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大曝光,武汉长江大堤洪灾现场真实照片

2020-07-16 11:56:14  来源: 远方青木   作者:一棵青木
点击:    评论: (查看)

  长江发洪水了,灾情非常严重,最近互联网上都在传这个消息。

  而作为长江流域最容易被洪灾威胁的城市,武汉防洪现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全国人民关注。

  渲染洪水的恐怖和造成的损失,几乎成了自媒体的“政治正确”。

  好像谁不说中国人民在洪水之下有多惨,就是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国家,故意在蒙蔽大众一样。

  前几天,有一组图在网上近乎刷屏,发布者说这组图拍摄于武汉。

  从这组图看,武汉灾情十分严重,感觉武汉人民已经全被淹了,水深火热。

  真的吗?

  没错,这组图确实是真的,每一张图都是真的。

  既然是真的,而我又在武汉,那我这几天为什么不写武汉洪灾呢?

  因为我真的没觉得有啥好写的,整个武汉都没什么水,我倒是想写洪灾,但真的没有洪灾可让我写啊,我想拍个抗洪的解放军战士都找不到人。

  武汉人,住在江边上的武汉人,真的没有一个觉得身边的洪水有多可怕。

  你非逼着我们说自己惨,这种事我们可真干不出来。

  想写抗洪抢险换流量,至少也得等真正开始抗洪的时候再写吧。

  至于那个被淹没的图,其实是武汉江滩公园的一个雕塑,平时就放在江边上,江水涨一点就给淹了,但这并不代表洪水已经进入了居民区。

  1998年大洪水后,武汉拆除了沿江所有的居民房,修建了非常庞大坚固的江堤工程,把堤坝内的大片临江土地,给做成了江滩公园。

  洪水没来的时候,当公园用。

  洪水来的时候,当泄洪区,随便淹,这里不可能有一处居民房和工厂。

  江滩公园对洪水是不设防的,仅是一处游乐休闲场所而已,顺便增加一点城市绿化面积。

  武汉对洪水真正的防线,是长江大堤。

  大堤若溃,整个武汉瞬成泽国。

  武汉的所有居民,会淹没在3~4层楼高的洪水里,死伤难以计算。

  7月7号的时候,水位其实没有多高,才27.4米,也就淹个雕塑而已,江滩公园依然正常开放。

  别说威胁长江大堤,连不设防的江滩公园都没威胁到。

  我是真的没啥好写的。

  但10号,长江流域再下暴雨,水位又迅速提升。

  武汉的江滩公园,彻底被淹了。

  按媒体今晚的报道,11日下午4点长江汉口站水位达28.4米,预估到16日还会上涨0.8米,达29.2米,直奔历史第三高,目前武汉江滩防汛工作正在紧密进行中。

  长江汉口站水位29.2米是一个什么概念?

  1998年8月20日,长江汉口站达到了98洪灾的最高水位,29.43米,双方差距仅为0.23米。

  也就是说,今年的汛情,我们才到7月16日,水位就已经要直逼98洪灾的最高峰值。

  真的很吓人。

  但是,这只是看起来很吓人而已。

  上面这条新闻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但事实上没什么可怕的,如果你熟知武汉及整个长江防洪情况的话。

  作为一个住在江边的武汉居民,今天早上一醒来我就看到江滩被淹了,场面很壮观,洪水直逼江防大堤。

  吃过午饭,我就到武昌江滩公园这里看情况了,给大家拍一下武汉洪水的真实情况。

  来到武昌江滩公园的入口,我发现这里已经不让进了,武昌水务的工作人员正在用金属板封堵入口。

  我估计,后面还会在金属板门后填满沙袋。

  于是我就跑到堤顶,看一看金属板的背后,发现这里已成泽国。

  怪不得要封武昌江滩公园,这开放也没用啊,里面已经全是水了。

  我还看到一辆倒霉车,估计是车主昨天晚上忘了把车开出来了,如今就别开了,准备在这里泡一两个月再拖走吧,这车我估计彻底废了。

  心可真够大的。

  目前,江滩公园已经沦陷,洪水已经抵达长江大堤脚下,开始冲击武汉人民最后的生命防线。

  但武汉人民不仅不慌,反而拖家带口,在长江大堤上疯狂的拍照和游玩。

  整个长江大堤上,我没看到一个解放军战士来抗洪抢险,只看到了一个防汛值守点,上面搭了几个小铁皮房,有几位党员在看守。

  神情放松,毫无压力,上面也没有堆积储备任何防洪物资。

  旁边有一位师傅,正在给这个防汛值守点接通临时电线,大家按部就班的为洪水做准备工作。

  该做的都会做,但并不急。

  因为真的没啥好急的。

  按媒体报道,到7月16日时,武汉水位会在今天基础上再度上升0.8米,达历史第三高水位,离98年洪水最高水位仅差0.2米。

  但那又如何呢。

  今天武汉长江大堤的实拍图,是这个样子。

  你觉得洪水再涨0.8米,能把这么高的堤给淹了?

  上面这张图,其实看的并不明显,换一张图看的更加清晰。

  假设男性工作人员的身高是1.7米,这个堤坝高度目测就至少5米以上,而目前洪水连地面都没有彻底淹没。

  哪怕超越了98洪灾的最高水位,也就淹没这个大堤1米而已,我们还剩4米的安全空间。

  要在目前的水位上再涨5米,洪水才会开始越过堤顶开始向市区溢水。

  而堤顶的情况大家也看到了,非常宽大,如果碰到紧急情况,在堤顶临时加高1~2米甚至更高的沙袋,非常简单。

  洪峰要远远超过98年的极限数值,才有可能对武汉市构成威胁。

  所以现在解放军没有上堤顶,甚至连防洪物资都没有向上运。

  因为没必要。

  武汉江堤上,目前以前来游玩观景的市民为主。

  2020年的降雨量,明明超过了1998年的水平,属历史级特大洪灾。

  为何看起来武汉市应对的如此轻松?

  98年的武汉,那是解放军战士们誓与大堤共存亡。

  最大的原因我刚才已经说了,1998年的武汉江堤和2020年的武汉江堤,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武汉市不仅拆除了大量江边的房子改造成了江滩公园,而且重修了大堤,加固加高加宽,防洪能力远远超过1998年。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三峡大坝。

  三峡大坝的抗洪能力

  谈长江抗洪,必谈三峡大坝。

  只要三峡大坝还有蓄洪能力,下游就不可能会出现大的水灾。

  而武汉,就在三峡眼皮子底下,距离相当之近。

  三峡没事,武汉就没事。

  武汉没事,下游就不会有事。

  三峡大坝总库容393亿立方米,坝顶高程185米,据说水下的坝体有一百多米厚,修建的比山体还牢固,是按照核弹直接命中也无法摧毁的规格去修建的。

  在三峡393亿立方米的总库容里,预留的防洪库容是221.5亿立方米,清空防洪库容时对应的水位是145米。

  正常情况下,三峡的水位会在145-175米之间波动。

  我们从三峡水库的水位图中可以看到,三峡水库在每年的汛期,水位最低,为145米。而在每年的枯水期,水位最高,为175米。

  完全和自然降雨量反过来。

  在2016年和2013年的汛期,三峡水坝的水位出现了异常拉升。

  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两年长江发生了洪水,一大一小。

  2016年洪灾最严重时,三峡的入库流量忽高忽低,但出库流量非常稳定。

  不管上游过来多少洪水,我每天的泄水量就固定那么多,让下游的水位始终位于安全范围之内,大大削减了洪峰的危害,有利的保证了下游城市的安全。

  多出来的水流量,三峡大坝全部吃掉,蓄在自己的水坝里。

  这种削峰蓄洪的作用,让三峡成为了长江百姓的定海神针。

  每年的汛期来临之前,三峡都会把水位压制在最低点,留出大量的库容预防可能到来的洪水。

  我不知道哪一年会来洪水,但我年年都会在汛期之前把三峡的水给提前放走,腾出库容。

  有一群人,在年复一年的做着这份工作,大多数年份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无用功。

  2020年这场大洪水来临之前,三峡就已经准备好了。

  早在6月10日,三峡就已经把水位削减至145米,腾出了防洪库容。

  武汉水位暴涨至大堤之下,淹没了江滩公园,是不是代表三峡已经蓄满了洪水,马上就要撑不住了呢?

  当然不是。

  7月11日晚上19点,长江汉口站的水位是28.45米,距离98年最高峰29.43米仅差1米。

  但三峡水库的水位,才150.45米,刚蓄了5米的水,离标准蓄水位175米还差的老远,离坝顶185米那更是差的没影了。

  换句话说,三峡大坝到目前为止基本没有蓄水,任由洪水向下游倾泻,故意抬高长江水位,大量的防洪库容能力目前是闲置状态。

  知道为什么这么干么?

  因为长江里的水是一个整体,不管是在武汉的江里待着,还是在三峡大坝里待着,他都还在中国的土地上没有泄出去。

  填沙袋,那只是微观上的抗洪而已。

  当这些江水奔流入海的那一刻,才算是真正宏观意义上的抗洪成功。

  只要长江流域的降雨量大于长江入海口的水流量,那整个长江流域的水位就必然不断提升,你怎么用沙袋防洪都没有用。

  只要长江流域的降雨量小于长江入海口的水流量,那整个长江流域的水位就必然不断下降,洪水会自然退去。

  整个长江流域的降雨量,是老天爷控制的,我们无能为力,修100个三峡都没用。

  但长江入海口的水流量,我们还是可以控制一二的。

  整个长江的水位越高,和海平面的落差越大,江水的流速就越快,倾泄入海的水流量就越多。

  在确保沿江城市居民安全的前提下,长江水位越高越好。

  水位越高,洪水奔流入海的速度就越快,这是降低长江流域总含水量的唯一办法。

  所以我们没有动用三峡,因为现在还不是出动三峡的时候,那是留给第二轮洪峰削峰用的。

  目前长江下游各大城市,洪灾都处于可控范围内,未出现大规模生命财产的损失,也没有决堤溃坝的情况。

  既然目前下游城市还顶得住,那就全力继续提升水位,加快江水入海的速度,降低长江总水量,留出安全空间,以防万一。

  目前的三峡,完全没有必要蓄洪,这是仅次于启动分洪区的底牌,差不多相当于4个2,目前还不是出牌的时候。

  那有没有可能长江上游继续下暴雨,达到下游防洪大堤的极限后,再蓄满了三峡,耗尽我们所有的底牌,把我们陷入绝境呢?

  很难,非常的难。

  今天给大家讲一点水文计算法,因为不懂水文计算就无法计算洪水,更无法分析和预测。

  一条河流的径流量,是这条河流内的汇水面积乘以降雨系数计算得出。

  汇水面积是固定的,在地图上把山脊线连在一起即可圈算得出,然后你乘以百年一遇的降雨系数,算出的就是百年一遇的洪水流量。

  我们之所以敢用降雨系数来推算百年一遇的洪水,那是有原因的。

  每一处地区,每年的降雨特征和降雨时间,都是基本雷同的,不会偏差太远,无非就是规模大小有时会有差异而已。

  这种规律性和科学性,是水利人计算水位,确定防洪高程的底气所在,也是桥梁工程师计算桥面高程的底气所在。

  所有的预测,都是基于历史资料外加合理推导得到的。

  1998年特大洪水,是典型的百年一遇,我们只需要直接拿出98年的水文资料,就可以简单预测出2020年七八月份的洪水情况。

  根据1998年6~9月长江城陵矶水文站的流量变化图,我们可以直接看出一定的规律。

  1998年特大洪水,降雨量从6月15日开始急剧增大,降雨高峰出现在6月29日,然后下降,随后在7月27日出现了第二个高峰,然后缓慢结束。

  我们可以看出,在6月15日长江流量急剧增大、水位暴涨之后,在6月29日到7月27日之间,老天爷并不是持续下暴雨,而是给了接近一个月的休息期,这期间长江上游的降雨量不断减少。

  陵矶水文站的水位,也出现了对应的变化。

  6月15日~7月6日,水位急速上升。

  7月6日至7月27日,水位基本不变。

  7月27日之后,水位再度提升一小截,然后稳定不动。

  8月25日之后,水位开始缓缓下降。

  我们可以看到98年的最高水位和6月29日的次高水位相比,差距并不是很大,大概也就一两米的样子。

  但这最后越顶的一两米,很要命,因为超越了很多地方的防洪极限。

  2020年的洪水,可能规模上会略大于98年,但洪峰来临的规律和时间周期,大差不差,前后偏差不会超过半个月。

  洪峰会有两轮,如今来的只是第一波小洪峰,可以明确预测后面还会有一个更高的洪峰,同时也可以预测两轮洪峰之间必然会有间歇期。

  不过水位急剧上涨,只会发生在第一阶段,这种涨速不会无止尽的持续下去,后期的水位上涨会迅速放缓。

  这种水位走势有我们宏观调控的原因,也有大自然降雨给了歇息期的因素。

  长江入海口在源源不断的泄洪,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的洪水入海,只要周降雨量低于周泄洪量,那本周长江的总含水量,就一定是下降的。

  2020年的洪水,超越98年洪水的规模是很有可能的。

  但想再造成98年那样惨重的生命财产损失,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的防洪极限大大提升了。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防洪工作还局限于打开大坝闸门调节一下蓄洪量。

  我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各地防洪单位都已经动员了起来。

  但目前也只是动员和准备,还完全没有用得上。

  所以武汉的江防大堤上,现在全是前来观景的市民,连一个解放军都没有看见。

  现在很多媒体不断的曝光长江水位,动不动就说逼近历史最高了。

  而我今天要告诉大家的是,看这个没用,长江水位是我们故意抬高的。

  大家应该看的,是三峡大坝的水位。

  哪天三峡大坝的水位突破了175米,乃至于逼近了185米,那才是需要启用分洪区淹没大量良田,甚至是出动解放军,拿人命去守护长江大堤的时候。

  现在不用一开始就用人命去守堤了,三峡帮我们守了。

  而今天的三峡水位,才150米,和最低水位145米相比,仅仅只蓄了5米的水。

  98年那种级别的特大洪水,远远不能威胁到今天的武汉了。

  所以我今天去武汉长江大堤的时候,拍了大堤土坡上的一颗花树。

  我觉得一个月后,我还能来长江大堤拍花树。

  而武汉的市民,还会拖家带口,在这里悠闲的观景。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