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陈俊杰:中国意识形态光谱辨析

2020-07-16 15:00:3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俊杰
点击:    评论: (查看)

  你的老家或母校在意识形态光谱里是偏左还是偏右?两位来自哈佛与麻工的学者曾利用网络数据列出了中国十个最“自由派”的省份、十个个最“保守”的省份以及九个“中立”省份,你的老师与相亲对号入座之后觉得准不准?

  哈佛大学政府系博士珍妮弗•潘(Jennifer Pan)与麻省理工学院政治学系博士生徐轶青于2015年4月12日发布论文,借助网上流传的“中国政治坐标系测试”投票网站数据库绘制了一副中国意识形态光谱,其论文以《中国意识形态光谱》为题公开发表于SSRN网站(Social Science Department Network)。该论文得出的第一个结论是,中国语境下的“左”与“右”与西方截然相反:在中国的语境下,“左”偏向于保守主义(保守儒学传统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传统)而“右”偏向自由主义(以亚当·斯密为标杆);在美国的语境下,“左”偏向于自由主义(对美国的一切非主流意识形态大杂烩)而“右”偏向保守主义(保守WASP传统)。他们在统计数据时采用了这种分类,但以保护个人隐私权对数据来源细节严格保密。通过分析17万余份数据,两位作者发现了第二个颇有“中国特色”的政治生态特征:中国人的价值观具有政治、经济与大众文化方面的统一性,政治观偏左的中国人在经济与大众文化等领域的价值观也倾向于偏左,反之亦然。在两位作者的叙述中,西方人的政治观、经济观与大众文化价值观可能是分裂的,所以相比之下更难在意识形态光谱里“对号入座”。这篇论文的第三个梗具体的结论是:中国人的自由主义价值观与其所在地区的经济现代化程度相关。较之于欠发达省份,经济发达省份的自由主义者扎堆。教育程度、家庭收入这两项也与中国人的自由主义价值观呈正相关关系,但这个特点相对而言不突出。“中国政治坐标系测试”题目经北大未名 BBS 网友集体讨论创作,最初于2007年8月8日上线。经过八年跟踪调查,该测试网站公布了2014年的数据,共包含171830名参加测试的匿名用户答题结果。该测试共含50道题目,比如“人权高于主权”、“西方的多党制不适合中国国情”等,网民可从“强烈反对”、“反对”、“同意”、“强烈同意”四个选项里任选其一。不过,由于他们的所有测试均系网络匿名行为,教育程度、家庭收入等个人信息均无法保证真实性,该论文的所有结论有待进一步更加精确的统计调查。珍妮弗•潘毕业后赴斯坦福大学传播系担任副教授,曾与哈佛大学校级教授金加里对中国网络审查制度有过大规模的数据分析(参见观察者网译文),指出中国网民发言越来越自由了,而一旦涉及危害社会稳定的群体活动时则会受到政府管制。徐轶青毕业后被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C San Diego)聘任为助理教授,继续从事意识形态数据统计分析方面的研究。

  毋庸讳言,在中国的意识形态光谱里,意识形态偏右的地区也是中国“名校”扎堆的地区,更是中国的政商学三界“精英”扎堆的地区,其风向标效应不言而喻。尤其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显然是不可能以意识形态为纽带的,北京偏右、河北偏左而天津中立,如此“协同发展”恐怕只能靠“利益驱动”了,但保守的河北、中立的天津在“共同利益”的糖衣下能否顶住自由的北京“首脑”(尤其是“名校”)的炮弹攻势?显然不宜乐观。再往“京津冀”之外看,河南、内蒙古偏左,山西、辽宁偏右,山东中立;以此为中心再往外看,安徽、宁夏、新疆偏左,江苏、湖北偏右,陕西、甘肃、吉林、黑龙江偏右;剩下的则是江西、湖南、贵州、广西偏左,上海、浙江、福建、广东、海南偏右,云南、四川、重庆中立,西藏、青海无数据!京津冀那种意识形态“混战”显然不是个别现象,全国性意识形态“割据”一目了然。“国字头”高校与科研院所对其他高校与科研院所的意识形态影响力不是虚的,尤其是在“学术资源”的分配上早已发挥了“顺昌逆亡”的和平演变带路党作用。这不是“用有色眼镜看人”,京畿“首善之地”的高校与科研院所在意识形态领域屡屡东窗事发早已不是什么新闻,其轰动效应更是早已“蜚声”海内外。“上梁不正下梁歪”,所以当今中国的意识形态斗争务须“擒贼先擒王”,否则就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在上述论文公开之后的近五年里,尤其是在美国宣布中共十九大报告有挑战美国治下的国际秩序的“修正主义”意识形态倾向之后,历史虚无主义在中国右翼公知配合特朗普“去意识形态化”对华战略的推波助澜下甚嚣尘上,歪曲历史散布谣言丑化革命先烈的言论在中国的高校与科研院所屡禁不止。比如抹黑邱少云、黄继光、董存瑞、雷锋等先烈的英雄事迹,歪曲国史、党史、军史,冲击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在社会上对年轻一代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英雄是为了人民利益献身的高尚群体,是社会的主流符号,否定英雄其实就是在否定主流价值观,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否定英雄还只是历史虚无主义的切入点之一,其终极目的则是深层次的意识形态颠覆,籍此否定中国历史、中共执政合法性乃至中国和平发展的正当性、合理性。中国右翼公知得历史虚无主义套路旨在剥夺广大人民群众对党和国家的革命和历史的认同感,通过搅乱下一代的思想使其丧失最基本的意识形态判断力,直至与党和国家的奋斗目标背道而驰。历史虚无主义猖獗是国内外反共分子狼狈为奸的产物,更是西方列强入侵中国的最便捷的突破口。面对国力不断增强而GDP即将赶超美国的中国,西方列强一时难以适应。尤其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一口咬定其经济衰落主要来自中国的新兴经济体的挑战。为了延续在全球的领导地位,特朗普在经济上公然给中国制造麻烦,扰乱中国周边的投资环境。中国右翼公知则站在“普世价值”的道义制高点上与美国一唱一和,“欲灭其国,先去其史”只是其惯用套路之一。美国对他国的意识形态渗透由来已久,苏联解体始于意识形态的崩溃是最好的佐证,戈尔巴乔夫提出“新思维”意味着首先在意识形态阵地上向对手缴枪。苏联由此在经济、军事、文化各方面迅速跌落,从其中分离出来的俄罗斯则在经济领域全面接受自由主义经济理论,服用经济体制改革“休克疗法”而使经济重建一落千丈;在意识形态领域全盘接受以新自由主义等为核心的西方价值观,彻底瓦解俄罗斯民族精神。苏联解体后西方列强加快了渗透中国意识形态阵地的步调,加大力度散布“历史终结论”、社会主义“失败论”、马克思主义“过时论”、共产主义“渺茫论”等谬说。中国鹰派将军乔良常用“大纵深战略”的军事术语做比喻美国对华意识形态战略:“对于西方而言,围堵中国最好的缺口是意识形态,而意识形态渗透的最佳突破口就是历史虚无主义。”经济上,中国的体量太大,美国靠贸易战打开缺口难度太大;军事上,中国军队的进步越来越快,突破“第一岛链”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政治上,中国共产党的政权有广大人民群众的认同与拥护,从这个方面突破更难得手。其他方面的能力可通过量化掂量出来,只有意识形态无法量化而很容易“润物细无声”。尤其是借助互联网工具,中国右翼公知极易通过散布谣言与似是而非的“普世价值”让中国人民在不知不觉中产生思想认识的偏差,直至在意识形态领域被潜移默化第洗脑。国内有意公知鼓吹历史虚无主义,实际上是扮演了西班牙式“第五纵队”的角色,充当了西方列强意识形态渗透的带路党。尤其是高校与科研院所的有意知识分子极具煽动性与蛊惑性,由于他们的“不懈努力”,当今中国的年轻人已有不少成了他们的追随者。当然,这个有关部门的工作(从经济工作到宣传工作)没做好更被中国右翼公知危言耸听,“港独废青”式下一代对历史的无知与对现实的不满则被其成分利用。鼓吹历史虚无主义的“主力军”是在文革中成长后接受西方教育的知识分子,其次是在改革开放中没有得到实惠而心生怨怼的社会底层群众。改革开放导致“一切向钱看”,其必然结果是贫富差距拉大与共同价值观撕裂。鲁迅曾直言“贾府里的焦大不会爱上林妹妹”,贫富差距拉大后用统一主流价值观的难度越来越大。西方社会也经历了类似阶段且长达一百多年之久,至今也没完全消除贫富差距与意识形态裂痕。美国通过宗教抚慰、言论自由与民主选举等渠道让民众获得精神安慰或情绪宣泄二转移对此类“阵痛”的注意力,甚至基于政党恶斗而鼓励民众的街头运动。中国政府的意识形态“不争论”则导致意识形态舆论越来越极端化,比如对中国共产党的态度,赞同者无原则地赞同而反对者更是无底线的反对。赞同我党不等于无视起革命实践有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试错就会有错,看不到错就不会纠错,不纠错就无法前进。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必须让更多的老百姓从党和政府的具体政策中获得实惠,只靠政治宣传提高觉悟得民心是不可能持久的。在网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价值观尚未完全定型的年轻人思想越来越混乱首先源于我们的意识形态战线本身出了问题,有关部门在互联互通、每个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找不到新的话语体系而沿用老一套宣传方式,对意识形态阵地的掌控古板而乏力。加之有关部门(尤其是高校与科研院所)自身价值观的混乱,极具煽动性的西方“普世价值”乃乘虚而入。任何国家都会让其主流意识形态占上风,当今中国不是没有主流意识形态,而是没有占上风的主流意识形态,更缺少运用互联网工具表达主流意识形态的话语能力,主流意识形态只靠权力支撑是很难深入民心的。经济创新很重要,话语创新也重要,因为思维是由语言构成的,新话语是新思维的表征,其实质不是戈尔巴乔夫那种改旗易帜而是斗争手段与时俱进。

  无论特朗普能否连任总统,后疫情时代的世界经济体系将以意识形态为导向重新布局,经济安全将越来越与国家安全挂钩。在这种形势下,世界各国因不同的理念或制度而导致的隔阂会越来越清晰并在经济上表现出来,而经济上的鸿沟又意味着逆全球化常态化。新冷战已拉开序幕,产业回流本土乃至意识形态拉锯战已是各国的共识。当然,西方列强之间的经济合作不会中断,能中断的也许是其与中国的合作,而意识形态之争无疑是一个方便的借口。中国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当务之急是尽快修复西方各国的关系,引导国内舆论不要无脑的无限仇外,尤其是要网络让舆论正常化,诚如毛泽东所云,“要让人说实话,天塌不下来”。尽管“太平洋足够大,完全容得下中美两国”,意识形态阵地该守之处还是要守。推进经济改革要以经济发展为导向,围绕经济发展发展意识形态统一战线,破除经济发展的意识形态障碍。国内经济由增量市场转入存量市场,国际环境又不断恶化,后疫情时代将极大的考验中国的国家治理能力。在危局中解除经济束缚拓展社会自由度,意识形态话语创新要冲破改革阻力而赋能于疫后经济重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