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英国威胁停止向香港派遣法官

2020-07-20 08:08:52  来源: 八月老喻   作者:八月老喻
点击:    评论: (查看)

  港区国安法通过并实施后,英国频频上蹿下跳、指手画脚,近日还扯出了“司法独立”的大旗。

  英国最高法院院长罗伯特·里德7月17日更是威胁称,如果港区国安法影响到香港法院的“独立性”,英国将停止向香港派遣英国法官。

  罗伯特·里德在一份所谓“英国法官在香港终审法院中的作用”的声明中称,英国法官为香港终审法院的工作“作出了重要贡献”,参与民事、商业及所谓的“抗议和言论自由”案件。

  里德声称,港区国安法中包含了“令人关切”的条款,其影响将取决于实践证明,英国最高法院将继续“评估形势”。但他没有对这些“令人关切”的条款进行具体说明。里德还反反复复一再强调“司法独立”,称这将影响英国最高法院的决定。

  香港终审法院是香港特区制度内的最高上诉法院,相当于内地的最高法院,于香港回归后成立。终审法院聆讯来自香港高等法院的民事及刑事上诉案件,对香港司法管辖权范围内的诉讼有最终审判权。根据《基本法》,终审法院可聘用如英国、澳大利亚等普通法地区的法官。

  香港回归后,英国政府向香港终审法院派遣过2名法官担任非常任法官,但同时,香港终审法院中还有不少前英联邦地区退休的外籍法官在承担法官工作。不过《基本法》规定,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应由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现任马道立,明年1月张举能将接任。

  2020年香港法律年度开启大会典礼,图自港媒

  那么,英国政府派到香港担任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的2名法官是谁呢?英国最高法院前院长布伦达·黑尔(即何熙怡)是其中之一。他原定今年初赴香港,但因疫情限制没来。

  一个不来,那在香港任职的另外一个英国派来的法官是谁?在香港法院网查询名字叫韦彦德,一对照片才发现,这不就是罗伯特·里德本人吗?原来罗伯特·里德的全名是“韦彦德男爵罗伯特·约翰·里德(Robert John Reed, Baron Reed of Allermuir)”。拿着英国工资的同时,他又来我们中国捞外快,兼任中国香港的法官。

  这意味着,当前香港终审法院中暂无在职的英国任命的法官。

  根据香港司法机构7月16日更新的香港终审法院法官名单,目前香港终审法院有首席法官1人,常任法官3人,非常任法官18人。

  香港终审法院法官名单

  在3名常任法官中,2人为香港籍、1人为英国籍。

  18名非常任法官中,有3人明确为香港籍,其中2人持有中国香港和英国双重国籍。其余15人分别来自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根据香港终审法院官网资料,15人中有4人具有英国最高法院院长背景。

  港区国安法通过后,英国最高法院的一些资深法官妄称港区国安法“破坏香港司法体系独立性”,污蔑国安法会影响“香港法律独立,自治和自由”。

  事实上,针对罗伯特·里德所谓的“影响司法独立”的说法,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沈春耀早已于7月1日做出过明确解释。

  沈春耀指出,审理有关危害国家安全案件的法官,在这次法律中有一个规定,也是一个制度规则。行政长官从裁判官,区域法院的法官,高等法院原讼法庭的法官,上诉法庭的法官以及终审法院的法官中,指定一些法官负责审理有关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案件,在第44条有这样的规定。这对法院法官独立行使审判权没有影响,是不同层面的问题。

  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在7月6日接受采访时也强调,该法充分体现了中央全面管治权和香港特区高度自治权的统一,不改变香港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不改变香港高度自治和特区法律制度,不影响特区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

  延伸阅读

  有双重国籍或曾宣誓效忠他国的法官

  并不适合审理国安案件

  对于国安法的执行,港区人大代表、律师陈曼琪7月16日接受采访时也指出,行政长官在指定审理国安案件前需要咨询香港国安委,相信在人选考虑过程中,会考虑到外籍或双重国籍的法官问题,而行政长官则有最终的把关权力。香港司法体系一向重视法官不应出现利益冲突的情况,如果法官拥有双重国籍,或曾宣誓向其他国家效忠,出于回避利益冲突的原则并不适合审理国安案件。

  陈曼琪强调,《基本法》与香港国安法可以被认为是一对“兄弟”,法理基础均来源于宪法。二者将进一步完善“一国两制”的法律体系,并不会出现冲突。

  陈曼琪称,香港国安法不同于香港本地法律,作为全国性法律的地位高于本地法,但这并不意味着香港国安法会“架空”《基本法》。

  “香港国安法和《基本法》是同一个父母的兄弟,但有不同的专注点”,陈曼琪说,《基本法》在香港回归时订立,为依法实现“一国两制”奠定基础,香港国安法则是填补香港没有处理国家安全事件相关法律的空白,与《基本法》相互呼应。

  “香港国安法不会改变《基本法》需要处理的事情,而是要解决《基本法》没有处理的情况。”

  由于香港国安法与《基本法》的法律地位并列,有香港法律界人士认为可能出现二法条文冲突的情况。陈曼琪表示,她并不认为两部范围不同的法律会存在冲突,如有不清楚的地方,根据《基本法》与香港国安法的规定,应交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香港法院无权作出解释。

  陈曼琪资料图,图源:北京日报

  作为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陈曼琪列席了通过香港国安法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在香港国安法制订阶段,包括陈曼琪在内的一些香港人士建议,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的法官须由无外国居留权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

  不过,香港国安法第四十四条并未明确规定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官国籍问题,仅强调凡有危害国家安全言行的,不得被指定为审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的法官。陈曼琪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虽然没有明文禁止外籍或双重国籍法官审理国安案件,但指定法官的相关规定已将这一问题妥善处理。

  陈曼琪表示,根据香港国安法,行政长官在指定审理国安案件前需要咨询香港国安委,相信在人选考虑过程中,会考虑到外籍或双重国籍的法官问题,而行政长官则有最终的把关权力。香港司法体系一向重视法官不应出现利益冲突的情况,如果法官拥有双重国籍,或曾宣誓向其他国家效忠,出于回避利益冲突的原则并不适合审理国安案件。

  陈曼琪补充说,香港《基本法》第九十二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应根据其本人的司法和专业才能选用”。对于国安案件的审理,从专业角度看,并非所有香港的普通法系法官都有足够能力。香港国安法不是香港本地法律,而是全国性法律,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各项制度以及国家发展状况,如果对上述内容理解不够,就不具备足够的专业能力审理国安案件。此外,由于香港国安法以中文为基础,日后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也会以中文进行,如果法官不能灵活掌握中文,也难以认为他有足够能力审理国安案件。

  来源:观察者网、环球时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