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申鹏:美国需要给世界一个交代

2020-07-12 10:28:18  来源: 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7月9日,“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 ”发布提醒,根据哈萨克斯坦媒体报道,6月中旬以来阿特劳州、阿克纠宾州和奇姆肯特市肺炎发病率较同期显著升高。截至目前,三地已有近5百人感染、30余人病危。今年上半年,“不明肺炎”共导致1772人死亡,仅6月就有628人死亡,其中也包括中国公民。

  请大家注意,哈萨克斯坦的这个不明肺炎,6月份就导致628人死亡,而哈萨克斯坦本国的新冠肺炎,累计死亡才262人。所以,最近这个“不明肺炎”是个致死率极高的肺炎,但在新冠核酸检测中,却显示为阴性。目前,该“不明肺炎”已经在中东地区传播,不仅出现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也正在备受肆虐,在中亚它被称作 Пневмония ,暂时被翻译为“社区获得性肺炎”。

  对于这种高致死率、新型不明原因的“肺炎”,一定要高度重视,因为新冠还在大流行,我们短时间不知道它是新型病毒…还是科罗娜的变异……今年的地球太惨了。

  2020简直是只恐怖的怪兽,瘟疫、冲突、自然灾害……步步紧逼,不给人类片刻喘息之机。

  不过,新闻需要联系起来看:在今年三月份的时候,就有媒体报道了美军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生物实验室,他们在2017年就在搞冠状病毒研究,甚至还有人指出美军在研发“生物武器”。紧接着就是今年7月,在WHO准备开始全球病毒溯源的时候,美国宣布退出WHO;再接下来,就是哈萨克斯坦“不明肺炎”忽然爆发。

  2018年10月的时候,俄军三防部队时任司令员伊戈尔-基里洛夫少将在一次新闻会议上根据俄军掌握的情报公布了疑似由美军控制的前苏联原加盟共和国内的生物实验室的位置。其中,哈萨克斯坦境内有十所美军背景的生物实验室。分别位于以下十座哈萨克斯坦城市:Алма-Ата(阿拉木图州)、Гвардейск(阿拉木图州)、Астана(首都)、Аральск(克孜勒奥尔达州)、Актау(曼吉斯套州)、Актюбинск(阿克托别州)、Атырау(阿特劳州)、Кызыл-Орда(克孜勒奥尔达州)、Тараз (江布尔州)、Чимкент (奇姆肯特直辖市)。

  知乎网友@PustotaNiottuda把美国在哈萨克斯坦建的生物实验室在地图上标记了一下,画圈的位置就是美军的生物实验室,而黄色区域则是这次“不明肺炎”爆发所在地......你说怎么就那么巧呢?

  前天退出WHO的那个国家,要不要出来解释解释,为什么不肯全球合作病毒溯源?为什么要在全世界搞200多个生物实验室?

  请问你们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军方生物实验室,到底在研究些什么鬼东西?能不能让联合国和WHO派人进去看一看、查一查?看看到底有几管洗衣粉?

  我真没有什么偏见,我就是觉得这2020年太诡异了,科罗娜莫名其妙就在全球发威,连个源头都查不出来,北美起初那个什么“大流感”死了几万人,忽然就没有了?北美那个什么“电子烟肺炎”,也无疾而终了,只剩下科罗娜在肆虐……忽然之间哈萨克斯坦又出现了一种致死率极高的“不明肺炎”,还就在有着美军生物实验室的阿拉木图……

  美国还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迄今仍在独家阻挡重启《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谈判的国家……他们在生化武器方面,是有前科的,甚至可以说是劣迹斑斑,越南那些被橙剂生化武器害得畸形的人们还活着呢……

  1942年,美国在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建立了一个大型生化武器基地。当时,美军在犹他州的达格威(Dugway)试验场测试自己开发的生化武器。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基地诞生后,很快就建成了能够大量生产炭疽孢子、布鲁氏菌病和肉毒杆菌毒素的设施,并开始投入生产。

  1945年,东京审判前夕,对生物战早有研究的美军对日本细菌战展开调查,并与石井四郎、北野政次等20多名731部队罪犯进行秘密接触、达成见不得光的龌龊交易——以免除战争罪为条件,获得大量日本731部队细菌战与人体试验研究资料。多年以来,美国、英国和日本一直否定这项秘密豁免协议的存在,导致公众对日本使用生物武器的后果一无所知。

  在二战之后,美国军方在细菌、病毒等生物武器的研究从未停止,甚至进行丧心病狂的人体试验。

  在越南战争期间,为对付善于在丛林中作战的越南游击队,美军喷洒了大量的“落叶剂”,使2.5万平方公里的森林受到了污染,约有1.3万平方公里的农作物被破坏,造成150多万人中毒,3000多人死亡。

  1999年,美国爆发西尼罗河病毒事件,矛头直指美国人畜生物试验。

  自2003年以来,美国实验室发生了数百起人类意外接触致命微生物事故,可能导致直接接触者被致命病毒感染,病毒经由这些个体传播到社区,形成流行病疫情。

  美国审计署2009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在过去10年中,美国P3实验室发生了400起事故。同年,老兵状告美国国防部,揭露了美军在士兵身上进行骇人听闻的人体试验丑闻。

  2014年,美国政府生物实验室连续曝出多起安全事故,涉及炭疽杆菌、天花病毒、H5N1病毒等。当年10月,美国暂停多个病毒改造项目,其中包括禽流感病毒改造试验。

  2017年,俄罗斯总统普京曾公开指出“有外国人有目的地采集俄罗斯人生物样本。”随后,美国空军出面澄清:美国空军最大医疗部队第59医疗部队的先进分子监测中心,的确搜集了俄罗斯人生物样本,但是,目的不是用于制造细菌生化武器。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美国一直打着生物防御旗号进行生物武器研发。美国生物防御蓝带研究小组《国家生物防御蓝图:优化工作所需的领导和重大改革(2014)》报告显示,2001至2014财年,近800亿美元用于生物防御,其中大部分用于多危害项目,约10%用于生物防御项目。

  目前,美国在全世界建立的生物实验室已超过200个。而且,部分实验室所在地曾出现大规模的危险传染病。今年2月,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统计,美国目前有13家P4实验室正在运行、扩建或规划中;P3实验室有1495个,这还不包括美国在乌克兰、哈萨克斯坦等前苏联地区和世界各地建立的多家生物实验室。

  1989年,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科研人员在菲律宾猴子身上发现了一种新的埃博拉病毒,因为疏忽大意,造成病毒泄漏,并在当地扩散。所幸处置迅速,很快控制了局面。美剧《血疫》就是以该事件为原型的。此外,该基地还曾丢失过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一名叫西格尔的德国生物学家,认为艾滋病便是德特里克堡基地制造,并泄漏出来的。美国媒体统计称,从1992年至2011年,德特里克堡地区共有2247例癌症病例。畸高的癌症发病率,被认为与德特里克堡基地泄漏有关。

  2019年7月,美军在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关闭。按照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说法,此前关闭的原因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系统来净化实验室废水”“工作人员违规打开高压舱室的门”。

  但美军和美国政府从未解释清楚,实验室此前进行的“特定生物制剂与毒素”究竟是什么?工作人员违规操作是否造成了这类毒素的泄露?

  2016年,美国国防部报告显示,这些实验室存在“有明显的但未被国防部纠正的缺陷和漏洞”。作为美军唯一一个P4级实验室,这里曾多次发生致命菌株、毒株丢失事件。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调查,2001年引发全美恐慌的炭疽攻击事件,其嫌疑人就来自德特里克堡。

  大家都知道,在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关闭之后,美国就出现了“大流感”、“电子烟肺炎”,紧接着就是更可怕的“新冠肺炎”。

  涉及全世界人民的安危,你说要不要查?要不要给个交代?

  早在去年6月就有报道称:美军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生物实验室进行“不透明的研究”,经费来自五角大楼。该生物实验室从2017年就开始对某些类型的冠状病毒进行研究。

  以前查起别人、扣别人帽子的时候雷厉风行,一管洗衣粉就能定罪!没有证据就能军事入侵狂轰滥炸。轮到自己怎么支支吾吾了?怎么就耍流氓退群了?公平呢?

  说你呢,美利坚,吃了几碗凉粉,给了几碗的钱啊?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