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徐汉成:“恨国党”的孽债该不该还?

2020-07-11 09:01:52  来源: 旁观者更清   作者:徐汉成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触目惊心“恨国图”

  确如方方所言:“一场病情,暴露出无数的众生相”。

  武汉疫情,成就了《方方日记》,成就了西方政客的“中国病毒说”,批评与追捧掀翻了网络博弈潮,批评者成了方方笔下的文革余孽、极左团伙、祸国殃民、阻碍改革开放……。还是方主席说得对:“网络是有记忆的”,在“极左团伙”穷追猛挖下,在方方一党中,挖出了一窝的“恨国党”:

  梁艳萍:湖北大学文学院教授

  吕效平:南京大学文学院副院长

  王小妮:海南大学

  静娅:

  “恨国党”后继有人:中国药科大学毕业生许可馨

  中国科学院大学2019级研究生季子越:

  二、国家欠了你们多少债?

  上幅恨国图,令国人困惑:国家到底欠了他们多少债?

  中国乃为悠久文明古国,由于末代封建王朝的腐朽没落,华夏大地历尽沧桑,饱受欺凌,国家满目疮痍,人民生灵涂炭。中国共产党成立近100年来,领导中国人民经过28年艰苦卓绝的奋斗,打败了日本侵略者,打垮了蒋家王朝,废除了列强强加于中国人民头上的不平等条约,建立了新中国。在七十年的国际风云变幻中,已经将一个极端落后、山河破碎的国家建成初步繁荣富强的现代化强国。即便我们党曾经犯过错误或仍在犯错误,但也不可作为恨国的理由。

  5月12号,张伯礼院士在天津讲了一堂网络公开课,批评了许可馨、梁艳萍、方方们缺乏家国情怀,被惹恼了的方方连发两条微博,要求张院士道歉,并警告:“如不道歉,这将是他一生的污点。”

  6月20日,湖北大学在党委常委扩大会议上通报了对梁艳萍的处分决定,指出:

  “梁艳萍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多次发布、转发‘涉日’、‘涉港台’等错误言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违反教师职业道德规范,在社会上造成极为不良的影响。经校纪委、校党委审议,决定给予梁艳萍开除党籍处分。经学校研究,决定给予梁艳萍记过处分,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停止教学工作。”

  方方随即疾呼,《湖北大学,你给中国的大学丢脸了》:

  “极左团队和网络流氓们,你们绑架了湖北官方,绑架了湖北大学,绑架了宣传部门,绑架了出版部门……”

  常识告诉我们,张伯礼院士有没有污点,湖北大学有没有给中国大学丢脸,有没有给湖北丢脸,不是方方说了算的!

  急火攻心之下,令常识不离嘴的方方彻底丧失了常识,通报中明确因为梁艳萍发表“精日”言论,公开支持“港du”,用“支na人”称呼中国人,才受了处分,而与方方一党的湖北大学文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刘川鄂,虽然写了《为方方三辩》,并没有受到处分,不像方方所说仅仅写了一篇支持她的文章的梁艳萍而受到处分。

  方方终究是方方,拿得出,站得稳,骂了一通街后,转身抚慰梁艳萍:

  “文革中冤案多的是,后来全平反了。你且忍一忍,尽早会有平反的一天,但是,请你一定记下那个强行要处理你的官员的姓名。以后你的文章里,不能少了这个人。让历史记住你的同时,也记住他。”

  难怪人说笔杆子威武,要不方方怎会如此对湖北大学恫吓与威胁呢?

  方方终究是方方,素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大家风范”,能够在悲惨的故事落幕后谈笑侃歌,相约梁教授喝酒消愁,而流露出来的是满满的凄凄惨惨戚戚,矫情中透出来的满是悲怆与凄凉。

  三、“恨国党是怎样炼成的?

  文艺与文学批评是公民的权利,党章与宪法也赋予了党员和人民对党和国家批评的权利。但是,我们的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我们的国家是社会主义的国家,因此,一切批评都要基于其必须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前提之下,建立在符合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前提之下,建立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基础上。

  有一个ID为“读书人冯学荣”的人写了《没有人可以通过仇恨自己的国家,而获得成功与幸福》的文章,认为许可馨、季子越们之所以恨国,一是阅读了大量的恨国文字,二是心理学中的“自卫机制”,因为生活上的失败和不得志而恨国,并列举了几个特征。得出了“只要你自己变好了,任何国家、任何社会,都不会亏待你,包括中国”的结论。

  这个文章的立意无疑是正确的,而论据的荒谬在于抹杀了国家、政治与阶级意识。

  事实恰恰相反,老一代恨国党多是出生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由国家出钱培养出来的教授、作家、学者,且都有留学经历,得过各类论文大奖,虽不为富豪权贵,但也活得风光无限,逍遥自在。与几千万下岗工人比,与数千万失地村民比,哪一个日子过得不比弱势群体滋润,而许可馨、季子越等后继的“恨国党”们都是成绩优秀的高材生,处于读书深造时期,还没有走上社会,成功与否尚不得而知。

  按照“读书人冯学荣”的逻辑,难道普通的工人、农民、打工仔就有了恨国的理由吗?显然,现实并非如此。因此,以是否成功或失意作为恨国缘由没有任何理论与事实依据,在逻辑上也是说不通的。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恨国党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任何事物的发生与发展皆有其内因与外因。

  早在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成灾的80年代末,邓小平就指出:

  “十年来我们的最大失误是在教育方面,对青年的政治思想教育抓得不够,教育发展不够。知识分子的待遇太低,这个问题无论如何要解决。”(《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87页)

  邓小平还说:

  “十年最大的失误是教育,这里我主要是讲思想政治教育,不单纯是对学校、青年学生,是泛指对人民的教育。对于艰苦创业,对于中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将要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种教育都很少,这是我们很大的失误。”(《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06页)

  三十多年后,总有人喜欢引用邓小平教育失误的论述,但是,失误在哪里?是知识教育失误还是政治思想教育失误?在市场经济与全球化经济的冲击下,在教育市场化、产业化、西化日益严重的环境下,怎样对国民与学生进行政治思想教育,换言之,政治思想教育能否与社会现实相结合?虽然这些因素同样不能成为恨国的理由,但决不可否定教育市场化、产业化、西化对恨国党产生的巨大副作用。

  早在延安整风时期,毛主席在《改造我们的学习》中就指出:

  “几十年,很多留学生都犯过这种毛病。他们从欧美日本回来,只知生吞活剥地谈外国。他们起了留声机的作用,忘记了自己认识新鲜事物和创造新鲜事物的责任。这种毛病,也传染给了共产党。”

  毛主席还说:

  “我们尊重知识分子是完全应该的,没有革命知识分子,革命就不会胜利。但是我们晓得,有许多知识分子,他们自以为很有知识,大摆其知识架子,而不知道这种架子是不好的,是有害的,是阻碍他们前进的。他们应该知道一个真理,就是许多所谓知识分子,其实是比较地最无知识的,工农分子的知识有时倒比他们多一点。”

  1968年,毛主席在接见北大学生时强调指出:

  “现在学生的缺点在什么地方呢?学生最严重、最严重的缺点,就是脱离农民,脱离工人,脱离军队,脱离工农兵,就是脱离生产者。”

  80年代以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一度被视为劫难,干部参加劳动称之为“蹲牛棚”,抛弃了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的路,自然要养出一些人生观扭曲的青年来,由此可见,信仰与理想的丧失,思想与政治教育的缺失,哲学的荒芜,理论与实际脱离,知识与人格分裂,是恨国党的内因。如果教育不能强化学生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改造,势必使他们生吞活剥的媚外,怎能培养出具有家国情怀与民族担当的知识分子来呢?

  四、恨国孽债何时还?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恨国党的本质是反华、反共、反社会主义。共性是崇洋媚日,支持台du、港du与国家分裂。手段是扯自由、民主的大旗作恨国的虎皮,战时必为“带路党”。

  有句俗话叫“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暴发,不否认初期存在一些失误,尽管党中央决策果断,很快控制疫情,但方方党们却大放厥词。好在天佑中华,人算不如天算,相对于美国特朗普政府在抗疫中对人民生命的态度,切不可与中国同日而语,这是连西方国家也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此外,特别是在美国黑人弗洛伊德被警察杀害,引发了美国社会的动乱后,特朗普政府的表现更是令世界瞠目。而“方方党”们对此却是缄口结舌,这就让国人进一步看清方方党们的真面目,如今,方方苦心经营的日记除了敛取一笔价值不菲的肮脏稿费外,其利用价值在西方已彻底丧失,而在国内自然是和者无几了。

  方方以《车欠土里》告诉国人,土地改革欠了她祖上的血债,张伯礼院士欠了她的私债,湖北大学欠下了她们的公债。然而,这桩桩件件,国家不答应,人民不认可。而方方一类的恨国党们都是国家出钱培养出来的,却反过头来污辱国家,伤害了全国人民的感情,损害了作家与高校教师队伍的形象,败坏了广大留学生的声誉,由此而欠了国家和人民的孽债?于此,这笔恨国债该不该还?该怎样还?

  在这些恨国党中,虽有人不是中共党员,有的已退休,但总不能由着他们的性子一直发出恨国言论而置若罔闻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条规定:

  “著作权人行使著作权,不得违反宪法和法律,不得损害公共利益。国家对作品的出版、传播依法进行监督管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三十六条:

  “有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所列侵权行为,同时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可以处非法经营额3倍以下的罚款;非法经营额难以计算的,可以处10万元以下的罚款。”

  方方日记的海外出版,不仅已然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而是损害了国家民族利益,如果不作丝毫惩处,不足以平民愤,《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品行不良、侮辱学生,影响恶劣的”,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污辱学生还要受到处罚,难道污辱国家就不该受到处罚吗?如果依法不足以对恨国党作出处罚,那么,这一系列的法律理应得到快速修正。

  习近平总书记全国教育大会上明确指出:

  “办好教育事业,家庭、学校、政府、社会都有责任。”

  可见,恨国党对国家民族和人民的肆虐,学校、家长、政府以及文化教育主管部门,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改进和加强出国留学人员工作若干问题的通知》以及《国家教育委员会关于出国留学人员工作的若干暂行规定》中对留学生的政治表现有明确规定,那么,许可馨、季子越们是怎样政治审查而通关留学的?

  时下,湖北大学已经为梁艳萍还了债,而其他相关大学与纪检监察部门虽已发声调查核实,但却迟迟不见动静,未能做出快速反映,如果恨国党们不还清这笔孽债,将在人民心中布下阴霾,为国家民族烙下耻辱的烙印。恨国者们,恨国者的家长们,恨国者的主管部门,尽快对人民做出交待吧,恨国债决不能久拖不还!

  二〇二〇年七月六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