年代一家人的生活全部。小说发表后迅速走红,被中国作协评为年度中篇小说奖。此后不久,方方又发表了还是写那个年代父亲被批斗致死的小说《祖父在父亲的心中》,红到极致的是控诉土改的小说《软埋》,陆子櫵、李盖武、胡如匀、吴家铭等几个地主家族被活埋、枪杀的故事;《武汉日记》则是新冠病毒肆虐武汉期间,宅居高档别墅的方方将网传的小道消息,收集起来编的日记。

  本人1990年,出版了第一本诗集《未穿衣裳的年华》,写的是新中国六七十年代自己童年纯真往事,2000年出版的诗集《挑战命运》,是记录由于国企改制本人下岗后的艰辛生活,摘录一首《真的那不是泪》中的两节,可再现当时的情景:“下岗后的境遇/有如一粒石子往下坠/黑咕隆咚的前景哟/ 碰到哪儿/都是满鼻子灰//别问累不累/忙碌了一天/抬不起来的是臂/挪不动的是腿/冷冰冰的雨珠砸在梦里/遗落枕边的是疲惫//眼眶里咕咕流淌的/是城管汉子声如犬吠/办事处老太太的冷眉/以及贵妇、阔少的傲慢/自个儿纤弱的脊背”。集子里还收入了原在国企的幸福时光《国企妈妈》《想起毛泽东》等。《诗刊》编委诗人刘章读过后,写信向贺敬之、魏巍、杨子敏、雁翼、周良沛等几十位诗坛老人推荐。刘章在信中写道:“我在病里收读了,安阳诗人王学忠的诗集《挑战命运》,读到77页处,便高兴地查区号,与作者通了电话,希望他把诗集寄给我信任并尊敬的诗人、诗评家。王学忠是摆地摊儿的,他对当代平民才有真体验,它的一些诗是老百姓的诗,是真诗,是现代诗,鲁迅文学奖头名得主的诗,我想读,从《诗刊》选出的好诗,读来无味,无印象,而王学忠的诗我真喜欢。他不是古代陶渊明、李绅,也不是工人诗人黄声孝,他就是个性鲜明的生活在当代城市的平民诗人王学忠,无可替代的这一个!”此后本人又出版了《雄性石》《太阳不会流泪》《我知道风儿朝哪个方向吹》《爱得深沉》等14本诗集,内容全是反映下岗工人和底层老百姓生活的。

  方方受宠与本人不幸

  1987年方方《风景》走红,被一些人称为“拉开了新写实主义序幕”,一道新中国贫穷、苦难的“风景”。此后便一路高歌猛进,《大蓬车》《18岁进行曲》《江那一岸》《琴断口》《R埋》等相继出版。《琴断口》获2010年第5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长篇小说《R埋》在广大群众批判其编造谎言,诽谤改变了千千万万穷苦人命运的土改,为恶霸地主鸣冤叫屈时,竟逆势获得2017年第13届“路遥文学奖”。

  1989年方方被调入湖北省作协从事专业创作,任《今日名流》杂志总编辑,2007年湖北省作协第5次会上当选为湖北省作协主席。

  2012年湖北省作协第6次会上再次当选为作协主席,同时任大型文学杂志

  《长江文艺》社长兼主编。

  不幸的本人,在《抹不掉的是泪》一文中记述了自己的遭遇:“下岗后的我靠摆地摊卖鞋谋生,每一首诗都是写在地摊儿前、饭桌旁、骑自行车进货的路上。写诗数千首,用从牙缝里抠出来的钱出版诗集14本。是那些不相识的诗人、诗评家和身边好心人的关爱,给了我写下去的勇气。他们中有的把我的诗翻译成英文,介绍到国外;有的写信、打电话问寒问暖,给予鼓励;还有更多的撰写评文,在国内外报刊上推介,编辑成册出版:《平民诗人王学忠——作品百家谈》《王学忠诗歌现象评论集》《底层书写与时代记录——王学忠诗歌研究论集》《王学忠吁天诗录》《诗坛百家致王学忠的信》等8本评论专集。”诗人贺敬之、魏巍、屠岸、野曼、雁翼等还分别给那些书作序。贺敬之在序文中写道:“人民群众是文艺的权威评定者,这是30年前拨乱反正初期文艺界熟知的一句话,一个命题和一个论断。应当说,这是与延安《讲话》提出的为什么人和怎样为的精神相一致的。你的诗歌作品在人民群众中的正面反应又提供了新的例证”。魏巍在序文中写道:“我听到了我长期想听到却没有听到的声音,阶级兄弟的声音。现在我听到了,我高兴了,我的心得到了安慰。在《平民诗人王学忠》的评论集中,我高兴地看到王学忠的诗已经得到全国那么多诗人、诗评家的广泛赞许,这是多年来诗坛少有的现象。”然而,除了这些来自民间的关爱和赞许之外,任何一级作家协会和政府部门,没有给过本人一分钱的支持,甚至一句关心的话语。

  方方的江湖与本人的疑问

  方方因写小说成为了享受正厅级待遇的体制作家,名副其实官场上的人,但却自称江湖。当知情人举报其利用特权,一番神奇操作将所谓“名人工作室”变成“私人别墅”,轻松获利上千万元,享受正厅级退休待遇的同时,还另外拿着三份儿工资,尤其在武汉封城期间,一个电话便让公职人员屁颠屁颠地开J车把国外的亲戚护送出城。群众质疑其背后“有巨大的保护伞”时,方方竟不屑一顾,傲慢地说“保护伞”就是“常识”,让平头百姓们目瞪口呆。其实,方方说的“常识”,不过是官场或江湖中的一句黑话,就像数学里的X,可以代表一个数字、一种事物,也可以代表一种势力,而方方因种种原因未说透。《智取威虎山》里座山雕说的那句“天王盖地虎”,只有土匪黑道里的人才知其意。方方不愧是享受正厅级待遇又深谙黑道规矩的作协主席。

  中国乃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就是《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说的:千千万万被歧视的劳动人民当家做主人的人民民主专政国家,作威作福的地主恶霸早已被打翻在地,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然而,方方以小说的形式捏造事实,诽谤党在各个历史时期采取的大得民心的方针政策,不但可以畅通无阻,而且还被一些部门大肆宣扬,给予各种奖励、奖赏。使其从一个小职员一路毛笋脱壳——节节高,成为正厅级省作家协会主席。而本人,一滴汗一滴泪,餐风宿露,在劳作之余坚持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引的创作之路,写的那些记录老百姓冷暖痛痒、所思所想的诗歌,不但没有得到任何部门一分钱的支持,反而还多次遭约谈……

  中国文坛怎么了?本人不解!

  旧社会的恶霸地主是底层吗?本人糊涂!

  颠倒的历史还能再颠倒过来吗?本人迷茫!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