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盛兴瑞:市场是产品交换的工具,不是资源配置的工具

2020-07-14 14:06:50  来源: 草根网   作者:盛兴瑞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方政治经济学,之所以是政治经济学,是因为它是解释资本主义存在合理的政治经济学,就像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是解释无产阶级革命合理的政治经济学一样,都属于政治经济学范畴,并不是普适的经济学。

  而资本主义存在的合理不合理,并不取决于西方政治经济学的解释,而是决定于它是否适应工业社会的发展需要。即便西方政治经济学从逻辑上解释的再合理,如果社会现实证明资本主义不适应工业社会的发展需要,不仅说明资本主义的存在是不合理的,也说明西方政治经济学是错误的。这样的政治经济学,就不能成为指导我们改开的理论工具了。

  既然现在已经证明资本主义的存在是不合理的,那么西方政治经济学的一些解释肯定也是不合理的。比如根据西方政治经济学建立的市场概念,由于解释的是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市场。而这个市场并不是真正的市场,也不是均衡的市场,等于实际上我们看到的这个市场就不是真实的市场,是被资本主义制度扭曲的市场。那么,西方政治经济学对市场的解释也就一定是错的,我们就不应该再按照西方政治经济学来认识和建立我们的市场了。

  其中,根据西方政治经济学建立的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的理论和判断,由于资本主义的市场并不是真正的市场,是非均衡的扭曲市场,是资源垄断下被操控的市场,是全面私有下的市场,尽管我们确实看到了市场在配置资源,甚至也形成了所谓的要素市场,但由于整个资本主义的资源配置结构是错误的,西方政治经济学解释的是一个错误的市场,也就决定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这个判断和理论就是错的了。

  错在了哪里?错在了资本主义制度的设计本身。在人类进入工业时代以后,相应的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都应该实现公有,也就是国家所有、按需分配。我们在这个制度设计下再看到的市场,就应该是一个均衡的市场,它的效用就不再是分配资源,也就是连所谓的要素一块分配,而是只提供劳动产品的交换,也就是通过价值的承认来分配劳动产品。而这个时候的要素概念,实际上就不存在了,存在的是劳动产品和资源的关系。由国家根据需要把资源变成劳动产品投放到市场中,然后由市场根据价值承认来分配劳动产品,也就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

  问题出在了哪?怎么会产生这样的认识?出在资本主义并没有根据工业社会发展需要来配置公共资源,也就是应该把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公有。而是由资产阶级首先占有了公共资源后,在公共资源私有的基础上再建立全面私有的资源和劳动产品交换的市场。市场经济制度应该是建立在公共资源公有下的社会制度,而不是全面私有的经济制度。如果我们根据该公有的公有去建立社会经济制度,这个时候的市场,就是一个分配劳动产品的市场,就是一个趋于均衡的市场。它的作用不仅是根据价值来分配劳动产品,还向国家发出资源需求信号,指导国家向市场投放所需的资源。

  因此,我们如果真正去站在工业社会看待市场,市场就不是配置资源的工具,而是分配劳动产品的工具,并根据劳动产品的分配,来指导国家根据市场的需要来投放资源。而国家不仅是资源的拥有者,还是资源的调配者。不仅在国内调配资源,还要在国际上根据国家的资源储备情况来调配资源。必要的时候,可以用本国的资源和劳动产品,向其它国家交换所需的资源和劳动产品。这就是新古典经济学和古典经济学的资源(要素)禀赋理论和比较优势理论。如果这两个经济学理论能够建立在资源公有的基础上,国际贸易秩序也就可以同样建立在均衡的市场经济下来进行,而不是现在看到的垄断投机、血腥掠夺的国际贸易了。而我们要建立新的国际贸易秩序,也就可以不必要求别的国家如何配置资源,但可以遵循这样一个经济学规律来坚持我们的国际贸易原则了。

  实际上,人类在没有形成劳动产品交换以前,仅仅是通过劳动根据自然条件获取自然资源维持生存的时候,市场在哪?市场是不存在的,或者说还没有形成。但这个时候资源是存在的,生产要素也是存在的,不过很简单,也并不需要占有和交换。后来,随着生产的发展,又是怎样给人类配置资源和要素的?也不是通过市场,而是通过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谁强大,谁就可以去占有资源。人们为了生存,就开始了相互间的厮杀和兼并,由强大的去兼并弱小的。这个时候已经有了市场,但对配置资源不起作用,而只是分配劳动产品。再后来,就一直是这样,由土地兼并,到货币垄断。所以,如果我们把资源交给市场来配置,实际上等于把资源置于一个没有所属的自然状态,由丛林法则决定,看谁能够抢到这些资源。抢到这些资源的人,就可以利用这些资源进行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而抢这些公共资源的工具,反而正是这些公共资源,也就是市场和货币。利用货币垄断市场掠夺公共资源,进而继续垄断市场和货币,实现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掠夺劳动产品。

  而建立资本主义的那些人,一方面已经占有了公共资源,具有了资源垄断地位,自然要接受资源的市场配置。实际上等于承认他们的资源占有了,他们自然要接受这样的理论了。而资源的市场配置,实际的丛林法则决定,由于有利于资产阶级,特别是金融垄断投机资本,他们也就自然会接受资源的市场决定这个政治经济学判断了。而所谓的经济学家,根据资本主义的公共资源私人占有,提出了资源的市场决定,实际上的丛林法则决定,一方面解释了资本主义存在的合理,另一方面也符合资产阶级,特别是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利益,也就自然被认为是科学的经济学理论,并得到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青睐,给他们发工资发奖金,发研究经费了。

  这样一个错误的经济学判断和理论,这样一个看似在资本主义合理的经济学理论,为什么被我们的一些精英和公知接受,并在改开中大力推行?因为他们仅仅看到了逻辑上的合理,没有看到实体上的错误,放弃了共产党是追求实体正义这个根本。之所以会这样,就是没有从工业社会的发展需要来审视西方政治经济学理论和看待资本主义,只是从逻辑关系和现实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需要上来理解西方政治经济学,从现象上认识资本主义,也就错误的接受了西方政治经济学,并用西方政治经济学的一些结论,比如资源的市场决定来指导我们的改开实践了。

  他们不知道,市场和货币本是经济工具,不论是执政,还是民生,资源都是赖以生存的最基础的经济要素和统治工具,是不能交给市场和货币,而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都交给市场和货币,最后必然导致我们的社会走回丛林,也就失去了向文明演化,特别是向工业文明演进的意义。将公共资源交给市场配置以后,各种彰显非人类理性现象的出现,都是不理性地把资源交给市场和货币配置造成的结果。这不是什么改革创新,而是典型的倒退。是一种工业时代迷信市场的愚昧表现。

  所以,我们还是要呼吁,赶紧停止全面私有的改开,重新反思我们的改开,梳理改开过程中存在的把不该私有的过度私有的错误,然后进行纠正。否则,我们不仅不可能通过改开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且也不可能抓住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机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反而会把我们已经建立的公平社会,改回到我们曾经所处的丛林社会,使我们的社会处于一种野蛮、愚昧和危险的境地,被国际国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奴役。

  最后,还是要给大家广告一下,不感兴趣的可以不看。由我们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开发的,建立在创新解释的新的劳动价值论下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已经趋于完善。只是还不便公开发表,正在进行相关的应用成果转化,并开发出了一些比较成熟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应用成果。比如,我们开发了“复兴企业治理模式”、“复兴社会治理模式”、“复兴乡村治理模式”等治理结构设计成果,开发了“公有民租的房地产制度模式”和“公有收入取代税收的新财政模式”等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应用成果。

  对于创新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及转化的应用成果,欢迎感兴趣的朋友们和我们联系,提出你们在从事经济活动中所遇到的问题,我们来共同协商寻求解决。我们也欢迎在大学和科研单位从事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朋友,和我们联系,进行学术上的交流,共同实现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上的理论创新,为改革开放取得成功贡献我们的智慧。为经济学的伟大复兴,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加微信:15978425048,或扫描文章后面的二维码,输入“学习华为好榜样”,或“寻求经济问题的解决”,或“进行学术交流”请求通过,我们就可以针对有关问题进行交流。

  2020年6月18日初稿

  2020年7月 03日修改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