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被以色列“欺负”的伊朗为何不反击?

2020-07-17 09:27:14  来源: 虚声公众号   作者:虚声
点击:    评论: (查看)

  01 乱象

  提起伊朗,大家首先想到的标签是强硬,和美国互怼几十年,光这份韧性和毅力就没几个国家能做到。尤其是在打嘴炮方面,从没输过。6月29日,伊朗发布了一个通缉令,请国际刑警协助通缉袭杀苏莱曼尼的成员名单,排名第一的就是特朗普。

  对美国现任总统发通缉令,伊朗至少在舆论上把强硬进行到底。

  出于“恨屋及乌”的思维,对美国在中东的铁杆盟友以色列,伊朗也是毫不留情。伊朗领导人和军方会经常放出诸如“把以色列从地球上抹去”之类的狠话。

  大多数时候,吃瓜群众都把这些言辞当嘴炮。其实即便特朗普去中东,伊朗也未必敢动手。至于以色列,在中东基本横着走,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让伊朗失血不少。

  过去一段时间,伊朗遇到了麻烦。

  6月26日,帕尔钦军事基地附近一个液体燃料生产设施发生爆炸。

  6月30日,德黑兰一家医疗中心发生爆炸事故。

  7月4日,马赫夏赫尔港的卡伦石化厂发生氯气泄露。

  7月10日凌晨,德黑兰附近的一处弹药库爆炸。

  其中最严重的爆炸发生在7月2号,伊朗最大的铀浓缩设施——纳坦兹离心机工厂爆炸。

  2003年以前,纳坦兹还是“不能说的秘密”。2003年2月,伊朗总统哈塔米承认了纳坦兹的存在,但表示只是用于核电站所需的低丰度浓缩铀。根据2015年的伊核协议,在协议生效后15年内,伊朗生产的浓缩铀丰度不得高于3.67%,且只能在纳坦兹核设施进行相关活动,并接受核查。特朗普撕毁核协议之后,伊朗重新开启“核项目”。

  02 以色列风格

  短时间内,伊朗核设施、炼油厂、发电厂等重要企业接连出事,非常诡异。

  纳坦兹核设施爆炸之后,伊朗官方最初的态度是三缄其口,称爆炸并不严重。其实这并不像伊朗一贯的强硬风格,很明显伊朗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国际上却出现另外的版本,怀疑以色列是背后的策划者。

  《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7月9日援引了解事件详情的中东情报官员的话,认为是以色列使用了一枚“威力强大的炸弹”对纳坦兹核设施进行了袭击。

  7月7日,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公开声称,以色列要为纳坦兹事件负责。但伊朗并没有对以色列展开实质性反击报复。

  之所以怀疑到以色列头上,是因为在中东只有美国和以色列有实力与动机干这种事,而且前科累累。

  1981年,以色列发动“巴比伦行动”摧毁了萨达姆的核梦想。

  2007年,以色列发动“禁区外行动”对叙利亚的一处可疑核反应堆进行了空袭。

  以色列对伊朗的手段也很强硬。据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2010年至2012年,有4名伊朗核研究科学家被以色列特工暗杀。

  伊朗的纳坦兹核设施遭袭也不是头一回。2010年,美国和以色列发动网络攻击,导致纳坦兹核设施中大量离心机瘫痪。

  这次纳坦兹事件到底是不是以色列干的?

  色列国防部长甘茨接受采访说,“以色列不该对伊朗发生的每件事都负责。”态度暧昧,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以色列外交部长阿什克纳齐表态,重申以色列坚决不允许伊朗拥有核能力,以色列也有能力进行阻止;最后意味深长地表示“就是我们采取的行动,最好也不要说出口。”

  以色列这态度,就是典型的江湖“平头哥”姿态。相当于摆明了说,即便这次不是我干的,但我下次可能会干。

  ——赤裸裸的挑衅。

  03 以色列与伊朗

  纵观伊朗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可以分成好几段。

  以色列刚建国时,深陷阿拉伯人的包围之中,把目光转向波斯人。

  那时伊朗还是巴列维时代,和美国关系很好。

  以色列和伊朗关系的第一阶段:友好。

  霍梅尼闹革命成功,伊朗和美国闹翻。伊朗和以色列的关系进入第二阶段:亦敌亦友。

  两国在外交言论方面嘴炮震天响,一副水火不能相容的样子;私下里又有秘密武器交易,两伊战争期间,以色列是伊朗武器的主要提供商。

  1985 年,在以色列的牵线下,伊朗与美国实现了军火交易。

  1987 年,以色列总理沙米尔公开表示,保持与伊朗的地缘政治联盟具有重要的意义。

  冷战结束之后,阿拉伯世界民族主义思潮衰退,伊朗寻求向外输出影响力。以色列和伊朗的关系到了第三个阶段:敌对。

  尤其是萨达姆倒台之后,伊朗对伊拉克的渗透,涉及到政治、军事、经济领域,可以说是全方位的。而这种渗透的便利条件,是美国推翻萨达姆政府提供的。美国对此也很蒙圈。

  但伊朗绝对不会感谢美国,而且野心远远不止这些。伊朗的最终目的,是要通过伊拉克和叙利亚,把势力范围向西辐射到地中海沿岸,就像之前古波斯帝国巅峰时代那样。

  在伊朗、伊拉克、叙利亚之间画一条线,其实就是苏莱曼尼从叙利亚途径伊拉克最终回伊朗这条线,也是伊朗最终的战略目标。

  如此一来,伊朗的战略诉求就和美国与以色列冲突。以色列和伊朗成为竞争对手,选择对伊朗采取强硬的外交举动,加大对伊朗核威胁的宣传。今年初,美国袭杀苏莱曼尼就是这种矛盾的直接体现。其中以色列给美国提供情报的概率很大。

  实际上伊朗和美国、以色列的冲突已经白热化,就差公开宣战了。

  所以伊朗近期遭遇的一系列诡异事件,就算是以色列干的也不意外。抛开这些不谈,仅伊拉克与叙利亚境内,以色列就给伊朗造成了很大损失。2018年,伊朗在叙利亚境内的基地就遭到来自以色列2000多枚导弹的攻击,空袭犹如家常便饭。比如说6月6日晚,以色列空袭叙利亚东部一处伊朗军事基地,造成12名武装人员丧生。

  可以说最近这两年,伊朗屡遭以色列“欺负”,吃亏不少。

  那么伊朗为什么没有公开报复以色列?

  04 为什么

  原因之一,这事太窝心。

  纳坦兹核设施这种核心部件被对手渗透并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儿,也不好大张旗鼓地发声表强硬。

  如果是以色列干的,自己事先却没有有效阻拦,除了证明敌人很狡猾,也证明自己技不如人。事后如果还没能找到确切证据,更是窝火。

  原因之二,伊朗内功不够。

  常言道,打铁还需自身硬。苏莱曼尼遭袭杀之后,伊朗军方竟然把乌克兰客机错认为敌机击落,暴露出伊朗内部诸多漏洞。

  伊朗想和美国、以色列掰手腕,还需先练好内功。不练好就开启战端,很可能遭来更大的挫败。当然练内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可以慢慢来。

  真正让伊朗不敢轻易开启战端的是第三个原因:哈梅内伊老去,但接班人不定。

  大家搞不清哈梅内伊是不是要把最高领袖之位传给自己的儿子。

  伊朗最高领导人需要德才兼备,至少要达到大宗师级别。霍梅尼当年是名副其实的大宗师,而哈梅内伊离大宗师十万八千里。

  哈梅内伊最初只是一个中下级教士,其出身不是宗教世家,也不是圣裔,原本这辈子都很难做到大宗师,更别提当最高领袖了。但他最终不仅成了最高领袖,还成了掌控伊朗时间最长的人。根本原因只有四个字:军权,忠心。

  哈梅内伊一直紧跟霍梅尼,时刻不忘表忠心。当时霍梅尼很老了,把很多世俗的琐事都交给年富力强的哈梅内伊去干。哈梅内伊在世俗领域能力非常强,搞钱搞权搞人际关系都是好手,所以他在1981年就当上了伊朗总统。

  但哈梅内伊真正的绝招是利用两伊战争的机会,掌控军队,尤其是掌控了伊斯兰革命卫队。所以霍梅尼最后选择继承人时,只能选哈梅内伊。选别人,都坐不稳。

  至于哈梅内伊宗教资历不够,没关系,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霍梅尼临死前几个月,将哈梅内伊的宗教等级连升三级,满足了最高领袖的条件。

  这就叫伊朗版的枪杆子出政权。

  简而言之,哈梅内伊利用战争抓住了枪杆子,为成为最高领袖奠定基础。他绝对不会让别人有复制他成功经验的机会。

  哈梅内伊上台,很多大教士看不上他。但是无所谓,哈梅内伊只需要向伊斯兰革命卫队倾斜资源,把它紧紧抓在手心就行了。至于反对者,不想理就不理,想理就抓起来。

  现在哈梅内伊掌控伊朗几十年,其家族早已是伊朗第一家族。

  哈梅内伊大儿子掌控巴斯基民兵组织。它是伊朗最庞大的社会和半军事组织,战时为兵,平时为民,成员遍布伊朗全国各地,深入各行各业。

  哈梅内伊二儿子莫哈塔巴掌控伊斯兰革命卫队,是苏莱曼尼的上司。街坊传言,哈梅内伊可能会把领袖之位传给他。

  哈梅内伊老去的情况下,如果伊朗轻易开启战端,那么未知因素就变大了。一旦出现战败,或者其他因素,军队大权就可能旁落。哈梅内伊家族不会如此冒险。

  伊朗真要与以色列开战,至少也得等哈梅内伊的继承人正式确立。

  简而言之,伊朗现在是否要报复以色列其实是第二位的,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哈梅内伊的继承人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就无法真正反击以色列。以色列也正是看准了伊朗现阶段的处境,就可着劲折腾,很多时候搞得伊朗有苦说不出,只能通过放狠话来转移舆论注意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