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不妨与美国“脱钩”看看

2020-07-21 11:48:0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金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自6月24日发表《用“不忘初心”之矢射中国当前之的——纪念中国共产党九九年诞辰谈“不忘初心”》后,连续发表了《“不忘初心”不是筐,不只是记住历史》、《改变党的初心和发展方向的路线》、《从“底线”、“996工作制”、“夫妻关系”……看救心是中国共产党当务之急》,提出的问题很尖锐,用毛泽东的话说是“近乎黑话”,文章没有被屏蔽。这说明有关部门(领导同志)听得进不同声音,是好兆头。

  历史上,党在抗日战争即将胜利、行将转入新的革命阶段前夕,1945年4月六届七中全会做了《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三十六年后,改革开放前,1981年6月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做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现在党进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明年是中国共产党百年大庆,需要对改革开放40年、对党的百年的若干历史问题,有个决议,温故知新,统一全党全国认识,明确前进方向。对于这件事,一些老同志多次上书习近平,我在去年也上书。今明年,将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纲,对一些问题提出意见。当然,不能只是做这件事,还要关注现实问题。

  今天中国,除了“不忘初心”,当前,最现实的事情,是复工复产、香港治乱和中美关系。

  中国复工复产情况日益趋好。我倒是担心过急,付出过大代价。搞些没效益的东西,甚至浪费已经的积累,虽然今年GDP可以立竿见影,但难以为继。自从2008年美国次贷引发世界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转入调整期。市场经济总是波浪式进行的,要因势利导。中国市场经济和英国、美国的市场经济发展一样,已经走完了高速发展阶段。领导人提出“新常态”,表明已感到了,但仍然拘泥于“社会主义就是发展生产力”思想,用最大力量抓GDP。我曾经在1992年和1994年两次给邓小平写信说,历史上哪一个社会没有发展过生产力?社会主义又能永远发展生产力么?生产力总是要发展的,但重点在发展方式和发展生产力的目的……这说远了,远水难救近火,且打住。总之,现在世界经济处于危机中,我们一方面要辩证地看问题,相信会否极泰来;但同时要坚持实事求是。当前经济应重在结构和方向的调整,稳生活,稳社会,不要急于追求GDP增长率。国务院没有定今年GDP增长指标是对的。发展社会主义经济,不在于GDP又增加了多少万亿元钱(现在的GDP的价值,有不少是用破坏方式和重复建设创造的),在于人的生活安定,社会安定。我提请党和国家领导人考虑治山治水治荒漠多年了,年年水患天干、山体崩塌、风沙雾霾,影响甚至威胁人的生活。治山治水治荒漠不一定都能发展生产力,但是能实现发展生产力所要达到而不一定能达到的目的。现在防洪期间,是了解水患的好时机,要抓紧调查,为以后水利建设做好前期准备。

  关于香港治乱问题,国安法抓住了问题实质,治乱指日可待;需要着重注意解决的问题是,欧美对香港国际地位的破坏。

  去年我发表了几篇文章,指出“对于香港的‘乱’,主流一直没有正确的认识。开始认为是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后来又提出‘激进示威者’概念”。我提出香港问题“首要的,应是‘一国’与‘两制’的关系问题。……必须牢固树立‘一国’意识,坚守‘一国’原则,正确处理特别行政区和中央的关系。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是绝不能允许的。……中央政府必须(不仅是有权)维护‘一国’根本。”我说,修改“‘一国两制’,依法还要等上三十年,但是可以量变,现在就因势利导开始‘两制’改革。”

  当时,胡锡进的《我采访了几户香港普通人家,香港住房难题给我深刻印象》,新华社记者的《沉重的底色与扭曲的方向——香港修例风波背后的一些社会深层根源》文,都认为港乱根源是住房问题。左翼有人认为:“香港问题是中国问题的缩影,同样是贫富两极分化造成的恶果,对香港问题的判断和选择,直接决定着今后对中国大陆问题的判断和选择。就这一点而言,我们应该感谢胡锡进先生,他毕竟对香港对中国做了一件好事情。”“胡锡进的这个改变具有重大意义和作用,特别是对那些已经被一些知名左派忽悠得天天喊打喊杀的爱国群众来说,能起到认清事情真相的作用。可见事实和民众,往往会使那些最坚定的偏见者,也不得不放弃偏见和忽悠。胡锡进放弃了此前在香港问题上的偏见和忽悠,就是一个典型说明。”

  我当时作文说:“住房问题,两极分化,在香港回归前,早已存在,回归后,首任特首董建华想解决而没有解决好,是香港动乱的可利用因素,但不是主要的因素,不能说是住房问题、两极分化造成了香港多次大动乱的果。动乱也不是‘果’,动乱是手段,‘夺取香港的最高管治权’,才是中外资产阶级要的果。左翼朋友强调‘阶级斗争’这个纲。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但是,如何认识阶级斗争,进行阶级斗争,我冒昧说,古今许多左派都不甚清楚,时‘左’时右。……现在香港的主要阶级斗争是什么?住房问题、两极分化都存在阶级斗争,香港地产金融集团和特区政府的斗争也是一种阶级斗争,但不是主要的阶级斗争,是阶级斗争的目,不是阶级斗争的纲。现在香港动乱也不是香港贫民窟的民众为住房而斗争。什么是现在香港斗争的纲?‘一国两制’,中美斗争。这是当前香港阶级斗争的纲。”

  现在,中央做出《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决定》,争论的问题在官方有了结论。我认为,现在制定国家安全法治香港的乱,路子对了。治乱指日可待;我希望香港同胞自重,中国人的事情中国人自己解决,不要引狼入室。当然,结果还要看一看,特别要注意美国等反华联盟破坏香港的国际地位,使香港经济困难再生动乱,对付这种破坏比治乱难,我们现在就要准备好应对这个坏局面。我认为,这个问题的解决,决定于我们中国与美国的全面斗争谁胜谁负。

  中美关系问题是焦点。

  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阶级斗争观点看中美关系,很清晰,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中国搞不搞社会主义,是决定中美关系的基本矛盾。当然还有现实的关系,就是中国是“世界工厂”,美国是金融帝国,中国要GDP(美元),美国要中国产品。中国今天的主导思想强调现实关系,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是难点所在。

  正确处理中美关系,不能不了解中美关系史,一篇博文是完不成这个任务的。概言之,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抗日战争时期,美国出于统战需要,联合共产党;解放战争中,美国出于反共本质,支持蒋介石打中国共产党,并在新中国建立后,长期封锁、敌对中国……美国是坚持阶级斗争观点的。

  上世纪80年代开始了中美接触与“合作”,最有影响的事情是一来一去两访:1972年尼克松访华,1979年邓小平复出后访美。

  尼克松访华,向毛泽东两提中美合作共治世界,毛泽东皆不答,说“我谈哲学”。最后尼克松握毛泽东的手告别时三提:“我们在一起可以改变世界。”毛泽东说:“我就不送你了。”

  邓小平搞现实主义,他复出后首先是访美国,要走依靠美国走“就是发展生产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尼克松在《1999年:不战而胜》书中大大赞赏邓小平,说:“成功的关键是时间。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今天在中国人看来是很新鲜的事,都会成为家常便饭。见识过改革,从改革中得到了好处的年青领导人会主张和进行扩大改革。邓小平理想的实现会给自由正名。……北京的改革派应能向有疑虑的同事们显示,执行邓小平的新政策比回到苏联模式和苏联的怀抱中对中国更有利。”他警告他的欧美同事说:“为使邓小平改革不至于夭折,美国和西方应起一种核心作用。……辜负了中国的期望,那就会损害中国的经济,而帮了中国国内反改革派的忙。”尼克松申明:“我们是为自己干,而不是为中国干。……如果中国超出了言谈的范围而在外交政策上开始一个扩张主义侵略的新阶段的话,那么我们之间趋于一致的利益就会突然明显地分道扬镳。”

  恐怕读过尼克松这本书的人很少,读的人注意到尼克松中美关系论述又比较理解的不多,而理解的人能讲出来的,我还没有看到,一些人怕揭开包裹中美关系的表面的花花绿绿的纸,露出残酷阶级斗争来,会“帮了中国国内反改革派的忙”。就是现在,特朗普如此打压欺侮中国,中国有些人还是在忍受,在呼吁维护中美大局。他们切身感受了尼克松说的:“为使邓小平改革不至于夭折,美国和西方应起一种核心作用。”这些人强调中美利益一致,不言明尼克松说的“一致的利益”,是“邓小平理想的实现会给自由正名”,保障中国不会回到“苏联模式”。

  尼克松这本书,表述了毛泽东与邓小平的不同中美关系战略思想,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灵活处理现实的中美苏关系,是策略;邓小平则以现实利益为要,去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斗争,是路线。用尼克松书里的话说:“中美1972年和解使中国能取得西方市场和技术;邓小平1978年的改革使中国能把中国新得到的东西付诸使用。第一项变化是由于中国认识到它应想个办法平衡苏联军事力量的威胁。第二项变化是由于中国认识到苏联的经济模式可能使中国人民永远贫困,它应另谋出路。”

  尼克松这本书,阐明了本世纪前后十多年美国对华的方针策略。现在时过境迁,中国可以批判苏联社会主义,但绝不会愚蠢到充当美国反俄前哨;在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威胁到美国霸主地位的今天,就到了尼克松说的中美“之间趋于一致的利益就会突然明显地分道扬镳”时刻,再做中美“夫妻关系”梦,只能是假装迷迷糊糊地献身于美国让其蹂躏。

  从中美这几十年关系看,美国学了点毛泽东的哲学思想,他们比较能从实际出发,把握中美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善于利用各国与中国在具体问题上的矛盾。而我们却抛弃了毛泽东思想,老是从主观愿望出发,形而上学对待中美关系,不敢对抗,不能利用美国压迫剥夺世界矛盾,不敢公开支持朝鲜、伊朗以及全世界受美国霸凌的国家,反而跟着“制裁”一些国家,不敢和曾经的盟国继续结盟,搞“韬光养晦”。更可笑的是还公开讲出来,让全世界都不相信中国,弄得现在中国的发言人常常发抗议。

  不知道是哪些烂参谋为决策者设计的“中美国”方针,热衷于与美国建立“夫妻关系”;在特朗普霸凌下,也不改初心,坚持不离婚,完全抛弃了中美上海公报的“中国方面声明: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这种情况下,天底下有几个国家愿意与中国在一起?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美国妻妾,是不愿意中国介入他们家庭争宠的;第三世界国家看到中国与美国搞“夫妻关系”,坚持“维护中美合作大局”,那能放心和中国一道对抗美国的霸凌;精灵的国家,还跟着美国敲诈中国。现在,真心实意跟中国做朋友的国家有几个?不是人家不实心实意,是我们的对美关系让人家不放心!结果现在中国孤立了自己,做了“抗议大国”。

  中国现在许多理论不彻底。我们提出非常好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愿景,但是,不反对美国霸权主义,“人类命运共同体”就会被认为是一句空话,是骗人加入“中美国”的谎言。

  2006年5月31日,我曾经在搜狐网发表日志《中国应该说话》说:“我国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提出‘不称霸’,第二代领导人加了三个字:‘不当头’,第三代领导人又加了四个字,就是‘韬光隐晦’”……

  中国发展到现在,‘不称霸’还要,十个称霸的十个都成孤家寡人。但不一定不当头,韬光隐晦实际已不可能,反显得险诈,居心叵测。今天美国在国际上横行霸道,中国不起来带头反对霸权主义,则第三世界由于没有核心很难团结在一起,便可能被各个击破,孤立了的中国最终也不得不独自面对一切。”

  2006年6月3日发文《帝国主义是纸老虎》指出:“……中国能否抗衡美国?‘不能’又基本是朝野共识。由此决定了中国尽量回避和美国发生对抗,以退让求相安共处,一开始就认软服输,长了美国称霸的志气,灭了人民的威风。这种心态和对美政策,必将使中国一直处于不利地位,要不得,实在要不得。”我写道:“我们应当从历史的经验教训中,从毛泽东思想中,学习到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精神,认识到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美国是强大的。如果它把它的强大,用于世界的和平和发展,那它自然是个头,现在谁也不能取代它的领头地位。但是,它要称霸,想凭它的强大来号令天下,事情就发生了变化。首先,它的强大支持不了它的野心,重负之下,久必垮塌。”

  次日我再发文《人民,只有人民,才能埋葬帝国主义——再论帝国主义是纸老虎》进一步说:“布什推行帝国主义,今天灭这个,明天灭那个,表面上看起来无可抗拒,实际上是在搬起一块一块的石头,套上一根根绞索,这石头,这绞索,就是人民。人民终将组织起来,绞死帝国主义,埋葬帝国主义。难道还看不出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人民正在觉醒,阿富汗、伊拉克的反美斗争把美国帝国主义搞得筋疲力倦,布什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打伊郎已力不从心。现在,它的强大已支持不了它的野心,重负之下,久必垮塌。布什推行霸权主义,不仅伤害了敌对国家,同时伤害了盟友,越来越成孤家寡人。现在,问题是人民需要组织起来。人民要组织起来,需要有一个正确、坚强的核心。谁能当此重任?”

  中国要放弃“中美国”幻想,不只是站在俄国、朝鲜、伊朗等受美国打击的国家后面,支持他们对美国的苦苦抗拒,应当是站出来,和他们一道,联合世界被美国霸凌的国家,公开地直接地共同对抗美国霸权主义。我相信,中俄联盟就足以打败美国霸权主义;我相信,只要中国旗帜鲜明地站出来举起反对美国霸权主义旗帜,那些和中国一样,受美国霸凌又不敢公开地抗拒的国家,获得信心站起来,联合起来反对美国霸凌;使那些与美国联盟的国家,现在也有需要考虑选择站在哪一边?最后是美国极大孤立,反美联盟将不战而胜美国霸权主义。我用了尼克松的“不战而胜”这句话,实际上,尼克松是学了毛泽东讲的“哲学”,为美国制订的国际关系战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应当知道,国际正义、和平关系不是做文章,靠摆事实讲道理就能实现的,要靠实力和斗争争取。美国是以理服人称霸的吗?不是。它是靠国家恐怖主义,靠昨天派兵打那个国家,今天经济制裁这个国家,不断威胁他国来维持其霸主地位。绝大多数国没有实力独力对抗,也就只能忍受,吱吱咕咕几声,

  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不能单独战胜美国,必须联合起来才能胜利。我们看到,俄国公开与美国对抗,保护了叙利亚不被侵占,支持着伊朗不被美国压垮,已经使美国在中东战略陷于失败。

  应该知道,在今天这个“丛林世界”里,没有一点“威胁”,国家难有安全和真正的独立。朝鲜有了原子弹,伊朗能够封锁大量石油运输通道,才威胁着美国不敢轻易对他们动武。而我们一再讲“合则两利分则两伤”,每一次都“割地赔款”求和,要求美国不要“脱钩”,对美国没有威胁,现在特朗普政府才放心大胆地搞“脱钩”,派军舰到南海,飞机飞越台湾,无需考虑后果。

  不要一概否定美国喊的“中国威胁”。大家都知道,中国14亿人口大国的发展,确实越来越严重地在威胁美国霸主地位。完全否定这个威胁,不符合实际,人家不相信,也不利于中国安全。如果中国对什么都毫无威胁,任何国家就都可以来骚扰中国,挖中国一爪,占中国几片土地海域。

  中国一定要坚持毛泽东的斗争哲学。“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有来犯者就把它消灭,“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才不会再来犯。中国应当公开讲明白:你不威胁我,我就不会威胁你;如果你来威胁我,那中国对你就不仅仅是威胁。要重申毛泽东在1949年对英国和其他想对中国保持治外法权的帝国主义者讲的:“中国人是不好惹的!”惹中国会是灾难。

  由于我们一再退让,只“抗议”,动口不动手,美国越来越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现在美国军舰、飞机常常到南海,还进入12海里领海,飞越台湾领空,我建议,中国政府不要老抗议,也不是驱离、“伴飞”,不妨俘虏进入中国领海的军舰或进入中国领空的飞机看看。也听听美国的抗议。会不会有大炮声?打几炮也好,中国军队正好进行一次真正的军事演习。长痛不如短痛,一次抗美援朝战争,美国几十年不敢越雷池一步。

  应当认识到,现在美国政府四面出击,貌似进攻,实际是虚张声势,以攻为守保持其越来越不稳定的霸主地位。许多人担心美国对中国开战?我一再阐明:小冲突可能,大打不会。两个核大国战争,可能导致地球上所有生物都毁灭,全世界包括美国人民都会坚决反对;再说美国连伊朗、朝鲜都没有办法压服,它能妄想打败中国?这里可以用“俱伤”这个词,但不会同归于尽,也不会是“两败”,只能是美国永久地丧失霸主地位。

  “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中美“合作”了几十年,美国人民认为中国占了它的便利,现在“脱钩”一段时间,让美国人民明白谁占谁的便利,有利于将来更好合作。“脱钩”了,中国会再一次经受苏中“脱钩”时的三年(这次可能时间要短些)困难,逼我们建立自己的完整产业链,恢复自力更生发展国内经济道路,有损,更有得;害是一时的,利是长期的;而美国没有14亿人的“中国制造”,它的科技产品市场、它的美元价值还能剩下多少?美国人民能忍受消费品大量减少的日子?美国压不服中国(这是肯定的,抗日战争出了那么多汉奸,日本征服了中国吗),会有损无益。两败俱伤是没有结果的斗争,有结果的斗争总是有胜负。中国不要老怕“脱钩”,而调整全球经济战略,转向第三世界和俄国等国,建立新的世界市场(在“美国第一”推动下,俄国等许多国家已经有了这个要求,已是实现可能,欧元国家早已表现出这个要求),现在的旧的“美国第一”的世界市场范围还剩下多大?还有多少价值?往利边行的美国会继续“孤立主义”?我重申12年前提出的观点:“世界经济格局必将发生改变,从现在的情况看,一国主导世界经济的情况将不复存在,以一国货币为基准货币的情况也必须改革。”现在,我建议:

  一、实行自力更生为基础,对外合作发展的经济方针。对外开放不能损害中国自主经济发展。

  二、声明中国积极推动世界经济合作,声明对美国要与中国“脱钩”,中国一反对,二不怕,三要让“脱钩”者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三、向全世界所有国家发出建议:召开国际会议,协商签订平等互利、互不干涉内政、和平友好互助国际公约,推进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

  四、中国在互通有无的国际贸易基础上,可以给外国人民币贷款购买中国产品。可以在双边贸易实行本币结算,逐步推行人民币成为国际流通货币。

  五、推动世界银行改革现在的以一国货币为基础的“世界货币”制度,发行以世界银行出资国的货币价值为基础的“世界货币”。

  中国永远不称霸,但绝不是不能当头,现在需要中国站出来,全世界一切国家联合起来,打倒美国霸权主义!

  刘金华2020年7月20日星期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