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朴扣东:关于解决台湾问题的战略思考

2020-07-23 09:26:15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朴扣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1).jpg

  当前,台湾问题已愈陷危局。台湾日渐远去,美国日渐逼来。我国无疑正面临一个重要转折点,要么崛起,要么图存。二十一世纪是不是“中国人的世纪”,关键要看台湾问题处理得如何?看台湾能不能早日统一到中国的版图之上。台湾问题处理得好,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别人想挡也挡不住。

  习近平总书记说:统一是大势,是正道。台湾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台湾是强大的崛起的中国必须迈过去的门槛,中国要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要走向深蓝,走向大洋,要落实“一带一路”倡议,就会受人“制衡”,受人约束。中国的汉朝和唐朝,都是在五十年以后才慢慢走向富强的,美国则是在八十年后打了一场惨烈的内战才解决了国家统一问题,至此一发不可收而鼎盛。今天的中国也到了这个关键节点,不仅打破美日的围堵遏制需要一战,重树我泱泱大国的尊严与威信需要一战,尤其是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赢得战略机遇期更需要一战。所以,经过慎重考量与仔细权衡,当前还是将战略突破口选择在台海为宜,早日一战定乾坤,完成祖国完全统一,这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奠基之举。

  一、为什么要解决台湾问题?

  (一)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中国台湾地区,是指台湾当局实际控制下的台湾省(包括台湾本岛与兰屿、绿岛、钓鱼岛等附属岛屿及澎湖列岛),以及福建省的金门、马祖、乌丘等岛屿,陆地总面积3.6万平方公里。台湾岛是中国第一大岛。台湾地区人口约2350万。

  台湾自古以来即属于中国。台湾古称夷洲、流求。距今1700年以前历史上中国人民就已最早发现并开发台湾,从公元12世纪中叶宋朝派兵驻守澎湖迄中国历代政府在台湾先后建立行政机构、行使管辖权,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同年10月25日中国政府宣告:从即日起,台湾及澎湖列岛已正式重入中国版图,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皆已置于中国主权之下。至此,台湾、澎湖等重归于中国主权管辖之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已有170多个国家先后同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它们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但由于种种原因,自1949年台湾与中国大陆分离,至今已有70多年,再加上日本侵占的50年,已经整整120年历史了,台湾与中国大陆分离的时间太长了,再也不能无限期拖下去了。统一台湾时间表,应当提上日程,不能任由台湾延搁。

  (二)台湾在我国安全与发展中的战略价值

  从地缘政治与国家安全的客观需求来说,台湾在我国国家安全和发展中的巨大战略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 台湾与台湾海峡是我国东南沿海海上重要屏障与国防安全的前沿阵地。

  台湾历来被称为我国“东南之锁钥”和“腹地数省之屏蔽”。台湾岛与海南岛、舟山群岛互成“犄角”之势,以台湾为中心连接两翼形成一条天然的战略海防线。中国四个海区(黄、渤、东、南)边缘相互贯通,便于海上机动集结,这正是有了台湾海峡起着重要的联结作用,它足以控制我国南北海上交通线。仅以岸基反舰导弹、远程火箭炮,再配以航空兵,水面舰只和水雷武器协同配合,就足以切断台湾海峡南北海上交通。一旦台湾与祖国大陆统一,即增大了大陆的战略纵深,我军又可资利用台湾的陆海空基地,前出到西太平洋的海空战场活动,使得台湾安全更有保障。从这一点看,它直接关系到我国陆疆与海疆的安全。相反,如果台湾这个“瓶塞”不拔掉,我国的黄海、东海、南海就无疑都被封锁在“第一岛链”之内,几乎看不到太平洋上掀起的波涛。所以,收复了台湾,我们就有了走向远洋的便捷之路。这不仅仅是一条重要的海上航线,更是一条发展“蓝色海洋文明”的生命线。

  2. 台湾与台湾海峡对我国维护海洋交通与海区安全有巨大价值。

  台湾位居我国中部,台湾海峡是联系黄海和东海海区同南海海区的交通要冲,也是美、日进出北太平洋与南海、印度洋的重要通道。

  设想一下,海峡两岸统一后,驻台湾军队负责本岛的防御,可与大陆的军队携手共同控制台湾及台湾海峡海区,使我国的海岸防御向东推进‪300-500‬公里,增大海上的战略纵深。我海军机动范围可覆盖整个中国海区,向北可以进入东海、黄海作战,抵御外敌进入我国北部海域,向南可直接打击犯南之敌,向东前出到战略性海域—菲律宾海区与敌周旋。菲律宾海,水深均在1000至3000多米以下,是潜艇、特别是核潜艇活动的理想区域,中国的核潜艇进入这个区域,对美国来说是石沉大海。

  但我四大近海就不同,活动区域比较小,美、日固定大量的水下声纳和水上声纳图标,对浅海的监测系统很多,对我们的潜艇活动威胁很大。如果说,我们的核潜艇进入了菲律宾海,对美国就是极大的威胁。为什么核潜艇在今天居于这样的位置?苏联解体前,美苏曾做过测算,如果开始核攻击,第一轮核攻击的情况下,本方的地面核武器就是地面发射架和地下发射井,生存概率不过10%,90%要被摧毁于地面。随着巡航导弹的发展,生存概率可能要降到5%。可见核潜艇在第二次核打击中的作用之大。

  总之,我国部署在台湾海峡及台湾以东海域的兵力,可以打破敌人从海上对我国的封锁,共同抵御外敌入侵,直接维护整个中国海区的安全。同时,还可使我海空军力量纵横驰骋于太平洋海区,截断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前沿战略链环”,瞰制东亚,控制日本至东南亚的海上生命线,还可以威震南至菲律宾、东至关岛这一带海域。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台湾海峡与台湾及其以东海区,就没有中国的海防。

  3. 台湾与祖国大陆实现统一,可为我国维护海洋权益与蓝色国土起到重要的保障作用。

  我们的黄海、东海被朝鲜半岛、日本九洲岛和琉球群岛屏蔽,南海则几乎被菲律宾群岛、印度尼西亚诸岛和马来半岛所封闭,中国海几乎很难找到理想水道进出太平洋。惟有台湾岛直接东邻太平洋,是我国不受制于他国通向太平洋的唯一出海口。也就是说,一旦台湾被别国所控制或独立出去,则我进入太平洋的大门和台湾海峡就将被封死,以台湾为基地的敌方现代化舰队可以在48小时内打击整个中国沿海地区,海军也将失去进入太平洋的通道和基地,从而受制于人。

  美国中央情报局曾分析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重心,主要分布在沿海200公里的地带内,从东北沿海——华东——华南沿海,而这个经济重心,面对海洋几乎是根本不设防的;这个经济重心,决定着中国的生死存亡。我们再看看我们自己的统计数字,我们从东北开始在沿海200公里以内,集中了全国41%的人口、50%的大中城市、70%的国内国民生产总值、84%的外来直接投资、90%的出口产品的生产。且城镇人口密集、专家学者密集,城镇人口比例、大专院校比例、专家学者比例,远非中原和内地所能比拟的。

  但就是在这个经济重心——决定着中国命运的地方,按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话说,都是一个几乎不设防的地带。因为我们战略防线的中点断裂,台湾不在我们手里。我们只有华北京津塘的防御、上海京沪杭的防御、广东深珠澳的防御,都是点状防御,我们没有把防线连成片,我们整个东部沿海、南部沿海长期是敞开的。

  我们也可以做一个理想的假设,如果台湾在我们手里,那我们就可以台湾北部的基隆港为一点,以我们的北海舰队驻地青岛港为一点,中间拉一条直线,这条直线长1300公里,以基隆和青岛两点完成我们海军航空兵和空军的兵力布势,完全在我们的作战半径之内,屏护我们整个东部沿海的安全;我再以台湾南部的高雄港为一点,再以南海舰队的玉林港为一点,中间拉一直线,这条直线长1200公里,以这两点,完成海军航空兵和空军的兵力布势,屏蔽我们的南部沿海海上安全;东部这条防线,中心点正是经济最发达的长江三角洲这个区域,南部这条防线,中心点正是我国南部最发达的珠江三角洲这个经济区,这是一个理想态势。如果说台湾在我们手里,我们的战略防御不仅仅向前推进300到500公里,而且我们国家整体安全环境有一个质的改观,绝不仅仅是一个台湾岛的问题,它是一个前沿支撑点,有了它,我们的东部沿海、南部沿海安全环境就有了根本的改变。

  一旦我们失去台湾,还会导致多米诺骨牌效应,中国对南海及南海诸岛的主权地位也随之动摇,进而失去最接近马六甲海峡这一进出印度洋具有生死攸关意义的战略基地控制。当然,这种“马六甲困局”现在正在逐渐得到改变:我们正在与马来西亚合作,准备建“皇京港”。我们在巴基斯坦建设的瓜达尔港已经正式投入使用,下一步,中国海军还要巡航守护。

  中华民族的振兴,必须向太平洋进军,特别是21世纪就是海洋的世纪,中国更应面向太平洋求得更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而台湾问题解决后,台湾就将成为我经略太平洋的重要基地。

  (三)台湾对美国的地缘战略价值

  在这一点上,美国战略家的眼界更宽,视野更远。他们的思路超越了狭义的海上交通线,上升到海洋与大陆抗衡的地缘政治高度。“二战”后,美国及其盟友在韩国、日本、中国台湾、菲律宾一线构筑了“第一岛链”,在别国领土和岛屿上建军事基地百余处,驻兵10余万,对新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形成封锁之势,而台湾正处于这条新月形防线的中央。在美国人看来,如果中国实现统一,他们精心构建的“第一岛链”就从正中央被拦腰斩断,同时中国也就占有了出入太平洋的踏脚石,他们认为这将对美国在日本、琉球群岛、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利益构成威胁。不仅如此,中东地区产油国经印度洋、马六甲海峡、台湾海峡至日本、关岛等地的航线,也是美国在远东地区的一条主要石油补给线,美国担心会受制于人。所以,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曾经断言:“从马里亚纳群岛到阿留申群岛是一条弧形岛屿锁链,可以把太平洋直到亚洲大陆加以控制,而台湾正处在这个防御圈正中央的一个敌对性凸角”,“在任何情况下,台湾都不能落入共产党之手。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这就可能迫使我们的西部边界后退到加利福尼亚、俄勒冈和华盛顿州的海岸。其结果,美国在西太平洋的防御圈就有崩溃的危险……”拿破仑说:“给我一场顺风,我就可以冲过英吉利海峡征服英国!”有人说海峡的战略地位使其成为近代以来国家利益和欲望最集中体现的地方,而占据西太平洋航道枢纽的台湾海峡,正因此牵动着全世界最敏感的神经。所以,美国一直以来都没有放弃打台湾的主意。

  (四)台湾对日本的地缘战略价值

  由于台湾“一岛瞰二峡”(台湾海峡和巴士海峡)”,处于西太平洋南北航线要冲的地缘位置,使得台湾不仅对中国是重要的,而且对日本更重要,简直生命攸关。在日本战略家眼中,台湾的战略地位与远东大陆具有同样的份量,西进不成可以南下,南下再不成就只能向洋而泣。远东大陆海岸线弯曲如弓,台湾正好位于弓背处。台湾是日本进入大洋深处的踏脚石。大陆如不可为,东面又有美军重兵布防的太平洋岛链,台湾简直就成了日本的生命线。日本将台湾视为“海上生命线”,就经济贸易而言,其五分之四的货船要走这条航线,每10分钟就有1艘日本船只通过台湾海峡;每年经由这里运往日本的货物多达7亿吨,其中包括日本所需的百分之七十的石油和百分之九十九的铁矿石,而日本的制成品也有很大一部分经这条航线输出,堪称日本的经济大动脉。日本国内甚至有人说:这条海上航线的安全与否,“直接关系到日本的生死存亡”。在军事上,日本防卫省认为,台海一旦“失守”,将使日本的安全环境“恶化到极点”;日本列岛西南方向的海域和海上航线,将完全处于中国军队的监控之下。有日本媒体危言耸听地宣称:“台湾被解放军掌握之时,将是日本噩梦开始之时!”为此日本围绕台湾海峡进行了军事部署,日本防卫省甚至备下了“台湾海峡保卫战”的详细计划书。所以,一旦大陆开启武统台湾之战,我们切不可以指望日本会轻易放弃具有重要战略价值的台湾。

  (五)台湾对我国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建国70多年来,台湾问题一直对国家发展客观上造成严重干扰。

  首先,在国家安全上,台湾问题使我国一直存在卷入一场大规模局部战争的可能,从毛泽东到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再到现在习近平总书记的注意力不得不朝此方向作出相当的倾斜,这就不能不给我国最高决策者关注国家长远发展大计带来很大的困扰。

  其二,在国家经济建设布局上,台湾问题的存在对福建、浙江、广东等东南沿海地区经济安全环境势必造成一定影响,无疑也会对国家经济发展大局带来不可忽视的牵制。而且拖得越久,我们将要付出的代价就会越大。

  其三,在国防投入上,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台湾连年高额采购军火,仅从美国购买的武器装备就达xxx亿美元以上。为此,大陆为使一旦迫不得已武统台湾时占居主动,就不能不加快发展自身的攻防兼备的军事实力。台湾问题一天不解决,两岸的军备攀升就一天不会停止。

  其四,在对外关系上,无论是大国关系还是其它中小国家关系,台湾问题都是造成我国国际交往相对被动和弱势的重要因素,不但超级大国和强国集团时不时利用“台湾牌”敲打我们、讹诈我们、限制我们,甚至就连一些中小国家也利用台湾这张牌,从中渔利,使我国不得不为此浪费巨大资源。

  其五,台湾问题一日不解决,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就一日也不能有效地提到日程上来。中国要在南海有动作,在钓鱼岛上有动作,就有牵制、有羁绊。美日现在就是要在中国周边搞“三海一岛一边”联动,就是要牵制中国,遏制中国,围堵中国,直至剿杀中国。所以,从地缘战略上考量,从为实现国家光荣崛起、民族伟大复兴上计,中国都必须早日解决台湾问题。

  二、为什么要选择武统台湾及对美日干预强度的分析?

  (一)和平统一台湾的可能性不复存在

  无论就历史与现实来说,还是就内外部因素来看,台湾都不具备和平统一的基础和条件。阻碍和制约我国和平统一并最终不得不武统台湾的因素很多,但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无外乎美国和日本两大外部因素与“台独”内部因素使然。

  1. 美国因素

  美国是中国实现国家统一的最大障碍。台湾问题,说到底就是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问题。美国人曾说过一句发人深省的话:“太平洋是不存在的”,“太平洋应是美国的湖泊”。按照这种思维逻辑,美国是要一直控制住台湾,这就等于捏住了中国的“睾丸”,中国就很难“雄起”,很难挺进太平洋。也正是基于这一点,美国历来都把台湾问题当作了“以台制华”的主要抓手。

  特朗普上台以来,在美国政府的对华战略整体布局中,一个最显著的变化就是“以台制华”的力度陡增,将台湾由奥巴马时期的“闲棋冷子”,启动为“遏华制华”的“打手”。目前,中美博弈的战略态势表明,美国已经再次把台湾当作棋子,纳入印太战略体系,利用台湾这张牌从战略战术层面全面激活两岸政治、经济、社会、军事安全危机,以达到战略影响、战术牵制、技术牵引之功效,进而企图迫使中国政治上妥协、经济上让步、战略上退缩,同时分散消耗中国精力,阻遏中国“一带一路”构想的推进,延缓中国和平崛起的进程。关于这一点,我们从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在政治、法律、外交、军事、经济等方面明目张胆支持台湾当局、暗藏玄机扶持蔡英文连任的一系列动作可窥见一斑。

  综上研判,美国虽然表面大有欲在台湾海峡掀起巨浪的架势,但归根结底还是在“美国优先”的原则下,进一步落实“以台制华”战略,把台湾当作棋子和筹码,借机敲诈勒索中国,牵制干扰中国,并继续维持台海“不统不独不战”基本格局不变,进而达到其迟滞中国发展十年二十年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2. 日本因素

  美国在台湾没有根本利益,但日本有。台湾对日本而言“生命攸关”。所以,在台湾问题上,中国的最大对手是美国,最直接的对手是日本。

  当今时代,中国和日本都已是东亚最具影响力的两个国家。在日本人骨子里,只要中国一天不解决台湾问题,其崛起的势头就会受到干扰,其复兴的进程就会受到迟滞,而一个分裂的民族是难以想象会实现伟大复兴的。为此,日本这个曾经殖民统治台湾50多年的国家,是最不希望看到中国武统台湾的,它必然要阴一套阳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千方百计支持“台独”,全力以赴协同美国阻挠中国武统台湾,收复台湾。日本一直把中国视为对日本的最大威胁。中国是日本的兵力部署和武器装备配置的主要对象,是日本搜集军事情报的重点对象,是日本加紧研制和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重要目标。所以,无论从历史与现实的角度出发,日本都是中国武统台湾的最直接的障碍,中国切不可等闲视之。

  3. 台湾因素

  台湾已经关闭了和平统一的窗口,这一点我们必须认识清楚。现实证明,无论是以民进党为首的“明独”势力,还是以国民党为首的“暗独”势力,他们的本质都是谋求“台独”,核心都是“抗拒统一”。

  台湾自李登辉主政以来,就倾全力推动“文化台独”、“经济台独”、“军事台独”等“台湾实质独立”政策;继而陈水扁在其执政的8年间,又公然抛出“一边一国”论,甚至还明目张胆宣称2006年“公投制宪”、2008年建“台湾国”;尤其是蔡英文上台至今,始终顽固不化地坚持其“台独”的政治立场,不承认“九二共识”,大搞去中国化,力推“文化台独”,极力打压统派,制造社会割裂,而且更是从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等各个方面的全方位实际步骤,进一步落实其“挟美谋独”的路线图。可以预料,蔡英文下一步还会得寸进尺,变本加厉,采取更加决绝的分裂活动,不排除修改“公投法”,降低“台独”公投的门槛;或以大法官名义释法,将“宪法”定性为“中华民国即台湾独立”,两岸关系必将进入“高危期”。

  就国民党而言,虽然口头上赞同“九二共识”,自己却又加了一句“各自表述”。中国最高领导人提出和平统一的具体方案和可行步骤是“一国两制”。但国民党坚决反对,在台湾这次“九合一”选举中,国民党5位党内候选人,除陈亚中外,都反对“一国两制”,甚至不提“九二共识”。国民党提不出自己的竞选纲领,已经沦落为民进党的跟屁虫,指望其推动“一个中国”和“一国两制”,无异于“缘木求鱼”。

  另据资料显示,目前台湾岛内赞成“统一”和“未来统一”的民众只占12%左右,赞成“维持现状”和“台独”的达80%以上,认为自己“是台湾人而不是中国人”的也已达90%以上。有台媒称,“台湾青年已失去对大陆人民的同胞感”,从感情上抗拒统一。

  所以,我们应充分认识到,台湾的主流民意已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今日的台湾岛内已没有任何党派团体、任何力量能够与大陆相向而行,共同推进和平统一进程了。

  (二)美日干预强度的分析

  武统台湾,无疑是战略决策最艰难的抉择。对此,我们必须要有清醒的头脑,要有科学准确的分析和判断,容不得半点的麻痹大意和侥幸心理。另一方面,既要下决心,就要担一定的风险。风险主要来自于美国,来自于日本,也不排除来自于南海方向,来自于中印边境方向。但美日的军事干预行动,概括起来无外乎武器援助、情报支持,海空袭扰,电磁战,信息战,海基、空基、陆基打击乃至核威慑等,风险无非是高强度干预、中强度干预和低强度干预。

  1.高强度干预。主要是指美日对我军联合渡海登陆部队或后续梯队,实施海基、陆基、空基打击,阻止我军联合渡海登陆台湾,甚至对我国东南沿海战略战役目标实施海基、陆基、空基导弹袭击,或极而言之实施核威慑。

  2. 中强度干预。主要是指美日对我军实施全面的电磁战和信息战,进而对我军实施战略战役威慑,直至局部有限阻止我军从海上和空中登陆台湾。

  3. 低强度干预。主要是指调集部分美军协防台湾的战略战役要害部位;在台湾周边进行大规模实战演习并威胁参战;加紧向台湾出售运送军火直至先进武器;对台军提供信息情报支持;对我国实施海空侵扰以至对我给予警告等。

  个人分析,由于台湾并非美国的“核心利益”,台湾在美国的战略天平上,用美国前防长拉姆斯菲尔德的话说,“充其量排在第四位第五位上”,而台湾相对于日本而言尽管可谓“生命攸关”,但其一切行动必受美国“节制”,加之台湾又非美国真正意义上的盟友,不过就是“美国利益的一张牌”,“赌桌上的交易筹码”(深谙美对台政策的前美国在台协会主席卜睿哲)而已。特别是现在虽然美军在全球对中国还占有相当优势,但在渤海、黄海、台海乃至南海,中国军队已经对美日形成压倒优势。美国已经没有能力在台海介入战争,要想阻止中国统一,美国就必须进攻中国大陆,打击全中国的重要军事目标。美国是实用主义国家,也是一个高度理智、高度智慧的国家,不会为了台湾而与中国大陆开战,甚至甘冒引发中美两个大国核战争的风险。加之即将连选连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毕竟是一个商人出身,其精于计算战争成本收益的思维,大规模武力干预我国武统台湾的可能性极低。美国知名国防与外交政策专家卡彭特最近就直白地对中评社说“我不觉得为了防卫台湾值得去跟中国(大陆)开战。”所以,一旦中国大陆武统台湾,我想美日“干预”是一定的,但“高强度干预”基本可以排除,“中强度干预”可能性也不大,“低强度干预”可能性最大。但我们要立足于包括美日“中强度干预”在内的“高强度风险”,要立足于“大战”,充分做好美日军事干预的军事准备,要对台军具备绝对的压倒优势,要具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和“持枪向前”的决心,勇于挺身一博,并做到“速战速决”,出手干净利落;与此同时,我们还要充分兼顾到,当我国武统台湾之际,不排除美日军事干预的同时,伺机挑动越南在南海策应、印度在中印边境挑衅,甚至还会配合以在我国的香港、新疆、西藏以至于国际外交上搞点动作,借以对我国有所节制、有所牵制,但只要我们坚定战略定力,提早战略筹划,适时战略预置,适机战略造势,估计兴不起多大浪。所以,不要说“高强度风险”,就是“中强度风险”也基本可以排除。

  当然,不论风险有多大,都必须由我们自己来承担,要让我们的朋友,要让全世界都清楚地明白,我们行事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们是说话算数的。更要让国人充分认识到,我们武统台湾,最终的结果是完成祖国统一大业,这样的战略胜利才是最根本的胜利。毛主席早就讲过:“不在一部分人民中一时打烂坛坛罐罐,惧怕一时的不良政治影响,就要以长期的不良政治影响做代价”。习近平总书记也指出:“国家统一是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历史必然”。我们武统台湾,今天也许要受一些损失,但这是为了将来十倍百倍地拿回来,是为了铸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定坚实基础。

  三、武统台湾的时机选择

  目前,台海局势的演变越来越复杂多变,武统台湾拖不起,等不得,拖则生变,等则无期,而且拖得越久,越会给台独势力“铤而走险”的空间和时间,美日也越可以利用台湾这个棋子“,继续从战略上制衡中国,拖累乃至延迟中国崛起和复兴的进程。所以,武统台湾,与其谋之过迟,不如及早谋之。

  1.中美贸易战和新型冠状疫情的负面作用,无疑会给一些企业生产经营、市场预期带来不利影响,外部输入性风险上升。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中国须腾出相当大的精力抵御外部压力的重大风险,化解经济下行阵痛凸显的严峻挑战。所有这一切,都不利于武统台湾的综合实力的累积,势必拖累统一进程的整体节奏。为此,我们不能再寄希望于一个“等”字,久拖久等,可能越会抵减我们今天的对台的绝对优势和对美日的绝对反制能力。

  2.美国目前在台湾的一系列战术上的“火力逆袭”举动,实际上是要掩盖其继续“维持现状”的战略上的无奈,这表明其军事干预中国大陆武统台湾的战略部署尚未达成。所以,维持现在的中国大陆“不统”、台湾“不独”、台海“不战”,不过是美国的权宜之策而已。而最终使台湾成为其真正的“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才是其一成不变的既定目标。关于这一点,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无论是共和党执政,还是民主党执政;无论是杜鲁门,还是特朗普,尽管表现方式各异,但在台湾问题的应对策略上,都是始终的、一贯的,都是着眼于美国的长远战略的总体构想的,都是基于美国的国家利益和不同时期美国的对华战略的需要。所以,美国的所谓“维持现状”是假,最终把台湾从中国分割出去是真。美国今天不希望“单方面改变现状”,是为了“持机待变”,是为了最终“改变现状”。而这恰恰正应当是我们“改变现状”的有利契机。须知,我们今天如果不能坚决果断地“改变台湾海峡现状”,什么时候一旦时机成熟美日要“改变台湾海峡现状”,则我们就不得不吞下苦果了。

  3.美国目前诸多麻烦缠身,无暇无力“协防”台湾。美国正深陷中东血腥“泥潭”,驻阿、驻伊美军至今尚身陷泥沼之中,驻叙美军更是进退两难。特别是随着苏莱曼尼之死,美国与伊朗乃至整个什叶派的仇恨已然结下“死结”,中东火药桶的引信已然点燃,一个真正的什叶派之弧已然成形,美想全身而退不仅几无可能,而且未来的中东,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必将联手,尤其是有俄罗斯强势控局,再加上土耳其的搅局,可以预料,在中东这个英雄与魔鬼争雄之地、血腥泥潭之地,相当一段时间内美国必将难以脱身。在东北亚,美朝和解不仅陷入僵局,而且半岛局势又有走向紧张的迹象。而更让美国棘手的是,无论在欧洲方向,还是中东战线上,美俄之间的角逐正在加剧,并且美国似有疲于奔命之虞。凡此种种,美国目前在世界各地麻烦太多,加之美国国内矛盾突出,压力增大,无疑使其“协防台湾”的节制太多,牵制太大,力不从心。这无疑给我国早日武统台湾提供了契机。

  4.美国即将进入大选之年,从一定意义上说,这也是一个最佳契机。美国第59届总统大选即将举行,美国国内种族割裂,矛盾加剧,美国民众反战声势高涨,美国在国际上四面树敌,四面楚歌。在此情形之下,无论是特朗普要继续获得连任,还是民主党要重新赢得大选,都不能不充分顾及到:美国民众是绝不会为“协防台湾”并冒“中美一战”而选择一个“战争总统”。可以断言,特朗普若在中国大陆武统台湾时选择武力“协防台湾”,无疑就等于给自己给共和党选择了一个不归路。

  5.俄罗斯即将修宪,普京总统届满卸任前,我国择机“武统台湾”为宜。因为普京一旦卸任不论是谁继任总统,俄罗斯的对外战略都可能会发生重大转向,不排除放弃美俄冲突而与美国进行有限的温和政策。如此一来,我们在武统台湾时,势必将在国际上失去一个强大而坚定的战略伙伴的支持,原本存在于东北亚、存在于南亚、存在于中东、存在于欧洲等方向上的对美国甚至日本的牵制因素也将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抵减。有鉴于此,选择在普京卸任总统前尽早武统台湾,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6.中国周边的“一岛一边两海”(一岛:朝鲜半岛;一边:中印边境;两:东海和南海)渐趋联动态势,随时有多点爆发的可能。美国为打乱中国武统台湾的节奏必然要无所不用其极,日本也会四处点火,以诱使周边国家尤其是越、印等国与中国摩擦直至爆发冲突,这是我们必须要竭力避免的。在我们武统台湾越来越迫切的今天,这才是中国外交面临的真正考验。一代战略大师毛泽东早就告诫我们:“基本问题是,无论美国也好,中国也好,都不能两面作战。口头说两面、面四面、五面作战都可以,实际上就不能两面作战。”

  四、武统台湾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

  1. 要适时地公开宣示反击任何军事干预。任何国家如果胆敢干预和介入台湾海峡危机,特别是直接出兵干预和介入台湾海峡危机,都将遭到我军的报复打击,甚至是核报复打击。在关系到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我们不能再墨守“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则。这本身才是对强敌最有效的威慑手段。

  2. 要勇于面对美日军事干预。准备最坏的争取最好的,如果美国军事干预,特别是日本若根据美日制订的针对台海的“共同作战计划”,对两岸军事冲突予以干预,战事扩大,我火箭军、空军、海军就可袭击关岛和冲绳美军基地,甚至袭击日本本土,牵制进入台湾海峡的美日兵力,条件许可时亦可伺机顺势一举拿下钓鱼岛乃至琉球群岛。战争打起来就没有国界了。要正告美日不要插手两岸冲突,并显示“反制”及“防范”美日武力干预台湾事务的军事能力和决心。

  3. 要宣示这样一种战略企图:中国为“反制”美日干预我军武统台湾之战,就可能出现中国一贯的打法———“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必要时,我军可以战略造势北朝鲜,向驻韩美军实施战略侧翼牵制行动。这样,一方面可以立足“干涉”和“大打”的基础上震慑住强敌,牵制住强敌,使其不敢轻举妄动;另一方面,也可能在一旦强敌干预的情况下,付出沉重的代价。

  4. 全力化解美日利用其它手段制裁中国。台湾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政治需要,事实上美国与中国大陆的利益融合远比美国与台湾要大得多。当中国武统台湾时,美国慑于中国的军事实力尤其是核反击能力,基本可以排除美国直接出兵干预的可能。但由于美国的霸权心态驱使,也不大可能收手,会利用各种综合手段与中国较量,特别是特朗普更有可能借机出“阴招”、“毒招”敲诈勒索中国。如停止与中国经济交往,并拉拢盟国和利用联合国对中国实行经济制裁;或利用自己的军事优势,在公海在其所控制的重要海上通道上对中国进行拦截和封锁等。当然这会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中国的经济发展,但这种损失中国能扛得起,而且相信美国的损失也不一定能比中国小多少。这次中美贸易战和新型冠状疫情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国经济社会抵御风险能力的强大。美国是典型的实用主义国家,无利可图的事美国是历来不干的。美国和中国有着巨大的战略利益和经济利益,中美关系在某种程度上是谁也离不开谁,尤其是经济关系更是起着主导作用。因此,在中美贸易战尚未结束的情况下,美国要进一步采取任何一项对华制裁时都不得不考虑自身的利益。二十年前中国发生“政治风波”,美国曾率先使用经济手段制裁中国,但不到3年时间,美国就不得不放弃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政策。

  五、武统台湾后存在的方式和初期管理的打算

  (一)收复台湾后存在的方式

  以什么样的方式解决两岸统一问题,是一个重大课题,是关系到中华民族前途命运、子孙后代福祉的重大问题。目前,尤其是香港问题出现以来,在两岸统一后台湾存在的方式问题上,大陆、台湾以及海外人士虽各有不同表述,但根据个人多年研究和结合明清以来历史的经验教训,拟比较倾向从如下方式中择一为妥。

  1. 以战促和,港澳模式。如果是大陆通过武力方式,并且是台湾当局被迫与大陆“媾和”的,经谈判大陆可以采取港澳模式解决台湾回归后存在的方式问题,但中央政府必须在台湾驻军,以宣示主权。

  2. 解放台湾,海南模式。历史的教训不能忘记。明代郑成功收复台湾后,由于郑家军一直保留,加之明末清初朝廷均未予有效节制,到了郑经统领台湾大权时,就开始与清廷分庭抗礼。若没有康熙大帝的雄才大略,恐难有施琅大将军的“攻台之战”及后来的清廷设“分巡台厦兵备道”和“台湾府”。以后从慈禧在“甲午战争”时期把台湾割让给日本起,一直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中国政府才最终收复台湾。由此可见,如果我们是通过武力解放台湾的,就必须把台湾变成中国的“第二个海南省”。这样,中央政府不仅要在台湾驻军,而且还有派驻党务机构、权力机构、行政机构、司法机构等人员,直至管理台湾,以免留下千古后患。

  (二)台湾初期管理的设想打算

  1. 全面“接管防务”。解放军全面接管台湾军队的所有军事设施、装备和防卫任务,除留用少量可靠的台军人员用于协助接管工作外,必须全部遣散安置好其余的台军人员。只要台湾局势尚未全面稳定,驻台部队一律从大陆征集和派遣。

  2. 慎行“一国两制”。台湾情况远比港澳复杂,“一国两制”对治理台湾恐负面作用较大,加之台湾远比港澳特殊,统一之后的台湾,不排除有台独分裂分子、日裔分裂分子和恐怖分子时不时捣乱的可能,因此“一国两制”根本不可能适应台湾现状。香港目前之所以乱像渐显,根本原因是由于香港回归后我们没有采取“去殖民化”的措施,也没有“去殖民化”的立法,更没有剔除“去中国化”的举措,教训非常深刻。

  3. 严惩“台独分子”,清理日裔分裂分子。对于一切顽固的台独分子和日裔分裂分子,依照《反分裂国家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的相关条款予以坚决的抓捕和处置,彻底消除台独和日裔分裂的余毒和影响。

  4. 团结“广泛多数”。凡是“一般化”的台独分子和中立民众,均采取宽容和团结的方法对待。对一直以来坚定支持两岸统一的人员予以重用。

  5. 建立“过渡体制”。所谓过渡体制,就是在接管台湾后的一定时期内,建立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为台湾人民以及各方面所广泛接受的过渡阶段的政治体制。这种体制,应把“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制度”作为目标来设立,把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政治体制与适合传统中华文化和中国人行为规范特征、适合台湾现实和历史的民主制度结合起来,建设一种在世界范围都具有导向性的政治体制。但必须长期坚持一条:行政长官和政府主要成员必须直接由中央任命和派遣,台湾驻军必须由中央军委统一调遣和指挥,并逐渐把台湾向“中国一个省”的方向来发展和建设。

  (作者系昆仑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理事,山东大学亚太学院特约研究员,辽宁省兵法学会副会长,辽宁省国防教育讲师团成员,辽宁科技大学客座教授,著有《国防与安全战略问题研究》等著作,被誉为民间战略学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