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正经人看什么吴晓波?

2020-07-22 18:14:46  来源: 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年我上大学的时候,经济学老师让我看吴晓波。

  当年我刚工作的时候,领导也让我多看吴晓波。

  我后来真看了,看了之后就奇了怪了。

  一个自由派文棍,一个哈耶克信徒,一个资本豢养的吹鼓手,收钱写文发财致富割韭菜的商业写手.......忽然就成了“中国独一无二的财经作家”?就连大学里那些正经做学问的专家学者,都把吴晓波当作了宝贝,不知道他们是欣赏吴晓波的才华,还是欣赏吴晓波赚钱的本事?

  我真的搞不懂某些精英们,一边骂着资本,一边又推崇资本造出来的文坛明星……吴晓波的书,瞎了眼的人都能看出问题所在,只有故事,只有对商业英雄的崇拜和缅怀,没有问题,没有探讨,更没有答案。

  那么,他的《大败局》、《激荡三十年》本质上和高晓松的《鱼羊野史》并没有区别,他讲了改革开放以来的一个个创业故事、商业神话、告诉你这些人成了、这些人败了……却从来没有告诉你,这些人因何而成、因何而败。他看似客观公正,却从未告诉你,那些“时代的弄潮儿”,真正第一桶金都从哪里来,那些资本英雄们,偷的是谁的东西?分的是谁的家产?赚的是谁的钱?

  他的《激荡三十年》堪称“打脸宝典”,比如书中讲到的“不行贿的王石”,“破釜沉舟的柳传志”......

  普通的人看他的书看多了,容易变成精神资本家,失去对社会、对经济的正确思考,误以为这个世界上真有什么白手起家、什么“时来天地皆同力”,会以为那些资本家大富豪真的是时代的英雄、历史的先行者。会误以为历史就是由他们推动的,人民群众微不足道。

  吴大师最近几年搞知识付费、搞自媒体、搞商业演讲、卖个人IP、卖“吴酒”、直播带货......什么赚钱做什么。吴晓波商业演讲,2015年20万一堂课,2016年40万一堂课,2017年80万一小时,2020年的跨年演讲,某集团赞助一千万,五千人的会场一票难求,票价几千到一万不等,保守估计门票收入2500万......想想当今实业要想赚点钱多难,可吴大师金口几小时赚几千万,比马老师都轻松。

  你们付费购买的“吴晓波频道”中的什么“财富成长计划”,说起来是“知识付费”,其实就是智商税,钱花出去,然后听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鸡名师”照着稿子念材料,有这工夫,不如陪老婆孩子猫猫狗狗。他那点玩意儿,百度百科都能搜到。

  有人说过:“当今中国有三个大忽悠,一个李开复,二是罗振宇;三是吴晓波,更高级跨界来忽悠地方政府,上市企业,媒体,他每年的十项预测大多是错误的。这三个人的话,几乎全是模糊的心灵鸡汤,你越听会越不安,躁动,不平,愤青,他们并没有把复杂的世界简单化,而是用各种新名词,各种数据及所谓未来的预测来吓唬你,让你觉得只有他们才是人生指路的明灯,这三种人忽悠的大都是没有太多独立主见的小城青年。”

  一点没错,装高端智囊,装企业家导师,说片汤话,忽悠小镇青年、中年人,才是他们真正的财富密码,你不要看这些商业文人主要赚大企业、大资本的钱,其实那只是“豪绅们出钱,泥腿子跟着出,豪绅的钱如数奉还,泥腿子的钱三七分账”。他赚的都是小企业主、普通创业者、焦虑的中产阶级、无产阶级的钱。

  吴晓波这种商业文人,笔下不会有明显的意识形态倾向,毕竟他是新华社出来的记者,但他可以用文字和语言的潜移默化,会让你觉得世界都是资本家创造的。

  我们这些年的新闻报道,为什么会毫无底线地神话某些犯过罪的企业家?为什么那么多人把贪污国有资产的褚时健当做英雄和偶像?为什么对诈骗、非法集资的牟其中念念不忘?为什么会对操纵股市、贿赂官员的黄光裕无比关心?因为吴晓波是这套写法的祖师爷———世上无不是的资本家,只有不够好的制度。

  吴晓波把自私自利、把对财富的无限追逐神圣化了,简单说就是“赚钱光荣,资本有理”,至于他们为什么失败?千错万错,都是时代的错,是社会的错,是中国不够好,配不上这些企业家。

  他不是一个经济学家,甚至不是一个财经专家,他只是一个拥抱资本和财富的资产阶级御用文人,所以他的书充满“故事性”、“文学性”,让你对那一切心向往之,似乎只需天下有变,你也能成为书中那些人物一样。

  他和罗振宇、高晓松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只是罗振宇试图当个算命先生,高晓松试图做说书人,他的理想比较大,他要为资本家写《史记》。你翻开他的书,那就是资本家的“帝王本纪”、“诸侯世家”。

  他聪明鸡贼的很,不谈规律,不讲原因,不问矛盾,更不从宏观层面探讨国家需要什么,人民需要什么。

  为什么很长一段时间,企业、资本家、商业论坛都喜欢请吴晓波站台?因为吴晓波是真正的“人畜无害”、“只谈赚钱”,从来只会站在资本的角度讲生意经,反复说那些老掉牙的故事,传播些毫无营养的片汤话。这样的人,适合为他们背书,帮他们圈钱。

  他号称有着记者的职业操守,号称“无一句没有出处”,却专门挑拣猎奇的故事和情节,去吸引读者,让人们误以为,商业是如此风骚有趣,资本积累是如此波澜壮阔。

  在他塑造的那个世界里,除了资本英雄,除了商业文明,就没有别的了。他从来不会提资本主义的内生性矛盾,从来不会讲资本主义残酷的真相。他只嫌这世界“资”得不够快,不够彻底。

  他当然会获得资本的青睐,会获得追求财务自由的“小布尔乔亚”们的追捧。

  前者是坏,后者是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